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0 11:46:45

苏家大门,雍容,华贵,大气!

作为江城最有钱的几个大家族之一,苏家的资产不用多说,从十多个忙里忙外的佣人,以及院落中那一座座小别墅就能够看出来。

莫秋进入大门后,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第一时间朝他看去。

姑爷还是那个姑爷,样貌,身高,衣着没有一丁点变化。

可是不管是谁都能够感觉到姑爷变了,好像变得更加……

帅了?有气质了?浑身上下有股子气势?

他们摇头,谁都说不上来。

……

“你姐姐……真的签字了吗?”

苏家大厅内,苏川满脸兴奋,同样兴奋的还有他的父母。

望着那一张集满了所有人名字的资产转移书,苏川的父亲苏阳激动地浑身颤抖。

有了这一份资产转移书,那苏家的资产,他们就占了百分之八十,等奶奶再一死,家族的遗产就全都是他们家的了。

“哈哈哈哈……姐姐,你放心吧,我们一定会按照遗产上的规矩来办事的!”苏川得意,大笑出声!

“嗯!”

苏婉君点点头,在签字的那一瞬间,她就后悔了,总感觉哪里不对劲,但现在后悔已经没用了。

摇摇头,她转头打算离开这里。

但也就在他转身的瞬间,砰的一声脆响,大门被人一脚踹开!

门口,一道人影站立,看到这人应的瞬间,苏婉君当场呆住了。

苏川有些愤怒,他不喜欢被人打扰,刚想要呵斥两句,可转头的一瞬间,他傻眼了,本该极有气势怒吼的声音瞬间变得有些顿涩!

同一时间,母亲刘月英,父亲苏阳两人纷纷愣住了,他们怔怔傻傻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苏川。

不是说莫秋死了吗?

眼前这人是谁?

为什么他好好地站在这里?

苏川更是一脸懵逼啊。

眼前这人谁啊?

是莫秋吗?

那可是深不见底的悬崖啊,下面是浪流最急的东江。

别管是谁从上面摔下去都得死啊,可莫秋为啥没死?

他心中俱骇,整个人都震惊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属于我的家产就这么被你们分了?”

莫秋的微眯着眼睛,从那冰冷的缝隙中,时不时射出一道道精光,他的身体中,由内到外,始终散发着一股冰冷残忍的杀气。

这杀气,冷冽而又残忍,让人不寒而栗。

苏川仅仅只是朝他看了一眼而已,莫名其妙就是一哆嗦。

刘月英和苏阳两人吓得打摆子,根本不敢与之对视!

“我……我……”

朝莫秋看了一眼,苏婉君嘴角抖动,好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本来她还挺看不起莫秋的,总嫌他窝囊没出息。

但现在看到莫秋后,她的心中却涌出一股浓浓的喜悦感,甚至……还有些兴奋!

“刚才真不该签字的,这个字签的太匆忙了!”

反应过来后,苏婉君有些懊恼。

“莫秋,你挖你爷爷的坟墓,大逆不道,你已经被逐出家族,这份资产跟你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了!现在,请你立刻离开苏家!”

反应过来后的刘月英立刻倒打一耙。

管你死不死,活不活的,这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百分之五十的遗产。

不管怎么样,只要我目的达到就行了。

“对!莫秋,我没想到你狼子野心,竟然刨我父亲的坟墓,趁现在我们家还念着你的情分,我劝你立刻离开我们苏家,不然,真要等我们报案,你麻烦可就大了!”

苏阳义愤填庸,夫妻两人一唱一和,苏川在一旁呵呵笑着,虽然一句话没说,但那一副摆明了欺负你的态度却不加掩饰。

就算你命大没死又怎么样?

老子就是要欺负你,把你扔下山崖不算,还要抢夺属于你的遗产,抢夺你的遗产就罢了,还要往你脑袋上扣屎盆子,诬陷你挖我爷爷的坟墓,还要报警抓你。

你走吗?

苏川阴森森的笑着,他早就做好打算了,哪怕莫秋现在离开苏家,这件事也没完,他还会动用自己的势力去弄死莫秋。

苏婉君很愤怒,但眼前是她的父母和亲兄弟啊,虽然着急,可她又能怎么办?

“真的当我还是以前的我,那么好欺负吗?”

莫秋笑了,他的笑容,冰冷,残忍,让人毛骨悚然。

猛然,他动了,如同一阵疾风,瞬间冲到苏川的面前,甩手就是一耳光。

啪的一声脆响!

这一耳光打的极重,将苏川打的在原地转了三圈才停下来。

他嘴角溢血,捂着脸颊,一张脸上充满了惊恐与不可思议。

刚才……我被一个窝囊废打了?

苏川脑袋里面懵懵的,半天反应不过来。

其他人也傻了。

莫秋这个窝囊废竟然打人了?

