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0 09:19:42

那么之前的记忆难道是梦?林飞不由苦笑起来。

但这绝对不可能!做梦不可能有这么清晰的记忆。二十几年来发生的点点滴滴全在脑海中印着呢。往往做梦的人都记不得梦境里发生了啥。了不起只能想起一点片段。

看来还真是穿越了!林飞猛吸一口烟。

看来得回韩家做一阵子赘婿。估摸着用不了一个月韩家就得倒下,而韩韵的润芙连一个星期都扛不下去。

到时候只要找大哥他们说一下,又能回林家当二少了。想到这儿,林飞终于高兴起来。他有很多法子证明自己是二少。作为曾经的核心成员来说,他知道许多林家的事儿。证明身份一点都不难。

此外,还能亲近一下韩韵。这个他曾经喜欢过的女人。

对于韩韵,他还是很有兴趣的。当年不是为了事业,一定追到手!一个竟然敢甩他的女人。虽说不是家族继承人,他当年可是风流倜傥,才华横溢的存在。想追哪个女人,还不是手到擒来?却被韩韵给甩了。

对于当时的他来说,无异一记响亮的耳光。如果不是忙于家族事业,绝不会善轩干休。

“乐呵啥?”苏晶晶用可怜的目光扫了一下林飞。

她讨厌的是林飞这个名字。对眼前这赘婿,有时会觉得可怜。毕竟啥坏事都没干过的可怜人罢了。要怪只能怪他跟林家那个坏种同一个名字!

唉,说实话,她有些闹不明白韵韵为啥会挑这么个废物当赘婿?除了有点帅气之外,啥也不会!

“原来是晶晶哈。”林飞的目光放肆地打量着苏晶晶。

这娘们儿长得真心不赖,跟韩韵是各有千秋。

啥?叫我啥?苏晶晶差点发飙。“哼!你越来越放肆了哈。呆会儿自有人收拾你!”

“是韩韵还是顾茜?”

“你!”苏晶晶捏着小拳头却不敢冲过去教训他。

要是以前,早就甩了几记耳光。但不知为啥,看着林飞满脸不在乎的样儿,她竟然没动手!或许林飞满不在乎的脸上隐隐有一股高高在上的傲慢吧。

见鬼!本姑奶奶会怕了这怂蛋?等苏晶晶反应过来,林飞已经走远了。

怂蛋就是怂蛋,找个机会再好好收拾他!不知为啥,每次帮着韩韵收拾这家伙都能让人神清气爽的。仿佛真的收拾了林二少爷似的。

林飞完全没在意苏晶晶的怒火。只需忍一个星期最多一个月就能恢复身份了。

想见大哥他们并不容易,林家的核心成员不是那么轻易就能见到的。而收购韩家资产的时候或许有机会见到。只要给他几分钟,就能证明自己身份。

让林飞想不到的是顾茜竟然没找他麻烦。按理来说,这娘们儿会第一时间找他麻烦的!难道转性了?

不找他麻烦更好。林飞叼着烟踱回房间去了。据他观察,他跟韩韵虽说成了婚,但没同居。韩韵睡中间的大房,他却只能睡两三平米的小房。

说实话,他倒有些同情这身体的原主人了。赘婿做到这份儿上,也太怂了吧。本以为娶了个白富美,却娶了个保姆兼受气包的工作。碰不到美人不说,还承免费包了全家的脏累活儿。不时还得充当出气筒。让韩大小姐跟她家人出出气。

只要一个月就好,就当作渡假。或许还能圆少年时的梦想呢。一想到韩韵迷人的身材,心里的怒气就消散了不少。这几年,随着事业的成功,身边围了不少女人。但没一个能让他有感觉的。

前一阵子收到大哥想对付韩家的风声。他正犹豫要不要干涉呢,没想到直接穿越过来了。

没有他的干涉,韩家绝对撑不了一个月。不过,这样也好。韩家垮了,可以乘机捡漏收了这个韩韵。

晚饭的时候,林飞放肆的目光从韩韵她们身上扫过。

奇怪的是,她们貌似反应不大。要是以前不是打就是骂,最少也得埋汰一顿。

“脸色怪怪的,是不是出事了?”放肆的目光在几人身上转了几圈,最终落在韩韵的俏脸上。

韩韵瞥了林飞一眼,没有说话。

“咳咳。啥事儿不能告诉你老公的?放心,我给你摆平。”林飞夹了块红烧肉,放进嘴里慢慢嚼着。看着韩韵这样儿,他心里不好受。

老公?这家伙越来越放肆了。韩韵差点没发飙。

“摆平?就你这窝囊样儿,能摆平啥?”苏晶晶撇了撇嘴。韩韵心情不好,她这是过来陪聊的。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你咋知道我摆不平呢。”

晕!苏晶晶气得说不出话。他一个小小的赘婿,一个怂货还能帮得上忙?这家伙要是能摆平,母猪都能上树!

