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09 09:59:53

“银银,你爹可是答应要把你嫁给我的,你这样出尔反尔,可能会影响舜天集团对江风药业的供货!”

薛林皱了皱眉头,凝视着赵银银的眼睛,意味深长的道。

“你少拿供货的事情来威胁我,就算江风药业垮了,还有银儿集团在,实话告诉你吧,银儿集团已经拿下了古氏集团北区经济区的项目,如果这个项目顺利的话,未来银儿集团将会超越江风药业,成为与古氏集团,舜天集团集团相媲美的顶级企业!”

“到时候我着手扶持起江风药业,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儿吧?”

赵银银目光怒视着薛林,满脸愠怒的道。

这个靠坑爹的痞子,也只会利用自己父亲的背景来威胁自己妥协。

“噢?银银真是我的好老婆,连古氏集团的项目都拿下来了,这样的话,我就跟应该娶你了,到时候舜天集团已经会被你搭理的井井有条!”

薛林明显为此感到惊愕,但瞬息间,他脸庞的惊愕,逐渐的被一抹轻蔑的笑容所取代!

“谁是你老婆?薛林你可真的恶心!”

赵银银听了这话,气得脸色骤变。

他从以前都对薛林感到非常厌恶,只是现在对他的厌恶已经达到了极点,根本就不想和他有一丁点关系。

“银银,你可要知好歹呢?我父亲可古叔叔什么关系,那可是拜把子兄弟,如果我父亲一句话,你觉得你和古氏集团在北区经济区的项目,还能够推进下去么?”

薛林双眼徒睁,缓步走到了赵银银的两米开外,凶厉的目光瞪着赵银银,恶狠狠的道。

“我告诉你,只要是我想,碾死江风药业和银儿集团也不过像是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听了这话,赵全福瞬间吓了一跳,他几步走了过来,冲着赵银银喝道:“你这个死丫头,如果你不跟薛林结婚,就别认我这个爹!”

“爹,你怎么能这样!我死也不会嫁给这样废物人渣!”

赵银银目光与赵全福交织着,针锋相对。

要知道,江风药业是赵全福一手经营的,如今能够做到南海市的明显企业,已经很不容易了。

而因此,他更希望赵银银能嫁到薛家,从此,他们赵家就能攀上薛家的高枝了!

但目前赵银银的抗拒,让他的一切计划都归为泡汤。

气愤之下,赵全福挥掌重重的打在了赵银银的俏脸上,啪的一声响起,在赵银银的脸庞,浮现起一道殷红的巴掌印!

“你为了让我嫁给这个恶少居然打我?你可从来都没打过我的……”

赵银银脸色骤变,目光冷冷的盯着赵全福。

赵全福很清楚自己女儿的性格非常的刚烈,自然不希望因此影响他们父女关系。

此时此刻,赵全福脸庞明显掠过一抹懊悔!

“银银,你何必惹赵伯伯生气呢?今晚有个舞会,我希望你能同我一起前往,做我最美的公主!”

薛林目光打量着了赵银银一眼,语气偏柔了一些。

赵银银抱着自己被打的俏脸,仇恨的望着薛林,自己挨打全都是因为这个癞皮狗。

她幽怨的看了薛林一眼,愤怒的道:“你不是有很多小妈么?随便带一个去呗!”

薛林的风韵事儿被赵银银当场抖了出来,他的脸色不禁变得暗沉了下来。

他看到赵银银欲要离开,忙是上前一步,牢牢的抓住了赵银银的白皙的小手,“你不许走,今天无论如何,你都得陪我去参加舞会!”

“薛林,你以为你是谁啊,滚开!”赵银银柳眉一皱,望着薛林。

她一抬腿,高跟鞋的鞋跟,狠狠地踩在了薛林的脚上,瞬时间,剧烈的疼痛感缓缓从脚面之上升起,疼得薛林差点没蹦起来。

看到这一幕,薛林眼中流露出一抹不甘,他欲要从后面抱住赵银银,就在下一刻,吴凡身影一闪,右手如同铁钳一般,牢牢的抓住了薛林的手臂。

“再敢纠缠银银,废了你!”

吴凡怒目凝视着薛林,怒吼道。

下一刻,吴凡将薛林举起,一记飞踢踹了出去,薛林整个人直接被踹飞了十米开外,疼薛林瞬间发出杀猪一般的声音。

望着两人渐行渐远,薛林眼中的不甘变得愈发的浓重,“赵银银,你可不要后悔,本少一定要让江风药业与银儿集团从这南海市除名!”

听了这话,赵全福忙是赶上前去,轻声却慰道:“薛少爷,你先别生气,银银不懂事,你就先不要和她计较,等回头我再帮你训斥她!”

