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07 09:43:11

“他们要剁你的手指关我什么事儿?以后要是赌输了的话,就不要向我要钱,我真的没钱了!”

说完话,刘星月挂断了电话,背靠着墙壁,慢慢的滑落下来,伤心的抽泣了起来。

吴凡微微皱眉,像刘星月这样坚强的女强人,是无数人所羡慕的。

年纪轻轻都已经成为了银儿集团的副总,在外人看来,刘星月也已经算是上流社会的人了。

可是,这些年他的父亲染上了赌博,短短三年时间,就已经输掉了几千万,把刘星月的积蓄,全都输光了!

为了替父亲还债,刘星月甚至借了不少外债,而如今,她还没有把欠下来的这些外债全都还清,新的赌债又来了!

这次竟然足足欠了三百万的赌债!

吴凡通过读心术了解到刘星月的处境之后,眉头不禁微微一皱,“难怪作为银儿集团的副总,每天只能吃十块钱一盒的快餐,原来情况是这样的!”

“你处在那儿干什么?”

刘星月注意到吴凡之后,忙是站起身来,慌乱的擦了擦眼泪,蛮横的道。

看到刘星月恢复到刁蛮的样子,吴凡淡淡一笑,道:“我刚才听到你在里面打电话,本着好奇就过来看看,你没事儿吧?”

“管你什么事儿,以后要是看到我在浴室的话,你不许闯进来!”

刘星月几步走了进来,花眸瞪了吴凡一眼,冷声的道。

“知道了!”

吴凡一脸愕然,他能够明显的注意到刘星月的眼角的红润。

说完话,刘星月挎着步子,冲着吴凡的身边走了出去。

而此刻,一道香风透过吴凡的身上扑袭而来,映入到了吴凡的鼻腔之内。

吴凡见状,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翌日一早,淡淡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了进来,吴凡伸了一个懒腰起床,懒懒散散的走进了浴室洗漱。

忽然间,他目光望了过去,刘星月今天早早起床,穿着一件休闲的粉色体恤,和一件蓝色的紧身裤,将肥美的魔鬼身材,衬托得完美无瑕。

“赵总,我想跟你请几天假,这几天家里遇到了一些事情,我需要回去处理一下!”

刘星月的声音明显变得沙哑,而且眼眶特别的红,明眼人一下子就能够看出来……

更何况,赵银银的眼睛非常的尖,当即就看到刘星月的不正常,忙是问道:“星月,你怎么了?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怎么看你的表情好像不对劲!”

“是不是你那个赔钱爹又赌钱了!”

赵银银显然也已经知道刘星月的爹是个赌鬼,赵银银曾经试图好几次去帮助刘星月,但刘星月的性格非常刚烈,每每都拒绝了下来。

“星月,你不能在这样扛下去了,这样会累垮你的,我求你了,你就让我帮你这一次吧!”

赵银银皱着眉头,凝视着刘星月。

刘星月是她最要好的闺蜜,她真的不愿意看到刘星月那个糟糕的爹,害惨了刘星月。

“赵总,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就算你这次帮了我,他还是会继续输下去的,我决定了,这次要亲自回去,帮助他戒掉这个习惯!”刘星月坚定的道。

“他能戒掉赌博,那狗还不吃屎了呢!”赵银银听了这话,汗颜的道。

“我已经下定决心了!”

刘星月微微低了低头,脸色非常红润。

“既然如此,那这次我就陪你一起回老家吧!”徒然间,吴凡几步走到了两女的面前,淡淡的道。

看到吴凡之后,赵银银忙是将吴凡推了出去,冲着刘星月认真的道:“星月,你爹身边的都是一些地痞无赖,还是让吴凡跟着你一起去吧,关键时刻,他能够保护你的!”

刘星月抬眸看了吴凡两眼,没有说话。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

说着,吴凡帮着刘星月拖着拉杆箱,缓缓的往门外走了去。

看到吴凡主动的样子,刘星月冰冷的脸庞,隐隐浮现出一抹感激:“吴凡,谢谢你!”

“走吧,我开车送你们到车站!”