“算了晶晶。”韩韵瞥了林飞一眼,“我们再想想,总能找到办法的。”

估摸着林大少爷步步紧逼,她这润芙公司快撑不住了吧。林飞没心没肺地扒着碗里的饭嚼着嘴里的红烧肉,还发出嚼肉的声音。顿时就招来几人的白眼。

吃!就知道吃!韩韵恨不得赏林飞几记耳光。别人家的夫婿,哪个不是腰缠万贯权势薰天的?便便眼前这家伙却是个吃货!

韩韵长长叹了口气。如果老爸强行逼婚,说啥也不会同意这门婚事的。

老爸欠了人情却要她这个女儿来还。好在自己聪明,只给这家伙赘婿的身份,还是有名无实的名头。别说夫妻之实了,就连手都没牵过。只要再过些时间,就逼走他。

“对顾阿姨能有办法的。”苏晶晶安慰了一句。

“嗨。我哪有啥办法?”顾茜眉头深皱,“他们一点面子都不给呀!”

“不会吧?他们连阿姨的面子都不给?这也太过份了!打了人还不算,还扣压启强?”苏晶晶睁大了眼睛。

前一阵子,韩韵的弟弟韩启强投资失败,欠了某公司一大笔钱。韩韵的润芙也受此影响陷入危机。现在临近还款日期,家里拿不出钱,他们就打人还扣压了韩启强。

听到这儿,林飞终于恍然大悟。难怪顾茜心情如此恶劣,难怪会在林家门外撞见她呢。原来她就是韩启强的母亲呀。

扣压韩启强的就是大哥手下的公司。在穿越之前,还打过照面。只是当时不知道,这犊子就是韩韵的弟弟罢了。

“唉!谁让咱们韩家没落了呢?”顾茜神情没落。

“那只能请老爷子出面了?”苏晶晶有口无心地说道。

韩老爷子正闹心呢,绝对不会为了无足轻重的旁枝出头的。就算顾茜跪求都没用。

“要不,我试试?”林飞突然放下筷子,“说不定我能救出韩启强呢。”

这真是语惊四座,三女是又好气又好笑。她们都解决不了的事儿,这个怂蛋能解决?

“你?你要是行的话,本姑奶奶就随你姓!”苏晶晶轻蔑撇了撇嘴。

“好。到时候你可别忘了今天这话。”林飞放下碗就回房间去了。

这家伙的脑子进水了吧?就他这怂样儿能帮得上忙?恐怕是越帮越忙吧。韩韵瞪了眼林飞的背影。这家伙就是个怂蛋,做个出气筒还算凑合。

林飞只是随口说说,帮不帮忙完全不在意。如果不是事关韩韵,他才懒得管呢。

抽完小半包烟后就着枕头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但他这才刚睡着,就被人一脚踹下沙发。

这是招谁惹谁了?林飞抚着屁股爬起来。他挨的这下可不轻。但瞅见韩韵的俏脸之后,心里的怒火便消了一大半。

“你说你能救出启强?”韩韵完全不在意林飞的幽怨。

她这是死马当活马医。被逼得没了办法,这才找林飞的。一时客厅就看见林飞呼呼大睡,不由想起他那没心没肺的样儿,便怒从心头起,一脚踹了过去。

“嗯。”林飞揉了下受伤的地方,点上一根烟。这娘们儿真狠,貌似屁股都成两辨了。

“真有办法?不会糊弄我的吧?”韩韵瞪大了眼睛,仿佛不太认识这家伙似的。

“那个,我有个朋友在林家做事儿,貌似见过强少。”林飞吐出一口呈心型的烟圈。

“真的?”韩韵的眼睛亮了起来。只要把她弟救出来,其他都好说。

“当然真的。”林飞伸了伸手,“把手机给我。”

他手机早没话费了。在韩家除了免费吃喝之外,一切都得靠自己。林飞身上那点钱,早就花光了。

“要是敢骗我,看我收拾你!”韩韵犹豫了一小会儿之后,就把手机递了过去。

或许是在想着心思吧,她的手直接塞进林飞手里。被林飞乘机轻轻一握。急得她迅速抽了回来。林飞却笑呵呵地转身打电话去了。

这手机上还隐隐飘着芳香,林飞深深嗅了一口气。真香!鼻子里满是浓郁的香味儿。见韩韵脸色不太好看,他这才低头拨通了一个电话。他这是打给之前的助理。

或许他样子有所改变,但他的记忆没变。果然没多久,电话就接通了。手机里传出傲慢的声音。

“谁?”

