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09 09:05:18

“大家有话好说,千万不要伤了和气。”

见双方动起手来,侯睿顿时急了,不管受伤的是谁,都会捅出大篓子。

李家能在江州屹立多年不倒,始终占据四大家族之首,背景自然不简单。

至于那个神秘的宋家,侯睿尽管不太清楚根底,但上头交代过,务必配合宋家查找凶手,可见来头不小。

真凶尚未确定,两大家族拼个你死我活,叫他如何向上级交代。

“前后经过您看得清清楚楚,对方咄咄逼人,我们不过是被动自卫。”李若尘不急不缓说道。

“看这事儿给闹的。”侯睿头疼不已,一脸为难看向两个青年:“两位给我侯某一个薄面,就此收手如何?”

即便他不开口,宋氏二人也不会再主动出手。

别看黄级圆满和玄级初期只有一步之遥,实力却差了十八条街,至少要三个黄级圆满才能勉强抵挡一个玄级初期。

“既然您发话了,我们兄弟就给您一个面子,不过我们宋家的人不能白死,没有洗清嫌疑之前,这二人不能擅自离开江州。”高个青年借驴下坡说道。

他指的是李若尘和李正海,李正海表现出玄级初期的实力,完全有能力击杀黄级后期的宋迪,也被列为嫌疑对象。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随便你们调查,但你无权限制我们的行动自由。”李若尘面不改色说道。

“依我之见,大家各退一步,自由活动范围限定在江南省境内,如果需要前往其他省份,提前到局里报备。”侯睿一锤定音,生怕双方再吵起来。

“那就依您所说,我们走!”高个青年冷哼一声,率先转身离开。

“李家主,那我就不打扰了,诸位留步。”侯睿紧跟着提出告辞。

“慢走,恕不远送。”李明远拱了拱手。

坐上巡逻车,高个青年甩了甩手掌,面色阴鸷道:“什么时候玄级高手成大白菜了,随便走一走就碰到一个。”

矮个青年瞥了一眼,发现同伴右手手掌红了一片,五指更是严重肿胀,明显在刚才的交手中吃了暗亏。

“幸亏我没出手!”矮个青年暗道侥幸。

“宋浩,你说凶手会不会是刚刚出手那个家伙?”高个青年忽然狐疑问道。

“我觉得可能性不大,那人要击败宋迪确实简单,但要轻易将他击杀却不容易。”名叫宋浩的矮个青年摇了摇头。

高个青年若有所思点点头。

从两处现场分析来看,杀人者实力强横,宋迪几乎毫无还手之力,玄级初期做不到这点。

“此人作案的几率不大,但也不能忽视,竟然有玄级高手坐镇,这个李家究竟什么来头,难道和小世界某个世家有关?”宋浩百思不得其解。

与此同时,李正海也在问类似问题:“这宋家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周边地区没听说哪个大家族姓宋啊。”

老爷子淡淡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道:“这不是你该操心的,李氏集团风气越来越差,损公肥私的行为屡见不鲜,是该好好整顿整顿了,你这个总经理要带好头。”

李正河顿时一个激灵,知道老爷子是在敲打自己,不禁怀疑是不是李若尘偷偷说了什么。

李若尘没心思打小报告,今天的事给他敲响了警钟。

宋家已经怀疑到自己头上,虽然暂时把人打发走了,但难保不会卷土重来。

下次宋家再派人来,实力必定更强,李正海未必压得住,到那时还得靠自己。

“络腮胡说小世界最强者是地级后期,不知宋家有没有地级高手,上次忘了问。”

李若尘摸着下巴暗暗思索,有些后悔太早把人弄死,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不过以络腮胡在宋家的地位,估计只是个小喽啰,不可能清楚宋家最强者的境界,问了也是白问。

“果不其然,不管国内国外,都是凭实力说话。”

