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09 10:11:48

“钟教授,那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啊。”

终究是名气摆在那里,底下很快有人配合发出询问,至于疑问是真是假,就只有底下那人自己知道了。

“那是一个,曾搅乱出漫天风雨的人啊,他的名字,叫宋耀...”

......

鸿光夜总会,此时此刻,韩若一面前正在拿着手中的棒球棍,掂量了下分量,额头落下些许汗泽,时不时有手下前来叫道:

“韩哥,没有消息。”

凌晨三点之时,一个歌女死在了灯红酒绿的一间房间里,身上还带着三只蚂蚁,黑色的蚂蚁,而蚂蚁的前额触角插在歌女的喉管处。

本来以他背后宋家的能量这件事算不得多大,最多也就是个内部处理的事情。

但无巧不巧的是,金叉竟然在发现尸体的三分钟后赶来了,所以他完全没有时间去通知宋家,就被带走配合调查。

再次回来之后,夜总会失窃了一件东西,一件价值极为昂贵的东西。

那是一张薄薄的纸片,上面记载着一个合同,合同上记载着曾遮掩住整个炎夏半边天空的一大势力,夜家的片刻信息。

然而夜家已经在几年前的一天忽然支离破碎,首先是夜家老爷子遇害,紧接着,又是继承者被杀,最后,若不是同样掌握君中要务的钟家老爷子保下了最后的血脉,夜家也算得上是家破人亡了。

而条条线索,千篇一律的直指樱国,但这并没让炎夏的高层为之有所动作。

而那时候,宋家的当家人宋耀抓住机会,成功以黑转白,在小小的乌姜镇发家,最后拥有了远远溢出于这个小镇的势力,但却始终未曾多伸手。

他的张弛有度深深得到上面的赏识,所以才会得到这样一份合同,这份合同中记载着夜家当年的点滴,一共只复印了三份,一份在炎夏最高领到层,

另一份在钟家保护的那个夜家幸存的女孩手中。

至于第三份,则由他韩若一来保管,可以想象,丢失了这样的一份合同,他将会迎来怎样的命运。

这是巧合么?

当然不是,这是张思源的另一道毒计,环环相扣。

先是用当时的荒郊野外的黑蚁,试图将案件牵扯到周钱身上,紧接着偷出合同,引发宋家和钟家以及高层领到人的隔阂,最后发力,绊倒韩若一。

如此一来,便算得上成功在一定程度上减除了宋家的羽翼。

至于如何嫁祸周钱?当时死去的五人中,张思源成功提取了周钱的DNA还有血迹,最为精妙的是,这些血迹都被用来喂养那三只蚂蚁。

此时此刻,张思源正看着手中的合同,看着面前的居和泰道:

“阿泰,我落子了,你说,周钱还能和以前一般好运么。”

居和泰将手中厚厚的一摞纸张递给张思源,摇了摇头道:

“张少万不可掉以轻心,周钱这个人变化很大,但都有迹可循,他是武校毕业的,老师眼中的佼佼者。

“虽然控制了他的养父养母,但这对他也难以造成威胁,而且这一招极为凶险,若是败了,张老爷子那...”

张思源放下手中的合同看着面前的围棋盘,五个黑子对一个白子虎视眈眈,白子正是象征着之前的周钱,而在之后,却出现了一道更大的包围网。

但现在,张思源手中又是一个黑子落下,白子貌似无路可退,也无处可逃,但张思源心中总感觉有些不安,那些蚂蚁,他总感觉不是意外那么简单。

......

金叉居,此时此刻,杨畅雄正拿着手中的化检报告,眼中神色很是奇怪,他的观察法学的很扎实。

这种黑蚁却没有多少记载,但在这足足三厘米高的黑蚁身上,他提取出了一个人的血液。

没了之前万景苍的阻碍,他虽然没混出头,但日子总归是好过了许多,这次的案件过去蹊跷,而且后面竟然还夹杂着一起失窃,他并不觉得这是巧合。

分明是有人想出法子引开了夜总会的负责人,再进行偷窃,但这血液和血液库中竟无一人可以配对,在场的人更是如此。

所以,无法判断出到底是谁杀了那个歌女。

死者名燕春,这只是她的艺名,真实名字无从查起,年龄26岁,私生活糜烂,而且有偷窃的癖好,曾因此进过派出所。

“爸爸,这是我刚刚做好的早餐。”

这是他的女儿,杨芬,接过杨芬手中的早餐,杨畅雄眨了眨一晚上没合上的眼皮,原来已经是早上了,想起没有头绪的案子,他喝了一口面前的咖啡,再摸了摸女儿的头,一声叹息。

没人联想到周钱身上?案件与他无关?