“滚,老东西,本少这次一定要让你倾家荡产!!!”

薛林怒目凝视着赵全福,咆哮了一声,大步的走出了赵家。

……

“别生气了,不就是一个痞子么?我就不信,他还能把你咋地?”

吴凡驾驶着车子,回眸望着赵银银,轻声安慰道。

“你是不知道舜天集团的实力!舜天集团在南海市实力雄壮,范围内的企业家都围着薛家转,他们家真的有能力分分钟让江风药业与银儿集团陷入债务危机的窘境!”

赵银银眉头紧锁,望着吴凡,将心中的顾忌说了出来。

“何况薛天贵真的和古先生是拜把子关系!而薛林那个人心术不正,睚眦必报,他必然会使出什么阴险的手段的!”

“你还怕了?”吴凡望着赵银银眨巴了一下眼睛。

赵银银冷哼一声,无比坚定的道:“我才不怕,哪怕公司真的被那个小人搞垮,我也绝对不会嫁给他的!”

“嗯嗯!”

吴凡轻轻一笑,赵银银看似和善,但真的遇到难题,却与刘星月形成了巨大的反差,是何等的凶悍!

徒然间,吴凡的手机缓缓的响了起来,吴凡打开手机看到是刘星月打开了的电话。

吴凡接通了电话。

电话那边隐隐传来一道粗犷的男性声音。

“你是吴凡吧?还记得老子么?刘星月那个婊子和他爹现在在我手上,要想让他活命,带着二十个亿,来赎救她!”

“不然的话,你就等着给她们收尸吧,地址我一会儿发到你的手机上,记住,你的时间只有两个小时,不要考验我的耐心!”

听了这话,吴凡的眉头突地皱了起来,嘴里不由地痛骂道:“王八蛋!”

见了此状,赵银银转过头来,看向了吴凡,他从吴凡的表情之中也是看出了一丝端倪,不由地问道:“吴凡,你怎么了!”

“银银,我先送你去公司,随后,我有一些事情要去处理!”

吴凡冲着赵银银道。

赵银银深深地看了吴凡一眼,喃喃问道:“是不是关于星月的事情?”

吴凡点了点头。

“车子你先开去吧,距离公司也不是很远,我自己走过去吧!”

赵银银凝视着吴凡的眼睛,淡淡的道。

由于时间非常紧迫,吴凡当下也是点了点头。

他将车子停靠在了路边,将赵银银放在路边之后,驾驶着车子,缓缓的往南海市的一个废弃工厂行驶而去。

显然,刚才给他打电话的人是王军,看来上次的事情,还没有给王军足够的教训。

而这次,吴凡心中暗暗的发誓,一定要给王军一个结结实实的教训,让他此生铭记!

辗转间,车子已经停靠在市郊区的一座废弃工厂。

这座废弃工厂就是王军跟自己约定好的地方,吴凡观察了一下地形,这一带荒芜无人,即便在这里杀了人,也绝对没有人知道。

“哈哈哈,你终于来了!”

就在这时,两名黑衣人将轮椅向前推了过去,而这时,坐在轮椅之上的是显然就是王军,而旁边的二虎鼻梁骨显然也没有痊愈!

呜呜呜……上面传来一阵挣扎声,吴凡眉头紧锁,显然这声音是刘星月发出的。

“王军,看来上次给你的教训还不够?”

吴凡愤怒的朝着王军吼道。

显然,刘星月在王军的手里受尽了痛苦,而,刘星月已经把自己的身子交给了吴凡,自那一刻起,吴凡就已经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到她了!

“年轻人,不好太狂妄!如果想要救出这个婊子,就带着黑金卡进来谈吧!”

说完话,轮椅被两名黑衣人推动,缓缓的朝着废弃工厂里面走了进去。

吴凡双拳紧攥,怒目凝视着王军,愤怒之余,他几步跑了进去。

而此刻,吴凡抬眸望去发现周遭密密麻麻的打手,这些打手身穿黑色西服,足有一百之众,此时此刻,他们显然已经把吴凡围在了中央,堵住了吴凡的去路。

吴凡脸色狞变,目光深深地望了过去。

此刻,他发现刘星月被悬挂在中央,全身竟都是被扒光。

看到这一幕,吴凡双拳不由地紧攥,浑身上下无尽的怒火疯狂的涌起!

“你特么的找死!”吴凡激怒之下,快步的奔袭了过去,他双掌宛如铁钳一般,牢牢的抓住了奔袭而来的两名黑衣打手的脖子,只听咔嚓一声,两名黑衣打手就直了断了气。

这一刻,吴凡连忙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来,披在了刘星月的身上,帮刘星月擦拭了一下泪水。

第十六章 报复

“银银,你爹可是答应要把你嫁给我的,你这样出尔反尔,可能会影响舜天集团对江风药业的供货!”

