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0 13:03:26

任司命深吐了一口气,突然很是平静的说道:“你进来吧,我有话想单独跟你说?”

雷风看着任司命死水般的表情,知道自己已经躲不这一劫,挠了挠头便朝任司命的房间走了过去。

“雷风,你敢上前一步,我就剁了你!”突然苏有容提着两把菜刀冲了过来,一脸深仇大恨的将雷风拦下。

“婶婶,让他进来吧!”

任司命的声音突然一片死寂,苏有容提着菜刀愣愣的看着她,在了没有了之前的强势。

“司……闺女,你……”

“我没事,让他进来吧,我想和他单独谈谈!”任司命说着自己走回房间,留下厅里的人面面相觑。

“你敢伤害她,我第一个砍死你!”幺婶举着菜刀恶狠狠的说道,随着一个冷哼便离开。

雷风捏了捏额头,没想到第一被放行,竟然会是在这样的场景下。

走进房间,虽然雷风偷偷潜入过很多次,当这是雷风第一真正意义上的进入,不过他知道,这可能是他的最后一次。

轻轻的将门合上,看着站在窗台边上背对着自己的任司命,月光散落在她平静的脸上,冰清玉洁,很是好看,也很是落寞的让人心痛,雷风都有些忍不住想上前抱住她。

“我们结婚多久啦?”任司命抬头看着窗外,淡淡的说道。

“三年一个月零八天。”雷风随口就给出了答案。

“一千一百三十四个日夜,不知不觉就过了这么多久了。”任司命轻吐了一口气,转身看向雷风,问道,“你累吗?”

“还……还好!”一正面对上任司命,雷风就结巴的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一样低下头,根本不敢迎接任司命的目光。

什么暗夜杀神,什么牛逼雷神,这一刻就只剩了小绵羊。

这要是让那些死在他手下的亡魂看到他竟然会有如此般模样,不知道会不会爬出地狱,向他大呼憋屈。不过这是真的,他确实有些怕任司命,三年的时间让这种‘怕’早已经潜默化到了他的骨子里,或许这就是所谓的一物降一物。

可是在任司命眼里这是懦弱,雷风越是这样,越是让她打心里瞧不起。

“我累,我累啦!雷风,我们离婚吧!”任司命幽叹着走到雷风身边,而且手里还多了三份协议书。

任司命曾经有无过数次的提出要和自己离婚,但离婚协议书真正送到面前是,雷风看着那已经单方签下姓名的,心里被拧麻花一样,总有说不出的疼。

这一次,她真的把一切都准备好啦!唉,看来怕是没有余地了,这可如何是好?

任司命只见雷风一直低头看着协议书,却看不到他的表情,还以为他在看协议条款,心里更是失望的一叹。

“放心,不会让你吃亏的,我们这段婚姻谈不上感情,也谈不上利益互换,你为一纸而来,我还你一纸离开,也算有始有终,我们就到此为止吧!”任司命很是平静的说道。

“好!”

听着雷风连挣扎都没的简练一字,任司命拧紧了拳头,他的回应,她感受不到一点开心,反而很是恼怒。

“难道你就没有别的要说吗?”任司命咬着牙,呼气都变得有些粗重起来。

雷风抬起头,勉强的笑了一下,“你喜欢就好!”

房间随即死寂一般的安静。

三年一千一百三十四天,日复一日从未改变过的笑脸。

任司命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很洒脱的结束,可是当她看到他脸上的笑容时,她才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自己所以为的平静。

这个男人,不管他多么窝囊,多么祸害自己,可是三年以来,不管外界对他的评论有多糟糕,不管自己对他的态度有多恶劣,他都毫无怨言,在自己面前,永远都扬着笑脸,哪怕勉强的让自己感到很恶心,气恼。

可人心是肉长的,任司命并非冷血动物,而且她知道,自己早已习惯了他在身边,甚至会很害怕看不到他的笑脸,就像昨日不见,她就感觉自己的生命里总少了些东西。

这种感觉使得无名的怒火开始淹没她的平静!

“这就你的答案?那你当初为什么要来娶我,你知道不知道,你的一纸婚约毁了我整个人生,你知道不知道,你的存在让我失去了一切,你一句喜欢就好就结束了吗?不,你不知道,我盼过,恨过,绝望过,可你为什么就不能像个男人一点,为什么你什么都要听我的?我希望你能说一个不字,希望你能强硬一点,可为什么你总是这样……为什么?”

