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0 08:00:00

“他……他竟然真的来了!”

顾清雪发现自己并不是眼花了,那一觉踹开包房门的正是林晨,他依然是那么冷漠的走过来。

在这一瞬间顾清雪的心里非常温暖,可很快就冷静了下来,这个废物来了又能怎么样呢,萧高扬可是带着很多人过来的!

“撒手!”

林晨冷漠的说了两个字,萧高扬愣神片刻道“你是在跟本少说话?想不到曾经被我踩在脚下的废物,竟然还敢这么跟我说话!”

随着林晨一步步的走近,萧高扬松开了顾清雪,依然坐在那里根本没有做贼心虚的样子。

他倒了一杯红酒抿了一口,啧啧道“好酒啊,还带着小雪你的一些唇香呢!”

“混蛋!”

“混蛋?对啊!你现在才发现吗?”

萧高扬被顾清雪的表现给逗乐了,他嘴角微微上扬转头看着林晨指着他道“给你一分钟的时间离开这里,或者你可以看着我跟你老婆接下来的表演!”

他的话刚说完,只见林晨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耳边只听到一声骨骼摩擦的脆响,手腕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

接着,他万万没有想到,林晨面不改色的狠狠一拉,他整个身体趴在了前面的茶几上,将酒杯瓶子撞倒一片。

“混蛋,你敢对我动手!来人!人都死哪里去了!”

叫了几声并没有听到任何的回应,萧高扬心里终于紧张了起来,他看到了林晨抓起了一个红酒瓶惊呼道“你要干什么!”

“你,刚才是这只手碰了我老婆,对吗?”

“你……林晨!你敢动我,我让你不得好死!你这个废物,现在给我跪下来,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林晨冷笑一声道“萧少是吗?你可真是太天真了,知道之前我为什么从不还手吗?”

“因为你在我眼里像一条狗,狗咬了我一口我总不能咬回去吧?只是你不该触碰我的底线,你可以去死了!”

此话一出,就连旁边的顾清雪都慌了,特别是看到林晨高高举起的瓶子,一把拦着他的胳膊道“林晨,我没事了,咱们回家吧!”

萧高扬能看得出来顾清雪的恐惧,心里莫名的再次膨胀起来道“让我去死?你这个废物算什么东西,今天就算给我……”

“啪!”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红酒瓶直接砸在了他脑门,他眼睛一白竟然晕了过去。

而林晨并没有停止手中的动作,起身拉着顾清雪转身之后,手中碎掉的瓶口狠狠甩出,刺在了那只被林晨捏断的手背。

当顾清雪看到门口东倒西歪呻吟的青年时,捂着嘴巴不可思议道“这些……都是你做的?”

“我背你回去吧!”

林晨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话,在顾清雪愣神的时候,将她背在了后背就这样走出了酒吧。

藏在不远处的顾芸芸目睹着这一切,满脸的震惊道“这个废物竟然会功夫,那么多人都打不过他,萧少爷怎么样了!”

她这才想起来萧高扬,赶紧冲进了包厢却传来一阵惊恐的尖叫,双腿一软直接瘫软在了地上。

“你放我下来吧!”

“没事!背着你挺好!”

顾清雪心里非常的复杂,几次想问他问题都欲言又止,最后才试探性的开口道“你……害怕吗?”

“什么意思?”

“打了萧少爷,他们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林晨的脚步停了下来,深吸一口气道“只要你没事,我什么都不怕,萧家……他们不敢来明的!”

正如林晨所说的那样,萧高扬即便是被打的没有俩月不能回复,也不可能光明正大的找他报仇。

这件事本身就是他做的太无耻,传出去了对他们萧家并没有好处。

“对了!你跟芸芸一起过来的?”

顾清雪并没有回他的话,闭上眼睛脸颊贴在他的后背上,幻象着这个男人不是众人口中的废物,公主梦也不停的在他脑海中环绕。

第二天一大早,顾清雪就接到了堂哥的电话,让立刻去公司开会,洗漱完毕林晨骑着摩托带她去了公司。

办公室内已经做了十几个人,在两人走进去的时候,众人都用一种很讨厌的眼神看着他们。

“这个废物怎么来了,他还真把自己当成我们家的人了?”

“就是!把他赶出去,这是我们家族的内部会议!”

这种话林晨听得多了,所以根本不以为然,和顾清雪坐在了一处空位,小拇指套着耳朵。

“好了!都安静!”

顾三成拍了拍桌子接着道“小雪,经过公司研究,暂停你的所有工作和职位,等过后交接给芸芸暂时帮你接管!”

“爷爷!堂姐比我更有能力,我刚刚接触公司的业务怕做不好,您为什么做这个决定啊!”

