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0 11:12:14

不多时,薛林终于耐不住性子,带着一名身穿黑色职业套裙的女子闯进了赵银银的办公室内。

看到两人闯了进来,赵银银顿时从办公椅上坐了起来,柳眉凝视着薛林,道:“出去,我让你进来了么?”

薛林听了这话,脸色瞬间黑了下来。

“赵总,我这次带古秘书来,可是代表古氏集团跟你们公司终止一切合作的,哦对了,刚才我们舜天集团已经对江风药业终止了供货!”

“提醒一句,赵伯伯听了这话,可差点气得吐血,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现在赵伯伯应该在中山医院呢!”

“什么!”

赵银银听了这话,脸色骤然一变,愤怒的望着薛林,她猜想一定是薛林在他父亲面前说了什么,才让他父亲这么生气的!

“薛林,你这个卑鄙小子,你放心吧,我是不会对你妥协的。合约终止就终止,但也得按程序来,刘秘书,带两位下去谈谈终止程序!”

蓦然间,赵银银从办公室衣架之上取下西装穿在身上,冲着刘秘书,提醒道:“该古氏集团承担的违约金,都得按合约来,明白么?”

“赵总,你这是……?”

刘秘书不解,这么重要的事情,赵银银居然直接交给了自己来处理。

“我先去中山医院看我爹,等我回来之后再做处理!”

赵银银慌忙的冲着刘秘书摆了摆手,喃喃的道。

“吴凡,陪我去一趟!”

吴凡点头应是,当下便是跟着赵银银往办公室外走去,而薛林与古秘书直接被撂给了刘秘书,让薛林非常的愤怒。

“银银,我却你再好好想想,我的手段可多得是,我想要整死你们父女两个可太容易了……”薛林目光打量着赵银银,冷声的道。

赵银银听了这话,脸色骤然变得难看,但他没有搭理薛林,径自走出了门外。

而此刻,吴凡转过身去,冲着薛林吼道:“是不是上次没有给你深刻的教训,你的皮又痒痒了?”

听到吴凡说话,薛林顿时脸色一白,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他可不愿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再被吴凡暴打一顿!

“小子,你就嚣张吧!等赵银银一无所有的时候,我拿下她会非常的简单!而到时候,我必然不会对你手软!”

薛林幽怨的看了吴凡一眼,但也只是敢怒不敢言。

随即,吴凡驾车一路往中山医院行驶而去。

如今,经过薛林这么一折腾,江风药业的货源直接被切断,这导致偌大的江风药业面临着缺少巨额药材的风险。

何况,江风药业这段时间事业蒸蒸日上,跟多家医药公司都签订了订单。

如果这批药在规定的时间没有生产出来,他们不光要失去一大批生意,而且,还要面临一大批的恐怖违约金。

光是这些惊人的违约金,都能够让赵家父女破产。

而,赵全福本身就是一个非常保守的人,如今,听到舜天集团给他们断货这个消息,焦急之下昏厥过去,也是在正常不过了!

毕竟,这个缺口非常之大,并不是什么公司都能随便代替的。

因此,舜天集团这次对他们的打击非常的沉重,直接导致江风药业、银儿集团面临的岌岌可危的窘境!

“爹,你没事儿吧!”

赵银银心急如焚的踏入到了病房之内,看到昏迷的赵全福,急得眉头深深的皱起。

“爹没事儿,只是眼看着自己这一生打下来的基业,就要被薛林那王八蛋给毁掉了,心有不甘罢了!不过,即便如此,我也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嫁给那个混蛋的!”

赵全福看到赵银银来看自己,老泪纵横的道。

顷刻间,父女两人紧紧相拥。

赵全福望着赵银银的眼睛,喃喃的道:“银银,以前都是爹不好,非要逼你去跟薛林结婚,不过爹也庆幸你没有嫁给那个王八蛋,虽然嫁给他之后,可以暂时保住我们赵家的基业,但是,可能会让你承受一辈子的痛苦!爹不能那么自私!”

听了这话,赵银银脸庞涌现出一抹欣慰:“我就知道你是一个开明的人,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坠入火坑!”

“唉!”赵全福从病床之上坐了起来,深深地叹息了一声,道:“薛林这个人我很了解,爹现在什么都放下了,唯一担心的就是薛林那个王八蛋,会暗地里给你捅刀,你毕竟还太稚嫩,爹担心你根本对付不了薛林这个家伙!”

“放心吧,爹,有吴凡在我的身边,一定会没事儿的!”