他来苏家快十年了,别说打人,就算大声跟人说话都从来没有过。

在苏家的这些年里,莫秋一直唯唯诺诺,从来不与人争辩,也不与人红脸。

可今天,他竟然打人了,而且打得还是他的小舅子,整个苏家为人最狠的苏川。

此时此刻,所有人都懵住了,好半天反应不过来。

“啊!我草泥马!”

苏川反应过来了,他吼叫着,冲上去就要打回来。

但就在这一刻,莫秋猛然回头。

那深邃的眸子只是看了他一眼,敦实,苏川如坠冰窖一般,他只感觉浑身凉嗖嗖的,整个人恐惧到了极点。

那只高高扬起的手,半天也落不下来。

“唉!视力下降的太恐怖了,无法完全发挥出该有的水准啊!”

莫秋凝眉,若是他的巅峰,刚才那一巴掌直接就能要了苏川的命!

“既然我回来了,那这份资产转移书就作废吧!”

莫秋开口,上一个十年,战火纷乱,他趁乱拉起了自己的佣兵团。

现在这个佣兵团被这个智障搞废了,他得把自己的佣兵团重新找回来。

而想要做成这件事,金钱必不可少,苏家这百分之五十的资产,刚好能够弥补这个空缺。

忽然,莫秋的眼睛一动,他瞄上了桌子上的那份资产转移书,直接将它拿到手中。

“莫秋,你敢!”

苏阳急了了,他大吼一声,上去就要拦住莫秋。

但还没走到莫秋面前,他就害怕了。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莫秋回来之后,他就感觉莫秋变了,变得让他有点不认识了。

他的身上,总有一股子气势,那气势极强,比他见过的所有大人物都要强。

而且……他的身上还有一股子极其浓重的杀气,仿佛……一言不合他就会杀人。

面对莫秋,他十分害怕。

“你不让我撕?要拿走属于我的东西?”

莫秋眯着双眼,看着他的岳父!

“我……”苏阳猛吞口水,不知不觉间,他脑袋上溢出了细汗,密密麻麻的一层。

“什么属于你的东西,那是我们家的,你挖你爷爷的坟墓,已经被驱逐出我家了!”

刘月英吼叫,上去就要抢资产转移书。

但莫秋轻轻一摆手便让她扑了个空。

“我对你们家有恩,要驱逐我,也不是你说了能算的!”

莫秋冷笑,他从记忆中得知,智障刚到莫家那会儿,刚好老太太重病缠身,智障为了报答老太爷的救命之恩,直接捐献了自己的骨髓,这才救了老太太一命。

也正是因此,苏家老太爷才把他视为己出,在他死后,又把家里百分之五十的资产交给了智障。

“莫秋,你狼子野心,当年要不是我父亲救你一命,你早就被喂了鲨鱼了,现在我家老爷子去世了,你竟然要抢夺我们家的遗产!”

刘月英吼叫,再次冲过来就想要抢夺莫秋手中的资产转移书。

莫秋摇摇头,关于谁对谁有恩这种东西,他实在懒得争辩,转过头来,他朝着苏婉君看去,“你家人要抢夺属于我的资产,你呢?你也打算拿走属于我的东西吗?”

他开口询问,说白了,老爷子给智障这份遗产也只是希望智障在莫家有地位,从此不再被苏婉君鄙视瞧不起。

这份遗产终究还是要落到苏婉君手中的,而现在,只要苏婉君点头,他二话不说,立马就会离开苏家。

永远不再回来!

“我……我……我不知道……我听奶奶的!”

苏婉君一阵犹豫,朝着门外看去。

不知何时,一位拄着拐杖,佝偻着身体的老妪已经站在门外。

她虽然苍老,但一双眼睛依旧炯炯有神,仿佛能看穿人心一般。

“奶奶……他……他打我!”

看到奶奶来了,苏川当即一声吼,朝着老妪跑去,抱着老妪的腰就哭。

“妈!他……他挖了爸的坟墓,还打了小明,这种人渣,我们苏家坚决不能留啊!”

刘月英吼叫,现在莫秋的去留全在这位老太太身上,这个时候必须狠狠往莫秋身上泼脏水。

看着老太太,莫秋的神色动了动。

尽管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智障救了老太太一命。

但这老太太似乎并不领情,这十年来,她对自己并不好。

这种不好并没有付诸于行动,这年来,她甚至都没有说过莫秋一句坏话,也没有因为某件事难过莫秋。

但莫秋却能明明确确的感受到她对自己的态度,充满了不屑!

“撕了吧,莫秋既然还活着,那你爷爷立下的规矩就不能坏,这份资产转移书作废!”