任司命说着说着,豌大的泪珠随着她的哭声落地。

雷风僵直在原地,看着卷缩成一团的任司命,原来苦涩的表情渐渐变得幸福洋溢,虽然他还不能告诉她自己为什么不能,但三年的守护换来这一刻,哪怕自己可能不能继续留在她的什么,他都觉得很值。

抱膝埋头的任司命看不见雷风的表情,迟迟听不到他的声音,还以为他会继续懦弱,很无力的说道:“你走吧!”

沙沙沙!

任司命在膝盖里心灰意冷的叹了一口气,“唉,终究是走啦!”

“我……可以,抱一下你吗?”

他没有走?

任司命猛然一个抬头,心情很是复杂的看着蹲在自己的眼前人,那伸手却又不敢的战战兢兢,让她本是瞠目结舌的表情变得有些哭笑不得。

“白痴!”

“哦!”

看着雷风一脸傻愣的样子,却迟迟不见他动作,任司命真的有种一脚踢他去太平洋的冲动,咬着唇不满的说道:“我要那么可怕,就算了。”

雷风突然咧嘴一笑。

嘻,有苗头!

噌的一下就搂住任司命,激动的说道:“不可怕,不可怕,女人不是老虎。”

任司命破睇而笑,这是雷风第一抱自己,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让她知道其实自己心里对他并不排斥,甚至有点儿小喜欢他的亲近。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贱’?物极必反的爱?

不,这不是爱情,我只是习惯而已!对,只是一种抹不去的习惯。任司命靠在雷风怀里,紧要着嘴唇,骄傲的性子让她还不肯服输的去接受内心的现实。

可感受到雷风激动的怀抱,两行喜泪又忍不住如珍珠一般滑落,原来他这么傻。

这时,雷风松开她,看着梨花带雨的她,很是温柔的伸手抹去她脸上的泪痕,一脸傻呵呵的。

“什么女人不是老虎!”

“师傅说山下的女人是老虎啊!”雷风表情先是一丝的惊慌,然后呆头呆脑的说道。

那演技他自己都折服,真特么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见老婆那就是鬼话连篇。

老头子,不好意思啦,只先拿你顶下炮!

看着雷风憋嘴可爱的模样,任司命就忍不住噗嗤一下,“那老虎有没有闯进心里来?”

“没有。”雷风一脸呆萌的说道。

“哦!”任司命有点失望。

“她把心叼走啦!”雷风赶忙嘻嘻一笑的补上一句。

“你确定?”任司命突然意识到什么的眯眼看着雷风。

“这么看我干吗,我脸上有花吗?”

任司命脸色随即一冷,怒喝道:“雷风!”

雷风吓的一个翻身回退,紧接着就一个抱枕飞砸而来。

“我去,戏过头啦!”雷风接住抱枕撒腿就跑,心里却暗叫着,找过老婆太聪明也是一种罪过啊!

“你这混蛋,竟然敢戏弄我!”任司命怒不可歇的咆哮道。

嘭!

被看穿小心思的雷风现在哪还敢留在任司命的房间,抱着可爱的大抱枕就夺门而逃。

留下的任司命一脸气呼呼的,随即欢颜一笑,“这混沌,胆子是越来越大了,看来得好好整顿整顿才行!”

任司命摇头笑了笑,拿起遗落在地板上的离婚协议书,看着上面雷风的大名,又是一阵无奈,“都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

抱着离婚离婚协议书,任司命走到窗台边上,嘴角上挂着淡淡笑意仰望着窗外的夜色,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嘭!

“不……”龙燕突然破门而入,一脸焦急的,却见任司命捧着离婚协议书心情很是不错的样子,后面的话就给生生噎了回去。

“慌慌张张的,怎么了?”任司命一脸微笑的问道。

“你……不会真要他离了吧?”看着任司命的表情,龙燕只觉的剩下这一可能,也唯一这一可能才能让任司命看起来这么笑容洋溢,完了,虽然有些惋惜,可她有些话却不能说。

“怎么,难道你不希望我和他分开?”

“不是,我……”龙燕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那个……怎么说他也跟了你三年了吧,虽然扛不起半边天,但至少也算是从一而终吧,比起外面的那些有点钱都不知道姓什么的花花公子好多了吧,看看你堂哥他们,不说别的,夜店就没狂吧,迂腐的生活那就更不用说了,你不考虑考虑?”

“真没想到你会帮他说话,平时你不也很讨厌他吗?”

