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0 09:23:55

恶人先告状!

这就是李枭在计划失败后,立刻想到的应对之策!

他很清楚楚夜辰作为上门女婿,在樊家的地位有多么的低!

而且最看不起夜辰的人,正是其丈母娘黄月珍。

黄月珍是董珊珊的二姨,从小就很宠她,甚至一点儿不亚于自己的女儿樊若馨。

“表姐,其实这件事也不全怨姐夫,当时我被那么多坏人盯上,姐夫他也是双拳难敌四手,所以…才会选择逃跑的吧,呜呜呜…”董珊珊越说越伤心。

早就压了一肚子火的黄月珍再也按奈不住,吼道:“你这个十足的废物!竟然能眼睁睁地看着姗姗她被人欺负?亏姗姗平时对你还算不错!你可真是狼心狗肺!”

“这世上怎么会有你这么垃圾的男人?你干脆现在找堵墙撞死算了!我看见你就恶心!”

楚夜辰是堂堂的血狱狂仙,换作旁人,别说对他动手辱骂了,便是瞪他一眼,楚夜辰都有可能直接灭了对方。

可是现在,打他的是妻子,骂他的人则是丈母娘。

能重生于世,楚夜辰是绝对不愿再看到妻子伤心的。

樊若馨打他一耳光,心怀愧疚的楚夜辰自然愿意承受。

至于黄月珍,在楚夜辰看来,这个丈母娘虽然一直看不起他,但是此刻发飙最大的原因还是受了李枭和董珊珊的蒙骗!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楚夜辰看到李枭的那一刻,真想直接一掌毙了他。

可又觉得这样太便宜对方了,上一世对方害得自己家破人亡,这一世作为修仙者的楚夜辰自然要让李枭加倍偿还!

当然在此之前,他要让妻子等人看清对方的真正面目!

谁能想到被自己宠大的外甥女,其实早就心怀异心,成了别人的情妇?

甚至还暗中勾结敌人想要整垮樊家!这才是真正的狼心狗肺!

可是,楚夜辰这个时候没办法说出真相,因为他知道没有人会相信自己。

“从前我还觉得你是个有担当的男人,没想到你居然如此不堪!”樊若馨气到发抖,目光中没有恨,倒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看着樊若馨对自己失望透顶的眼神,楚夜辰有些心痛。

“好了,若馨,别跟这个废物说这么多了,快点儿让他滚蛋,明天你们两个就去民政局离婚!”黄月珍本就一直都看楚夜辰不顺眼,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更是迫不及待地要把这个废物女婿扫地出门。

就在这时,樊忠信回来了。

“谁要跟谁离婚?”樊忠信在外面没有听清,一进门发现不太对劲,皱着眉头问道。

“当然是让咱们家若馨跟这个废物离婚了!”黄月珍大声道。

“胡闹!”樊忠信一拍桌子说道:“他们小两口明明过得好好的,离什么婚!?”

看到丈夫发火,黄月珍气势一下子弱了些,但一想到外甥女董珊珊所受的委屈,她这个做姨姨的还是不得不替对方讨回公道。

“忠信,你知道今天姗姗受了多大委屈吗!?”黄月珍问道。

“姗姗?”樊忠信一瞥还在妻子怀中哭泣的女孩,眉头皱着更深了:“她怎么了?跟夜辰有关?”

“当然有关,今天姗姗差点被一群流氓非礼了,而你这个‘好’女婿明明就在现场,却连个屁都不敢放,扭头就走!你说,他还是个男人吗?”黄月珍一提起这事就火冒三丈。

要不是丈夫正好回来了,她也想狠狠扇楚夜辰两个耳光。

不过,樊忠信听了妻子的话后,却没有像对方一般被怒火冲昏头脑。

他看了一眼沉默不语的女婿,总觉得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

“姗姗,你是在哪里遇到那群流氓的?”樊忠信问道。

董珊珊想也没想,直接说出了那条小巷的名字,坐在旁边的李枭表情一凝,暗道不好。

不过他伪装的很好,并没有露出太大的破绽。

“那你最后又是怎么脱身的呢?”樊忠信又问。

“是李枭碰巧路过救了姗姗,李枭这孩子是真的不错,英俊帅气,年轻有为,在花城有多少好姑娘排着队想嫁给他?而且当初他还对我们若馨有意,哎…”

