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3 09:14:34

我就在外面保持这个姿势保持了10分钟,何婧瑶才肯让我进来。放下脚的那一瞬间,我才知道脚踏实地是多么的幸福。

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后,南宫思拖着下巴看向窗外,不吭声地推给我了一个纸条。我看见纸条后,便拿到面前打开,上面写道:“那一晚的事,真的很抱歉。虽然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但是我并不是有意,我只是想确认一下一些东西。作为补偿,我会把我知道的所有情报都一一告诉你,包括你的事,我也会全都如实交代。”

前面的话我并没有理会,不过看到关于我自身的事之后,我开始紧张起来了,立马放下纸条,不顾现在的状况,抓着她的肩膀说道:“你知道什么,你是谁,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你知道!”

南宫思被我这一连串的问题给弄懵了,班里的人听到动静,也纷纷朝我这看来,然后头被什么东西砸了下。

我看过去后,只见何婧瑶一手拿着书,一手拿着粉笔盒严肃地瞪着我,吓得我赶紧松手,拿起书装个样子。

班里的人看了我一眼,又看到何婧瑶之的模样后,便拿起书埋头苦干,不敢再看过来……

这节课,再无一事发生,除了南宫思时不时递纸条过来,但内容都差不多,都是道歉信,直到我回复她“一切当做全都没发生”后,她好像把这件事看得很重,看到我的回复后,如释重负。

随着下课铃响起,何婧瑶走到我面前,拿书拍了两下正在记笔记的我,冰冷的说道:“跟我过来!”

我叹了一声,便起身离开座位,跟在她身后离开了教室……

到了她的办公室后,她关上了门,开灯后走到办公椅那坐下盯着我,而我下意识的挺直腰站着,动都不敢动。

站了约莫十分钟左右,何婧瑶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冲我说道:“不用那么严谨了啦!看起来好怪……”说着说着,她的声音低了下来,“好不甘心,是我老了,跟不上年轻人的节奏了吗……”

话音未落,我听见了抽泣声,我看向何婧瑶,见她眼中的泪水一滴滴的流出来后,连忙上前,紧张兮兮地问:“老……老师,你怎么了,我……”

话还没说完,何婧瑶一把抱住我,在我怀里哭着,没多久便挥弄起拳头砸着我的胸口,泣声道:“那时候你不是说过……只喜欢我一个吗,可现在又为什么……what!”

我听得不太懂,想开口问问,只是现在的状况,不允许我去询问,我只能听她哭诉……

何婧瑶哭着跟我说了很多,其中就包括八年前那件事末尾,她是怎样每日每夜的去思念那个男孩,那个男孩又是怎样对她说出那句话。

她每说一句,脑子里的电击感就出现一下,我很想对她说声抱歉,因为我忘了很多事情……

过了很久,何婧瑶在我身上,拿着我的衣服在那擦拭着我的眼泪,而我也没有阻止,任由她弄。

待她情绪稳定下来后,我想了一下,便退后一步,弯下腰鞠躬道:“对不起,先前我说过的话我都忘了,但是听你这么一说,我好像又想起来什么,但很模糊,所以我现在向你道歉……”

这句话说出口时,心中隐隐作痛,因为看到她刚才那副模样,我觉得十分对不起她,但是现在的我,哪怕是她告诉了我那些被遗忘的记忆,可是我完全不争气,一点都没想起来。

再者便是,这是除了顾鸳和顾鸯以外,第一次有陌生女孩儿在我怀里哭成这样。

呵呵,我这种什么都想不起来,辜负别人的废物,倒不如死了算了……

何婧瑶深呼吸一口气之后,说道:“顾思义,对吧。”何婧瑶从办公椅站起来,挺着胸脯,“挺直腰杆子,看过来我这边。”

我听后毫不犹豫的站直了腰,但看向何婧瑶时,我不敢直视她的眼睛,而是看着她的头发。

何婧瑶用着命令的口气说道:“看着我的眼睛!”