赵银银凝视着赵全福的眼睛,斩钉截铁的道。

她这么说也只是为了安慰赵全福。

毕竟,赵全福现在正处于养病期,她可不想让赵全福在为自己担心!

听了这话,赵全福才发注意力转向了吴凡,冲着赵银银,淡淡问道:“这就是你的男朋友么?银银,你的婚事爹再也不干涉了,全凭你自己决定!”

“爹,这段时间你就好好养伤吧!我和吴凡会好好的照顾你的!”

赵银银为了让赵全福放下心来,也是在赵全福的面前,把吴凡当自己的男朋友。

“爹这只是老毛病,医生说了,在医院里修养几天就没事儿了,你也不用太过担心!”

赵全福缓缓的舒了一口气,望着赵银银,深深的道。

赵银银听了这话,忙是点头。

“伯父,我会替你照顾好银银的,至于薛林,你也不用担心,只要有我在,就不会让他动银银一根汗毛!”

说着,吴凡伸手搂住了赵银银的腰身。

而同时,赵银银斜着眼睛瞪了吴凡一眼,但吴凡仿若没看见似的,伸手在赵银银身上乱摸,但赵银银对此也是无可奈何。

毕竟,她可不愿意让这场戏穿帮!

“嗯!”看到两人幸福的样子,赵全福满意的点了点头,上次吴凡出手暴打薛林的时候,赵全福可是亲眼见证过的……

“银银,你先照看着伯父,我出去买些吃的!”

说完话,吴凡冲着赵全福礼貌一笑,缓缓的走出了病房。

看到了这一幕,赵全福目光旋即转向了赵银银,冲着赵银银,道:“银银,这小子的确很不错,人家真心的待你,你也要好好对人家,你的脾气,也太刁蛮了!”

赵银银一脸无语,想不到……他爹居然看上了吴凡当自己未来的女婿,但细细一想,这样一来,也好过把薛林那个王八蛋当自己未来女婿强吧!

……

“跨国公司天金集团总裁姚丹中枪命危,一分钟后,会被送往中山医院治疗,二十秒后,姚丹会因失血过多而亡,中山医院四位外科主任医生联手之下,竟是束手无策……”

“我担任国际维和的时候,曾经多次抢救过这样的病症,成功率可达百分之百,如果这个时候救了姚丹,以天金集团的实力,完全可以让赵银银转危为安!”

吴凡眉头一皱,深知像姚丹这样的身份,在她身边的保镖肯定是里三层、外三层。

他一个没有医学资质的人,是很难接触到姚丹的。

“在四位外科主治医生声明姚丹已经无救的时候,我只有二十秒的施救时间,在十秒之内,我需要取得众人的信任,而后十秒,我需要抑制住鲜血外流,从而延长姚丹的性命!”

吴凡的脑海之中做出了一个详细而周密的计划。

当这个计划在吴凡脑海里面梳理一遍的时候,此刻,在住院部楼下,忽然传来了一道杂噪的声音。

霎时间,几十名保镖冲进了住院部内,而为首的人是一个身穿名牌西装的青年男子,青年男子抱着流血不止的姚丹,脸色焦急不已。

“大夫,快救人,快救救我姐姐!”

青年男子站在大厅之上,高声的咆哮道,而周遭的保镖,也是以极快的速度,登上了各大科室,疯狂的寻找外科医生。

下一刻,四名身穿白色大褂的主任医生纷纷赶赴而来。

与此同时,四名护士也是拉来了活动床……

四名主任医生都是知道这个男子是天金集团美女总裁姚丹的弟弟,而中枪的这名女子,显然应该是姚丹!

“大夫,快救救我姐姐!”青年男子焦急的冲着四名主任医生道。

而此刻,四名主任医生忙是点头,随后,便是围上前去,观察姚丹的伤势,但看此时,姚丹的心脏跳动已经非常的虚弱,四人的脸色骤然变得惨淡……

“小少爷,姚总的心脏已经停止跳动,她……没救了!”

一个看似年迈的主任医生上前一步,冲着青年男子道。

青年男子听了这话,脸色突然一变,“大夫,无论付出何种代价,请你一定要救救我姐姐,如果真的能让我姐姐逃过这一劫,到时候我一定全力感谢!”

年迈医生见了此状,顿时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小少爷,不是我们不愿意救姚总,是姚总真的没救了!”