第二章 小小赘婿

那么之前的记忆难道是梦?林飞不由苦笑起来。

但这绝对不可能!做梦不可能有这么清晰的记忆。二十几年来发生的点点滴滴全在脑海中印着呢。往往做梦的人都记不得梦境里发生了啥。了不起只能想起一点片段。

看来还真是穿越了!林飞猛吸一口烟。

看来得回韩家做一阵子赘婿。估摸着用不了一个月韩家就得倒下,而韩韵的润芙连一个星期都扛不下去。

到时候只要找大哥他们说一下,又能回林家当二少了。想到这儿,林飞终于高兴起来。他有很多法子证明自己是二少。作为曾经的核心成员来说,他知道许多林家的事儿。证明身份一点都不难。

此外,还能亲近一下韩韵。这个他曾经喜欢过的女人。

对于韩韵,他还是很有兴趣的。当年不是为了事业,一定追到手!一个竟然敢甩他的女人。虽说不是家族继承人,他当年可是风流倜傥,才华横溢的存在。想追哪个女人,还不是手到擒来?却被韩韵给甩了。

对于当时的他来说,无异一记响亮的耳光。如果不是忙于家族事业,绝不会善轩干休。

“乐呵啥?”苏晶晶用可怜的目光扫了一下林飞。

她讨厌的是林飞这个名字。对眼前这赘婿,有时会觉得可怜。毕竟啥坏事都没干过的可怜人罢了。要怪只能怪他跟林家那个坏种同一个名字!

唉,说实话,她有些闹不明白韵韵为啥会挑这么个废物当赘婿?除了有点帅气之外,啥也不会!

“原来是晶晶哈。”林飞的目光放肆地打量着苏晶晶。

这娘们儿长得真心不赖,跟韩韵是各有千秋。

啥?叫我啥?苏晶晶差点发飙。“哼!你越来越放肆了哈。呆会儿自有人收拾你!”

“是韩韵还是顾茜?”

“你!”苏晶晶捏着小拳头却不敢冲过去教训他。

要是以前,早就甩了几记耳光。但不知为啥,看着林飞满脸不在乎的样儿,她竟然没动手!或许林飞满不在乎的脸上隐隐有一股高高在上的傲慢吧。

见鬼!本姑奶奶会怕了这怂蛋?等苏晶晶反应过来,林飞已经走远了。

怂蛋就是怂蛋,找个机会再好好收拾他!不知为啥,每次帮着韩韵收拾这家伙都能让人神清气爽的。仿佛真的收拾了林二少爷似的。

林飞完全没在意苏晶晶的怒火。只需忍一个星期最多一个月就能恢复身份了。

想见大哥他们并不容易,林家的核心成员不是那么轻易就能见到的。而收购韩家资产的时候或许有机会见到。只要给他几分钟,就能证明自己身份。

让林飞想不到的是顾茜竟然没找他麻烦。按理来说,这娘们儿会第一时间找他麻烦的!难道转性了?

不找他麻烦更好。林飞叼着烟踱回房间去了。据他观察,他跟韩韵虽说成了婚,但没同居。韩韵睡中间的大房,他却只能睡两三平米的小房。

说实话,他倒有些同情这身体的原主人了。赘婿做到这份儿上,也太怂了吧。本以为娶了个白富美,却娶了个保姆兼受气包的工作。碰不到美人不说,还承免费包了全家的脏累活儿。不时还得充当出气筒。让韩大小姐跟她家人出出气。

只要一个月就好,就当作渡假。或许还能圆少年时的梦想呢。一想到韩韵迷人的身材,心里的怒气就消散了不少。这几年,随着事业的成功,身边围了不少女人。但没一个能让他有感觉的。

前一阵子收到大哥想对付韩家的风声。他正犹豫要不要干涉呢,没想到直接穿越过来了。

没有他的干涉,韩家绝对撑不了一个月。不过,这样也好。韩家垮了,可以乘机捡漏收了这个韩韵。

晚饭的时候,林飞放肆的目光从韩韵她们身上扫过。

奇怪的是,她们貌似反应不大。要是以前不是打就是骂,最少也得埋汰一顿。

“脸色怪怪的,是不是出事了?”放肆的目光在几人身上转了几圈,最终落在韩韵的俏脸上。

韩韵瞥了林飞一眼,没有说话。

“咳咳。啥事儿不能告诉你老公的?放心,我给你摆平。”林飞夹了块红烧肉,放进嘴里慢慢嚼着。看着韩韵这样儿,他心里不好受。

老公?这家伙越来越放肆了。韩韵差点没发飙。

“摆平?就你这窝囊样儿,能摆平啥?”苏晶晶撇了撇嘴。韩韵心情不好,她这是过来陪聊的。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你咋知道我摆不平呢。”

晕!苏晶晶气得说不出话。他一个小小的赘婿,一个怂货还能帮得上忙?这家伙要是能摆平,母猪都能上树!