以张思源的谋划,自然不会落下这等缺陷,这就又涉及到了一个人,一个名为钟未离的人,这个教授级别的人物已经年迈,但却甚是风流,所以宋家自然会投其所好,将其接管到夜总会玩。

而到了那时,他安排好的人,会让其暴毙,这就是一招险棋,如此人物的暴毙,再牵扯到周钱身上,那周钱就是有十个脑袋都不够砍的。

再引爆歌女事件和盗窃案,无论是周钱,还是宋家必然会被推到风头浪尖。

到那时,在铁桶般的乌姜镇上戳出条缝,就会比他大哥张思宽那样强行让张袖和宋希起正面冲突要强上百倍。

而宋家作为地头蛇为何竟然没有发现张思源的每一处不小的动作,这就和他来乌姜镇当了几年乞丐有关。

宋家老爷子再谨慎,也不可能调查没一个乞丐的来历,而张思源却恰好利用了这一点,押宝在所有底层行业上的人身上。

并做出能与他们生死与共的假象,他出色的演技成功夺得了所有底层行业人的同情,感同身受也莫过于此。

而他们又不知道这些行为会对宋家有什么影响,这,才是关键。

无论张思源做过什么,都不是直接去影响宋家在乌姜镇的利益,再加上他的层层布置,所以世道如此都未曾引起那些人的怀疑。

只是几个小小的身份,再加上种种细微的布置,纵然给他提供帮助的服务生也无法将这几起案件联想到他发头上,所有人眼中,张思源是个好人,更是个和他们一样的可怜人。

......

李家,张思宽正拉着李欣怡的手朝着市中心走去,打算给她买件衣服,而李欣怡此刻正小鸟依人的靠在他的怀里,外人见了只会道一声真是郎才女貌。

但无巧不巧的是,此时杨畅雄正在赶往鸿光夜总会的路上,调查取证还需要一些东西,包括首席打手韩若一的配合。

碰...

张思宽目中无人的朝前走着,而杨畅雄一夜没睡,脑子有些发昏,二人便撞在了一起。

杨畅雄手中的纸张洒落一地。

“走路没长眼睛啊。”

“对不起,对不起。”

杨畅雄急忙道歉道,李欣怡轻声笑道:

“算了。”

张思源见怀中的美人没有责怪的意思,也就继续朝前走了过去,而留下的杨畅雄慌忙的整理着一地的案件相关纸张。

有些事情就是这么微妙,这一撞,一张纸张飞出了几十米远,并没有被杨畅雄捡起来,而却恰好被一个人捡到,这个人正是打算去听钟未离教授演讲的顾城。

顾城拿起这张纸片,看着上面蚂蚁血液的检验,摇了摇头,朝着之前既定好的路线走去,由于不是很远,倒也用不着开车,此时钟未离正讲到精彩的地方。

底下一片掌声,顾城笑了笑,打了声招呼然后坐着一旁的椅子上。

宋耀老爷子的光辉事迹他早就听的耳朵起茧子了,所以就不感兴趣的微微眯起了眼睛,一旁的宋希见状,抽出了他手中的纸张,然后在底下窃窃私语念了出来:

“黑色的蚂蚁,这东西也能杀人么?”

周钱正在聚精会神的听着台上的演讲,钟未离的确有教授风范,周钱感觉受益匪浅。

趁着钟未离前去喝水的时机,他撇了一眼宋希手中的纸张,上面的图片,正是曾被他用特殊手法借刀杀人的黑色蚂蚁。

周钱的眼神瞬间微微眯了起来,直觉告诉他,这不是巧合,这种蚂蚁不喜血液,喜好吞噬和破坏,血液很难从它的身体中被提取出来。

但金叉竟然成功从它的体内提取出了血液,这说明什么?

说明有人故意残留血液让人查出,但他想了想,感觉不对,因为这种蚂蚁的驱使现在的社会应该早已失传,为何那人会和自己一样,不对,那人并不知道这蚂蚁的效果。

这蚂蚁被激怒后,会暴躁的撕碎面前的一切事物,而这女子被发现时只是被蚂蚁戳伤喉管,这说明什么?

那人并不懂得如何激怒蚂蚁,而这一切的一切,直指向一个源头,那就是,他,周钱。

用这种蚂蚁能做出的事和做出过什么只有他知道,所以,那人的目的只能指向他。

但那人会如何陷害他呢?周钱很快想到了,之前在和那五人打斗中,因为保护周月儿所以落下的伤口。

第二十六章 蝴蝶效应

“钟教授,那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啊。”

终究是名气摆在那里,底下很快有人配合发出询问,至于疑问是真是假,就只有底下那人自己知道了。

“那是一个,曾搅乱出漫天风雨的人啊,他的名字,叫宋耀...”

