2019-10-10 13:42:13

距离案件发生已经过去了十天,今天我们终于可以前往公诉局申请查看证据了,带着复杂的心情,我推开公诉局的办公门,来到了一位名叫张鹰锋的公诉官办公室。

张鹰锋有着好似随时都能看穿你内心想法的一双眼睛,锐利的双眼像老鹰盯着猎物一般注视着你,双眉时常紧紧地皱在一起,是我遇见过的最谨慎、最警觉的公诉官,也是我遇见过的最有正义感的公诉官。

“你好,我们又见面了,张公诉官。”(别吐槽我,我把三大机关的名字改成这样也是被逼无奈,想要Throughauditing是真的难。)

张鹰锋白了我一眼,“得嘞,别假惺惺的礼貌了,有什么事快讲。”

这位年过三旬的公诉官,是我在第一次出庭时就遇见的非常难缠的对手,至于他为什么讨厌我,除了自古控辩两冤家这样一个亘古不变的真理外,还因为我在职业生涯的第一次出庭辩护中,因为情绪激动而出口伤人,好在裁判长看在我是新人的份上放过我一马,不然差点就因为藐视法庭罪吊销律师执照了。

“我是刘浩然凶杀案的辩护人,想要了解一下案件的有关证据。”

“老规矩,”张鹰锋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文件袋,里面鼓鼓的,装着案件资料,“案件证据资料的复印件,全在里面了,快走吧,我还有事。”他在办公桌前用键盘干练地打着字,我偷偷瞄了一眼,他正在写某个案件的起诉状。

“好的,那你忙,不打扰了。”我准备转身离去。

“等等,”张鹰锋叫住了我,“听说你答应你的委托人已经要做无罪辩护了?”

“是这样没错。”

“为什么?警方在侦查时没有任何困难,案件事实上也没有任何疑点,被告被判有罪已经是盖棺定论了,你就做好本职的减刑工作不就行了嘛?为什么还要继续死磕呢?”

(科普:①辩护律师分为减刑辩护与无罪辩护两类,一般的刑事案件经过侦查机关侦查,公诉机关又向审判机关提起公诉后,被告被判有罪已经是不可置疑的了,所以一般的刑事案件,辩护律师在没有十足的把握前做的都是减刑辩护。②死磕派律师:死磕派首创律师将律师分为三大类,死磕辩护派、形式辩护派和勾兑辩护派,其中死磕派律师是最具争议的一大类型,从一个角度来说,他们可以是为了公平正义同不公斗争到底的正义象征,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他们也可以是不顾当事人利益散布谣言、煽动情绪、恶意炒作的激进分子。)

“因为案件另有疑点。”

张鹰锋不再作声,我便拿走了复印件回到事务所。

已经是中午了,事务所的人们来来往往,不断忙碌着,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泡上热腾腾的咖啡,我与雪丽、尤舞反复地查看着证据记录。

“小刀,血染的西服外套与白色衬衫,还有指纹鉴定,血迹鉴定。”我翻着手中的卷宗,“想一想,这些证据有什么疑点吗?”

“小刀身长10厘米,法医鉴定小刀是从下向上捅进背部,小刀拔出之后血液喷溅而出,浸染了刘浩然的衣物,小刀上只沾有刘浩然的指纹,证据充分确凿,事实认定清楚,我们不应该做无罪辩护呀。”尤舞说。

“换谁都会这么想,但是你有注意到一些小细节吗。”我说。

“细节?”