“做不好可以学!”

顾芸芸虽然再提堂姐说话,可心里却是乐开了花,她做梦都想掌管堂姐现在的业务,那可是肥的流油啊。

顾清雪站起身道“爷爷!我不反对芸芸接管我的工作,可我需要你给我个理由,为什么要这样!”

顾三成将手中的一份合同直接甩出,纸张落得满办公室都是,他冷哼道“我不说是给你脸,你昨天做了什么事情自己不知道吗?”

此时,顾楠起身道“小雪,你这事做的太不地道了,你若是喜欢萧少爷之前就应该跟他结婚,而不是嫁给这个废物,现在竟然还把他骗出去喝酒,还要跟他做那种事情,顾家的脸被你丢尽了!”

“轰!”

顾清雪脑子想要爆炸一样,听到堂哥的话气不打一处来道“顾楠,你把话跟我说清楚!”

“怎么?戳到你的痛处了?把萧少爷灌醉勾搭他,你以为这样就能通过他拿到更多的订单吗?现在人家跟我们终止了所有的合作!”

“就是!想不到你是这样的女人,勾引不成两口子还玩仙人跳把人家打成那样,是谁给你的狗胆?”

顾清雪完全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这萧高扬也太过于无耻了吧,给她安了个这样的名头。

顾芸芸这时候挡在顾清雪身前道“你们都别说了,我相信堂姐不是这样的人,萧少爷的一面之词而已,对不对堂姐?”

不等顾清雪解释,顾三成就轻声道“带些东西去疗养院跟萧少爷道歉,他若是原谅你了万事皆休,若是不原谅那你就好自为之吧!”

等所有人都离开会议室时,顾清雪蹲在那里突然哭了起来,林晨轻轻拍着他的肩膀道“没事的!”

“不要你管,你走啊!”

她知道这件事跟林晨无关,即便是林晨打了他的报复,若不是昨天林晨即使出现,她要比现在更惨。

可她又能怎么办呢,所有的委屈和负面情绪,也只能爆发在他的身上了。

“就当休假了,我们一起出去转转!”

“谁要跟你一起出去?”

顾清雪红着眼睛跑着离开了公司,林晨并没有追赶上去,觉着还是让她自己一个人安静下。

他沿着马路边漫无目的的走着,耳边传来一个声音道“今天可是有国宝级的展品啊,流落到海外多年,要不是萧家重金拍下这辈子都不可能看到啊!”

“是啊,萧家可真了不起啊!”

林晨看着几个人激动的讨论着什么,虽然不明白具体什么事情,可有萧家俩字提起了他的兴趣。

跟随着他们进入了酒店的会议中心,却没想到进去要邀请函,被两名保安拦在门口只能无奈驻足。

“小伙子!你想进去看看?”

林晨转头看去,是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一名二十岁左右的女孩挽着他的胳膊,大眼睛忽闪忽闪发亮甚是好看。

在林晨点了点头后,老者对着保安道“他跟我一起的!”

“爷爷!你为什么要帮他啊?连他是谁都不清楚,万一是小偷呢?”

“呵呵!要给年轻人一个机会,人不可貌相啊!”

语罢,爷孙俩跟林晨点头示意,就精致走到了展会的另一侧,林晨并没有跟随过去,而是欣赏着这些展品。

只是在看到一幅字画的时候,他眉头紧皱的停下脚步,最终叹了口气道“还国宝,真假都分不清楚,这萧家可真是自信啊!”

“小伙子,你觉着这幅画是赝品?”

闻言林晨吓了一跳,刚才在思考问题并没有注意有人接近,看着是刚才带自己进来的老者,这才恭敬道“老先生您好,我就是随口说说!”

“我看也是!就你这水平能看出真假才怪……”

“小萌不得无礼,小伙子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呢?”

林晨不想跟他说太多,毕竟这里人多嘴杂,他即便不怕萧家也会热一些麻烦,行了一礼道“小子失言还请老先生勿怪!”

他抬起脚步走了几步,突然停了下来转头看着老者道“老先生,谢谢您带我进来见世面,小子也有一事提醒!”

“请说!”

“老先生应该去检查下身体,特别是这里!”

林晨指着自己胸口的地方,却引起那名女孩的愤怒道“你这混蛋,爷爷好心带你进来,你竟然还说这样的话,你……”

“言尽于此,告辞!”

林晨大跨步的走出展会,老爷子正在沉思的时候,有个声音道“刚才那不是软饭王林晨吗?他怎么混进来的,他们顾家好像没资格参加这样的展会吧?”

“软饭王?在哪里?快告诉二少爷!”

“好像已经走了!”