老太太扔下一句话,转身走了,没有多停留一秒钟。

第二章 资产转移书

苏家大门,雍容,华贵,大气!

作为江城最有钱的几个大家族之一,苏家的资产不用多说,从十多个忙里忙外的佣人,以及院落中那一座座小别墅就能够看出来。

莫秋进入大门后,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第一时间朝他看去。

姑爷还是那个姑爷,样貌,身高,衣着没有一丁点变化。

可是不管是谁都能够感觉到姑爷变了,好像变得更加……

帅了?有气质了?浑身上下有股子气势?

他们摇头,谁都说不上来。

……

“你姐姐……真的签字了吗?”

苏家大厅内,苏川满脸兴奋,同样兴奋的还有他的父母。

望着那一张集满了所有人名字的资产转移书,苏川的父亲苏阳激动地浑身颤抖。

有了这一份资产转移书,那苏家的资产,他们就占了百分之八十,等奶奶再一死,家族的遗产就全都是他们家的了。

“哈哈哈哈……姐姐,你放心吧,我们一定会按照遗产上的规矩来办事的!”苏川得意,大笑出声!

“嗯!”

苏婉君点点头,在签字的那一瞬间,她就后悔了,总感觉哪里不对劲,但现在后悔已经没用了。

摇摇头,她转头打算离开这里。

但也就在他转身的瞬间,砰的一声脆响,大门被人一脚踹开!

门口,一道人影站立,看到这人应的瞬间,苏婉君当场呆住了。

苏川有些愤怒,他不喜欢被人打扰,刚想要呵斥两句,可转头的一瞬间,他傻眼了,本该极有气势怒吼的声音瞬间变得有些顿涩!

同一时间,母亲刘月英,父亲苏阳两人纷纷愣住了,他们怔怔傻傻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苏川。

不是说莫秋死了吗?

眼前这人是谁?

为什么他好好地站在这里?

苏川更是一脸懵逼啊。

眼前这人谁啊?

是莫秋吗?

那可是深不见底的悬崖啊,下面是浪流最急的东江。

别管是谁从上面摔下去都得死啊,可莫秋为啥没死?

他心中俱骇,整个人都震惊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属于我的家产就这么被你们分了?”

莫秋的微眯着眼睛,从那冰冷的缝隙中,时不时射出一道道精光,他的身体中,由内到外,始终散发着一股冰冷残忍的杀气。

这杀气,冷冽而又残忍,让人不寒而栗。

苏川仅仅只是朝他看了一眼而已,莫名其妙就是一哆嗦。

刘月英和苏阳两人吓得打摆子,根本不敢与之对视!

“我……我……”

朝莫秋看了一眼,苏婉君嘴角抖动,好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本来她还挺看不起莫秋的,总嫌他窝囊没出息。

但现在看到莫秋后,她的心中却涌出一股浓浓的喜悦感,甚至……还有些兴奋!

“刚才真不该签字的,这个字签的太匆忙了!”

反应过来后,苏婉君有些懊恼。

“莫秋,你挖你爷爷的坟墓,大逆不道,你已经被逐出家族,这份资产跟你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了!现在,请你立刻离开苏家!”

反应过来后的刘月英立刻倒打一耙。

管你死不死,活不活的,这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百分之五十的遗产。

不管怎么样,只要我目的达到就行了。

“对!莫秋,我没想到你狼子野心,竟然刨我父亲的坟墓,趁现在我们家还念着你的情分,我劝你立刻离开我们苏家,不然,真要等我们报案,你麻烦可就大了!”

苏阳义愤填庸,夫妻两人一唱一和,苏川在一旁呵呵笑着,虽然一句话没说,但那一副摆明了欺负你的态度却不加掩饰。

就算你命大没死又怎么样?

老子就是要欺负你,把你扔下山崖不算,还要抢夺属于你的遗产,抢夺你的遗产就罢了,还要往你脑袋上扣屎盆子,诬陷你挖我爷爷的坟墓,还要报警抓你。

你走吗?

苏川阴森森的笑着,他早就做好打算了,哪怕莫秋现在离开苏家,这件事也没完,他还会动用自己的势力去弄死莫秋。

苏婉君很愤怒,但眼前是她的父母和亲兄弟啊,虽然着急,可她又能怎么办?

“真的当我还是以前的我,那么好欺负吗?”

莫秋笑了,他的笑容,冰冷,残忍,让人毛骨悚然。

猛然,他动了,如同一阵疾风,瞬间冲到苏川的面前,甩手就是一耳光。

啪的一声脆响!

这一耳光打的极重,将苏川打的在原地转了三圈才停下来。

他嘴角溢血,捂着脸颊,一张脸上充满了惊恐与不可思议。

刚才……我被一个窝囊废打了?

苏川脑袋里面懵懵的,半天反应不过来。

其他人也傻了。

莫秋这个窝囊废竟然打人了?