......

鸿光夜总会,此时此刻,韩若一面前正在拿着手中的棒球棍,掂量了下分量,额头落下些许汗泽,时不时有手下前来叫道:

“韩哥,没有消息。”

凌晨三点之时,一个歌女死在了灯红酒绿的一间房间里,身上还带着三只蚂蚁,黑色的蚂蚁,而蚂蚁的前额触角插在歌女的喉管处。

本来以他背后宋家的能量这件事算不得多大,最多也就是个内部处理的事情。

但无巧不巧的是,金叉竟然在发现尸体的三分钟后赶来了,所以他完全没有时间去通知宋家,就被带走配合调查。

再次回来之后,夜总会失窃了一件东西,一件价值极为昂贵的东西。

那是一张薄薄的纸片,上面记载着一个合同,合同上记载着曾遮掩住整个炎夏半边天空的一大势力,夜家的片刻信息。

然而夜家已经在几年前的一天忽然支离破碎,首先是夜家老爷子遇害,紧接着,又是继承者被杀,最后,若不是同样掌握君中要务的钟家老爷子保下了最后的血脉,夜家也算得上是家破人亡了。

而条条线索,千篇一律的直指樱国,但这并没让炎夏的高层为之有所动作。

而那时候,宋家的当家人宋耀抓住机会,成功以黑转白,在小小的乌姜镇发家,最后拥有了远远溢出于这个小镇的势力,但却始终未曾多伸手。

他的张弛有度深深得到上面的赏识,所以才会得到这样一份合同,这份合同中记载着夜家当年的点滴,一共只复印了三份,一份在炎夏最高领到层,

另一份在钟家保护的那个夜家幸存的女孩手中。

至于第三份,则由他韩若一来保管,可以想象,丢失了这样的一份合同,他将会迎来怎样的命运。

这是巧合么?

当然不是,这是张思源的另一道毒计,环环相扣。

先是用当时的荒郊野外的黑蚁,试图将案件牵扯到周钱身上,紧接着偷出合同,引发宋家和钟家以及高层领到人的隔阂,最后发力,绊倒韩若一。

如此一来,便算得上成功在一定程度上减除了宋家的羽翼。

至于如何嫁祸周钱?当时死去的五人中,张思源成功提取了周钱的DNA还有血迹,最为精妙的是,这些血迹都被用来喂养那三只蚂蚁。

此时此刻,张思源正看着手中的合同,看着面前的居和泰道:

“阿泰,我落子了,你说,周钱还能和以前一般好运么。”

居和泰将手中厚厚的一摞纸张递给张思源,摇了摇头道:

“张少万不可掉以轻心,周钱这个人变化很大,但都有迹可循,他是武校毕业的,老师眼中的佼佼者。

“虽然控制了他的养父养母,但这对他也难以造成威胁,而且这一招极为凶险,若是败了,张老爷子那...”

张思源放下手中的合同看着面前的围棋盘,五个黑子对一个白子虎视眈眈,白子正是象征着之前的周钱,而在之后,却出现了一道更大的包围网。

但现在,张思源手中又是一个黑子落下,白子貌似无路可退,也无处可逃,但张思源心中总感觉有些不安,那些蚂蚁,他总感觉不是意外那么简单。

......

金叉居,此时此刻,杨畅雄正拿着手中的化检报告,眼中神色很是奇怪,他的观察法学的很扎实。

这种黑蚁却没有多少记载,但在这足足三厘米高的黑蚁身上,他提取出了一个人的血液。

没了之前万景苍的阻碍,他虽然没混出头,但日子总归是好过了许多,这次的案件过去蹊跷,而且后面竟然还夹杂着一起失窃,他并不觉得这是巧合。

分明是有人想出法子引开了夜总会的负责人,再进行偷窃,但这血液和血液库中竟无一人可以配对,在场的人更是如此。

所以,无法判断出到底是谁杀了那个歌女。

死者名燕春,这只是她的艺名,真实名字无从查起,年龄26岁,私生活糜烂,而且有偷窃的癖好,曾因此进过派出所。

“爸爸,这是我刚刚做好的早餐。”

这是他的女儿,杨芬,接过杨芬手中的早餐,杨畅雄眨了眨一晚上没合上的眼皮,原来已经是早上了,想起没有头绪的案子,他喝了一口面前的咖啡,再摸了摸女儿的头,一声叹息。

没人联想到周钱身上?案件与他无关?