赵银银应了一声,忙是从衣架之上取了一件外套穿在身上,开车载着两人缓缓的往车站之中行驶而去。

十来分钟后,车子缓缓停在了南海市车站。

而此刻,赵银银从车上走了下来,站在外面,目送着两人进入到车站,才开车离去。

正值十一期间,南海市车站非常的拥挤,加上天气炎热,周遭望去都是人山人海,各种穿着短裤的美女,泽泽不绝。

虽然南海市车站美女很多,但全都是乡下的村姑罢了,除了长相外,根本没有什么气质可言!

像刘星月这样的高级白领,往往都是出入在各大国际机场,很少去往车站,去那些偏僻的农村。

因此刘星月刚步入到车站里面,就有无数目光冲着刘星月投了过来。

都是像看待仙女一样,垂涎欲滴的审视着刘星月傲人的身材。

刘星月看着周遭乡巴佬的猥琐的眼光,不禁觉得浑身不适应,幸亏来的时候,有让吴凡跟在自己的身边,要不然,在车站里遭遇咸猪手都是在正常不过的了!

良久,两人登上了大巴车。

而与刘星月和吴凡一同上车的,还有两名混混打扮的男子,两名男子邪恶的眼光,飘忽不定。

吴凡当即发现了这两个痞子在打刘星月的主意,于是,他便让刘星月坐在了靠窗的位置。

看到吴凡有所防备,两个痞子眼中贪婪的光芒才收敛了一些。

刘星月的老家在清水村,是南海市城镇里最偏僻的一个村子,虽然算不上山村,但也差不多距离大山不远,通往其中的路,都是土路。

半个时辰,车子缓缓的停在了清水村站,这一刻,刘星月与吴凡慢慢起身,往车下走去。

而此刻,两名痞子也是跟在了后面,一双贼兮兮眼睛,四处环顾,而车下全部都是玉米地,根本没有什么人烟……

这趟下车的也只有两个痞子,与刘星月和吴凡。

啪!

大巴走后,一名痞子胆子大了起来,挥手就冲着刘星月的屁股上重重的拍了下去,登时,拍得发出啪的一声巨响。

刘星月瞬间觉得臀部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传递到浑身。

紧接着,一种浓浓的羞耻传递到了心头,她转过头去,扬手冲着那痞子挥了过去。

不过,在她的玉手挥出的下一刻,徒然被那痞子大力的给握住。

“哟!这妞儿还挺辣的,一看就是大城市来的,真没想到,在清水村这个穷乡僻地,竟然能遇到这么好看的女人!”

一名痞子搓了搓手,两眼放光的望着刘星月。

“老子都三年没碰女人了,这次遇到这么极品的,一定要好好的爽爽!”

两人的猥琐的声音缓缓的传来,刘星月瞬间感到脊背发凉。

要知道,清水村地广人稀,在这个没人的地方,这些痞子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得出来!

“没人正好可以舒展一下筋骨!”

吴凡突地站在了刘星月的面前,嘴角扬起一抹邪恶的笑容,他除了预测未来一分钟,武学也是精通无比。

单挑的话,他一人完全可以轻松的击败四名特种兵。

两名痞子看到吴凡想要抓挠自己的好事儿,顿时勃然大怒,吼骂道:“妈了个巴子,你特么不想活了,信不信老子捅死你!”

说着,为首的痞子从腰间拔出一把杀猪刀,面露腾腾杀气。

“大哥,这小白脸肯定是这美女的男朋友,不然我们把这个小白脸绑起来,让他见识一下,我们兄弟二人是如何伺候他女朋友的!”

其中一名痞子坏笑着建议道。

听了这话,也是激起了为首痞子的欲望,霎时间,两人脸庞都是流露出一抹邪恶笑容。

刘星月看到这场景,瞬间都吓坏了,这两个痞子浑身肌肉,力大无穷,一看就是在山村里长大的,而吴凡长得非常的瘦弱,怎么可能打得过这么强悍的两人!

她没想到自己这次回老家,居然会遇到这种情况。

“希望下一秒,你们两人还能狂得起来!”

徒然间,吴凡嘴角掠过一抹冷笑,紧接着,他纵身一跳,冲着两名痞子直奔而去。

速度之快,宛如雷电。

两名痞子看到吴凡奔袭而来,瞬间一愣。

两人抬眸四看之余,登时觉得骨骼之上传来啪啪的骨骼碎裂声。

紧接着,两人便发出一道杀猪一般的声音。

扑通!

