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0 11:21:14

正常来讲,男人开车出事故的概率,远高于女人,不过在发生的奇葩交通事故中,女司机的占比却很高,主要是因为,女人的应急反应能力普遍低于男人(莉丽丝、无影那种受过特训的除外),遇到突发状况,女司机更容易出现“油门当刹车”、“想打转向却开了雨刷”、“方向盘忘回轮儿”之类的傻X操作。

陈长安反应虽快,却也做不到,带着劳斯莱斯这个2.7吨的大家伙,做出瞬移、规避的动作,陈长安已经踩了刹车,可是没用,还是被老婆的宝马车头狠狠怼了进去,不对,是宝马车头被怼了,因为陈长安的劳斯莱斯相对较硬,是凸,江朦月是凹。

江朦月被凹凸迷糊了,瘫软在车里,陈长安叫了两声,没得到回应,只得把江朦月从车里拽出来,上下其手,检查一番,确定颈椎、肋骨、盆骨等重要部位无损伤,只是轻微脑震荡。

“请问,咱们神州的急救电话是多少来着?”陈长安也不认识别人啊,只能在R&B神州分部的微信群里咨询。

“120,宗主。”

“120,宗主怎么了?”

“宗主您在哪儿,是否需要帮助?”

……

群里瞬间回复了十来条。

自从昨天陈长安入群之后,所有人都把这个群的消息设置,从“免打扰”状态改回了即时接受信息,并且置顶,生怕错过“宗主”的指令。

“小事情,你们歇了吧。”陈长安说。

群里又瞬间安静下来,屏幕后面那一张张千万身家的脸,有的放松下来,长舒一口气,没事最好;有的很高兴,自己的发言很靠前,肯定让宗主看见了;还有的很失落,没能帮上宗主什么忙,只是回答了一个连神州小学生都知道的弱智问题。

陈长安拨打了120,又给小姨子打电话,可是江胧月正在酒吧里疯玩,没听见。

老婆得送医院,岳父母还得接,陈长安分身乏术,无奈之下,只得向莉丽丝求助。

“随便派个人来就好。”

“宗主,你为什么不找宋美瑜呢?”莉丽丝问。

“我只是一个小保安嘛,哪儿有资格找人家?”陈长安笑道。

“保、保安?搞什么鬼?”莉丽丝惊诧,她以为陈长安已经顺利接班,成了鼎信集团的负责人,却没想到,堂堂R&B集团的老板,居然跑到自己的分公司里,当了个保安,这是什么操作?

“你不用管,有时候站在下面,更能看清一些事情,给我派个人就好。”

“无影呢?”莉丽丝又问。

“被我支走了。”陈长安道,无影被他派去找凡尘和倾城,他俩都在隔壁的思密达。

“没别人了,”莉丽丝冷声道,她也不常来滨城,“给你派个司机行不行?”

“也行。”

五分钟后,一台白色捷达小轿车高速开进小区,戛然停在车祸现场,从驾驶室里跳出来一个古灵精怪的小女生,围着劳斯莱斯看了一圈,对陈长安怒目而视:“你撞的?”

“嗯。”

小女生蹦起来,敲了陈长安的脑袋一下,给陈长安打的一脸懵逼:“你打我干嘛……”

“你这一撞,200万没了!我替我姐惩罚你一下,不行吗?”小女生理直气壮道,她比较矮,也就一米五,但气势这块儿却拿捏的死死的,两只小手一叉腰,足有两米八的气场。

“你管莉丽丝叫姐?”陈长安笑道,他当然知道自己一手扶植起来的莉丽丝并没有妹妹,俩人肯定没有血缘关系,再说,听口音,这个小女生是个地地道道的滨城人。

“嗯啊,她认我当妹妹了,怎么的,不行吗?你又是她什么人,为什么我姐会把车借给你?”