我犹豫半晌,我仍旧不敢直视过去。

何婧瑶见此,叹了一声,说道:“算了,你先蹲下来”

我照着她的意思,蹲了下来。然而,在蹲下来之后,嘴唇突然间一阵湿润……

何婧瑶亲了上来,我瞪圆着眼,疑惑不解地看着她,想要从她的嘴唇离开,但是她揽着我的脖子,很用力,我根本就动不了!

我挣扎时,眼睛扫过她此时闭上的眼睛,我从她的眼角上,看到了一滴水。见此,我放弃了挣扎,闭上了双眼。

当我闭上眼没多久,那股湿润消失,随其而来的,是半边脸的一阵火辣,以及那响亮的巴掌声。

我被这一巴掌拍醒,但并没有立马睁开双眼,而是等待着她下一步的指示。

何婧瑶见此,语气变得冰冷起来:“一命偿一命,当时你救了我,而我也帮了你,所以我俩从此互不相欠,只是普通的师生,普通的朋友。”

说罢,她便让我离开,而我对她这个指示也没有犹豫,挺直了腰,开门离开了。但在开门后,我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她一眼,而她也在看着我,四目相对许久,我主动的转过头,离开了办公室,关上了这扇门……

………………

学校的旧教学楼天台上,我站在那,一手插兜,一手拿着香烟,猛撮一口后,火辣辣的滋味儿涌入喉间,令我不禁咳了两下。

天台的门这时被打开,我用余光看过去,只见一个浑身是贵族气息的男生走进来。

我将目光收回,继续抽着我的烟。

男生似乎是来找我的,往我这踱步而来,直至我半米时,伸出手拍了下我的肩膀,露出十分灿烂的笑容问道:“兄弟,在这抽闷烟啊?”

我并没有搭理他,这令他露出了尴尬的神情,但他并没有放弃引起我的注意,于是便道:“诶呀,别这么冷漠啊,咱们今天还见过面呢!”

“见过?”我将烟蒂掐熄,转身看着他,问道,“抱歉我忘了,宁又是哪位?”

本来心里就有点躁,想一个人静静的,这小子非得打搅我是吧。

男生见我搭理他了,便笑嘻嘻地说道:“你就是顾思义吧,我是今天早上的那个人,方士仁!”

刚拿起手机的我,听到他这话后,脑子一热,抬手就想用手机砸过去。然而这时,手腕突然间被人抓住,动弹不得。

我看了过去,只见陈敬阳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他面无表情地站在我身旁,抓着我的手腕说道:“我知道你的事,也知道这家伙的废物养父干了什么,你先别冲动!”

心情本来就烂的我,听到方士仁这三个字时,更是躁了,哪能这么轻易冷静:“你再不松手,信不信我连你都动……”

这时,陈敬阳打断了我,冲着我吼道:“好好想想你要是动了他,会给顾家带来怎样的情况!而且,那一晚我也跟你说了很多了,那些都是不能轻易透露的情报,而我都告诉你了,你这都信不过我的话,那你就别光动我,直接杀了我得了!”

我被他吼得无话可说,脑子也冷静了下来,于是便挣脱开他的手,从口袋里摸出烟来,从里头抽出一根,点了起来。

烟抽到一半时,我看向方士仁,他看到我便缩了下头,但很快又挺直了腰,眼神中的恐惧被什么弄得烟消云散。

陈敬阳找了个地方坐下,从口袋中拿出可一个精致铁制瓶,打开后一股酒香漫开来,而他抿了一口,脸抽了两下,但始终没有露出难看的脸色。

将烟蒂丢到一旁后,靠着身后的墙面做了下来,冷漠道:“方忠士,是你的养父,这是什么情况?”

方士仁听后,握紧了双手,脸色变得很难看,旋即便道:“我是江海省,临江岳家人,原名岳峰澜,当初因为某些原因,来到了浣州这边,碰巧路过你们出事的地方,于是那些方家的狗腿子把我双亲绑架后撕票,连何婧瑶,也就是你目前的班主任,八年前被你救下的少女,也被卷入了进去。”

第十三章 方士仁?岳峰澜?