任司命歪头看着龙燕,一双明眸如皓月,洞穿秋水的让龙燕感到浑身都不自在。

第21章 一千一百三十四个日夜

任司命深吐了一口气,突然很是平静的说道:“你进来吧,我有话想单独跟你说?”

雷风看着任司命死水般的表情,知道自己已经躲不这一劫,挠了挠头便朝任司命的房间走了过去。

“雷风,你敢上前一步,我就剁了你!”突然苏有容提着两把菜刀冲了过来,一脸深仇大恨的将雷风拦下。

“婶婶,让他进来吧!”

任司命的声音突然一片死寂,苏有容提着菜刀愣愣的看着她,在了没有了之前的强势。

“司……闺女,你……”

“我没事,让他进来吧,我想和他单独谈谈!”任司命说着自己走回房间,留下厅里的人面面相觑。

“你敢伤害她,我第一个砍死你!”幺婶举着菜刀恶狠狠的说道,随着一个冷哼便离开。

雷风捏了捏额头,没想到第一被放行,竟然会是在这样的场景下。

走进房间,虽然雷风偷偷潜入过很多次,当这是雷风第一真正意义上的进入,不过他知道,这可能是他的最后一次。

轻轻的将门合上,看着站在窗台边上背对着自己的任司命,月光散落在她平静的脸上,冰清玉洁,很是好看,也很是落寞的让人心痛,雷风都有些忍不住想上前抱住她。

“我们结婚多久啦?”任司命抬头看着窗外,淡淡的说道。

“三年一个月零八天。”雷风随口就给出了答案。

“一千一百三十四个日夜,不知不觉就过了这么多久了。”任司命轻吐了一口气,转身看向雷风,问道,“你累吗?”

“还……还好!”一正面对上任司命,雷风就结巴的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一样低下头,根本不敢迎接任司命的目光。

什么暗夜杀神,什么牛逼雷神,这一刻就只剩了小绵羊。

这要是让那些死在他手下的亡魂看到他竟然会有如此般模样,不知道会不会爬出地狱,向他大呼憋屈。不过这是真的,他确实有些怕任司命,三年的时间让这种‘怕’早已经潜默化到了他的骨子里,或许这就是所谓的一物降一物。

可是在任司命眼里这是懦弱,雷风越是这样,越是让她打心里瞧不起。

“我累,我累啦!雷风,我们离婚吧!”任司命幽叹着走到雷风身边,而且手里还多了三份协议书。

任司命曾经有无过数次的提出要和自己离婚,但离婚协议书真正送到面前是,雷风看着那已经单方签下姓名的,心里被拧麻花一样,总有说不出的疼。

这一次,她真的把一切都准备好啦!唉,看来怕是没有余地了,这可如何是好?

任司命只见雷风一直低头看着协议书,却看不到他的表情,还以为他在看协议条款,心里更是失望的一叹。

“放心,不会让你吃亏的,我们这段婚姻谈不上感情,也谈不上利益互换,你为一纸而来,我还你一纸离开,也算有始有终,我们就到此为止吧!”任司命很是平静的说道。

“好!”

听着雷风连挣扎都没的简练一字,任司命拧紧了拳头,他的回应,她感受不到一点开心,反而很是恼怒。

“难道你就没有别的要说吗?”任司命咬着牙,呼气都变得有些粗重起来。

雷风抬起头,勉强的笑了一下,“你喜欢就好!”

房间随即死寂一般的安静。

三年一千一百三十四天,日复一日从未改变过的笑脸。

任司命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很洒脱的结束,可是当她看到他脸上的笑容时,她才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自己所以为的平静。

这个男人,不管他多么窝囊,多么祸害自己,可是三年以来,不管外界对他的评论有多糟糕,不管自己对他的态度有多恶劣,他都毫无怨言,在自己面前,永远都扬着笑脸,哪怕勉强的让自己感到很恶心,气恼。

可人心是肉长的,任司命并非冷血动物,而且她知道,自己早已习惯了他在身边,甚至会很害怕看不到他的笑脸,就像昨日不见,她就感觉自己的生命里总少了些东西。

这种感觉使得无名的怒火开始淹没她的平静!

“这就你的答案?那你当初为什么要来娶我,你知道不知道,你的一纸婚约毁了我整个人生,你知道不知道,你的存在让我失去了一切,你一句喜欢就好就结束了吗?不,你不知道,我盼过,恨过,绝望过,可你为什么就不能像个男人一点,为什么你什么都要听我的?我希望你能说一个不字,希望你能强硬一点,可为什么你总是这样……为什么?”