两人同时倒在了地上,痛苦的嚎叫着,显然,刚才吴凡举手投足之间,便已经扭断了两人粗壮的双臂……

看到吴凡这么轻松的就解决了两名痞子,刘星月不禁惊讶的张开了嘴巴。

“兄弟,我们错了,都怪我们不识抬举,求你饶了我们这次吧!”为首的痞子在这一刻,明显感到一丝害怕。

吴凡嘴角闪烁着一丝邪笑,他几步走过去,猛地一抬脚,踩在了两人的丁丁之上。

霎时间,两人的瞳孔睁得浮现出道道的血丝!

刘星月看到这一幕,也是吓得惊讶的张开了嘴巴,没想到,吴凡三下两下直接将这两个痞子给废掉了!

“我们走!”吴凡处理完两名痞子之后,冲着刘星月这边走来。

这时,为首的痞子望着渐行渐远的两人,不甘的发出一声怒吼:“小子,老子特么记住你了,只要你还待在这清水村中,老子就能废了你!”

蓦然间,吴凡与刘星月已经进入到了清水村。

清水村的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待在村子里面的一般不是妇女,就是一些痞子流氓!

而正是因为这个村子里的妇女,大都出去打工了,因此,村子里的这些痞子流氓,才变得越来越目无王法!

结果,两人刚走到门口,就听见屋子里面一阵殴打的声音。

刘星月听了这声,脸色骤变,忙是快步的跑到屋子里去。

吴凡见状,也是跟着刘星月跑了进去。

“二虎,你就在给我宽恕几天吧,等叔手气好了,一定会把欠你的钱还给你的!”

屋子内,一名年过五十的老头,跪在了一个黑衣光头的面前,苦苦哀求道。

黑衣光头名叫二虎,是镇上凶名远震的赌棍,这些年来二虎一直伙同牌友出老千啃赌棍的钱,而刘星月的爹刘能,跟二虎打牌已经输掉了几千万了!

这在仙阳镇这种小城镇里,已经算是一笔巨款了,而二虎显然也从其中看到了油水。

“叔,你的女儿有出息啊,那可是上市公司的副总,几百万算个什么,是这,你先给你女儿打个电话,要点钱回来,虎哥我带你回本!”

二虎望着刘能,阴森的笑道。

第十一章 赌债

“他们要剁你的手指关我什么事儿?以后要是赌输了的话,就不要向我要钱,我真的没钱了!”

说完话,刘星月挂断了电话,背靠着墙壁,慢慢的滑落下来,伤心的抽泣了起来。

吴凡微微皱眉,像刘星月这样坚强的女强人,是无数人所羡慕的。

年纪轻轻都已经成为了银儿集团的副总,在外人看来,刘星月也已经算是上流社会的人了。

可是,这些年他的父亲染上了赌博,短短三年时间,就已经输掉了几千万,把刘星月的积蓄,全都输光了!

为了替父亲还债,刘星月甚至借了不少外债,而如今,她还没有把欠下来的这些外债全都还清,新的赌债又来了!

这次竟然足足欠了三百万的赌债!

吴凡通过读心术了解到刘星月的处境之后,眉头不禁微微一皱,“难怪作为银儿集团的副总,每天只能吃十块钱一盒的快餐,原来情况是这样的!”

“你处在那儿干什么?”

刘星月注意到吴凡之后,忙是站起身来,慌乱的擦了擦眼泪,蛮横的道。

看到刘星月恢复到刁蛮的样子,吴凡淡淡一笑,道:“我刚才听到你在里面打电话,本着好奇就过来看看,你没事儿吧?”

“管你什么事儿,以后要是看到我在浴室的话,你不许闯进来!”

刘星月几步走了进来,花眸瞪了吴凡一眼,冷声的道。

“知道了!”

吴凡一脸愕然,他能够明显的注意到刘星月的眼角的红润。

说完话,刘星月挎着步子,冲着吴凡的身边走了出去。

而此刻,一道香风透过吴凡的身上扑袭而来,映入到了吴凡的鼻腔之内。

吴凡见状,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翌日一早,淡淡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了进来,吴凡伸了一个懒腰起床,懒懒散散的走进了浴室洗漱。

忽然间,他目光望了过去,刘星月今天早早起床,穿着一件休闲的粉色体恤,和一件蓝色的紧身裤,将肥美的魔鬼身材,衬托得完美无瑕。

“赵总,我想跟你请几天假,这几天家里遇到了一些事情,我需要回去处理一下!”