我就在外面保持这个姿势保持了10分钟,何婧瑶才肯让我进来。放下脚的那一瞬间,我才知道脚踏实地是多么的幸福。

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后,南宫思拖着下巴看向窗外,不吭声地推给我了一个纸条。我看见纸条后,便拿到面前打开,上面写道:“那一晚的事,真的很抱歉。虽然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但是我并不是有意,我只是想确认一下一些东西。作为补偿,我会把我知道的所有情报都一一告诉你,包括你的事,我也会全都如实交代。”

前面的话我并没有理会,不过看到关于我自身的事之后,我开始紧张起来了,立马放下纸条,不顾现在的状况,抓着她的肩膀说道:“你知道什么,你是谁,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你知道!”

南宫思被我这一连串的问题给弄懵了,班里的人听到动静,也纷纷朝我这看来,然后头被什么东西砸了下。

我看过去后,只见何婧瑶一手拿着书,一手拿着粉笔盒严肃地瞪着我,吓得我赶紧松手,拿起书装个样子。

班里的人看了我一眼,又看到何婧瑶之的模样后,便拿起书埋头苦干,不敢再看过来……

这节课,再无一事发生,除了南宫思时不时递纸条过来,但内容都差不多,都是道歉信,直到我回复她“一切当做全都没发生”后,她好像把这件事看得很重,看到我的回复后,如释重负。

随着下课铃响起,何婧瑶走到我面前,拿书拍了两下正在记笔记的我,冰冷的说道:“跟我过来!”

我叹了一声,便起身离开座位,跟在她身后离开了教室……

到了她的办公室后,她关上了门,开灯后走到办公椅那坐下盯着我,而我下意识的挺直腰站着,动都不敢动。

站了约莫十分钟左右,何婧瑶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冲我说道:“不用那么严谨了啦!看起来好怪……”说着说着,她的声音低了下来,“好不甘心,是我老了,跟不上年轻人的节奏了吗……”

话音未落,我听见了抽泣声,我看向何婧瑶,见她眼中的泪水一滴滴的流出来后,连忙上前,紧张兮兮地问:“老……老师,你怎么了,我……”

话还没说完,何婧瑶一把抱住我,在我怀里哭着,没多久便挥弄起拳头砸着我的胸口,泣声道:“那时候你不是说过……只喜欢我一个吗,可现在又为什么……what!”

我听得不太懂,想开口问问,只是现在的状况,不允许我去询问,我只能听她哭诉……

何婧瑶哭着跟我说了很多,其中就包括八年前那件事末尾,她是怎样每日每夜的去思念那个男孩,那个男孩又是怎样对她说出那句话。

她每说一句,脑子里的电击感就出现一下,我很想对她说声抱歉,因为我忘了很多事情……

过了很久,何婧瑶在我身上,拿着我的衣服在那擦拭着我的眼泪,而我也没有阻止,任由她弄。

待她情绪稳定下来后,我想了一下,便退后一步,弯下腰鞠躬道:“对不起,先前我说过的话我都忘了,但是听你这么一说,我好像又想起来什么,但很模糊,所以我现在向你道歉……”

这句话说出口时,心中隐隐作痛,因为看到她刚才那副模样,我觉得十分对不起她,但是现在的我,哪怕是她告诉了我那些被遗忘的记忆,可是我完全不争气,一点都没想起来。

再者便是,这是除了顾鸳和顾鸯以外,第一次有陌生女孩儿在我怀里哭成这样。

呵呵,我这种什么都想不起来,辜负别人的废物,倒不如死了算了……

何婧瑶深呼吸一口气之后,说道:“顾思义,对吧。”何婧瑶从办公椅站起来,挺着胸脯,“挺直腰杆子,看过来我这边。”

我听后毫不犹豫的站直了腰,但看向何婧瑶时,我不敢直视她的眼睛,而是看着她的头发。

何婧瑶用着命令的口气说道:“看着我的眼睛!”