“首先,既然是从下向上捅进背部,那凶手应该是在什么时候行凶的?”我伸出食指比了个“1”。

“其次,既然是拔刀后喷出了血液,那为何衬衫的血液少得可怜,与实际应该喷出的血量大有不同。”我比了个“2”。

“同时,既然要杀人,为何要选择两个人同时在场的时候杀害他,给自己增加麻烦?”我比了个“3”。

“最后,被告明知自己有罪,为何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脱罪,证据充分确凿,事实认定清楚,既然这样了为什么仍然坚持自己无罪?我们可不是辛普森的梦之队,他没理由这样做,”我停下来喝了口咖啡,“许多真相看似完美,无懈可击,但是谎言必定会生出另一个谎言,正如那句法谚‘谎言乃谎言之母’所说,如果案件真相本身被人刻意掩盖,那么人们所认为的真相就必定有漏洞,看似完美无缺的证据链,在一些小细节上根本经不起推敲。”

“刀怎样做到从背部刺进身体,应该也只有在被害人不注意的情况下,从背部捅进去吧。”雪丽说。

“对,而且还是很‘自然’地捅进去,不是直捅,也不是从上往下捅,而是很顺手的拿着刀,靠近被害人,顺势就捅了进去。”我拿着桌上的一把水果刀比划着。

“他们两个怎样做到在面对面的交谈中趁被害人不注意从背后行凶。”尤舞说。

“完全不可能,但是完全有另外一种可能。”我说。

“什么可能?”雪丽与尤舞异口同声。

“凶手是余宾,动机是情杀,衣服上的血是余宾故意染上去的,余宾在他们交谈过程中,趁两方不注意,从背后杀死了王涛。”

“可是余宾杀了王涛,报案人不就应该是刘浩然了吗?”尤舞说。

“是的,没错,但是报案的人是余宾。”我说。

“你是认为,余宾用了某种方法调换了目击者的位置?”

“对。”

“什么方法?”

“击昏真正目击者,让自己成为目击者。”

我的回答换来了一阵沉默,面对我不可思议的回答,尤舞瞠目结舌地看着我,没有说话。

“目前也只是猜测,谁也不会想到,裁判长不会,公诉官不会,谁都不会,但正因为我们是辩护人,我们才会想到这个答案。”

“你还是坚持无罪辩护吗?”

“是的,为此我们必须要寻找能够证明我们观点的证据。”

我喝光了杯中仅剩的咖啡,穿上黑色的外套,将文件放入公文包中,动身前往案发现场。

第八章 谁是目击者

距离案件发生已经过去了十天,今天我们终于可以前往公诉局申请查看证据了,带着复杂的心情,我推开公诉局的办公门,来到了一位名叫张鹰锋的公诉官办公室。

张鹰锋有着好似随时都能看穿你内心想法的一双眼睛,锐利的双眼像老鹰盯着猎物一般注视着你,双眉时常紧紧地皱在一起,是我遇见过的最谨慎、最警觉的公诉官,也是我遇见过的最有正义感的公诉官。

“你好,我们又见面了,张公诉官。”(别吐槽我,我把三大机关的名字改成这样也是被逼无奈,想要Throughauditing是真的难。)

张鹰锋白了我一眼,“得嘞,别假惺惺的礼貌了,有什么事快讲。”

这位年过三旬的公诉官,是我在第一次出庭时就遇见的非常难缠的对手,至于他为什么讨厌我,除了自古控辩两冤家这样一个亘古不变的真理外,还因为我在职业生涯的第一次出庭辩护中,因为情绪激动而出口伤人,好在裁判长看在我是新人的份上放过我一马,不然差点就因为藐视法庭罪吊销律师执照了。

“我是刘浩然凶杀案的辩护人,想要了解一下案件的有关证据。”

“老规矩,”张鹰锋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文件袋,里面鼓鼓的,装着案件资料,“案件证据资料的复印件,全在里面了,快走吧,我还有事。”他在办公桌前用键盘干练地打着字,我偷偷瞄了一眼,他正在写某个案件的起诉状。

“好的,那你忙,不打扰了。”我准备转身离去。

“等等,”张鹰锋叫住了我,“听说你答应你的委托人已经要做无罪辩护了?”

“是这样没错。”

“为什么?警方在侦查时没有任何困难,案件事实上也没有任何疑点,被告被判有罪已经是盖棺定论了,你就做好本职的减刑工作不就行了嘛?为什么还要继续死磕呢?”

