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06 22:09:17

顾清寒被人从木桶里头抬出来,癞子九的心腹给他换了一身衣裳,就把人送去了偏房歇着了。

顾清寒这一睡就足足睡了三天三夜,好几次癞子九过来看,都以为顾清寒这小崽子是死过去了。

直到第三天晚上,顾清寒才醒过来,人一醒过来就朝着要喝水。

癞子九急急忙忙的赶过来,一看到顾清寒正大吃大喝呢,顿时长出了一口气。

“哎呦我的顾大恩人啊,你可是吓死我了,你说你要是真死在我这宅子里头,我这宅子以后还能不能住人了啊。”

顾清寒正喝着一碗米粥,差点没把米粥直接喷在癞子九的脸上。

他吞下了嘴巴里面的米粥,开口就怒道:“癞子九,你还好意思叫我顾大恩人?我问你,我是你的恩人,你给我丢在这宅子里头,你要拿我喂你那死鬼妹夫?”

这回,还没等癞子九说话,他心腹就是急忙解释起来。

“顾大恩人,这把你丢在宅子里头不是我们九哥的意思,是我当时太害怕了,把九哥给弄出去,我们就封了宅子。”

心腹将前因后果说了一番,又是说道:“您是不知道啊,九哥知道了以后狠狠的骂了我一顿,然后九哥让兄弟们吃饱喝足,说是回来救人,要是谁运气不好死了,那也别怪他亏待兄弟们,起码做个饱死鬼。”

“真的?”

顾清寒看了看这心腹,又是看了看癞子九。

毕竟他确实是被救了回来,可到底是个什么情况,顾清寒也不清楚。

心腹点头如捣蒜,继续说道:“真的,比真金白银都真啊。而且九哥还为了你得罪了柳丰贤那小子,柳丰贤身边有个能人,九哥把他给抓回来,我们才带着黑狗血来救你的。”

能人?

柳丰贤?

顾清寒是听得一头雾水,癞子九把心腹扒拉到一边去,就一脸得意的冲着顾清寒说了一通。

柳丰贤之前来找麻烦,虽然事情解决了,癞子九却始终放心不下。

柳丰贤就住在一家客栈里头,身边还有跟着几个人,癞子九摸清了他们的底细,知道柳丰贤身边有个先生。

据说这先生很有本事,这一次柳丰贤能抓到那二当家,还能找到东九城来,好像都和这先生有不小的关系。

癞子九是个记仇的人,他摸清楚之后,就想那先生的敲闷棍,所以从那以后就有癞子九的伙计,在那客栈附近盯着,一直在找机会下手。

结果转回头来宅子里头就出事了,癞子九来救人的时候就想到了那个先生,他派了一半的伙计过去请人。

说是请人,可癞子九的伙计们也没客气,当着柳丰贤的面就把那先生给绑过来了。

后来癞子九派人送了口信,说请那先生过来看宅子风水的,伙计们不懂事之类的话。

柳丰贤也不敢招惹癞子九,就没多说什么。

“也幸亏了那先生,我们来的时候他要我们弄一些黑狗血,进了院子看到什么东西,直接就拿黑狗血招呼。”

“是啊是啊,九哥把周围一些人就的黑狗都买了,幸亏有这东西啊。”

顾清寒这回算是听明白了,没想到,这看起来五大三粗的癞子九,倒还是一个挺细心的人。

如今顾清寒明白了,这癞子九能成为东九城的头号地头蛇,不仅仅是因为他下手狠讲义气,这家伙就是个有脑子的莽夫啊。

想到这里,顾清寒扯了扯身上的衣服,楞了一下,抬头就问癞子九:“所以说,你们拿黑狗血泼我?”

