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0 09:11:16

王素琴身子簌簌发抖,但依然平静的看着张晓东,眼中充满了不屑和不屈。

嗖!

就在此刻,一声急促的破空声传来。

张晓东发出一声惊叫,整个手臂都软了下来。

一颗石子,准确的命中了他的肋下穴道,传出一声碎响。

这一下的力道,不亚于有人近距离用弹弓袭击。

张晓东手中的刀掉下来,刚好插在他的脚上。

顿时,杀猪般的惨叫传出。

燕楚满脸寒霜的走进院子。

他记不起自己有多久没有这样愤怒了。

自从修为达到一个很高的境界后,他道心如铁,冷酷甚至冷漠,绝对不会因为外界的事情影响心情。

可现在,他感觉自己就像个炸药桶。

“都给我滚出去,慢一点,后果自负。”

燕楚冷声说道。

父亲的病,必须马上诊治,他实在没有时间和这些小混混浪费时间。

张二狗眼神一眯:“这么大的口气,原来是燕百万回来了。”

燕百万的外号,是一种刺果果的羞辱。

燕楚百万卖掉自己的事情,已经成为当地最大的笑柄。

燕楚眼神凝固在王素琴的身上,颤抖着叫了一声:“妈!”

这一声久违的称呼,是那么艰难,那么沉重。

燕楚看着因为操劳而瘦弱不堪的母亲,鼻子一酸,眼泪流了下来。

王素琴一怔,今天的燕楚,让她感觉有些不一样。

“孩子,你回来了,真好。”

很平淡的八个字,一如既往的平淡温柔,但却带给了燕楚截然不同的感受。

千年感情的累积,在这一刻爆发。

铁血如他,也是流下了眼泪。

“别以为哭我就会放过你。”张二狗厉声道:“让你妈将征地合约签了,你们一家人可以抱起来慢慢哭,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这燕家一家人,两个病人,一个少女,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小。

唯一一个燕楚,还是从小就被他们欺负,打到大的废物。

张二狗感觉今天这事,成了。

燕星愤怒的道:“你们这些土匪,赶紧滚出去,否则我报警了。”

“呵呵,你报一个试试,看看有没有人理你?”张二狗的眼睛落在燕星身上,露出一丝淫邪。

“燕星,嫁给我,我帮你们争取一个好价钱怎么样?”

燕星厌恶的道:“你做梦。”

“反正你们燕家有卖儿卖女的优良传统,王素琴,开个价吧!”

张二狗肆无忌惮的嘲讽道。

王素琴脸色一变,厉声道:“张二狗,你真是无耻小人,这里不欢迎你,给我滚出去。”

张二狗不以为忤,哈哈笑道:“签了合约,我马上走。”

“你这坑人的合约,傻子才会签。”燕星怒道。

“大老板已经下了最后通牒,不签也得签。”张二狗眼中露出一丝冷意,厉声道:“不到万不得已,我也不想使用武力,这都是你们逼我的。”

燕楚冷声道:“你们没听到我妈的话么?赶紧滚出去,我只数十下,十……九!”

张二狗不屑的道:“少他妈在我面前装蒜,谁不知道你只是宋家的奴才而已。”

“八……七!”

“玛德,敢在劳资面前狂,给我先废了这个废物。”

张二狗喝道。

他有些诧异,这次的燕楚,似乎有些不一样了,那沉稳的表情,竟然带给他一些压力,让他有点慌。

几名小混混闻言哄笑一声,向燕楚扑来。

燕楚嘴角浮现一丝邪魅的笑意:“从小到大,我想打你们这群混蛋已经很久了。”

他捏紧拳头,迎着众人冲了上去。

砰砰砰!

双方短兵相接,瞬间激战在一起。

张二狗皮笑肉不笑的看着王素琴,道:“王素琴,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签字吧,签了,你儿子就能活下来,否则,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对于燕楚,他非常了解。

因为同村又同龄,燕楚是被他们欺负着长大的。

一个小混混就足够对付他,更何况是五个。

燕楚的下场,用脚指头都能想到,他甚至都不屑回头观战。

王素琴眼中,却是露出一丝怪异之色,淡淡道:“我要是你,就趁现在还有机会,赶紧跑。”

“王素琴,我真佩服你的冷血,不顾老公,不痛儿子,太厉害了。”

张二狗一怔,忍不住大笑起来。

这燕家的人,一个个别的本事没有,装逼的本事倒是不错。

“我妈说得没错,你,真的应该逃的。”燕楚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张二狗就像是被狗咬了一口,连忙转身。

但迎接他的,却是一记重拳,打得他鼻子开花,鲜血飞溅。

张二狗惨嚎,捂住鼻子踉跄后退,难以置信。

就这眨眼的功夫,五个小混混,竟然齐齐躺在了地上。

包括脚上中了一刀的张晓东,也是躺在地上,昏迷不醒。

这是怎么做到的?