(科普:①辩护律师分为减刑辩护与无罪辩护两类,一般的刑事案件经过侦查机关侦查,公诉机关又向审判机关提起公诉后,被告被判有罪已经是不可置疑的了,所以一般的刑事案件,辩护律师在没有十足的把握前做的都是减刑辩护。②死磕派律师:死磕派首创律师将律师分为三大类,死磕辩护派、形式辩护派和勾兑辩护派,其中死磕派律师是最具争议的一大类型,从一个角度来说,他们可以是为了公平正义同不公斗争到底的正义象征,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他们也可以是不顾当事人利益散布谣言、煽动情绪、恶意炒作的激进分子。)

“因为案件另有疑点。”

张鹰锋不再作声,我便拿走了复印件回到事务所。

已经是中午了,事务所的人们来来往往,不断忙碌着,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泡上热腾腾的咖啡,我与雪丽、尤舞反复地查看着证据记录。

“小刀,血染的西服外套与白色衬衫,还有指纹鉴定,血迹鉴定。”我翻着手中的卷宗,“想一想,这些证据有什么疑点吗?”

“小刀身长10厘米,法医鉴定小刀是从下向上捅进背部,小刀拔出之后血液喷溅而出,浸染了刘浩然的衣物,小刀上只沾有刘浩然的指纹,证据充分确凿,事实认定清楚,我们不应该做无罪辩护呀。”尤舞说。

“换谁都会这么想,但是你有注意到一些小细节吗。”我说。

“细节?”

“首先,既然是从下向上捅进背部,那凶手应该是在什么时候行凶的?”我伸出食指比了个“1”。

“其次,既然是拔刀后喷出了血液,那为何衬衫的血液少得可怜,与实际应该喷出的血量大有不同。”我比了个“2”。

“同时,既然要杀人,为何要选择两个人同时在场的时候杀害他,给自己增加麻烦?”我比了个“3”。

“最后,被告明知自己有罪,为何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脱罪,证据充分确凿,事实认定清楚,既然这样了为什么仍然坚持自己无罪?我们可不是辛普森的梦之队,他没理由这样做,”我停下来喝了口咖啡,“许多真相看似完美,无懈可击,但是谎言必定会生出另一个谎言,正如那句法谚‘谎言乃谎言之母’所说,如果案件真相本身被人刻意掩盖,那么人们所认为的真相就必定有漏洞,看似完美无缺的证据链,在一些小细节上根本经不起推敲。”

“刀怎样做到从背部刺进身体,应该也只有在被害人不注意的情况下,从背部捅进去吧。”雪丽说。

“对,而且还是很‘自然’地捅进去,不是直捅,也不是从上往下捅,而是很顺手的拿着刀,靠近被害人,顺势就捅了进去。”我拿着桌上的一把水果刀比划着。

“他们两个怎样做到在面对面的交谈中趁被害人不注意从背后行凶。”尤舞说。

“完全不可能,但是完全有另外一种可能。”我说。

“什么可能?”雪丽与尤舞异口同声。

“凶手是余宾,动机是情杀,衣服上的血是余宾故意染上去的,余宾在他们交谈过程中,趁两方不注意,从背后杀死了王涛。”

“可是余宾杀了王涛,报案人不就应该是刘浩然了吗?”尤舞说。

“是的,没错,但是报案的人是余宾。”我说。

“你是认为,余宾用了某种方法调换了目击者的位置?”

“对。”

“什么方法?”

“击昏真正目击者,让自己成为目击者。”

我的回答换来了一阵沉默,面对我不可思议的回答,尤舞瞠目结舌地看着我,没有说话。

“目前也只是猜测,谁也不会想到,裁判长不会,公诉官不会,谁都不会,但正因为我们是辩护人,我们才会想到这个答案。”

“你还是坚持无罪辩护吗?”

“是的,为此我们必须要寻找能够证明我们观点的证据。”

我喝光了杯中仅剩的咖啡,穿上黑色的外套,将文件放入公文包中,动身前往案发现场。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