薛林皱了皱眉头,凝视着赵银银的眼睛,意味深长的道。

“你少拿供货的事情来威胁我,就算江风药业垮了,还有银儿集团在,实话告诉你吧,银儿集团已经拿下了古氏集团北区经济区的项目,如果这个项目顺利的话,未来银儿集团将会超越江风药业,成为与古氏集团,舜天集团集团相媲美的顶级企业!”

“到时候我着手扶持起江风药业,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儿吧?”

赵银银目光怒视着薛林,满脸愠怒的道。

这个靠坑爹的痞子,也只会利用自己父亲的背景来威胁自己妥协。

“噢?银银真是我的好老婆,连古氏集团的项目都拿下来了,这样的话,我就跟应该娶你了,到时候舜天集团已经会被你搭理的井井有条!”

薛林明显为此感到惊愕,但瞬息间,他脸庞的惊愕,逐渐的被一抹轻蔑的笑容所取代!

“谁是你老婆?薛林你可真的恶心!”

赵银银听了这话,气得脸色骤变。

他从以前都对薛林感到非常厌恶,只是现在对他的厌恶已经达到了极点,根本就不想和他有一丁点关系。

“银银,你可要知好歹呢?我父亲可古叔叔什么关系,那可是拜把子兄弟,如果我父亲一句话,你觉得你和古氏集团在北区经济区的项目,还能够推进下去么?”

薛林双眼徒睁,缓步走到了赵银银的两米开外,凶厉的目光瞪着赵银银,恶狠狠的道。

“我告诉你,只要是我想,碾死江风药业和银儿集团也不过像是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听了这话,赵全福瞬间吓了一跳,他几步走了过来,冲着赵银银喝道:“你这个死丫头,如果你不跟薛林结婚,就别认我这个爹!”

“爹,你怎么能这样!我死也不会嫁给这样废物人渣!”

赵银银目光与赵全福交织着,针锋相对。

要知道,江风药业是赵全福一手经营的,如今能够做到南海市的明显企业,已经很不容易了。

而因此,他更希望赵银银能嫁到薛家,从此,他们赵家就能攀上薛家的高枝了!

但目前赵银银的抗拒,让他的一切计划都归为泡汤。

气愤之下,赵全福挥掌重重的打在了赵银银的俏脸上,啪的一声响起,在赵银银的脸庞,浮现起一道殷红的巴掌印!

“你为了让我嫁给这个恶少居然打我?你可从来都没打过我的……”

赵银银脸色骤变,目光冷冷的盯着赵全福。

赵全福很清楚自己女儿的性格非常的刚烈,自然不希望因此影响他们父女关系。

此时此刻,赵全福脸庞明显掠过一抹懊悔!

“银银,你何必惹赵伯伯生气呢?今晚有个舞会,我希望你能同我一起前往,做我最美的公主!”

薛林目光打量着了赵银银一眼,语气偏柔了一些。

赵银银抱着自己被打的俏脸,仇恨的望着薛林,自己挨打全都是因为这个癞皮狗。

她幽怨的看了薛林一眼,愤怒的道:“你不是有很多小妈么?随便带一个去呗!”

薛林的风韵事儿被赵银银当场抖了出来,他的脸色不禁变得暗沉了下来。

他看到赵银银欲要离开,忙是上前一步,牢牢的抓住了赵银银的白皙的小手,“你不许走,今天无论如何,你都得陪我去参加舞会!”

“薛林,你以为你是谁啊,滚开!”赵银银柳眉一皱,望着薛林。

她一抬腿,高跟鞋的鞋跟,狠狠地踩在了薛林的脚上,瞬时间,剧烈的疼痛感缓缓从脚面之上升起,疼得薛林差点没蹦起来。

看到这一幕,薛林眼中流露出一抹不甘,他欲要从后面抱住赵银银,就在下一刻,吴凡身影一闪,右手如同铁钳一般,牢牢的抓住了薛林的手臂。

“再敢纠缠银银,废了你!”

吴凡怒目凝视着薛林,怒吼道。

下一刻,吴凡将薛林举起,一记飞踢踹了出去,薛林整个人直接被踹飞了十米开外,疼薛林瞬间发出杀猪一般的声音。

望着两人渐行渐远,薛林眼中的不甘变得愈发的浓重,“赵银银,你可不要后悔,本少一定要让江风药业与银儿集团从这南海市除名!”

听了这话,赵全福忙是赶上前去,轻声却慰道:“薛少爷,你先别生气,银银不懂事,你就先不要和她计较,等回头我再帮你训斥她!”