黄月珍说到这儿,看了一眼李枭,又对比一无是处的女婿,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不过是小事一桩,黄姨过奖了。”李枭一脸谦虚地说道。

樊忠信接过话茬,笑着说道:“今天的事确实该好好谢谢你,当然,也是姗姗运气够好,能在那么偏僻的地方幸运地碰到你。”

他口中的‘幸运’二字用了重音,虽然在笑,但是一旁的楚夜辰却已经从老丈人大有深意的笑容中,知道对方觉察出不对劲了。

“的确挺巧的。”楚夜辰这时很配合的低声接了一句。

坐在沙发上的李枭更是整个人都僵住了,勉强保持着笑容。

莫非真的被他们看穿了?一时无法判断的李枭心底发虚,他甚至有点儿后悔陪董珊珊一起来了。

若只是为了欣赏楚夜辰被打脸的场景,而使得自己接下来的计划泡汤,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空气忽然变得安静,樊忠信不说话,只是目光有些玩味。

李枭背上冷汗连连,终于,他有些忍不下去了,起身道:“樊叔叔,我看时间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

樊忠信还没说话,董珊珊却急了。

姨夫就这么莫名其妙地问了她两个问题,那他到底要怎么处置楚夜辰呢?

“姨夫,这件事难道就这么结束了吗?”董珊珊不依不饶,在她看来,自己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樊忠信就算不把楚夜辰赶出家门,也起码该打骂对方两句。

怎么就没有下文了呢?

李枭闻言大汗,做贼心虚的他不敢抬头,不过想到自家实力强过樊家一些,他不相信樊忠信敢把自己怎么样。

“这个蠢得像猪一样的女人!看不出对方已经有些怀疑了吗!?”

看着樊忠信有些冷漠问道神情,李枭急的像只热锅上的蚂蚁。

而这时,黄月珍看丈夫不说话,也不由道:“对啊,忠信,你总该给姗姗一个交代吧?这个废物你准备怎么处置他?”

“天色不早了,这件事明天再说。”

听到樊忠信的答复,董珊珊无奈只好选择离开,如坐针毡的李枭早已满头大汗,赶紧主动提出送对方。

“好吧,那你们慢点,我就不送了。”樊忠信淡淡说道,完全没有像对待其他客人般,至少将他们送到别墅门口。

若非樊忠信此刻还面带笑意,李枭几乎都能确认自己的这点把戏被对方看透了。

而这时,黄月珍也站了起来。

“李枭等一下,你救了我们家姗姗,黄姨想请你们吃顿饭,好好谢谢你。”

显然,她对丈夫没有立刻和自己一起将楚夜辰赶出家门的行为,感到十分不满。

在她心中,这个垃圾女婿早就该滚了!

生怕事情败露的李枭本想拒绝,可是在黄月珍的一再坚持下,三人还是一同离开了。

楚夜辰望着李枭灰溜溜离去的背影,心中一阵暗爽。

“喜欢演戏?那我就陪你慢慢玩,我会让你明白死不可怕,最可怕的是生不如死!”

而还在气头上的樊若馨漠然看了楚夜辰一眼,独自上了楼。

……

偌大的客厅,只剩楚夜辰和樊忠信两人。

“坐吧。”樊忠信招呼道。

楚夜辰依言坐到了旁边的沙发上。

“真的如她们所说,你眼睁睁看着姗姗被人非礼,也没有上前阻止吗?”樊忠信问道。

“是。”楚夜辰点了点头,这让樊忠信有些意外。

“能告诉我为什么吗?当年你爹可是拼了命从十几个持刀歹徒手里将我救下,正因如此,我才会放心将若馨嫁给你,因为我相信你会成为一个和你爹一样的人!”

“或许你在其他方面不够优秀,但却绝对不会做出对不起若馨的事情。”

“可是今天的事,你不但让她伤透了心,也让我对你很是失望。”

看着情绪渐渐激动的樊忠信,楚夜辰淡淡说道:“爸,你知道吗?我的善良在你看来是优点,但在某些人眼中却是致命的弱点,所以,我早就把它扔了。”

听了他的话,樊忠信不禁有些震撼,他发现自己女婿仿佛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

每个老丈人都望婿成龙,即便对方是入赘自家,樊忠信也一直希望楚夜辰能借助自家条件做出些成绩,然而楚夜辰一直以来的表现都无法让他满意,

可是这一刻的楚夜辰,却让樊忠信再次看到了希望。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

或许,这是个契机?

