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09 10:56:33

大厅的门被打开,安泰回来了。

“咦,我们家的?”

看到玄关上的车钥匙,安泰更加震惊,那副字帖自动被他忽略了。

安泰一家虽然每年都有家族企业的分红,但是大部分都是来自安家药业。

除了安若曦上班,安泰夫妻两并没有实质性的收入。

因此安家每年的收入也就几百万,而门口的那部最新款的保时捷帕拉梅拉,售价高达两百多万!

一辆车的价格就抵得上安家大半年的收入了。

因此看到保时捷的钥匙放在自己家里时,安泰和刘琴眼中多了一丝兴奋。

联想到刚才安逸清说要送一辆车给安泰,刘琴眼中闪过一丝明悟。

厨房里的洛风神情稍微犹豫:“爸,那车……”

“逸清,这就是国平要送给你爸的车吗?”

刘琴目光炽热望向安逸清。

此时安逸清也是一愣,唐国平虽然跟他提了一句,但是还没去买啊。

而且就算买了,他是什么时候把车钥匙送到家里的?

那可是保时捷啊!

老娘都没开过这么好的车,就送给爸了?

这个败家的玩意儿!

就算接了大项目,也不能送这么好的车啊!

尽管心里不断滴血,把唐国平暗骂了无数遍,安逸清还是干笑道:“对啊,妈。”

得到安逸清的肯定答复,安泰和刘琴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爸,妈,什么事情这么开心啊?”

“对了,咱们家门口的保时捷是谁的?好漂亮啊!”

这时,安若曦和安若晴也回来了。

“若晴你猜猜看。”

刘琴故作神秘道,随即,自己迫不及待的炫耀了起来:“那车是你大姐夫送给你爸的!”

我们家的?

安若晴檀嘴微张,很是吃惊。就连安若曦也是震惊莫名。

那可是保时捷帕拉梅拉啊,两百多万,说送就送了?

“难道是姐夫最近接的大项目,赚大钱了?”

安若晴只能想到这个原因了。

看了眼正在端菜的洛风,安若曦俏脸闪过一丝黯然。

自己这个名义丈夫,什么时候也能送的起像样的礼物给爸妈啊?

“也就是个小项目,赚个千把万的。”

“没办法,盘子大了就是麻烦,事事要操心,一刻都闲不下来。这不,现在还在陪客户呢,要明天才能过来。”

尽管心疼,但是看到一家人那艳羡的表情,安逸清很是傲娇。

嘴里说着麻烦,但话里行间却处处透露着一股炫耀。

“好,好啊!”

“国平还真的是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惊喜啊。”

刚从老爷子那回来的安泰,此时又得了辆豪车,心情前所未有的好。

看到安泰这么高兴,洛风识趣的没有去争辩什么。

因为就算说了,也没人会相信他。

既然安泰喜欢,那就给他开好了,自己买菜能骑电动车。

“那是,也不看看人家国平是做什么的。他手底下这么多工程队,承包的可都是大工程。”

瞥了一眼家庭煮夫模样的洛风,刘琴毫不掩饰的鄙夷:“比起某个只会吃软饭,懦弱下跪的废物,可是好了百倍万倍。”

同样是女婿,一个出手就是百万豪车,另外一个却只会吃软饭。

简直是天差地别。

“妈,洛风今天也要回账款了,要不然,今天爷爷哪会让爸过去聊家产的事情。”

饭桌上,安若曦实在看不下去了,皱了皱眉。

“还有脸说,那本来就是他惹出来的乱子,我们都是受他牵连的。”

“再说了,要不是杨俊人脉广,这个废物把人家门槛跪断都没用!”

对于这样没有骨气的窝囊废,安逸清和安若晴都是满脸鄙夷。

“对了若曦,兴国银行贷款的事情,有眉目了吗?”安泰问道。

百花集团的账款虽然回了,但是兴国银行的贷款还像一道催命符一般,步步紧逼。

安若曦也是俏脸凝重:“协调的不顺利,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兴国银行寸步不让,各种手段都没用。”

兴国银行?!