听了这话,青年男子深深地看了一眼‘沉睡’着的姚丹,浑身像是失去力气一般,脸色瞬间变得惨淡起来。

第十八章 姚丹

不多时,薛林终于耐不住性子,带着一名身穿黑色职业套裙的女子闯进了赵银银的办公室内。

看到两人闯了进来,赵银银顿时从办公椅上坐了起来,柳眉凝视着薛林,道:“出去,我让你进来了么?”

薛林听了这话,脸色瞬间黑了下来。

“赵总,我这次带古秘书来,可是代表古氏集团跟你们公司终止一切合作的,哦对了,刚才我们舜天集团已经对江风药业终止了供货!”

“提醒一句,赵伯伯听了这话,可差点气得吐血,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现在赵伯伯应该在中山医院呢!”

“什么!”

赵银银听了这话,脸色骤然一变,愤怒的望着薛林,她猜想一定是薛林在他父亲面前说了什么,才让他父亲这么生气的!

“薛林,你这个卑鄙小子,你放心吧,我是不会对你妥协的。合约终止就终止,但也得按程序来,刘秘书,带两位下去谈谈终止程序!”

蓦然间,赵银银从办公室衣架之上取下西装穿在身上,冲着刘秘书,提醒道:“该古氏集团承担的违约金,都得按合约来,明白么?”

“赵总,你这是……?”

刘秘书不解,这么重要的事情,赵银银居然直接交给了自己来处理。

“我先去中山医院看我爹,等我回来之后再做处理!”

赵银银慌忙的冲着刘秘书摆了摆手,喃喃的道。

“吴凡,陪我去一趟!”

吴凡点头应是,当下便是跟着赵银银往办公室外走去,而薛林与古秘书直接被撂给了刘秘书,让薛林非常的愤怒。

“银银,我却你再好好想想,我的手段可多得是,我想要整死你们父女两个可太容易了……”薛林目光打量着赵银银,冷声的道。

赵银银听了这话,脸色骤然变得难看,但他没有搭理薛林,径自走出了门外。

而此刻,吴凡转过身去,冲着薛林吼道:“是不是上次没有给你深刻的教训,你的皮又痒痒了?”

听到吴凡说话,薛林顿时脸色一白,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他可不愿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再被吴凡暴打一顿!

“小子,你就嚣张吧!等赵银银一无所有的时候,我拿下她会非常的简单!而到时候,我必然不会对你手软!”

薛林幽怨的看了吴凡一眼,但也只是敢怒不敢言。

随即,吴凡驾车一路往中山医院行驶而去。

如今,经过薛林这么一折腾,江风药业的货源直接被切断,这导致偌大的江风药业面临着缺少巨额药材的风险。

何况,江风药业这段时间事业蒸蒸日上,跟多家医药公司都签订了订单。

如果这批药在规定的时间没有生产出来,他们不光要失去一大批生意,而且,还要面临一大批的恐怖违约金。

光是这些惊人的违约金,都能够让赵家父女破产。

而,赵全福本身就是一个非常保守的人,如今,听到舜天集团给他们断货这个消息,焦急之下昏厥过去,也是在正常不过了!

毕竟,这个缺口非常之大,并不是什么公司都能随便代替的。

因此,舜天集团这次对他们的打击非常的沉重,直接导致江风药业、银儿集团面临的岌岌可危的窘境!

“爹,你没事儿吧!”

赵银银心急如焚的踏入到了病房之内,看到昏迷的赵全福,急得眉头深深的皱起。

“爹没事儿,只是眼看着自己这一生打下来的基业,就要被薛林那王八蛋给毁掉了,心有不甘罢了!不过,即便如此,我也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嫁给那个混蛋的!”

赵全福看到赵银银来看自己,老泪纵横的道。

顷刻间,父女两人紧紧相拥。

赵全福望着赵银银的眼睛,喃喃的道:“银银,以前都是爹不好,非要逼你去跟薛林结婚,不过爹也庆幸你没有嫁给那个王八蛋,虽然嫁给他之后,可以暂时保住我们赵家的基业,但是,可能会让你承受一辈子的痛苦!爹不能那么自私!”

听了这话,赵银银脸庞涌现出一抹欣慰:“我就知道你是一个开明的人,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坠入火坑!”

“唉!”赵全福从病床之上坐了起来,深深地叹息了一声,道:“薛林这个人我很了解,爹现在什么都放下了,唯一担心的就是薛林那个王八蛋,会暗地里给你捅刀,你毕竟还太稚嫩,爹担心你根本对付不了薛林这个家伙!”

“放心吧,爹,有吴凡在我的身边,一定会没事儿的!”

