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3 13:08:54

此时远在中海的刘浪哪知道他的便宜老婆在想什么,他自己也头疼着呢。

谢渊和白启山不管他,他就只能摸瞎往前走。

以前这两个老家伙多多少少会打电话警告他,他虽然依旧我行我素,可至少知道哪里是边,哪里是际,但现在却像一个屋头蚂蚱,四面是壁,撞也不是,不撞也不是。

......

第五百五十五章 接下来听我说

此时远在中海的刘浪哪知道他的便宜老婆在想什么,他自己也头疼着呢。

谢渊和白启山不管他,他就只能摸瞎往前走。

以前这两个老家伙多多少少会打电话警告他,他虽然依旧我行我素,可至少知道哪里是边,哪里是际,但现在却像一个屋头蚂蚱,四面是壁,撞也不是,不撞也不是。

......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