“滚,老东西,本少这次一定要让你倾家荡产!!!”

薛林怒目凝视着赵全福,咆哮了一声,大步的走出了赵家。

……

“别生气了,不就是一个痞子么?我就不信,他还能把你咋地?”

吴凡驾驶着车子,回眸望着赵银银,轻声安慰道。

“你是不知道舜天集团的实力!舜天集团在南海市实力雄壮,范围内的企业家都围着薛家转,他们家真的有能力分分钟让江风药业与银儿集团陷入债务危机的窘境!”

赵银银眉头紧锁,望着吴凡,将心中的顾忌说了出来。

“何况薛天贵真的和古先生是拜把子关系!而薛林那个人心术不正,睚眦必报,他必然会使出什么阴险的手段的!”

“你还怕了?”吴凡望着赵银银眨巴了一下眼睛。

赵银银冷哼一声,无比坚定的道:“我才不怕,哪怕公司真的被那个小人搞垮,我也绝对不会嫁给他的!”

“嗯嗯!”

吴凡轻轻一笑,赵银银看似和善,但真的遇到难题,却与刘星月形成了巨大的反差,是何等的凶悍!

徒然间,吴凡的手机缓缓的响了起来,吴凡打开手机看到是刘星月打开了的电话。

吴凡接通了电话。

电话那边隐隐传来一道粗犷的男性声音。

“你是吴凡吧?还记得老子么?刘星月那个婊子和他爹现在在我手上,要想让他活命,带着二十个亿,来赎救她!”

“不然的话,你就等着给她们收尸吧,地址我一会儿发到你的手机上,记住,你的时间只有两个小时,不要考验我的耐心!”

听了这话,吴凡的眉头突地皱了起来,嘴里不由地痛骂道:“王八蛋!”

见了此状,赵银银转过头来,看向了吴凡,他从吴凡的表情之中也是看出了一丝端倪,不由地问道:“吴凡,你怎么了!”

“银银,我先送你去公司,随后,我有一些事情要去处理!”

吴凡冲着赵银银道。

赵银银深深地看了吴凡一眼,喃喃问道:“是不是关于星月的事情?”

吴凡点了点头。

“车子你先开去吧,距离公司也不是很远,我自己走过去吧!”

赵银银凝视着吴凡的眼睛,淡淡的道。

由于时间非常紧迫,吴凡当下也是点了点头。

他将车子停靠在了路边,将赵银银放在路边之后,驾驶着车子,缓缓的往南海市的一个废弃工厂行驶而去。

显然,刚才给他打电话的人是王军,看来上次的事情,还没有给王军足够的教训。

而这次,吴凡心中暗暗的发誓,一定要给王军一个结结实实的教训,让他此生铭记!

辗转间,车子已经停靠在市郊区的一座废弃工厂。

这座废弃工厂就是王军跟自己约定好的地方,吴凡观察了一下地形,这一带荒芜无人,即便在这里杀了人,也绝对没有人知道。

“哈哈哈,你终于来了!”

就在这时,两名黑衣人将轮椅向前推了过去,而这时,坐在轮椅之上的是显然就是王军,而旁边的二虎鼻梁骨显然也没有痊愈!

呜呜呜……上面传来一阵挣扎声,吴凡眉头紧锁,显然这声音是刘星月发出的。

“王军,看来上次给你的教训还不够?”

吴凡愤怒的朝着王军吼道。

显然,刘星月在王军的手里受尽了痛苦,而,刘星月已经把自己的身子交给了吴凡,自那一刻起,吴凡就已经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到她了!

“年轻人,不好太狂妄!如果想要救出这个婊子,就带着黑金卡进来谈吧!”

说完话,轮椅被两名黑衣人推动,缓缓的朝着废弃工厂里面走了进去。

吴凡双拳紧攥,怒目凝视着王军,愤怒之余,他几步跑了进去。

而此刻,吴凡抬眸望去发现周遭密密麻麻的打手,这些打手身穿黑色西服,足有一百之众,此时此刻,他们显然已经把吴凡围在了中央,堵住了吴凡的去路。

吴凡脸色狞变,目光深深地望了过去。

此刻,他发现刘星月被悬挂在中央,全身竟都是被扒光。

看到这一幕,吴凡双拳不由地紧攥,浑身上下无尽的怒火疯狂的涌起!

“你特么的找死!”吴凡激怒之下,快步的奔袭了过去,他双掌宛如铁钳一般,牢牢的抓住了奔袭而来的两名黑衣打手的脖子,只听咔嚓一声,两名黑衣打手就直了断了气。

这一刻,吴凡连忙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来,披在了刘星月的身上,帮刘星月擦拭了一下泪水。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