季老的小儿子不就是兴国银行最大的股东吗?

洛风恍然间想起来了,白天林雪雁跟他提起过。

只是,自己说了,安若曦他们肯定是不相信的。只能找机会和季老打声招呼了。

“对了,我突然想起来了。最近我听朋友提起一个人,专门做贷款的,他可以借钱给我们。”

想了一下,刘琴说道。

“真的吗?!”

安若曦眼睛一亮,要是能周转资金,那等安家药业的心配方上市,就能够彻底缓过气了。

“他跟我的姐妹是好朋友,肯定没问题的!”

刘琴越说越有底气,虽然这个人她没见过,但是有好姐妹牵线,那都不是事。

解决了压在心头的大石头,一家人其乐融融,唯独洛风一个人坐在最偏的桌角,一言不发。

“明天老爷子的寿宴,洛风你准备好礼物没有?”

突然,安泰发问了。

“额……”

“礼物?”

洛风茫然的抬起头,有些懵。

老爷子寿宴,什么时候轮到自己送礼了?

“你大伯家有明宇和明堂两兄弟送礼,我们家除了你,还有谁能去?”

安泰无奈的叹了口气,很是头疼。

安老爷子重男轻女,要不然,安泰也不会招洛风入赘。

现在安泰一家三个女儿,按照老爷子的观念,只有男丁才能祝寿送礼。

不管一家人对洛风有多厌恶,但是到了这种场合,也就只有洛风才能完成。

“我已经准备好了一个清代鼻烟壶,明天你就代表我们家给老爷子祝寿送礼吧。”

洛风的反应在安泰的意料之中。

应了一声,洛风这才想起来,每年家族重要场合,似乎都是被安明宇两兄弟压着。

明天这么重要的寿宴,安明宇两兄弟肯定不可能会放过的。

安老爷子喜爱古董,整个安家人所共知。

所以,送古董绝对没错。

只是,古董这种东西,价值越高的,价格也越高。

以安明宇两兄弟这些年的积累,送出手的古董绝对不会差。

要是在平常,一个清代鼻烟壶还过得去。但是明天这样的场合,有点不太够看……

第二天一大早,老爷子的八十大寿在安家老宅举办。

安泰一家所有人都盛装出席,到了老宅之后,早已是一片忙碌的景象。

“二叔,你们不操持寿宴也就罢了,居然还这么摆谱,这么晚才来。这是不把爷爷放在心上啊。”

还没进门,就传来了安明宇那阴阳怪气的责问。

“明宇,怎么跟你二叔说话呢。”

“人家这是忙着给人磕头要钱去了。生意上出不了什么力,但是能磕头把账款要回来,那也是一种贡献啊。”

还没等安泰说话,安邦一唱一和的嘲讽道。

“你!”

刘琴顿时被气的浑身发抖。

想尽办法要回账款,没想到却还是被安邦一家抓到攻讦的把柄。

“大伯,没有证据的事情可不要乱说。洛风有没有下跪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的是,我们家有了继承家产的权力。”

“这总比某些恬不知耻,修改遗嘱的人要强多了。”

安若曦毫不留情的回敬道。

家产分配的问题,直接击中了安邦等人的软肋。

一时间有些哑口无言。

“若曦,你自己说的,没证据的事情不要乱说。老爷子都已经确认遗嘱就是他自己写的了,你可不要含沙射影。”

安若曦的反击让安明宇有些难以招架。

“是与不是,心里有数就行。”

“只要最后的结果是好的,过程没有人会在意。”

刘琴冷笑了一声,随后,安泰一家人都进了大堂。

“哼,最后的结果是好的?”

“没有到最后一刻,是好是坏,还不一定呢……”

目光森寒的盯着安泰一家,安明宇心底泛起丝丝冷意。

第25章 谁的车? (新书求收藏!)