“咳咳,这,这不是没办法的事情么。”

顾清寒深吸一口气,想着也是这么个道理,也就忍了。

他还纳闷这身上味道怎么怪怪的,被黑狗血给泼了,就算是洗了澡换了衣服,身上这味道没有个五七八天的,怕也是散不去的。

如今顾清寒倒是对癞子九提起的先生挺感兴趣的。

顾清寒就说他想见一见这位先生,这样有本事的一个人,要是不见一面,那才是亏大发了呢。

癞子九也是乐见其成,忙说道:“顾大恩人,我看以后你就留在我这边吧。回头你帮我劝劝那个先生,让他也留下来,有你们两位相助,我癞子九飞黄腾达那是指日可待啊。”

“呵,得了吧你。”

顾清寒白了一眼癞子九,也懒得搭理他。

癞子九摸了摸鼻子,也没多说什么。

这三天顾清寒一直都在昏睡,癞子九就一直关着那先生,不让他回去。

如今这先生就住在一处偏院里头。

顾清寒后腰的伤也找人看过了,没什么大碍,只是短时间内不能再伤到腰,好好养一段时间,仗着年纪小,也不会留下什么病根。

顾清寒捂着后腰,试探性的走了两步,这后腰倒是真的不疼了。

癞子九带路,顾清寒跟在后面,俩人就去找那位先生了。

俩人刚一进偏院,顾清寒就看到院子里头坐着一个年轻人。

这年轻坐在地上,双目合拢,即便他是闭着眼睛的,也能看出来此人五官十分端正。

癞子九小声的嘀咕着:“这人好像还挺有来头的呢,我找了不少人摸他的底细,到现在都没有消息。听说是柳家老爷子亲自请回来的人,专门为了商队的事情,这才跟着柳丰贤那小子来了咱们东九城。别的不说啊,咱单就这长相,我当初还以为是谁家的公子呢。”

顾清寒瞪了一眼癞子九,叫他赶紧闭嘴。

且不论这年轻人的模样如何俊俏惹眼,顾清寒的注意力都在年轻人的手上。

年轻人盘膝而坐,双手自然的落在了膝盖处,两只手各自掐着一个灵决。

顾清寒一看到他这个架势,心中已经是有了几分把握。

道门弟子很多都修炼内丹术,虽然顾清寒是不会,不过也没少听老爹提起过。

这年轻人恐怕是道门弟子,癞子九这么口无遮拦的,实在是不妥当。

顾清寒正盘算着怎么和这人搭搭话呢,他和这道门弟子比起来,那是根本上不了台面的。

没想到,年轻人突然收了灵决,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你就是顾清寒?”

第0021章 江湖义气

顾清寒被人从木桶里头抬出来,癞子九的心腹给他换了一身衣裳,就把人送去了偏房歇着了。

顾清寒这一睡就足足睡了三天三夜,好几次癞子九过来看,都以为顾清寒这小崽子是死过去了。

直到第三天晚上,顾清寒才醒过来,人一醒过来就朝着要喝水。

癞子九急急忙忙的赶过来,一看到顾清寒正大吃大喝呢,顿时长出了一口气。

“哎呦我的顾大恩人啊,你可是吓死我了,你说你要是真死在我这宅子里头,我这宅子以后还能不能住人了啊。”

顾清寒正喝着一碗米粥,差点没把米粥直接喷在癞子九的脸上。

他吞下了嘴巴里面的米粥,开口就怒道:“癞子九,你还好意思叫我顾大恩人?我问你,我是你的恩人,你给我丢在这宅子里头,你要拿我喂你那死鬼妹夫?”

这回,还没等癞子九说话,他心腹就是急忙解释起来。

“顾大恩人,这把你丢在宅子里头不是我们九哥的意思,是我当时太害怕了,把九哥给弄出去,我们就封了宅子。”

心腹将前因后果说了一番,又是说道:“您是不知道啊,九哥知道了以后狠狠的骂了我一顿,然后九哥让兄弟们吃饱喝足,说是回来救人,要是谁运气不好死了,那也别怪他亏待兄弟们,起码做个饱死鬼。”

“真的?”

顾清寒看了看这心腹,又是看了看癞子九。

毕竟他确实是被救了回来,可到底是个什么情况,顾清寒也不清楚。

心腹点头如捣蒜,继续说道:“真的,比真金白银都真啊。而且九哥还为了你得罪了柳丰贤那小子,柳丰贤身边有个能人,九哥把他给抓回来,我们才带着黑狗血来救你的。”

能人?

柳丰贤?