第2章 真巧

恶人先告状!

这就是李枭在计划失败后,立刻想到的应对之策!

他很清楚楚夜辰作为上门女婿,在樊家的地位有多么的低!

而且最看不起夜辰的人,正是其丈母娘黄月珍。

黄月珍是董珊珊的二姨,从小就很宠她,甚至一点儿不亚于自己的女儿樊若馨。

“表姐,其实这件事也不全怨姐夫,当时我被那么多坏人盯上,姐夫他也是双拳难敌四手,所以…才会选择逃跑的吧,呜呜呜…”董珊珊越说越伤心。

早就压了一肚子火的黄月珍再也按奈不住,吼道:“你这个十足的废物!竟然能眼睁睁地看着姗姗她被人欺负?亏姗姗平时对你还算不错!你可真是狼心狗肺!”

“这世上怎么会有你这么垃圾的男人?你干脆现在找堵墙撞死算了!我看见你就恶心!”

楚夜辰是堂堂的血狱狂仙,换作旁人,别说对他动手辱骂了,便是瞪他一眼,楚夜辰都有可能直接灭了对方。

可是现在,打他的是妻子,骂他的人则是丈母娘。

能重生于世,楚夜辰是绝对不愿再看到妻子伤心的。

樊若馨打他一耳光,心怀愧疚的楚夜辰自然愿意承受。

至于黄月珍,在楚夜辰看来,这个丈母娘虽然一直看不起他,但是此刻发飙最大的原因还是受了李枭和董珊珊的蒙骗!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楚夜辰看到李枭的那一刻,真想直接一掌毙了他。

可又觉得这样太便宜对方了,上一世对方害得自己家破人亡,这一世作为修仙者的楚夜辰自然要让李枭加倍偿还!

当然在此之前,他要让妻子等人看清对方的真正面目!

谁能想到被自己宠大的外甥女,其实早就心怀异心,成了别人的情妇?

甚至还暗中勾结敌人想要整垮樊家!这才是真正的狼心狗肺!

可是,楚夜辰这个时候没办法说出真相,因为他知道没有人会相信自己。

“从前我还觉得你是个有担当的男人,没想到你居然如此不堪!”樊若馨气到发抖,目光中没有恨,倒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看着樊若馨对自己失望透顶的眼神,楚夜辰有些心痛。

“好了,若馨,别跟这个废物说这么多了,快点儿让他滚蛋,明天你们两个就去民政局离婚!”黄月珍本就一直都看楚夜辰不顺眼,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更是迫不及待地要把这个废物女婿扫地出门。

就在这时,樊忠信回来了。

“谁要跟谁离婚?”樊忠信在外面没有听清,一进门发现不太对劲,皱着眉头问道。

“当然是让咱们家若馨跟这个废物离婚了!”黄月珍大声道。

“胡闹!”樊忠信一拍桌子说道:“他们小两口明明过得好好的,离什么婚!?”

看到丈夫发火,黄月珍气势一下子弱了些,但一想到外甥女董珊珊所受的委屈,她这个做姨姨的还是不得不替对方讨回公道。

“忠信,你知道今天姗姗受了多大委屈吗!?”黄月珍问道。

“姗姗?”樊忠信一瞥还在妻子怀中哭泣的女孩,眉头皱着更深了:“她怎么了?跟夜辰有关?”

“当然有关,今天姗姗差点被一群流氓非礼了,而你这个‘好’女婿明明就在现场,却连个屁都不敢放,扭头就走!你说,他还是个男人吗?”黄月珍一提起这事就火冒三丈。

要不是丈夫正好回来了,她也想狠狠扇楚夜辰两个耳光。

不过,樊忠信听了妻子的话后,却没有像对方一般被怒火冲昏头脑。

他看了一眼沉默不语的女婿,总觉得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

“姗姗,你是在哪里遇到那群流氓的?”樊忠信问道。

董珊珊想也没想,直接说出了那条小巷的名字,坐在旁边的李枭表情一凝,暗道不好。

不过他伪装的很好,并没有露出太大的破绽。

“那你最后又是怎么脱身的呢?”樊忠信又问。

“是李枭碰巧路过救了姗姗,李枭这孩子是真的不错,英俊帅气,年轻有为,在花城有多少好姑娘排着队想嫁给他?而且当初他还对我们若馨有意,哎…”