陈长安点头,原来这个小姑娘什么都不知道,或者说,莉丽丝什么都没告诉她,只让她来帮忙。

“你姐她吧,有时候管我叫哥,”陈长安认真道,这是真的,莉丽丝喝多了的时候,叫过哥,还叫过爸爸,“所以呢,你也应该管我叫哥。”

小女生嫌弃地白了陈长安一眼,好像觉得陈长安这副尊容,不配给莉丽丝当哥哥。

“说吧,需要我做什么?”

“车祸现场你处理一下,然后再去机场,帮我接……算了,这里我来处理,你送她去医院吧,我去机场接人。”陈长安感觉这个小女生脾气不太好,再给岳父母惹生气了。

“这里你不用管,回头我让我的员工过来,把车拖走去修就是了。”

“你还有员工?”陈长安笑道,莉丽丝不是说她是个司机吗。

“我爸的!滨城27家4S店,有17家,都是我爸的!”小女生挑了挑眉毛,骄傲地说。

“这么有钱啊,那你还开捷达?”陈长安指向她的白色小车,老捷达,方方正正的,陈长安认识这款车。

“你不懂!这叫情怀!”小女生把捷达车钥匙丢给了陈长安,“开我车去吧,加下你微信,明天把车还我,加满油!”

两人加了微信,120来了,小女生陪江朦月去医院,陈长安开着捷达前往机场。

路上,陈长安大概查了查,滨城各个品牌的汽车4S店,大部分都属于一家叫“盛达”的贸易公司,规模不小,法人叫赵峰涛,任董事长,其子赵一山,任总经理,公开的资料、照片中,并无那个小女生的任何线索。

“有点意思。”陈长安在车里笑道,他阅人无数,看人极准,这个小女生,可不是江朦月那种大家闺秀,从她的穿着打扮,以及言谈举便能看得出来,她是个普通人家的孩子,甚至可以说是穷人家的孩子,与身价上亿的赵峰涛女儿的身份,严重不符……

耽误了点时间,但陈长安并未迟到,准时到达机场。

江朦胧月姐妹的父亲,叫江乘风,很仙风道骨的一个名字,可是江父的身体却一直不好,腿脚不利索,出门要做轮椅,这也是为什么江朦月执意要来机场接的缘故。

江乘风的老婆叫宋岚,全职太太,年轻时候风姿卓绝,也是滨城著名的一朵交际花。

与江氏夫妇同行的,还有家里的女佣孙翠花,负责照顾不方便的江乘风。

一行三人下机,出来的路上,宋岚给两个女儿打电话,都没人接,不由得骂道:“这两个没良心的小东西,明明知道我今晚回来,谁也联系不到,哼!”

“上飞机前胧月不是说,长安会来接咱们嘛。”江乘风轻声道。

“他?”宋岚撇嘴,“一个瞎子——哦,差点忘了,他把眼睛治好了?翠花,是吗?”

说着,宋岚看向孙翠花,这种“小事”,一般宋岚不怎么放在心上,如果是香奈儿新出一款包包的话,她或许会感兴趣,并且想方设法,绞尽汝汁,第一时间将其收入囊中,尽管家里她的包包,已经有一百多个了。

“嗯,”孙翠花腼腆点头,“二小姐上午打电话说过,姑爷的眼睛治好了,能看见了。”

“能看见又有什么用?他又什么都不会做,难道,还能开车来接咱们不成?笑话!我看呐,都不如给英俊打个电话,他肯定立马开车过来接我!”

“咳!”江乘风重重咳嗽了一声,示意宋岚别当着翠花的面乱讲话。

宋岚出身低微,完全靠依附江家,才有今日的地位,所以,她不敢忤逆江乘风,只偷偷在侧面狠狠瞪了江乘风一眼,便不再说话。

出了机场通道,陈长安果然在这里迎接。

“呵,还真是你,打车来的吧?”宋岚冷笑,转向江乘风,娇滴滴道,“老公,今天只能委屈你坐出租车了呢!”