大厅的门被打开,安泰回来了。

“咦,我们家的?”

看到玄关上的车钥匙,安泰更加震惊,那副字帖自动被他忽略了。

安泰一家虽然每年都有家族企业的分红,但是大部分都是来自安家药业。

除了安若曦上班,安泰夫妻两并没有实质性的收入。

因此安家每年的收入也就几百万,而门口的那部最新款的保时捷帕拉梅拉,售价高达两百多万!

一辆车的价格就抵得上安家大半年的收入了。

因此看到保时捷的钥匙放在自己家里时,安泰和刘琴眼中多了一丝兴奋。

联想到刚才安逸清说要送一辆车给安泰,刘琴眼中闪过一丝明悟。

厨房里的洛风神情稍微犹豫:“爸,那车……”

“逸清,这就是国平要送给你爸的车吗?”

刘琴目光炽热望向安逸清。

此时安逸清也是一愣,唐国平虽然跟他提了一句,但是还没去买啊。

而且就算买了,他是什么时候把车钥匙送到家里的?

那可是保时捷啊!

老娘都没开过这么好的车,就送给爸了?

这个败家的玩意儿!

就算接了大项目,也不能送这么好的车啊!

尽管心里不断滴血,把唐国平暗骂了无数遍,安逸清还是干笑道:“对啊,妈。”

得到安逸清的肯定答复,安泰和刘琴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爸,妈,什么事情这么开心啊?”

“对了,咱们家门口的保时捷是谁的?好漂亮啊!”

这时,安若曦和安若晴也回来了。

“若晴你猜猜看。”

刘琴故作神秘道,随即,自己迫不及待的炫耀了起来:“那车是你大姐夫送给你爸的!”

我们家的?

安若晴檀嘴微张,很是吃惊。就连安若曦也是震惊莫名。

那可是保时捷帕拉梅拉啊,两百多万,说送就送了?

“难道是姐夫最近接的大项目,赚大钱了?”

安若晴只能想到这个原因了。

看了眼正在端菜的洛风,安若曦俏脸闪过一丝黯然。

自己这个名义丈夫,什么时候也能送的起像样的礼物给爸妈啊?

“也就是个小项目,赚个千把万的。”

“没办法,盘子大了就是麻烦,事事要操心,一刻都闲不下来。这不,现在还在陪客户呢,要明天才能过来。”

尽管心疼,但是看到一家人那艳羡的表情,安逸清很是傲娇。

嘴里说着麻烦,但话里行间却处处透露着一股炫耀。

“好,好啊!”

“国平还真的是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惊喜啊。”

刚从老爷子那回来的安泰,此时又得了辆豪车,心情前所未有的好。

看到安泰这么高兴,洛风识趣的没有去争辩什么。

因为就算说了,也没人会相信他。

既然安泰喜欢,那就给他开好了,自己买菜能骑电动车。

“那是,也不看看人家国平是做什么的。他手底下这么多工程队,承包的可都是大工程。”

瞥了一眼家庭煮夫模样的洛风,刘琴毫不掩饰的鄙夷:“比起某个只会吃软饭,懦弱下跪的废物,可是好了百倍万倍。”

同样是女婿,一个出手就是百万豪车,另外一个却只会吃软饭。

简直是天差地别。

“妈,洛风今天也要回账款了,要不然,今天爷爷哪会让爸过去聊家产的事情。”

饭桌上,安若曦实在看不下去了,皱了皱眉。

“还有脸说,那本来就是他惹出来的乱子,我们都是受他牵连的。”

“再说了,要不是杨俊人脉广,这个废物把人家门槛跪断都没用!”

对于这样没有骨气的窝囊废,安逸清和安若晴都是满脸鄙夷。

“对了若曦,兴国银行贷款的事情,有眉目了吗?”安泰问道。

百花集团的账款虽然回了,但是兴国银行的贷款还像一道催命符一般,步步紧逼。

安若曦也是俏脸凝重:“协调的不顺利,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兴国银行寸步不让,各种手段都没用。”

兴国银行?!