任司命说着说着,豌大的泪珠随着她的哭声落地。

雷风僵直在原地,看着卷缩成一团的任司命,原来苦涩的表情渐渐变得幸福洋溢,虽然他还不能告诉她自己为什么不能,但三年的守护换来这一刻,哪怕自己可能不能继续留在她的什么,他都觉得很值。

抱膝埋头的任司命看不见雷风的表情,迟迟听不到他的声音,还以为他会继续懦弱,很无力的说道:“你走吧!”

沙沙沙!

任司命在膝盖里心灰意冷的叹了一口气,“唉,终究是走啦!”

“我……可以,抱一下你吗?”

他没有走?

任司命猛然一个抬头,心情很是复杂的看着蹲在自己的眼前人,那伸手却又不敢的战战兢兢,让她本是瞠目结舌的表情变得有些哭笑不得。

“白痴!”

“哦!”

看着雷风一脸傻愣的样子,却迟迟不见他动作,任司命真的有种一脚踢他去太平洋的冲动,咬着唇不满的说道:“我要那么可怕,就算了。”

雷风突然咧嘴一笑。

嘻,有苗头!

噌的一下就搂住任司命,激动的说道:“不可怕,不可怕,女人不是老虎。”

任司命破睇而笑,这是雷风第一抱自己,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让她知道其实自己心里对他并不排斥,甚至有点儿小喜欢他的亲近。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贱’?物极必反的爱?

不,这不是爱情,我只是习惯而已!对,只是一种抹不去的习惯。任司命靠在雷风怀里,紧要着嘴唇,骄傲的性子让她还不肯服输的去接受内心的现实。

可感受到雷风激动的怀抱,两行喜泪又忍不住如珍珠一般滑落,原来他这么傻。

这时,雷风松开她,看着梨花带雨的她,很是温柔的伸手抹去她脸上的泪痕,一脸傻呵呵的。

“什么女人不是老虎!”

“师傅说山下的女人是老虎啊!”雷风表情先是一丝的惊慌,然后呆头呆脑的说道。

那演技他自己都折服,真特么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见老婆那就是鬼话连篇。

老头子,不好意思啦,只先拿你顶下炮!

看着雷风憋嘴可爱的模样,任司命就忍不住噗嗤一下,“那老虎有没有闯进心里来?”

“没有。”雷风一脸呆萌的说道。

“哦!”任司命有点失望。

“她把心叼走啦!”雷风赶忙嘻嘻一笑的补上一句。

“你确定?”任司命突然意识到什么的眯眼看着雷风。

“这么看我干吗,我脸上有花吗?”

任司命脸色随即一冷,怒喝道:“雷风!”

雷风吓的一个翻身回退,紧接着就一个抱枕飞砸而来。

“我去,戏过头啦!”雷风接住抱枕撒腿就跑,心里却暗叫着,找过老婆太聪明也是一种罪过啊!

“你这混蛋,竟然敢戏弄我!”任司命怒不可歇的咆哮道。

嘭!

被看穿小心思的雷风现在哪还敢留在任司命的房间,抱着可爱的大抱枕就夺门而逃。

留下的任司命一脸气呼呼的,随即欢颜一笑,“这混沌,胆子是越来越大了,看来得好好整顿整顿才行!”

任司命摇头笑了笑,拿起遗落在地板上的离婚协议书,看着上面雷风的大名,又是一阵无奈,“都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

抱着离婚离婚协议书,任司命走到窗台边上,嘴角上挂着淡淡笑意仰望着窗外的夜色,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嘭!

“不……”龙燕突然破门而入,一脸焦急的,却见任司命捧着离婚协议书心情很是不错的样子,后面的话就给生生噎了回去。

“慌慌张张的,怎么了?”任司命一脸微笑的问道。

“你……不会真要他离了吧?”看着任司命的表情,龙燕只觉的剩下这一可能,也唯一这一可能才能让任司命看起来这么笑容洋溢,完了,虽然有些惋惜,可她有些话却不能说。

“怎么,难道你不希望我和他分开?”

“不是,我……”龙燕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那个……怎么说他也跟了你三年了吧,虽然扛不起半边天,但至少也算是从一而终吧,比起外面的那些有点钱都不知道姓什么的花花公子好多了吧,看看你堂哥他们,不说别的,夜店就没狂吧,迂腐的生活那就更不用说了,你不考虑考虑?”

“真没想到你会帮他说话,平时你不也很讨厌他吗?”

任司命歪头看着龙燕,一双明眸如皓月,洞穿秋水的让龙燕感到浑身都不自在。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