刘星月的声音明显变得沙哑,而且眼眶特别的红,明眼人一下子就能够看出来……

更何况,赵银银的眼睛非常的尖,当即就看到刘星月的不正常,忙是问道:“星月,你怎么了?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怎么看你的表情好像不对劲!”

“是不是你那个赔钱爹又赌钱了!”

赵银银显然也已经知道刘星月的爹是个赌鬼,赵银银曾经试图好几次去帮助刘星月,但刘星月的性格非常刚烈,每每都拒绝了下来。

“星月,你不能在这样扛下去了,这样会累垮你的,我求你了,你就让我帮你这一次吧!”

赵银银皱着眉头,凝视着刘星月。

刘星月是她最要好的闺蜜,她真的不愿意看到刘星月那个糟糕的爹,害惨了刘星月。

“赵总,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就算你这次帮了我,他还是会继续输下去的,我决定了,这次要亲自回去,帮助他戒掉这个习惯!”刘星月坚定的道。

“他能戒掉赌博,那狗还不吃屎了呢!”赵银银听了这话,汗颜的道。

“我已经下定决心了!”

刘星月微微低了低头,脸色非常红润。

“既然如此,那这次我就陪你一起回老家吧!”徒然间,吴凡几步走到了两女的面前,淡淡的道。

看到吴凡之后,赵银银忙是将吴凡推了出去,冲着刘星月认真的道:“星月,你爹身边的都是一些地痞无赖,还是让吴凡跟着你一起去吧,关键时刻,他能够保护你的!”

刘星月抬眸看了吴凡两眼,没有说话。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

说着,吴凡帮着刘星月拖着拉杆箱,缓缓的往门外走了去。

看到吴凡主动的样子,刘星月冰冷的脸庞,隐隐浮现出一抹感激:“吴凡,谢谢你!”

“走吧,我开车送你们到车站!”

赵银银应了一声,忙是从衣架之上取了一件外套穿在身上,开车载着两人缓缓的往车站之中行驶而去。

十来分钟后,车子缓缓停在了南海市车站。

而此刻,赵银银从车上走了下来,站在外面,目送着两人进入到车站,才开车离去。

正值十一期间,南海市车站非常的拥挤,加上天气炎热,周遭望去都是人山人海,各种穿着短裤的美女,泽泽不绝。

虽然南海市车站美女很多,但全都是乡下的村姑罢了,除了长相外,根本没有什么气质可言!

像刘星月这样的高级白领,往往都是出入在各大国际机场,很少去往车站,去那些偏僻的农村。

因此刘星月刚步入到车站里面,就有无数目光冲着刘星月投了过来。

都是像看待仙女一样,垂涎欲滴的审视着刘星月傲人的身材。

刘星月看着周遭乡巴佬的猥琐的眼光,不禁觉得浑身不适应,幸亏来的时候,有让吴凡跟在自己的身边,要不然,在车站里遭遇咸猪手都是在正常不过的了!

良久,两人登上了大巴车。

而与刘星月和吴凡一同上车的,还有两名混混打扮的男子,两名男子邪恶的眼光,飘忽不定。

吴凡当即发现了这两个痞子在打刘星月的主意,于是,他便让刘星月坐在了靠窗的位置。

看到吴凡有所防备,两个痞子眼中贪婪的光芒才收敛了一些。

刘星月的老家在清水村,是南海市城镇里最偏僻的一个村子,虽然算不上山村,但也差不多距离大山不远,通往其中的路,都是土路。

半个时辰,车子缓缓的停在了清水村站,这一刻,刘星月与吴凡慢慢起身,往车下走去。

而此刻,两名痞子也是跟在了后面,一双贼兮兮眼睛,四处环顾,而车下全部都是玉米地,根本没有什么人烟……

这趟下车的也只有两个痞子,与刘星月和吴凡。

啪!

大巴走后,一名痞子胆子大了起来,挥手就冲着刘星月的屁股上重重的拍了下去,登时,拍得发出啪的一声巨响。

刘星月瞬间觉得臀部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传递到浑身。

紧接着,一种浓浓的羞耻传递到了心头,她转过头去,扬手冲着那痞子挥了过去。

不过,在她的玉手挥出的下一刻,徒然被那痞子大力的给握住。

“哟!这妞儿还挺辣的,一看就是大城市来的,真没想到,在清水村这个穷乡僻地,竟然能遇到这么好看的女人!”

