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0 22:37:39

顾清寒走后,小六子就进了屋。

“九哥,您也别太犯愁了,实在不行咱们就带着一些好手下去闯闯。总比给人做了炮灰的好,死在那里头,兄弟们也是毫无怨言的。”

有些事情顾清寒并不了解。

东九城的城主,那个小老头十分的不地道,平时从癞子九这里没少搜刮油水。

可要说真遇到了边塞那边有大动静,那老狐狸绝对是先让癞子九他们去做炮灰。

最近的兵丁营赶到东九城也需要四五个时辰,这四五个时辰东九城要是不想出大乱子,就只能抓了码头上的苦力们去顶着。

癞子九的这些伙计们有七成都是独身一人,什么地方来的都有,都是冲着癞子九的名声来投奔的。

随便摘出来一个伙计,都是苦哈哈的苦命人。

癞子九自己也是如此,所以这帮人从来也不关心什么家国天下,他们要的只是吃饱喝足自己能活着就成了。

纵然这只是一个消息,癞子九掌握着商路,也发现了一些端倪。

他就不相信城主府那边一点都不知道,而且癞子九已经明里暗里的送了这消息过去了。

他是想要看看城主府有什么反应,好歹也要调派一些兵丁过来,以备不时之需。

可癞子九没想到的是,城主府那老狐狸是一点风声都没漏出来。

后来癞子九拿了不少银子上下打点,这才知道城主府那边为什么把这件事情给压下来了。

因为近些日子柳家要走一批硬通货,单是这一批硬通货,城主府那边就能得到不少的好处。

这城主也是铤而走险了,故意压着这个消息不放出来,就是要赌一把。

等柳家安安稳稳的走完了这批货,城主的油水到了手,这才是一切都好说。

可癞子九却是不敢冒险的,一来是这件事情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他是一个铜板都拿不到的。

二来呢,一旦东九城这边真的出事了,他和码头上的兄弟们都得跟着遭殃。

真要是为了东九城人全都死在城外,癞子九也就不说什么了。

可眼下倒好,城主大人都能为了银子赌上整个东九城,他癞子九还做什么圣人君子。

何况,癞子九也很清楚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这名声在东九城本来也就不咋地,自然也不介意再背上一条骂名了。

只要他和那些兄弟们能活着,那就没有什么事情是癞子九干不出来的了。

癞子九想着这些事情,心里面也是将那城主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六子,咱这手头的银子都分出来,能怎么样啊?”

小六子是癞子九的心腹,同时也是他的管账先生。

小六子想了想就说道:“昨个儿我刚盘过账,每个兄弟能分到十几两银子就算不错了。”

癞子九一听这话就苦笑了起来:“娘咧,今个儿吃酒的时候我还听人拍马屁,说我癞子九的银子和富贵妹夫比起来,也差不多少。这帮人就知道拍马屁,我这人前风光人后跳脚啊。”

癞子九也不是哭穷,他三个码头再加上两条商路,所有兄弟和苦力加起来几百号的人。

养着这些人那都是大把大把走银子的,又遇到了城主府那个老狐狸,七七八八的全都去掉,癞子九这一年下来能攒起来的银子,数目并不大。

如今他想带着兄弟们离开,这还是费银子的事情。

“哎,苦了我这帮兄弟们了,这世道真是不让人活啊。要么就留下来等死,要么就揣着十两银子出去,十两银子又能干个屁啊。”

癞子九心里头堵得慌,顾清寒那边他是没了办法,那小子油盐不进,就冲顾清寒的态度,即便癞子九给他强行弄到山里头,只怕顾清寒也是两眼一闭啥也不说的德行。

一想到这些事情,癞子九就是一阵阵的头疼起来。

小六子咬咬牙,于心不忍就说道:“九哥,您宽宽心,这消息毕竟只是传过来的,还没个准呢。说不定啊,东九城这边也没啥事呢。”

“我呸,你懂个屁啊,要真是这样我至于为了这消息东北西走的。为了弄一大笔银子,我还差点招惹上了柳丰贤那个丧门星,哎,倒霉催的不是。”

两人正说着话,房门就被人推开了。

癞子九心中一喜,他以为是顾清寒回来了,就扒拉了一下小六子,让开了门口的位置。

结果这来的人不是顾清寒,而是云霄。

云霄走过来坐下,冲着癞子九就笑道:“如何?他不帮你,我可以帮你。”

“你?”