我犹豫半晌,我仍旧不敢直视过去。

何婧瑶见此,叹了一声,说道:“算了,你先蹲下来”

我照着她的意思,蹲了下来。然而,在蹲下来之后,嘴唇突然间一阵湿润……

何婧瑶亲了上来,我瞪圆着眼,疑惑不解地看着她,想要从她的嘴唇离开,但是她揽着我的脖子,很用力,我根本就动不了!

我挣扎时,眼睛扫过她此时闭上的眼睛,我从她的眼角上,看到了一滴水。见此,我放弃了挣扎,闭上了双眼。

当我闭上眼没多久,那股湿润消失,随其而来的,是半边脸的一阵火辣,以及那响亮的巴掌声。

我被这一巴掌拍醒,但并没有立马睁开双眼,而是等待着她下一步的指示。

何婧瑶见此,语气变得冰冷起来:“一命偿一命,当时你救了我,而我也帮了你,所以我俩从此互不相欠,只是普通的师生,普通的朋友。”

说罢,她便让我离开,而我对她这个指示也没有犹豫,挺直了腰,开门离开了。但在开门后,我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她一眼,而她也在看着我,四目相对许久,我主动的转过头,离开了办公室,关上了这扇门……

………………

学校的旧教学楼天台上,我站在那,一手插兜,一手拿着香烟,猛撮一口后,火辣辣的滋味儿涌入喉间,令我不禁咳了两下。

天台的门这时被打开,我用余光看过去,只见一个浑身是贵族气息的男生走进来。

我将目光收回,继续抽着我的烟。

男生似乎是来找我的,往我这踱步而来,直至我半米时,伸出手拍了下我的肩膀,露出十分灿烂的笑容问道:“兄弟,在这抽闷烟啊?”

我并没有搭理他,这令他露出了尴尬的神情,但他并没有放弃引起我的注意,于是便道:“诶呀,别这么冷漠啊,咱们今天还见过面呢!”

“见过?”我将烟蒂掐熄,转身看着他,问道,“抱歉我忘了,宁又是哪位?”

本来心里就有点躁,想一个人静静的,这小子非得打搅我是吧。

男生见我搭理他了,便笑嘻嘻地说道:“你就是顾思义吧,我是今天早上的那个人,方士仁!”

刚拿起手机的我,听到他这话后,脑子一热,抬手就想用手机砸过去。然而这时,手腕突然间被人抓住,动弹不得。

我看了过去,只见陈敬阳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他面无表情地站在我身旁,抓着我的手腕说道:“我知道你的事,也知道这家伙的废物养父干了什么,你先别冲动!”

心情本来就烂的我,听到方士仁这三个字时,更是躁了,哪能这么轻易冷静:“你再不松手,信不信我连你都动……”

这时,陈敬阳打断了我,冲着我吼道:“好好想想你要是动了他,会给顾家带来怎样的情况!而且,那一晚我也跟你说了很多了,那些都是不能轻易透露的情报,而我都告诉你了,你这都信不过我的话,那你就别光动我,直接杀了我得了!”

我被他吼得无话可说,脑子也冷静了下来,于是便挣脱开他的手,从口袋里摸出烟来,从里头抽出一根,点了起来。

烟抽到一半时,我看向方士仁,他看到我便缩了下头,但很快又挺直了腰,眼神中的恐惧被什么弄得烟消云散。

陈敬阳找了个地方坐下,从口袋中拿出可一个精致铁制瓶,打开后一股酒香漫开来,而他抿了一口,脸抽了两下,但始终没有露出难看的脸色。

将烟蒂丢到一旁后,靠着身后的墙面做了下来,冷漠道:“方忠士,是你的养父,这是什么情况?”

方士仁听后,握紧了双手,脸色变得很难看,旋即便道:“我是江海省,临江岳家人,原名岳峰澜,当初因为某些原因,来到了浣州这边,碰巧路过你们出事的地方,于是那些方家的狗腿子把我双亲绑架后撕票,连何婧瑶,也就是你目前的班主任,八年前被你救下的少女,也被卷入了进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