一名痞子搓了搓手,两眼放光的望着刘星月。

“老子都三年没碰女人了,这次遇到这么极品的,一定要好好的爽爽!”

两人的猥琐的声音缓缓的传来,刘星月瞬间感到脊背发凉。

要知道,清水村地广人稀,在这个没人的地方,这些痞子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得出来!

“没人正好可以舒展一下筋骨!”

吴凡突地站在了刘星月的面前,嘴角扬起一抹邪恶的笑容,他除了预测未来一分钟,武学也是精通无比。

单挑的话,他一人完全可以轻松的击败四名特种兵。

两名痞子看到吴凡想要抓挠自己的好事儿,顿时勃然大怒,吼骂道:“妈了个巴子,你特么不想活了,信不信老子捅死你!”

说着,为首的痞子从腰间拔出一把杀猪刀,面露腾腾杀气。

“大哥,这小白脸肯定是这美女的男朋友,不然我们把这个小白脸绑起来,让他见识一下,我们兄弟二人是如何伺候他女朋友的!”

其中一名痞子坏笑着建议道。

听了这话,也是激起了为首痞子的欲望,霎时间,两人脸庞都是流露出一抹邪恶笑容。

刘星月看到这场景,瞬间都吓坏了,这两个痞子浑身肌肉,力大无穷,一看就是在山村里长大的,而吴凡长得非常的瘦弱,怎么可能打得过这么强悍的两人!

她没想到自己这次回老家,居然会遇到这种情况。

“希望下一秒,你们两人还能狂得起来!”

徒然间,吴凡嘴角掠过一抹冷笑,紧接着,他纵身一跳,冲着两名痞子直奔而去。

速度之快,宛如雷电。

两名痞子看到吴凡奔袭而来,瞬间一愣。

两人抬眸四看之余,登时觉得骨骼之上传来啪啪的骨骼碎裂声。

紧接着,两人便发出一道杀猪一般的声音。

扑通!

两人同时倒在了地上,痛苦的嚎叫着,显然,刚才吴凡举手投足之间,便已经扭断了两人粗壮的双臂……

看到吴凡这么轻松的就解决了两名痞子,刘星月不禁惊讶的张开了嘴巴。

“兄弟,我们错了,都怪我们不识抬举,求你饶了我们这次吧!”为首的痞子在这一刻,明显感到一丝害怕。

吴凡嘴角闪烁着一丝邪笑,他几步走过去,猛地一抬脚,踩在了两人的丁丁之上。

霎时间,两人的瞳孔睁得浮现出道道的血丝!

刘星月看到这一幕,也是吓得惊讶的张开了嘴巴,没想到,吴凡三下两下直接将这两个痞子给废掉了!

“我们走!”吴凡处理完两名痞子之后,冲着刘星月这边走来。

这时,为首的痞子望着渐行渐远的两人,不甘的发出一声怒吼:“小子,老子特么记住你了,只要你还待在这清水村中,老子就能废了你!”

蓦然间,吴凡与刘星月已经进入到了清水村。

清水村的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待在村子里面的一般不是妇女,就是一些痞子流氓!

而正是因为这个村子里的妇女,大都出去打工了,因此,村子里的这些痞子流氓,才变得越来越目无王法!

结果,两人刚走到门口,就听见屋子里面一阵殴打的声音。

刘星月听了这声,脸色骤变,忙是快步的跑到屋子里去。

吴凡见状,也是跟着刘星月跑了进去。

“二虎,你就在给我宽恕几天吧,等叔手气好了,一定会把欠你的钱还给你的!”

屋子内,一名年过五十的老头,跪在了一个黑衣光头的面前,苦苦哀求道。

黑衣光头名叫二虎,是镇上凶名远震的赌棍,这些年来二虎一直伙同牌友出老千啃赌棍的钱,而刘星月的爹刘能,跟二虎打牌已经输掉了几千万了!

这在仙阳镇这种小城镇里,已经算是一笔巨款了,而二虎显然也从其中看到了油水。

“叔,你的女儿有出息啊,那可是上市公司的副总,几百万算个什么,是这,你先给你女儿打个电话,要点钱回来,虎哥我带你回本!”

二虎望着刘能,阴森的笑道。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