顾清寒是听得一头雾水,癞子九把心腹扒拉到一边去,就一脸得意的冲着顾清寒说了一通。

柳丰贤之前来找麻烦,虽然事情解决了,癞子九却始终放心不下。

柳丰贤就住在一家客栈里头,身边还有跟着几个人,癞子九摸清了他们的底细,知道柳丰贤身边有个先生。

据说这先生很有本事,这一次柳丰贤能抓到那二当家,还能找到东九城来,好像都和这先生有不小的关系。

癞子九是个记仇的人,他摸清楚之后,就想那先生的敲闷棍,所以从那以后就有癞子九的伙计,在那客栈附近盯着,一直在找机会下手。

结果转回头来宅子里头就出事了,癞子九来救人的时候就想到了那个先生,他派了一半的伙计过去请人。

说是请人,可癞子九的伙计们也没客气,当着柳丰贤的面就把那先生给绑过来了。

后来癞子九派人送了口信,说请那先生过来看宅子风水的,伙计们不懂事之类的话。

柳丰贤也不敢招惹癞子九,就没多说什么。

“也幸亏了那先生,我们来的时候他要我们弄一些黑狗血,进了院子看到什么东西,直接就拿黑狗血招呼。”

“是啊是啊,九哥把周围一些人就的黑狗都买了,幸亏有这东西啊。”

顾清寒这回算是听明白了,没想到,这看起来五大三粗的癞子九,倒还是一个挺细心的人。

如今顾清寒明白了,这癞子九能成为东九城的头号地头蛇,不仅仅是因为他下手狠讲义气,这家伙就是个有脑子的莽夫啊。

想到这里,顾清寒扯了扯身上的衣服,楞了一下,抬头就问癞子九:“所以说,你们拿黑狗血泼我?”

“咳咳,这,这不是没办法的事情么。”

顾清寒深吸一口气,想着也是这么个道理,也就忍了。

他还纳闷这身上味道怎么怪怪的,被黑狗血给泼了,就算是洗了澡换了衣服,身上这味道没有个五七八天的,怕也是散不去的。

如今顾清寒倒是对癞子九提起的先生挺感兴趣的。

顾清寒就说他想见一见这位先生,这样有本事的一个人,要是不见一面,那才是亏大发了呢。

癞子九也是乐见其成,忙说道:“顾大恩人,我看以后你就留在我这边吧。回头你帮我劝劝那个先生,让他也留下来,有你们两位相助,我癞子九飞黄腾达那是指日可待啊。”

“呵,得了吧你。”

顾清寒白了一眼癞子九,也懒得搭理他。

癞子九摸了摸鼻子,也没多说什么。

这三天顾清寒一直都在昏睡,癞子九就一直关着那先生,不让他回去。

如今这先生就住在一处偏院里头。

顾清寒后腰的伤也找人看过了,没什么大碍,只是短时间内不能再伤到腰,好好养一段时间,仗着年纪小,也不会留下什么病根。

顾清寒捂着后腰,试探性的走了两步,这后腰倒是真的不疼了。

癞子九带路,顾清寒跟在后面,俩人就去找那位先生了。

俩人刚一进偏院,顾清寒就看到院子里头坐着一个年轻人。

这年轻坐在地上,双目合拢,即便他是闭着眼睛的,也能看出来此人五官十分端正。

癞子九小声的嘀咕着:“这人好像还挺有来头的呢,我找了不少人摸他的底细,到现在都没有消息。听说是柳家老爷子亲自请回来的人,专门为了商队的事情,这才跟着柳丰贤那小子来了咱们东九城。别的不说啊,咱单就这长相,我当初还以为是谁家的公子呢。”

顾清寒瞪了一眼癞子九,叫他赶紧闭嘴。

且不论这年轻人的模样如何俊俏惹眼,顾清寒的注意力都在年轻人的手上。

年轻人盘膝而坐,双手自然的落在了膝盖处,两只手各自掐着一个灵决。

顾清寒一看到他这个架势,心中已经是有了几分把握。

道门弟子很多都修炼内丹术,虽然顾清寒是不会,不过也没少听老爹提起过。

这年轻人恐怕是道门弟子,癞子九这么口无遮拦的,实在是不妥当。

顾清寒正盘算着怎么和这人搭搭话呢,他和这道门弟子比起来,那是根本上不了台面的。

没想到,年轻人突然收了灵决,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你就是顾清寒?”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