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0 09:21:41

尴尬的气氛在屋内蔓延着。

好在,一道怒喝声破除了这尴尬的氛围。

“畜生,我杀了你。”

只见洛倾城的二姑丈祝山拿着一把水果刀冲了进来。

叶凡唇角微微上扬,疾速飞奔过去。

来到祝山面前,右脚猛然一抬,直接将祝山手上的水果刀给踢飞。

旋即,只见叶凡一跃而起,一个倒挂金钩,被踢中的水果刀猛然凛射出去。

嗖。

水果刀直接贯穿了祝山的手腕,还带着祝山那一百多斤的身体后退。

直至水果刀带着祝山的手腕插入了墙壁里,祝山的身体也紧贴着墙壁。

这时他想喊,但是嘴一张,就晕了。

“杀我?这些年想杀我的人海了去了,你算老几?”叶凡睨了晕阙的祝山一眼,说。

祝山听不见,但是洛倾城却是听得真真切切的。

这些年,他一定过得很苦吧?

“叶凡……”

洛倾城下意识的张开那粉嫩的唇瓣,叫了这个五年来只出现在梦里的男人的名字。

叶凡侧头看向洛倾城,皱眉,问:“咋滴?你也想杀了我?”

洛倾城闻言,身躯轻颤。

他那冰冷的一瞥,让她深眸倏然一紧,全身寒凉。

“你、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也想杀你?”洛倾城手在颤心在抖。

难道你就这么恨我?

“因为我是来杀你的。”

轰。

叶凡的话,让洛倾城晴天霹雳。

洛倾城惨然一笑,望着叶凡那冷峻的脸庞,说:“好,能死在你手里,也不失为一件心愿。”

“什么心愿?”

“我死了之后,你不要在华夏呆着了,好吗?”洛倾城忍住眸中的泪水,尽管现今她的鼻子开始发红,但是她就是不哭。

不能在他面前哭出来!

“为什么?”

因为你会死的!

洛倾城心里急如热锅上的蚂蚁,但是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将整件事跟他说?如果是这样,他知道了晓晓没死,肯定不会离开华夏,不会离开华夏那个人会放过他?

显然不能。

“难道我唯一的心愿都不能满足?”洛倾城真的忍不住了,哽咽的问。

那泪水缓缓的滴落下来。

泪水是热的,可心却是凉的。

哗啦啦。

正当叶凡想说什么的时候,一阵阵杂乱无章的脚步声打断了他。

之后,只见数十个警察将这里围得水泄不通。

而将警察带来的,则是洛嘉俊,洛倾城的堂弟。

“扫把星,今天看你往哪跑。”洛嘉俊一脸狰狞的说。

这家伙不仅没死,一回来就重伤了二姑,气得爷爷进了医院,现在连二姑丈都被他搞了,真当洛家这么好欺负?

叶凡微微一笑:“你看我的样子,像是要跑的人?”

“警察同志,就是他在我们这里伤人,而且还扬言要杀了我们呢。”

“洛少,放心,我们绝不会姑息这种犯罪分子。”警察说完,用枪对准叶凡:“举手,趴墙。”

“你想做什么?”叶凡还没来得及说话,洛倾城一个莲步来到了叶凡面前,那柔弱无骨的身子挡住了他,用她那小脑袋挡住了枪口。

叶凡微微皱眉。

看着那一个黑黝黝的后脑勺,陷入了沉思。

她这么做,是什么意思?

愧疚吗?

“洛小姐,你……”

洛倾城并没回叶凡的话,看着这些警察,沉声说:“你们进我屋,有相关的文案吗?”

“呵呵,臭婊子,想不到你到现在还帮着这傻逼,难道你没见到二姑他们被他打进医院了吗?”洛嘉俊冷声说道。

叶凡一愣,他依稀记得,这个应该叫洛嘉俊,应该叫洛倾城做堂姐的。

但她这五年究竟怎么混的,连一个堂弟都对她如此的刻薄。

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竟然对洛倾城泛起了丝丝的同情心。

这些年,你究竟是怎么过的?很累吧?

“那是因为他们先动手的,叶凡顶多是自卫,他们那是技不如人。”洛倾城神色淡然的说。

“你……呵呵。”

洛嘉俊冷笑了一声:“警官,你们还等什么,最好两个都抓进去。”

叶凡拉着洛倾城的素手,让她站在自己的身后,说:“站后面去,我不习惯人家帮我挡子弹。”

洛倾城瞬间玉容解冻,尤其是他拉着自己的手时,自己那尘封的冰心,仿佛在加速的跳跃着。

她腮帮微鼓,呆呆的看着男人的后脑勺。

“你就是洛嘉俊吧?”