“妈,我开、开车来的。”陈长安结巴地说,初次看见宋岚,陈长安竟有点紧张,因为他没想到这位母上大人的颜值和身段,竟然保持的如此之好,甚至不输两个女儿,难怪沈英俊和她也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第11章 120是多少来着

正常来讲,男人开车出事故的概率,远高于女人,不过在发生的奇葩交通事故中,女司机的占比却很高,主要是因为,女人的应急反应能力普遍低于男人(莉丽丝、无影那种受过特训的除外),遇到突发状况,女司机更容易出现“油门当刹车”、“想打转向却开了雨刷”、“方向盘忘回轮儿”之类的傻X操作。

陈长安反应虽快,却也做不到,带着劳斯莱斯这个2.7吨的大家伙,做出瞬移、规避的动作,陈长安已经踩了刹车,可是没用,还是被老婆的宝马车头狠狠怼了进去,不对,是宝马车头被怼了,因为陈长安的劳斯莱斯相对较硬,是凸,江朦月是凹。

江朦月被凹凸迷糊了,瘫软在车里,陈长安叫了两声,没得到回应,只得把江朦月从车里拽出来,上下其手,检查一番,确定颈椎、肋骨、盆骨等重要部位无损伤,只是轻微脑震荡。

“请问,咱们神州的急救电话是多少来着?”陈长安也不认识别人啊,只能在R&B神州分部的微信群里咨询。

“120,宗主。”

“120,宗主怎么了?”

“宗主您在哪儿,是否需要帮助?”

……

群里瞬间回复了十来条。

自从昨天陈长安入群之后,所有人都把这个群的消息设置,从“免打扰”状态改回了即时接受信息,并且置顶,生怕错过“宗主”的指令。

“小事情,你们歇了吧。”陈长安说。

群里又瞬间安静下来,屏幕后面那一张张千万身家的脸,有的放松下来,长舒一口气,没事最好;有的很高兴,自己的发言很靠前,肯定让宗主看见了;还有的很失落,没能帮上宗主什么忙,只是回答了一个连神州小学生都知道的弱智问题。

陈长安拨打了120,又给小姨子打电话,可是江胧月正在酒吧里疯玩,没听见。

老婆得送医院,岳父母还得接,陈长安分身乏术,无奈之下,只得向莉丽丝求助。

“随便派个人来就好。”

“宗主,你为什么不找宋美瑜呢?”莉丽丝问。

“我只是一个小保安嘛,哪儿有资格找人家?”陈长安笑道。

“保、保安?搞什么鬼?”莉丽丝惊诧,她以为陈长安已经顺利接班,成了鼎信集团的负责人,却没想到,堂堂R&B集团的老板,居然跑到自己的分公司里,当了个保安,这是什么操作?

“你不用管,有时候站在下面,更能看清一些事情,给我派个人就好。”

“无影呢?”莉丽丝又问。

“被我支走了。”陈长安道,无影被他派去找凡尘和倾城,他俩都在隔壁的思密达。

“没别人了,”莉丽丝冷声道,她也不常来滨城,“给你派个司机行不行?”

“也行。”

五分钟后,一台白色捷达小轿车高速开进小区,戛然停在车祸现场,从驾驶室里跳出来一个古灵精怪的小女生,围着劳斯莱斯看了一圈,对陈长安怒目而视:“你撞的?”

“嗯。”

小女生蹦起来,敲了陈长安的脑袋一下,给陈长安打的一脸懵逼:“你打我干嘛……”

“你这一撞,200万没了!我替我姐惩罚你一下,不行吗?”小女生理直气壮道,她比较矮,也就一米五,但气势这块儿却拿捏的死死的,两只小手一叉腰,足有两米八的气场。

“你管莉丽丝叫姐?”陈长安笑道,他当然知道自己一手扶植起来的莉丽丝并没有妹妹,俩人肯定没有血缘关系,再说,听口音,这个小女生是个地地道道的滨城人。

“嗯啊,她认我当妹妹了,怎么的,不行吗?你又是她什么人,为什么我姐会把车借给你?”