以张思源的谋划,自然不会落下这等缺陷,这就又涉及到了一个人,一个名为钟未离的人,这个教授级别的人物已经年迈,但却甚是风流,所以宋家自然会投其所好,将其接管到夜总会玩。

而到了那时,他安排好的人,会让其暴毙,这就是一招险棋,如此人物的暴毙,再牵扯到周钱身上,那周钱就是有十个脑袋都不够砍的。

再引爆歌女事件和盗窃案,无论是周钱,还是宋家必然会被推到风头浪尖。

到那时,在铁桶般的乌姜镇上戳出条缝,就会比他大哥张思宽那样强行让张袖和宋希起正面冲突要强上百倍。

而宋家作为地头蛇为何竟然没有发现张思源的每一处不小的动作,这就和他来乌姜镇当了几年乞丐有关。

宋家老爷子再谨慎,也不可能调查没一个乞丐的来历,而张思源却恰好利用了这一点,押宝在所有底层行业上的人身上。

并做出能与他们生死与共的假象,他出色的演技成功夺得了所有底层行业人的同情,感同身受也莫过于此。

而他们又不知道这些行为会对宋家有什么影响,这,才是关键。

无论张思源做过什么,都不是直接去影响宋家在乌姜镇的利益,再加上他的层层布置,所以世道如此都未曾引起那些人的怀疑。

只是几个小小的身份,再加上种种细微的布置,纵然给他提供帮助的服务生也无法将这几起案件联想到他发头上,所有人眼中,张思源是个好人,更是个和他们一样的可怜人。

......

李家,张思宽正拉着李欣怡的手朝着市中心走去,打算给她买件衣服,而李欣怡此刻正小鸟依人的靠在他的怀里,外人见了只会道一声真是郎才女貌。

但无巧不巧的是,此时杨畅雄正在赶往鸿光夜总会的路上,调查取证还需要一些东西,包括首席打手韩若一的配合。

碰...

张思宽目中无人的朝前走着,而杨畅雄一夜没睡,脑子有些发昏,二人便撞在了一起。

杨畅雄手中的纸张洒落一地。

“走路没长眼睛啊。”

“对不起,对不起。”

杨畅雄急忙道歉道,李欣怡轻声笑道:

“算了。”

张思源见怀中的美人没有责怪的意思,也就继续朝前走了过去,而留下的杨畅雄慌忙的整理着一地的案件相关纸张。

有些事情就是这么微妙,这一撞,一张纸张飞出了几十米远,并没有被杨畅雄捡起来,而却恰好被一个人捡到,这个人正是打算去听钟未离教授演讲的顾城。

顾城拿起这张纸片,看着上面蚂蚁血液的检验,摇了摇头,朝着之前既定好的路线走去,由于不是很远,倒也用不着开车,此时钟未离正讲到精彩的地方。

底下一片掌声,顾城笑了笑,打了声招呼然后坐着一旁的椅子上。

宋耀老爷子的光辉事迹他早就听的耳朵起茧子了,所以就不感兴趣的微微眯起了眼睛,一旁的宋希见状,抽出了他手中的纸张,然后在底下窃窃私语念了出来:

“黑色的蚂蚁,这东西也能杀人么?”

周钱正在聚精会神的听着台上的演讲,钟未离的确有教授风范,周钱感觉受益匪浅。

趁着钟未离前去喝水的时机,他撇了一眼宋希手中的纸张,上面的图片,正是曾被他用特殊手法借刀杀人的黑色蚂蚁。

周钱的眼神瞬间微微眯了起来,直觉告诉他,这不是巧合,这种蚂蚁不喜血液,喜好吞噬和破坏,血液很难从它的身体中被提取出来。

但金叉竟然成功从它的体内提取出了血液,这说明什么?

说明有人故意残留血液让人查出,但他想了想,感觉不对,因为这种蚂蚁的驱使现在的社会应该早已失传,为何那人会和自己一样,不对,那人并不知道这蚂蚁的效果。

这蚂蚁被激怒后,会暴躁的撕碎面前的一切事物,而这女子被发现时只是被蚂蚁戳伤喉管,这说明什么?

那人并不懂得如何激怒蚂蚁,而这一切的一切,直指向一个源头,那就是,他,周钱。

用这种蚂蚁能做出的事和做出过什么只有他知道,所以,那人的目的只能指向他。

但那人会如何陷害他呢?周钱很快想到了,之前在和那五人打斗中,因为保护周月儿所以落下的伤口。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