“卧槽,洛嘉俊的名字是你叫的吗?妈的,都不知道是不是在外面惹到了什么麻烦才回来避难的,傻逼,真以为我们洛家会保你?”

“要不是那……”

“你闭嘴!”洛倾城怒喝了一声,水灵灵的双眸这时闪烁着小火苗。

洛嘉俊愣了下。

随后反应过来,想到这破鞋竟然敢对自己大呼小叫的,心中涌起了怒火。

“你他妈……额……”

当他想说什么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的脖子被掐住了。

众警察只觉得眼花了一下,叶凡就这么掐住了洛嘉俊的脖子。

叶凡戏谑的说:“我不会像对你二姑那样对你。”

“当然,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得那么痛快的。”

“放开洛少。”

“放开人质。”

“傻逼,你也不看看这里是谁的地盘,识相的放开我,不然我弄死你。”

“是吗?”

“你不用说了。”突然,门外传来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我云鹏能有今日你以为是怎么得来的?”

“我今天倒要看看哪个王八羔子敢威胁我女儿亲他。”

“爸……”

“现在在华夏,谁敢不给我云某人一个面子,啊,一个年轻人竟然敢轻薄你。”

这两道声音钻进来之后,随即,只见几个人缓缓的从门口走了进来。

“是哪一个?”

云墨凝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秀眉微蹙,然后指了下叶凡。

“行,看看你爸我怎……嘎……”

当云鹏见到叶凡时,表情瞬间僵住了。

随即微笑着来到叶凡面前,恭敬的问:“师傅,您在这里玩什么游戏呢?”

师傅?

所有人都愣住了。

华夏首富云鹏,竟然叫他做师傅?

这怎么可能?

“这游戏挺好玩的,你要不要试试?”

云鹏满脸堆笑:“怎么试?”

“掐住他的脖子。”

云鹏照做。

“一脚踢向他的裤裆,然后你会很神奇的听到一道很尖锐的声音。”

听到叶凡的话,云鹏用尽全身的力气,直接踢向洛嘉俊的裤裆。

“啊……”

洛嘉俊发出了杀猪般的叫声。

“还真是,真的好神奇。”云鹏兴致黯然的说。

云墨凝:“……”

洛倾城:“……”

众人:“……”

洛嘉俊:(*@^@*〉(晕)

第五章 真香!

尴尬的气氛在屋内蔓延着。

好在,一道怒喝声破除了这尴尬的氛围。

“畜生,我杀了你。”

只见洛倾城的二姑丈祝山拿着一把水果刀冲了进来。

叶凡唇角微微上扬,疾速飞奔过去。

来到祝山面前,右脚猛然一抬,直接将祝山手上的水果刀给踢飞。

旋即,只见叶凡一跃而起,一个倒挂金钩,被踢中的水果刀猛然凛射出去。

嗖。

水果刀直接贯穿了祝山的手腕,还带着祝山那一百多斤的身体后退。

直至水果刀带着祝山的手腕插入了墙壁里,祝山的身体也紧贴着墙壁。

这时他想喊,但是嘴一张,就晕了。

“杀我?这些年想杀我的人海了去了,你算老几?”叶凡睨了晕阙的祝山一眼,说。

祝山听不见,但是洛倾城却是听得真真切切的。

这些年,他一定过得很苦吧?

“叶凡……”

洛倾城下意识的张开那粉嫩的唇瓣,叫了这个五年来只出现在梦里的男人的名字。

叶凡侧头看向洛倾城,皱眉,问:“咋滴?你也想杀了我?”

洛倾城闻言,身躯轻颤。

他那冰冷的一瞥,让她深眸倏然一紧,全身寒凉。

“你、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也想杀你?”洛倾城手在颤心在抖。

难道你就这么恨我?

“因为我是来杀你的。”

轰。

叶凡的话,让洛倾城晴天霹雳。

洛倾城惨然一笑,望着叶凡那冷峻的脸庞,说:“好,能死在你手里,也不失为一件心愿。”

“什么心愿?”

“我死了之后,你不要在华夏呆着了,好吗?”洛倾城忍住眸中的泪水,尽管现今她的鼻子开始发红,但是她就是不哭。

不能在他面前哭出来!

“为什么?”

因为你会死的!

洛倾城心里急如热锅上的蚂蚁,但是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将整件事跟他说?如果是这样,他知道了晓晓没死,肯定不会离开华夏,不会离开华夏那个人会放过他?