张二狗头皮发麻,颤声道:“你……你在宋家学武了?”

碰!

回应他的,又是一脚,狠狠踹在肚子上。

张二狗庞大的身躯翻滚了好几个圈,肚中翻江倒海,干呕不已。

看着一步步走来的燕楚,他心中震骇不已。

这还是那个从小被自己等人打到大的废物吗?

他看着自己,居然像是屠夫看着牛羊,毫不掩饰的露出冷森的杀意。

他,竟然真的想要杀了自己!

看着逐渐逼近的燕楚,张二狗内心涌起无比的恐惧。

“燕楚,别……别冲动,杀人是要坐牢的,你要是坐牢,你父母谁来照顾,你妹妹谁来照顾?”

张二狗在外面混了多年,八面玲珑,他的话让燕楚也清醒过来。

是啊!

自己就是家里的顶梁柱,要是出事了,谁来照顾这个家?

上一世,宋星辰这个毒妇杀了自己,家人们的下场肯定凄惨无比,这一次,绝不能重蹈覆辙了。

他收敛起杀气,皱眉喝道:“滚,别让我再看到你们,否则,打断你们的狗腿。”

现在的燕楚,确实有实力说这个话。

张二狗闻言,狼狈的爬起来,逃出了院子。

一群小混混不敢停留,互相搀扶着,一瘸一拐的离开。

燕北飞和王素琴相视一眼,眼神很复杂。

而燕星,则是欢呼了起来:“大哥,你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看样子宋家待你真的不薄,还教你学武了。”

燕楚微微一笑,也不解释。

“赶紧将我爸扶进去,我要为他治疗,否则就晚了。”

王素琴闻言,立即帮忙,几人将燕北飞抬起,放在了一张长条桌上。

燕北飞已经气若游丝,他一把抓住燕楚的手,直勾勾的道:“燕楚,别忙活了,我已经没救了,在死之前,我有个藏了二十多年的秘密必须告诉你。”

“别管什么秘密了,您的身体要紧,真的不能耽误了。”

燕楚此刻哪里会在乎什么秘密,他在乎的是燕北飞的生命!

第004章 慢一点打断你们的狗腿【求追书】

王素琴身子簌簌发抖,但依然平静的看着张晓东,眼中充满了不屑和不屈。

嗖!

就在此刻,一声急促的破空声传来。

张晓东发出一声惊叫,整个手臂都软了下来。

一颗石子,准确的命中了他的肋下穴道,传出一声碎响。

这一下的力道,不亚于有人近距离用弹弓袭击。

张晓东手中的刀掉下来,刚好插在他的脚上。

顿时,杀猪般的惨叫传出。

燕楚满脸寒霜的走进院子。

他记不起自己有多久没有这样愤怒了。

自从修为达到一个很高的境界后,他道心如铁,冷酷甚至冷漠,绝对不会因为外界的事情影响心情。

可现在,他感觉自己就像个炸药桶。

“都给我滚出去,慢一点,后果自负。”

燕楚冷声说道。

父亲的病,必须马上诊治,他实在没有时间和这些小混混浪费时间。

张二狗眼神一眯:“这么大的口气,原来是燕百万回来了。”

燕百万的外号,是一种刺果果的羞辱。

燕楚百万卖掉自己的事情,已经成为当地最大的笑柄。

燕楚眼神凝固在王素琴的身上,颤抖着叫了一声:“妈!”

这一声久违的称呼,是那么艰难,那么沉重。

燕楚看着因为操劳而瘦弱不堪的母亲,鼻子一酸,眼泪流了下来。

王素琴一怔,今天的燕楚,让她感觉有些不一样。

“孩子,你回来了,真好。”

很平淡的八个字,一如既往的平淡温柔,但却带给了燕楚截然不同的感受。

千年感情的累积,在这一刻爆发。

铁血如他,也是流下了眼泪。

“别以为哭我就会放过你。”张二狗厉声道:“让你妈将征地合约签了,你们一家人可以抱起来慢慢哭,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这燕家一家人,两个病人,一个少女,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小。

唯一一个燕楚,还是从小就被他们欺负,打到大的废物。

张二狗感觉今天这事,成了。

燕星愤怒的道:“你们这些土匪,赶紧滚出去,否则我报警了。”

“呵呵,你报一个试试,看看有没有人理你?”张二狗的眼睛落在燕星身上,露出一丝淫邪。

“燕星,嫁给我,我帮你们争取一个好价钱怎么样?”