“对,我说过咱们的目的是一样的,不过也不太一样。我帮你们开了那大墓,金银财宝也好,古董美玉也罢我都不要,我只取走一件对你们毫无用处的东西。”

癞子九听着这话顿时眼珠子一阵乱转。

云霄却是不给癞子九多少考量的时间,最后就留下了一句话。

“要是你愿意,明日午时咱们山里头碰面。”

癞子九还没想明白答不答应这个事情,在想问什么的时候,才发现屋内又只剩下了他和小六子了,人家云霄早就抬腿走人了。

“九哥,咱真带着他吗?”

癞子九眯着眼睛,突然就笑道:“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看来这是老天爷也可怜我这帮兄弟们,给了一条活路啊。虽然我不待见这云霄,不过他的本事不比顾清寒差多少。”

癞子九让小六子去挑选一些好手,全都是对他忠心耿耿的人,毕竟这是要下墓,在里头什么事情都会发生。

这还不算完,癞子九又动了他的人脉,连夜从外面请回来两个吃这碗饭的盗墓贼。

这遇到了怪事有云霄,进墓有盗墓贼,还有他带着一把子好手进去,癞子九晚上做梦都梦见了一大堆的金银财宝,当真是做着梦都给笑醒了。

至于顾清寒的劝告,癞子九也早就没往心里去,他还想着等取了里头的东西,好好的嘲笑一番顾清寒,让那小崽子天天跟他板着个脸。

如此一番折腾下来,第二天癞子九就带着一群人离开了东九城,直奔后头的深山老林。

这一次,他是志在必得!

第0033章 老天开眼

顾清寒走后,小六子就进了屋。

“九哥,您也别太犯愁了,实在不行咱们就带着一些好手下去闯闯。总比给人做了炮灰的好,死在那里头,兄弟们也是毫无怨言的。”

有些事情顾清寒并不了解。

东九城的城主,那个小老头十分的不地道,平时从癞子九这里没少搜刮油水。

可要说真遇到了边塞那边有大动静,那老狐狸绝对是先让癞子九他们去做炮灰。

最近的兵丁营赶到东九城也需要四五个时辰,这四五个时辰东九城要是不想出大乱子,就只能抓了码头上的苦力们去顶着。

癞子九的这些伙计们有七成都是独身一人,什么地方来的都有,都是冲着癞子九的名声来投奔的。

随便摘出来一个伙计,都是苦哈哈的苦命人。

癞子九自己也是如此,所以这帮人从来也不关心什么家国天下,他们要的只是吃饱喝足自己能活着就成了。

纵然这只是一个消息,癞子九掌握着商路,也发现了一些端倪。

他就不相信城主府那边一点都不知道,而且癞子九已经明里暗里的送了这消息过去了。

他是想要看看城主府有什么反应,好歹也要调派一些兵丁过来,以备不时之需。

可癞子九没想到的是,城主府那老狐狸是一点风声都没漏出来。

后来癞子九拿了不少银子上下打点,这才知道城主府那边为什么把这件事情给压下来了。

因为近些日子柳家要走一批硬通货,单是这一批硬通货,城主府那边就能得到不少的好处。

这城主也是铤而走险了,故意压着这个消息不放出来,就是要赌一把。

等柳家安安稳稳的走完了这批货,城主的油水到了手,这才是一切都好说。

可癞子九却是不敢冒险的,一来是这件事情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他是一个铜板都拿不到的。

二来呢,一旦东九城这边真的出事了,他和码头上的兄弟们都得跟着遭殃。

真要是为了东九城人全都死在城外,癞子九也就不说什么了。

可眼下倒好,城主大人都能为了银子赌上整个东九城,他癞子九还做什么圣人君子。

何况,癞子九也很清楚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这名声在东九城本来也就不咋地,自然也不介意再背上一条骂名了。

只要他和那些兄弟们能活着,那就没有什么事情是癞子九干不出来的了。

癞子九想着这些事情,心里面也是将那城主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六子,咱这手头的银子都分出来,能怎么样啊?”