第四章 你有病

“他……他竟然真的来了!”

顾清雪发现自己并不是眼花了,那一觉踹开包房门的正是林晨,他依然是那么冷漠的走过来。

在这一瞬间顾清雪的心里非常温暖,可很快就冷静了下来,这个废物来了又能怎么样呢,萧高扬可是带着很多人过来的!

“撒手!”

林晨冷漠的说了两个字,萧高扬愣神片刻道“你是在跟本少说话?想不到曾经被我踩在脚下的废物,竟然还敢这么跟我说话!”

随着林晨一步步的走近,萧高扬松开了顾清雪,依然坐在那里根本没有做贼心虚的样子。

他倒了一杯红酒抿了一口,啧啧道“好酒啊,还带着小雪你的一些唇香呢!”

“混蛋!”

“混蛋?对啊!你现在才发现吗?”

萧高扬被顾清雪的表现给逗乐了,他嘴角微微上扬转头看着林晨指着他道“给你一分钟的时间离开这里,或者你可以看着我跟你老婆接下来的表演!”

他的话刚说完,只见林晨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耳边只听到一声骨骼摩擦的脆响,手腕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

接着,他万万没有想到,林晨面不改色的狠狠一拉,他整个身体趴在了前面的茶几上,将酒杯瓶子撞倒一片。

“混蛋,你敢对我动手!来人!人都死哪里去了!”

叫了几声并没有听到任何的回应,萧高扬心里终于紧张了起来,他看到了林晨抓起了一个红酒瓶惊呼道“你要干什么!”

“你,刚才是这只手碰了我老婆,对吗?”

“你……林晨!你敢动我,我让你不得好死!你这个废物,现在给我跪下来,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林晨冷笑一声道“萧少是吗?你可真是太天真了,知道之前我为什么从不还手吗?”

“因为你在我眼里像一条狗,狗咬了我一口我总不能咬回去吧?只是你不该触碰我的底线,你可以去死了!”

此话一出,就连旁边的顾清雪都慌了,特别是看到林晨高高举起的瓶子,一把拦着他的胳膊道“林晨,我没事了,咱们回家吧!”

萧高扬能看得出来顾清雪的恐惧,心里莫名的再次膨胀起来道“让我去死?你这个废物算什么东西,今天就算给我……”

“啪!”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红酒瓶直接砸在了他脑门,他眼睛一白竟然晕了过去。

而林晨并没有停止手中的动作,起身拉着顾清雪转身之后,手中碎掉的瓶口狠狠甩出,刺在了那只被林晨捏断的手背。

当顾清雪看到门口东倒西歪呻吟的青年时,捂着嘴巴不可思议道“这些……都是你做的?”

“我背你回去吧!”

林晨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话,在顾清雪愣神的时候,将她背在了后背就这样走出了酒吧。

藏在不远处的顾芸芸目睹着这一切,满脸的震惊道“这个废物竟然会功夫,那么多人都打不过他,萧少爷怎么样了!”

她这才想起来萧高扬,赶紧冲进了包厢却传来一阵惊恐的尖叫,双腿一软直接瘫软在了地上。

“你放我下来吧!”

“没事!背着你挺好!”

顾清雪心里非常的复杂,几次想问他问题都欲言又止,最后才试探性的开口道“你……害怕吗?”

“什么意思?”

“打了萧少爷,他们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林晨的脚步停了下来,深吸一口气道“只要你没事,我什么都不怕,萧家……他们不敢来明的!”

正如林晨所说的那样,萧高扬即便是被打的没有俩月不能回复,也不可能光明正大的找他报仇。

这件事本身就是他做的太无耻,传出去了对他们萧家并没有好处。

“对了!你跟芸芸一起过来的?”

顾清雪并没有回他的话,闭上眼睛脸颊贴在他的后背上,幻象着这个男人不是众人口中的废物,公主梦也不停的在他脑海中环绕。

第二天一大早,顾清雪就接到了堂哥的电话,让立刻去公司开会,洗漱完毕林晨骑着摩托带她去了公司。

办公室内已经做了十几个人,在两人走进去的时候,众人都用一种很讨厌的眼神看着他们。

“这个废物怎么来了,他还真把自己当成我们家的人了?”

“就是!把他赶出去,这是我们家族的内部会议!”

这种话林晨听得多了,所以根本不以为然,和顾清雪坐在了一处空位,小拇指套着耳朵。

“好了!都安静!”

顾三成拍了拍桌子接着道“小雪,经过公司研究,暂停你的所有工作和职位,等过后交接给芸芸暂时帮你接管!”

“爷爷!堂姐比我更有能力,我刚刚接触公司的业务怕做不好,您为什么做这个决定啊!”