陈长安点头,原来这个小姑娘什么都不知道,或者说,莉丽丝什么都没告诉她,只让她来帮忙。

“你姐她吧,有时候管我叫哥,”陈长安认真道,这是真的,莉丽丝喝多了的时候,叫过哥,还叫过爸爸,“所以呢,你也应该管我叫哥。”

小女生嫌弃地白了陈长安一眼,好像觉得陈长安这副尊容,不配给莉丽丝当哥哥。

“说吧,需要我做什么?”

“车祸现场你处理一下,然后再去机场,帮我接……算了,这里我来处理,你送她去医院吧,我去机场接人。”陈长安感觉这个小女生脾气不太好,再给岳父母惹生气了。

“这里你不用管,回头我让我的员工过来,把车拖走去修就是了。”

“你还有员工?”陈长安笑道,莉丽丝不是说她是个司机吗。

“我爸的!滨城27家4S店,有17家,都是我爸的!”小女生挑了挑眉毛,骄傲地说。

“这么有钱啊,那你还开捷达?”陈长安指向她的白色小车,老捷达,方方正正的,陈长安认识这款车。

“你不懂!这叫情怀!”小女生把捷达车钥匙丢给了陈长安,“开我车去吧,加下你微信,明天把车还我,加满油!”

两人加了微信,120来了,小女生陪江朦月去医院,陈长安开着捷达前往机场。

路上,陈长安大概查了查,滨城各个品牌的汽车4S店,大部分都属于一家叫“盛达”的贸易公司,规模不小,法人叫赵峰涛,任董事长,其子赵一山,任总经理,公开的资料、照片中,并无那个小女生的任何线索。

“有点意思。”陈长安在车里笑道,他阅人无数,看人极准,这个小女生,可不是江朦月那种大家闺秀,从她的穿着打扮,以及言谈举便能看得出来,她是个普通人家的孩子,甚至可以说是穷人家的孩子,与身价上亿的赵峰涛女儿的身份,严重不符……

耽误了点时间,但陈长安并未迟到,准时到达机场。

江朦胧月姐妹的父亲,叫江乘风,很仙风道骨的一个名字,可是江父的身体却一直不好,腿脚不利索,出门要做轮椅,这也是为什么江朦月执意要来机场接的缘故。

江乘风的老婆叫宋岚,全职太太,年轻时候风姿卓绝,也是滨城著名的一朵交际花。

与江氏夫妇同行的,还有家里的女佣孙翠花,负责照顾不方便的江乘风。

一行三人下机,出来的路上,宋岚给两个女儿打电话,都没人接,不由得骂道:“这两个没良心的小东西,明明知道我今晚回来,谁也联系不到,哼!”

“上飞机前胧月不是说,长安会来接咱们嘛。”江乘风轻声道。

“他?”宋岚撇嘴,“一个瞎子——哦,差点忘了,他把眼睛治好了?翠花,是吗?”

说着,宋岚看向孙翠花,这种“小事”,一般宋岚不怎么放在心上,如果是香奈儿新出一款包包的话,她或许会感兴趣,并且想方设法,绞尽汝汁,第一时间将其收入囊中,尽管家里她的包包,已经有一百多个了。

“嗯,”孙翠花腼腆点头,“二小姐上午打电话说过,姑爷的眼睛治好了,能看见了。”

“能看见又有什么用?他又什么都不会做,难道,还能开车来接咱们不成?笑话!我看呐,都不如给英俊打个电话,他肯定立马开车过来接我!”

“咳!”江乘风重重咳嗽了一声,示意宋岚别当着翠花的面乱讲话。

宋岚出身低微,完全靠依附江家,才有今日的地位,所以,她不敢忤逆江乘风,只偷偷在侧面狠狠瞪了江乘风一眼,便不再说话。

出了机场通道,陈长安果然在这里迎接。

“呵,还真是你,打车来的吧?”宋岚冷笑,转向江乘风,娇滴滴道,“老公,今天只能委屈你坐出租车了呢!”

“妈,我开、开车来的。”陈长安结巴地说,初次看见宋岚,陈长安竟有点紧张,因为他没想到这位母上大人的颜值和身段,竟然保持的如此之好,甚至不输两个女儿,难怪沈英俊和她也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