季老的小儿子不就是兴国银行最大的股东吗?

洛风恍然间想起来了,白天林雪雁跟他提起过。

只是,自己说了,安若曦他们肯定是不相信的。只能找机会和季老打声招呼了。

“对了,我突然想起来了。最近我听朋友提起一个人,专门做贷款的,他可以借钱给我们。”

想了一下,刘琴说道。

“真的吗?!”

安若曦眼睛一亮,要是能周转资金,那等安家药业的心配方上市,就能够彻底缓过气了。

“他跟我的姐妹是好朋友,肯定没问题的!”

刘琴越说越有底气,虽然这个人她没见过,但是有好姐妹牵线,那都不是事。

解决了压在心头的大石头,一家人其乐融融,唯独洛风一个人坐在最偏的桌角,一言不发。

“明天老爷子的寿宴,洛风你准备好礼物没有?”

突然,安泰发问了。

“额……”

“礼物?”

洛风茫然的抬起头,有些懵。

老爷子寿宴,什么时候轮到自己送礼了?

“你大伯家有明宇和明堂两兄弟送礼,我们家除了你,还有谁能去?”

安泰无奈的叹了口气,很是头疼。

安老爷子重男轻女,要不然,安泰也不会招洛风入赘。

现在安泰一家三个女儿,按照老爷子的观念,只有男丁才能祝寿送礼。

不管一家人对洛风有多厌恶,但是到了这种场合,也就只有洛风才能完成。

“我已经准备好了一个清代鼻烟壶,明天你就代表我们家给老爷子祝寿送礼吧。”

洛风的反应在安泰的意料之中。

应了一声,洛风这才想起来,每年家族重要场合,似乎都是被安明宇两兄弟压着。

明天这么重要的寿宴,安明宇两兄弟肯定不可能会放过的。

安老爷子喜爱古董,整个安家人所共知。

所以,送古董绝对没错。

只是,古董这种东西,价值越高的,价格也越高。

以安明宇两兄弟这些年的积累,送出手的古董绝对不会差。

要是在平常,一个清代鼻烟壶还过得去。但是明天这样的场合,有点不太够看……

第二天一大早,老爷子的八十大寿在安家老宅举办。

安泰一家所有人都盛装出席,到了老宅之后,早已是一片忙碌的景象。

“二叔,你们不操持寿宴也就罢了,居然还这么摆谱,这么晚才来。这是不把爷爷放在心上啊。”

还没进门,就传来了安明宇那阴阳怪气的责问。

“明宇,怎么跟你二叔说话呢。”

“人家这是忙着给人磕头要钱去了。生意上出不了什么力,但是能磕头把账款要回来,那也是一种贡献啊。”

还没等安泰说话,安邦一唱一和的嘲讽道。

“你!”

刘琴顿时被气的浑身发抖。

想尽办法要回账款,没想到却还是被安邦一家抓到攻讦的把柄。

“大伯,没有证据的事情可不要乱说。洛风有没有下跪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的是,我们家有了继承家产的权力。”

“这总比某些恬不知耻,修改遗嘱的人要强多了。”

安若曦毫不留情的回敬道。

家产分配的问题,直接击中了安邦等人的软肋。

一时间有些哑口无言。

“若曦,你自己说的,没证据的事情不要乱说。老爷子都已经确认遗嘱就是他自己写的了,你可不要含沙射影。”

安若曦的反击让安明宇有些难以招架。

“是与不是,心里有数就行。”

“只要最后的结果是好的,过程没有人会在意。”

刘琴冷笑了一声,随后,安泰一家人都进了大堂。

“哼,最后的结果是好的?”

“没有到最后一刻,是好是坏,还不一定呢……”

目光森寒的盯着安泰一家,安明宇心底泛起丝丝冷意。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