黄月珍说到这儿,看了一眼李枭,又对比一无是处的女婿,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不过是小事一桩,黄姨过奖了。”李枭一脸谦虚地说道。

樊忠信接过话茬,笑着说道:“今天的事确实该好好谢谢你,当然,也是姗姗运气够好,能在那么偏僻的地方幸运地碰到你。”

他口中的‘幸运’二字用了重音,虽然在笑,但是一旁的楚夜辰却已经从老丈人大有深意的笑容中,知道对方觉察出不对劲了。

“的确挺巧的。”楚夜辰这时很配合的低声接了一句。

坐在沙发上的李枭更是整个人都僵住了,勉强保持着笑容。

莫非真的被他们看穿了?一时无法判断的李枭心底发虚,他甚至有点儿后悔陪董珊珊一起来了。

若只是为了欣赏楚夜辰被打脸的场景,而使得自己接下来的计划泡汤,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空气忽然变得安静,樊忠信不说话,只是目光有些玩味。

李枭背上冷汗连连,终于,他有些忍不下去了,起身道:“樊叔叔,我看时间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

樊忠信还没说话,董珊珊却急了。

姨夫就这么莫名其妙地问了她两个问题,那他到底要怎么处置楚夜辰呢?

“姨夫,这件事难道就这么结束了吗?”董珊珊不依不饶,在她看来,自己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樊忠信就算不把楚夜辰赶出家门,也起码该打骂对方两句。

怎么就没有下文了呢?

李枭闻言大汗,做贼心虚的他不敢抬头,不过想到自家实力强过樊家一些,他不相信樊忠信敢把自己怎么样。

“这个蠢得像猪一样的女人!看不出对方已经有些怀疑了吗!?”

看着樊忠信有些冷漠问道神情,李枭急的像只热锅上的蚂蚁。

而这时,黄月珍看丈夫不说话,也不由道:“对啊,忠信,你总该给姗姗一个交代吧?这个废物你准备怎么处置他?”

“天色不早了,这件事明天再说。”

听到樊忠信的答复,董珊珊无奈只好选择离开,如坐针毡的李枭早已满头大汗,赶紧主动提出送对方。

“好吧,那你们慢点,我就不送了。”樊忠信淡淡说道,完全没有像对待其他客人般,至少将他们送到别墅门口。

若非樊忠信此刻还面带笑意,李枭几乎都能确认自己的这点把戏被对方看透了。

而这时,黄月珍也站了起来。

“李枭等一下,你救了我们家姗姗,黄姨想请你们吃顿饭,好好谢谢你。”

显然,她对丈夫没有立刻和自己一起将楚夜辰赶出家门的行为,感到十分不满。

在她心中,这个垃圾女婿早就该滚了!

生怕事情败露的李枭本想拒绝,可是在黄月珍的一再坚持下,三人还是一同离开了。

楚夜辰望着李枭灰溜溜离去的背影,心中一阵暗爽。

“喜欢演戏?那我就陪你慢慢玩,我会让你明白死不可怕,最可怕的是生不如死!”

而还在气头上的樊若馨漠然看了楚夜辰一眼,独自上了楼。

……

偌大的客厅,只剩楚夜辰和樊忠信两人。

“坐吧。”樊忠信招呼道。

楚夜辰依言坐到了旁边的沙发上。

“真的如她们所说,你眼睁睁看着姗姗被人非礼,也没有上前阻止吗?”樊忠信问道。

“是。”楚夜辰点了点头,这让樊忠信有些意外。

“能告诉我为什么吗?当年你爹可是拼了命从十几个持刀歹徒手里将我救下,正因如此,我才会放心将若馨嫁给你,因为我相信你会成为一个和你爹一样的人!”

“或许你在其他方面不够优秀,但却绝对不会做出对不起若馨的事情。”

“可是今天的事,你不但让她伤透了心,也让我对你很是失望。”

看着情绪渐渐激动的樊忠信,楚夜辰淡淡说道:“爸,你知道吗?我的善良在你看来是优点,但在某些人眼中却是致命的弱点,所以,我早就把它扔了。”

听了他的话,樊忠信不禁有些震撼,他发现自己女婿仿佛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

每个老丈人都望婿成龙,即便对方是入赘自家,樊忠信也一直希望楚夜辰能借助自家条件做出些成绩,然而楚夜辰一直以来的表现都无法让他满意,

可是这一刻的楚夜辰,却让樊忠信再次看到了希望。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

或许,这是个契机?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