他来苏家快十年了,别说打人,就算大声跟人说话都从来没有过。

在苏家的这些年里,莫秋一直唯唯诺诺,从来不与人争辩,也不与人红脸。

可今天,他竟然打人了,而且打得还是他的小舅子,整个苏家为人最狠的苏川。

此时此刻,所有人都懵住了,好半天反应不过来。

“啊!我草泥马!”

苏川反应过来了,他吼叫着,冲上去就要打回来。

但就在这一刻,莫秋猛然回头。

那深邃的眸子只是看了他一眼,敦实,苏川如坠冰窖一般,他只感觉浑身凉嗖嗖的,整个人恐惧到了极点。

那只高高扬起的手,半天也落不下来。

“唉!视力下降的太恐怖了,无法完全发挥出该有的水准啊!”

莫秋凝眉,若是他的巅峰,刚才那一巴掌直接就能要了苏川的命!

“既然我回来了,那这份资产转移书就作废吧!”

莫秋开口,上一个十年,战火纷乱,他趁乱拉起了自己的佣兵团。

现在这个佣兵团被这个智障搞废了,他得把自己的佣兵团重新找回来。

而想要做成这件事,金钱必不可少,苏家这百分之五十的资产,刚好能够弥补这个空缺。

忽然,莫秋的眼睛一动,他瞄上了桌子上的那份资产转移书,直接将它拿到手中。

“莫秋,你敢!”

苏阳急了了,他大吼一声,上去就要拦住莫秋。

但还没走到莫秋面前,他就害怕了。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莫秋回来之后,他就感觉莫秋变了,变得让他有点不认识了。

他的身上,总有一股子气势,那气势极强,比他见过的所有大人物都要强。

而且……他的身上还有一股子极其浓重的杀气,仿佛……一言不合他就会杀人。

面对莫秋,他十分害怕。

“你不让我撕?要拿走属于我的东西?”

莫秋眯着双眼,看着他的岳父!

“我……”苏阳猛吞口水,不知不觉间,他脑袋上溢出了细汗,密密麻麻的一层。

“什么属于你的东西,那是我们家的,你挖你爷爷的坟墓,已经被驱逐出我家了!”

刘月英吼叫,上去就要抢资产转移书。

但莫秋轻轻一摆手便让她扑了个空。

“我对你们家有恩,要驱逐我,也不是你说了能算的!”

莫秋冷笑,他从记忆中得知,智障刚到莫家那会儿,刚好老太太重病缠身,智障为了报答老太爷的救命之恩,直接捐献了自己的骨髓,这才救了老太太一命。

也正是因此,苏家老太爷才把他视为己出,在他死后,又把家里百分之五十的资产交给了智障。

“莫秋,你狼子野心,当年要不是我父亲救你一命,你早就被喂了鲨鱼了,现在我家老爷子去世了,你竟然要抢夺我们家的遗产!”

刘月英吼叫,再次冲过来就想要抢夺莫秋手中的资产转移书。

莫秋摇摇头,关于谁对谁有恩这种东西,他实在懒得争辩,转过头来,他朝着苏婉君看去,“你家人要抢夺属于我的资产,你呢?你也打算拿走属于我的东西吗?”

他开口询问,说白了,老爷子给智障这份遗产也只是希望智障在莫家有地位,从此不再被苏婉君鄙视瞧不起。

这份遗产终究还是要落到苏婉君手中的,而现在,只要苏婉君点头,他二话不说,立马就会离开苏家。

永远不再回来!

“我……我……我不知道……我听奶奶的!”

苏婉君一阵犹豫,朝着门外看去。

不知何时,一位拄着拐杖,佝偻着身体的老妪已经站在门外。

她虽然苍老,但一双眼睛依旧炯炯有神,仿佛能看穿人心一般。

“奶奶……他……他打我!”

看到奶奶来了,苏川当即一声吼,朝着老妪跑去,抱着老妪的腰就哭。

“妈!他……他挖了爸的坟墓,还打了小明,这种人渣,我们苏家坚决不能留啊!”

刘月英吼叫,现在莫秋的去留全在这位老太太身上,这个时候必须狠狠往莫秋身上泼脏水。

看着老太太,莫秋的神色动了动。

尽管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智障救了老太太一命。

但这老太太似乎并不领情,这十年来,她对自己并不好。

这种不好并没有付诸于行动,这年来,她甚至都没有说过莫秋一句坏话,也没有因为某件事难过莫秋。

但莫秋却能明明确确的感受到她对自己的态度,充满了不屑!

“撕了吧,莫秋既然还活着,那你爷爷立下的规矩就不能坏,这份资产转移书作废!”

老太太扔下一句话,转身走了,没有多停留一秒钟。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