显然不能。

“难道我唯一的心愿都不能满足?”洛倾城真的忍不住了,哽咽的问。

那泪水缓缓的滴落下来。

泪水是热的,可心却是凉的。

哗啦啦。

正当叶凡想说什么的时候,一阵阵杂乱无章的脚步声打断了他。

之后,只见数十个警察将这里围得水泄不通。

而将警察带来的,则是洛嘉俊,洛倾城的堂弟。

“扫把星,今天看你往哪跑。”洛嘉俊一脸狰狞的说。

这家伙不仅没死,一回来就重伤了二姑,气得爷爷进了医院,现在连二姑丈都被他搞了,真当洛家这么好欺负?

叶凡微微一笑:“你看我的样子,像是要跑的人?”

“警察同志,就是他在我们这里伤人,而且还扬言要杀了我们呢。”

“洛少,放心,我们绝不会姑息这种犯罪分子。”警察说完,用枪对准叶凡:“举手,趴墙。”

“你想做什么?”叶凡还没来得及说话,洛倾城一个莲步来到了叶凡面前,那柔弱无骨的身子挡住了他,用她那小脑袋挡住了枪口。

叶凡微微皱眉。

看着那一个黑黝黝的后脑勺,陷入了沉思。

她这么做,是什么意思?

愧疚吗?

“洛小姐,你……”

洛倾城并没回叶凡的话,看着这些警察,沉声说:“你们进我屋,有相关的文案吗?”

“呵呵,臭婊子,想不到你到现在还帮着这傻逼,难道你没见到二姑他们被他打进医院了吗?”洛嘉俊冷声说道。

叶凡一愣,他依稀记得,这个应该叫洛嘉俊,应该叫洛倾城做堂姐的。

但她这五年究竟怎么混的,连一个堂弟都对她如此的刻薄。

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竟然对洛倾城泛起了丝丝的同情心。

这些年,你究竟是怎么过的?很累吧?

“那是因为他们先动手的,叶凡顶多是自卫,他们那是技不如人。”洛倾城神色淡然的说。

“你……呵呵。”

洛嘉俊冷笑了一声:“警官,你们还等什么,最好两个都抓进去。”

叶凡拉着洛倾城的素手,让她站在自己的身后,说:“站后面去,我不习惯人家帮我挡子弹。”

洛倾城瞬间玉容解冻,尤其是他拉着自己的手时,自己那尘封的冰心,仿佛在加速的跳跃着。

她腮帮微鼓,呆呆的看着男人的后脑勺。

“你就是洛嘉俊吧?”

“卧槽,洛嘉俊的名字是你叫的吗?妈的,都不知道是不是在外面惹到了什么麻烦才回来避难的,傻逼,真以为我们洛家会保你?”

“要不是那……”

“你闭嘴!”洛倾城怒喝了一声,水灵灵的双眸这时闪烁着小火苗。

洛嘉俊愣了下。

随后反应过来,想到这破鞋竟然敢对自己大呼小叫的,心中涌起了怒火。

“你他妈……额……”

当他想说什么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的脖子被掐住了。

众警察只觉得眼花了一下,叶凡就这么掐住了洛嘉俊的脖子。

叶凡戏谑的说:“我不会像对你二姑那样对你。”

“当然,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得那么痛快的。”

“放开洛少。”

“放开人质。”

“傻逼,你也不看看这里是谁的地盘,识相的放开我,不然我弄死你。”

“是吗?”

“你不用说了。”突然,门外传来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我云鹏能有今日你以为是怎么得来的?”

“我今天倒要看看哪个王八羔子敢威胁我女儿亲他。”

“爸……”

“现在在华夏,谁敢不给我云某人一个面子,啊,一个年轻人竟然敢轻薄你。”

这两道声音钻进来之后,随即,只见几个人缓缓的从门口走了进来。

“是哪一个?”

云墨凝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秀眉微蹙,然后指了下叶凡。

“行,看看你爸我怎……嘎……”

当云鹏见到叶凡时,表情瞬间僵住了。

随即微笑着来到叶凡面前,恭敬的问:“师傅,您在这里玩什么游戏呢?”

师傅?

所有人都愣住了。

华夏首富云鹏,竟然叫他做师傅?

这怎么可能?

“这游戏挺好玩的,你要不要试试?”

云鹏满脸堆笑:“怎么试?”

“掐住他的脖子。”

云鹏照做。

“一脚踢向他的裤裆,然后你会很神奇的听到一道很尖锐的声音。”

听到叶凡的话,云鹏用尽全身的力气,直接踢向洛嘉俊的裤裆。

“啊……”

洛嘉俊发出了杀猪般的叫声。

“还真是,真的好神奇。”云鹏兴致黯然的说。

云墨凝:“……”

洛倾城:“……”

众人:“……”

洛嘉俊:(*@^@*〉(晕)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