小六子是癞子九的心腹,同时也是他的管账先生。

小六子想了想就说道:“昨个儿我刚盘过账,每个兄弟能分到十几两银子就算不错了。”

癞子九一听这话就苦笑了起来:“娘咧,今个儿吃酒的时候我还听人拍马屁,说我癞子九的银子和富贵妹夫比起来,也差不多少。这帮人就知道拍马屁,我这人前风光人后跳脚啊。”

癞子九也不是哭穷,他三个码头再加上两条商路,所有兄弟和苦力加起来几百号的人。

养着这些人那都是大把大把走银子的,又遇到了城主府那个老狐狸,七七八八的全都去掉,癞子九这一年下来能攒起来的银子,数目并不大。

如今他想带着兄弟们离开,这还是费银子的事情。

“哎,苦了我这帮兄弟们了,这世道真是不让人活啊。要么就留下来等死,要么就揣着十两银子出去,十两银子又能干个屁啊。”

癞子九心里头堵得慌,顾清寒那边他是没了办法,那小子油盐不进,就冲顾清寒的态度,即便癞子九给他强行弄到山里头,只怕顾清寒也是两眼一闭啥也不说的德行。

一想到这些事情,癞子九就是一阵阵的头疼起来。

小六子咬咬牙,于心不忍就说道:“九哥,您宽宽心,这消息毕竟只是传过来的,还没个准呢。说不定啊,东九城这边也没啥事呢。”

“我呸,你懂个屁啊,要真是这样我至于为了这消息东北西走的。为了弄一大笔银子,我还差点招惹上了柳丰贤那个丧门星,哎,倒霉催的不是。”

两人正说着话,房门就被人推开了。

癞子九心中一喜,他以为是顾清寒回来了,就扒拉了一下小六子,让开了门口的位置。

结果这来的人不是顾清寒,而是云霄。

云霄走过来坐下,冲着癞子九就笑道:“如何?他不帮你,我可以帮你。”

“你?”

“对,我说过咱们的目的是一样的,不过也不太一样。我帮你们开了那大墓,金银财宝也好,古董美玉也罢我都不要,我只取走一件对你们毫无用处的东西。”

癞子九听着这话顿时眼珠子一阵乱转。

云霄却是不给癞子九多少考量的时间,最后就留下了一句话。

“要是你愿意,明日午时咱们山里头碰面。”

癞子九还没想明白答不答应这个事情,在想问什么的时候,才发现屋内又只剩下了他和小六子了,人家云霄早就抬腿走人了。

“九哥,咱真带着他吗?”

癞子九眯着眼睛,突然就笑道:“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看来这是老天爷也可怜我这帮兄弟们,给了一条活路啊。虽然我不待见这云霄,不过他的本事不比顾清寒差多少。”

癞子九让小六子去挑选一些好手,全都是对他忠心耿耿的人,毕竟这是要下墓,在里头什么事情都会发生。

这还不算完,癞子九又动了他的人脉,连夜从外面请回来两个吃这碗饭的盗墓贼。

这遇到了怪事有云霄,进墓有盗墓贼,还有他带着一把子好手进去,癞子九晚上做梦都梦见了一大堆的金银财宝,当真是做着梦都给笑醒了。

至于顾清寒的劝告,癞子九也早就没往心里去,他还想着等取了里头的东西,好好的嘲笑一番顾清寒,让那小崽子天天跟他板着个脸。

如此一番折腾下来,第二天癞子九就带着一群人离开了东九城,直奔后头的深山老林。

这一次,他是志在必得!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