“算了晶晶。”韩韵瞥了林飞一眼,“我们再想想,总能找到办法的。”

估摸着林大少爷步步紧逼,她这润芙公司快撑不住了吧。林飞没心没肺地扒着碗里的饭嚼着嘴里的红烧肉,还发出嚼肉的声音。顿时就招来几人的白眼。

吃!就知道吃!韩韵恨不得赏林飞几记耳光。别人家的夫婿,哪个不是腰缠万贯权势薰天的?便便眼前这家伙却是个吃货!

韩韵长长叹了口气。如果老爸强行逼婚,说啥也不会同意这门婚事的。

老爸欠了人情却要她这个女儿来还。好在自己聪明,只给这家伙赘婿的身份,还是有名无实的名头。别说夫妻之实了,就连手都没牵过。只要再过些时间,就逼走他。

“对顾阿姨能有办法的。”苏晶晶安慰了一句。

“嗨。我哪有啥办法?”顾茜眉头深皱,“他们一点面子都不给呀!”

“不会吧?他们连阿姨的面子都不给?这也太过份了!打了人还不算,还扣压启强?”苏晶晶睁大了眼睛。

前一阵子,韩韵的弟弟韩启强投资失败,欠了某公司一大笔钱。韩韵的润芙也受此影响陷入危机。现在临近还款日期,家里拿不出钱,他们就打人还扣压了韩启强。

听到这儿,林飞终于恍然大悟。难怪顾茜心情如此恶劣,难怪会在林家门外撞见她呢。原来她就是韩启强的母亲呀。

扣压韩启强的就是大哥手下的公司。在穿越之前,还打过照面。只是当时不知道,这犊子就是韩韵的弟弟罢了。

“唉!谁让咱们韩家没落了呢?”顾茜神情没落。

“那只能请老爷子出面了?”苏晶晶有口无心地说道。

韩老爷子正闹心呢,绝对不会为了无足轻重的旁枝出头的。就算顾茜跪求都没用。

“要不,我试试?”林飞突然放下筷子,“说不定我能救出韩启强呢。”

这真是语惊四座,三女是又好气又好笑。她们都解决不了的事儿,这个怂蛋能解决?

“你?你要是行的话,本姑奶奶就随你姓!”苏晶晶轻蔑撇了撇嘴。

“好。到时候你可别忘了今天这话。”林飞放下碗就回房间去了。

这家伙的脑子进水了吧?就他这怂样儿能帮得上忙?恐怕是越帮越忙吧。韩韵瞪了眼林飞的背影。这家伙就是个怂蛋,做个出气筒还算凑合。

林飞只是随口说说,帮不帮忙完全不在意。如果不是事关韩韵,他才懒得管呢。

抽完小半包烟后就着枕头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但他这才刚睡着,就被人一脚踹下沙发。

这是招谁惹谁了?林飞抚着屁股爬起来。他挨的这下可不轻。但瞅见韩韵的俏脸之后,心里的怒火便消了一大半。

“你说你能救出启强?”韩韵完全不在意林飞的幽怨。

她这是死马当活马医。被逼得没了办法,这才找林飞的。一时客厅就看见林飞呼呼大睡,不由想起他那没心没肺的样儿,便怒从心头起,一脚踹了过去。

“嗯。”林飞揉了下受伤的地方,点上一根烟。这娘们儿真狠,貌似屁股都成两辨了。

“真有办法?不会糊弄我的吧?”韩韵瞪大了眼睛,仿佛不太认识这家伙似的。

“那个,我有个朋友在林家做事儿,貌似见过强少。”林飞吐出一口呈心型的烟圈。

“真的?”韩韵的眼睛亮了起来。只要把她弟救出来,其他都好说。

“当然真的。”林飞伸了伸手,“把手机给我。”

他手机早没话费了。在韩家除了免费吃喝之外,一切都得靠自己。林飞身上那点钱,早就花光了。

“要是敢骗我,看我收拾你!”韩韵犹豫了一小会儿之后,就把手机递了过去。

或许是在想着心思吧,她的手直接塞进林飞手里。被林飞乘机轻轻一握。急得她迅速抽了回来。林飞却笑呵呵地转身打电话去了。

这手机上还隐隐飘着芳香,林飞深深嗅了一口气。真香!鼻子里满是浓郁的香味儿。见韩韵脸色不太好看,他这才低头拨通了一个电话。他这是打给之前的助理。

或许他样子有所改变,但他的记忆没变。果然没多久,电话就接通了。手机里传出傲慢的声音。

“谁?”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