“做不好可以学!”

顾芸芸虽然再提堂姐说话,可心里却是乐开了花,她做梦都想掌管堂姐现在的业务,那可是肥的流油啊。

顾清雪站起身道“爷爷!我不反对芸芸接管我的工作,可我需要你给我个理由,为什么要这样!”

顾三成将手中的一份合同直接甩出,纸张落得满办公室都是,他冷哼道“我不说是给你脸,你昨天做了什么事情自己不知道吗?”

此时,顾楠起身道“小雪,你这事做的太不地道了,你若是喜欢萧少爷之前就应该跟他结婚,而不是嫁给这个废物,现在竟然还把他骗出去喝酒,还要跟他做那种事情,顾家的脸被你丢尽了!”

“轰!”

顾清雪脑子想要爆炸一样,听到堂哥的话气不打一处来道“顾楠,你把话跟我说清楚!”

“怎么?戳到你的痛处了?把萧少爷灌醉勾搭他,你以为这样就能通过他拿到更多的订单吗?现在人家跟我们终止了所有的合作!”

“就是!想不到你是这样的女人,勾引不成两口子还玩仙人跳把人家打成那样,是谁给你的狗胆?”

顾清雪完全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这萧高扬也太过于无耻了吧,给她安了个这样的名头。

顾芸芸这时候挡在顾清雪身前道“你们都别说了,我相信堂姐不是这样的人,萧少爷的一面之词而已,对不对堂姐?”

不等顾清雪解释,顾三成就轻声道“带些东西去疗养院跟萧少爷道歉,他若是原谅你了万事皆休,若是不原谅那你就好自为之吧!”

等所有人都离开会议室时,顾清雪蹲在那里突然哭了起来,林晨轻轻拍着他的肩膀道“没事的!”

“不要你管,你走啊!”

她知道这件事跟林晨无关,即便是林晨打了他的报复,若不是昨天林晨即使出现,她要比现在更惨。

可她又能怎么办呢,所有的委屈和负面情绪,也只能爆发在他的身上了。

“就当休假了,我们一起出去转转!”

“谁要跟你一起出去?”

顾清雪红着眼睛跑着离开了公司,林晨并没有追赶上去,觉着还是让她自己一个人安静下。

他沿着马路边漫无目的的走着,耳边传来一个声音道“今天可是有国宝级的展品啊,流落到海外多年,要不是萧家重金拍下这辈子都不可能看到啊!”

“是啊,萧家可真了不起啊!”

林晨看着几个人激动的讨论着什么,虽然不明白具体什么事情,可有萧家俩字提起了他的兴趣。

跟随着他们进入了酒店的会议中心,却没想到进去要邀请函,被两名保安拦在门口只能无奈驻足。

“小伙子!你想进去看看?”

林晨转头看去,是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一名二十岁左右的女孩挽着他的胳膊,大眼睛忽闪忽闪发亮甚是好看。

在林晨点了点头后,老者对着保安道“他跟我一起的!”

“爷爷!你为什么要帮他啊?连他是谁都不清楚,万一是小偷呢?”

“呵呵!要给年轻人一个机会,人不可貌相啊!”

语罢,爷孙俩跟林晨点头示意,就精致走到了展会的另一侧,林晨并没有跟随过去,而是欣赏着这些展品。

只是在看到一幅字画的时候,他眉头紧皱的停下脚步,最终叹了口气道“还国宝,真假都分不清楚,这萧家可真是自信啊!”

“小伙子,你觉着这幅画是赝品?”

闻言林晨吓了一跳,刚才在思考问题并没有注意有人接近,看着是刚才带自己进来的老者,这才恭敬道“老先生您好,我就是随口说说!”

“我看也是!就你这水平能看出真假才怪……”

“小萌不得无礼,小伙子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呢?”

林晨不想跟他说太多,毕竟这里人多嘴杂,他即便不怕萧家也会热一些麻烦,行了一礼道“小子失言还请老先生勿怪!”

他抬起脚步走了几步,突然停了下来转头看着老者道“老先生,谢谢您带我进来见世面,小子也有一事提醒!”

“请说!”

“老先生应该去检查下身体,特别是这里!”

林晨指着自己胸口的地方,却引起那名女孩的愤怒道“你这混蛋,爷爷好心带你进来,你竟然还说这样的话,你……”

“言尽于此,告辞!”

林晨大跨步的走出展会,老爷子正在沉思的时候,有个声音道“刚才那不是软饭王林晨吗?他怎么混进来的,他们顾家好像没资格参加这样的展会吧?”

“软饭王?在哪里?快告诉二少爷!”

“好像已经走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