赵银银凝视着赵全福的眼睛,斩钉截铁的道。

她这么说也只是为了安慰赵全福。

毕竟,赵全福现在正处于养病期,她可不想让赵全福在为自己担心!

听了这话,赵全福才发注意力转向了吴凡,冲着赵银银,淡淡问道:“这就是你的男朋友么?银银,你的婚事爹再也不干涉了,全凭你自己决定!”

“爹,这段时间你就好好养伤吧!我和吴凡会好好的照顾你的!”

赵银银为了让赵全福放下心来,也是在赵全福的面前,把吴凡当自己的男朋友。

“爹这只是老毛病,医生说了,在医院里修养几天就没事儿了,你也不用太过担心!”

赵全福缓缓的舒了一口气,望着赵银银,深深的道。

赵银银听了这话,忙是点头。

“伯父,我会替你照顾好银银的,至于薛林,你也不用担心,只要有我在,就不会让他动银银一根汗毛!”

说着,吴凡伸手搂住了赵银银的腰身。

而同时,赵银银斜着眼睛瞪了吴凡一眼,但吴凡仿若没看见似的,伸手在赵银银身上乱摸,但赵银银对此也是无可奈何。

毕竟,她可不愿意让这场戏穿帮!

“嗯!”看到两人幸福的样子,赵全福满意的点了点头,上次吴凡出手暴打薛林的时候,赵全福可是亲眼见证过的……

“银银,你先照看着伯父,我出去买些吃的!”

说完话,吴凡冲着赵全福礼貌一笑,缓缓的走出了病房。

看到了这一幕,赵全福目光旋即转向了赵银银,冲着赵银银,道:“银银,这小子的确很不错,人家真心的待你,你也要好好对人家,你的脾气,也太刁蛮了!”

赵银银一脸无语,想不到……他爹居然看上了吴凡当自己未来的女婿,但细细一想,这样一来,也好过把薛林那个王八蛋当自己未来女婿强吧!

……

“跨国公司天金集团总裁姚丹中枪命危,一分钟后,会被送往中山医院治疗,二十秒后,姚丹会因失血过多而亡,中山医院四位外科主任医生联手之下,竟是束手无策……”

“我担任国际维和的时候,曾经多次抢救过这样的病症,成功率可达百分之百,如果这个时候救了姚丹,以天金集团的实力,完全可以让赵银银转危为安!”

吴凡眉头一皱,深知像姚丹这样的身份,在她身边的保镖肯定是里三层、外三层。

他一个没有医学资质的人,是很难接触到姚丹的。

“在四位外科主治医生声明姚丹已经无救的时候,我只有二十秒的施救时间,在十秒之内,我需要取得众人的信任,而后十秒,我需要抑制住鲜血外流,从而延长姚丹的性命!”

吴凡的脑海之中做出了一个详细而周密的计划。

当这个计划在吴凡脑海里面梳理一遍的时候,此刻,在住院部楼下,忽然传来了一道杂噪的声音。

霎时间,几十名保镖冲进了住院部内,而为首的人是一个身穿名牌西装的青年男子,青年男子抱着流血不止的姚丹,脸色焦急不已。

“大夫,快救人,快救救我姐姐!”

青年男子站在大厅之上,高声的咆哮道,而周遭的保镖,也是以极快的速度,登上了各大科室,疯狂的寻找外科医生。

下一刻,四名身穿白色大褂的主任医生纷纷赶赴而来。

与此同时,四名护士也是拉来了活动床……

四名主任医生都是知道这个男子是天金集团美女总裁姚丹的弟弟,而中枪的这名女子,显然应该是姚丹!

“大夫,快救救我姐姐!”青年男子焦急的冲着四名主任医生道。

而此刻,四名主任医生忙是点头,随后,便是围上前去,观察姚丹的伤势,但看此时,姚丹的心脏跳动已经非常的虚弱,四人的脸色骤然变得惨淡……

“小少爷,姚总的心脏已经停止跳动,她……没救了!”

一个看似年迈的主任医生上前一步,冲着青年男子道。

青年男子听了这话,脸色突然一变,“大夫,无论付出何种代价,请你一定要救救我姐姐,如果真的能让我姐姐逃过这一劫,到时候我一定全力感谢!”

年迈医生见了此状,顿时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小少爷,不是我们不愿意救姚总,是姚总真的没救了!”

听了这话,青年男子深深地看了一眼‘沉睡’着的姚丹,浑身像是失去力气一般,脸色瞬间变得惨淡起来。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