燕星厌恶的道:“你做梦。”

“反正你们燕家有卖儿卖女的优良传统,王素琴,开个价吧!”

张二狗肆无忌惮的嘲讽道。

王素琴脸色一变,厉声道:“张二狗,你真是无耻小人,这里不欢迎你,给我滚出去。”

张二狗不以为忤,哈哈笑道:“签了合约,我马上走。”

“你这坑人的合约,傻子才会签。”燕星怒道。

“大老板已经下了最后通牒,不签也得签。”张二狗眼中露出一丝冷意,厉声道:“不到万不得已,我也不想使用武力,这都是你们逼我的。”

燕楚冷声道:“你们没听到我妈的话么?赶紧滚出去,我只数十下,十……九!”

张二狗不屑的道:“少他妈在我面前装蒜,谁不知道你只是宋家的奴才而已。”

“八……七!”

“玛德,敢在劳资面前狂,给我先废了这个废物。”

张二狗喝道。

他有些诧异,这次的燕楚,似乎有些不一样了,那沉稳的表情,竟然带给他一些压力,让他有点慌。

几名小混混闻言哄笑一声,向燕楚扑来。

燕楚嘴角浮现一丝邪魅的笑意:“从小到大,我想打你们这群混蛋已经很久了。”

他捏紧拳头,迎着众人冲了上去。

砰砰砰!

双方短兵相接,瞬间激战在一起。

张二狗皮笑肉不笑的看着王素琴,道:“王素琴,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签字吧,签了,你儿子就能活下来,否则,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对于燕楚,他非常了解。

因为同村又同龄,燕楚是被他们欺负着长大的。

一个小混混就足够对付他,更何况是五个。

燕楚的下场,用脚指头都能想到,他甚至都不屑回头观战。

王素琴眼中,却是露出一丝怪异之色,淡淡道:“我要是你,就趁现在还有机会,赶紧跑。”

“王素琴,我真佩服你的冷血,不顾老公,不痛儿子,太厉害了。”

张二狗一怔,忍不住大笑起来。

这燕家的人,一个个别的本事没有,装逼的本事倒是不错。

“我妈说得没错,你,真的应该逃的。”燕楚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张二狗就像是被狗咬了一口,连忙转身。

但迎接他的,却是一记重拳,打得他鼻子开花,鲜血飞溅。

张二狗惨嚎,捂住鼻子踉跄后退,难以置信。

就这眨眼的功夫,五个小混混,竟然齐齐躺在了地上。

包括脚上中了一刀的张晓东,也是躺在地上,昏迷不醒。

这是怎么做到的?

张二狗头皮发麻,颤声道:“你……你在宋家学武了?”

碰!

回应他的,又是一脚,狠狠踹在肚子上。

张二狗庞大的身躯翻滚了好几个圈,肚中翻江倒海,干呕不已。

看着一步步走来的燕楚,他心中震骇不已。

这还是那个从小被自己等人打到大的废物吗?

他看着自己,居然像是屠夫看着牛羊,毫不掩饰的露出冷森的杀意。

他,竟然真的想要杀了自己!

看着逐渐逼近的燕楚,张二狗内心涌起无比的恐惧。

“燕楚,别……别冲动,杀人是要坐牢的,你要是坐牢,你父母谁来照顾,你妹妹谁来照顾?”

张二狗在外面混了多年,八面玲珑,他的话让燕楚也清醒过来。

是啊!

自己就是家里的顶梁柱,要是出事了,谁来照顾这个家?

上一世,宋星辰这个毒妇杀了自己,家人们的下场肯定凄惨无比,这一次,绝不能重蹈覆辙了。

他收敛起杀气,皱眉喝道:“滚,别让我再看到你们,否则,打断你们的狗腿。”

现在的燕楚,确实有实力说这个话。

张二狗闻言,狼狈的爬起来,逃出了院子。

一群小混混不敢停留,互相搀扶着,一瘸一拐的离开。

燕北飞和王素琴相视一眼,眼神很复杂。

而燕星,则是欢呼了起来:“大哥,你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看样子宋家待你真的不薄,还教你学武了。”

燕楚微微一笑,也不解释。

“赶紧将我爸扶进去,我要为他治疗,否则就晚了。”

王素琴闻言,立即帮忙,几人将燕北飞抬起,放在了一张长条桌上。

燕北飞已经气若游丝,他一把抓住燕楚的手,直勾勾的道:“燕楚,别忙活了,我已经没救了,在死之前,我有个藏了二十多年的秘密必须告诉你。”

“别管什么秘密了,您的身体要紧,真的不能耽误了。”

燕楚此刻哪里会在乎什么秘密,他在乎的是燕北飞的生命!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