李若尘叹了口气,算是看透了,自己就是劳碌命,回到国内仍得拼命提高实力。

好在明天就是周末,地下拍卖会即将开始,得到百年野山参和何首乌,实力迅速提升,即便不如地级武者,也不会逊色太多。

以李正海为参照物,李若尘有百分百把握击败玄级初期武者,没见过玄级中期,不敢妄下断论。

目前神血转化达到22%,光论境界应该和玄级中期不相上下。

艾莉丝已经把拍卖会的具体地点发过来,距离江州倒是不远,只不过位置较偏僻。

手头没一辆自己的车终究不太方便,李若尘想了想,决定花点钱弄辆二手车,买新车太显眼,说不定又会惹来非议。

随便找了个家二手车行,简单筛选一会儿,李若尘买了一辆国产越野车。

不图美观性能,又不是用来赛车,能代步就成。

二手车行斜对面就是一家宝马4S店,李若源正带着几个小弟随意转悠。

最近他看上宝马X7,只不过价格有点小贵,一直犹豫着要不要入手。

上次被李若尘一闹,李家内部展开自查,抓了好几个中饱私囊的蛀虫,搞得人心惶惶,李若源也不敢再随意伸手,所以手头有点紧。

“咦,源哥你快看,那个是不是李若尘?”一个眼尖的旁系子弟指着斜对面惊声叫道。

“还真是他!”李若源顺着方向看去,嘴里嘀嘀咕咕骂了几句。

“源哥,这小子好像在买车,咱们要不要过去瞧瞧?”有人怂恿道。

李若源也很好奇李若尘会买什么车,领着小弟们浩浩荡荡走进二手车行。

“哎呦,这不是若尘堂哥吗,怎么沦落到买二手车的地步。”李若源阴阳怪气笑了笑,拍着额头说道:“瞧我这记性,差点忘了你没有少爷的待遇,需不需要我这个做堂弟的资助你一点?”

“哦,这么说你很有钱?看来有必要查一查你的钱都是哪儿来的。”李若尘似笑非笑道。

“查吧,随便你怎么查都行,我行的端坐的正无愧于心。”李若源毫无顾忌。

所有见不得光的事都摆平了,各种证据也都清除干净,现在没什么好怕的。

李若尘眼睛一眯,这家伙敢在自己面前如此嚣张,显然有所依仗,普通调查估计奈何不了他,得多花点心思才行。

事实上,李若尘手头的证据并不多,毕竟回国时间有限。

那几个旁系子弟的罪证还是艾莉丝搜集的,如今二房警惕性提高,想抓到他们的把柄更不容易。

付了款,车行的工作人员把车钥匙交到李若尘手中。

李若源嘴里啧啧个不停:“好歹你也是我们李家人,开这种烂车出门,简直丢我们李家的脸。”

“源哥,话不能这么说,人和人地位不同,开的车也不同,有的人就只配开破车。”一旁的小弟嘿嘿笑道。

“这话说得在理。”李若源一脸认同点点头,看向李若尘笑道:“烂人配烂车,你这车还真买对了。”

“烂归烂,这车也得几万块钱,你哪来的钱买车,是不是又偷了家里贵重物品贱卖换来的钱?”一个染着黄头发的青年不怀好意质问道。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李若源顿时眼前一亮,忽然想到一个对付李若尘的好办法。

“别以为装沉默就没事了,你和你爸有盗窃的前科,快点老实交代,到底偷了家里什么东西!”黄毛不依不饶逼问。

“你交代不出购车款的来源,说明就是偷的!”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别逼我们动手!”

“我劝你还是乖乖实话实说,不然到了局子里,可就没那么好说话了。”

另外几个旁系子弟直接把偷盗的罪名扣到李若尘头上,认定他的钱来源有问题。

“好你个李若尘,原来是贼喊捉贼,指认别人假公济私中饱私囊,我看最有问题的那个人是你!”李若源义正言辞喝道,准备借这件事倒打一耙。

李若尘没搭理其他人,眼中寒光一闪,死死盯着黄毛,一股杀意弥漫开,令周围的人手脚隐隐发冷。

“你……你要干什么?”黄毛脸色微微发白,不由的后退两步。

“没记错的话,你叫李烨对吧?”李若尘的声音无比冰冷,传入黄毛耳中,只觉得浑身凉飕飕。

“李若尘,有种你冲我来,装什么大头蒜!”李若源咬牙挡在黄毛前面,一副很讲义气的样子。

一米九多的李若愚都挡不住李若尘,更何况李若源这小身板,直接被拎起来丢到一边。

“刚才不是叫得很欢实,怎么连自己名字都不敢认了?”李若尘往前迈了两步,站到黄毛面前。

“我又没说错什么,你和你爸……”

黄毛话没说完,就发现自己身体飞了起来,然后重重摔在地上,大半边脸颊失去知觉。

哇的一下吐出一口血,其中夹杂着两颗牙齿,把众人看呆了。

“你怎么敢打人?!”李若源回过神,色厉内荏怒喝道。

“我为什么不敢?”李若尘似笑非笑看着他。

李若源嘴角抽了抽,不知该如何回应,打都打了,难不成打回来?

自己倒是想,问题是打不过啊!

第二十一章 盗窃的前科

“大家有话好说,千万不要伤了和气。”

见双方动起手来,侯睿顿时急了,不管受伤的是谁,都会捅出大篓子。

李家能在江州屹立多年不倒,始终占据四大家族之首,背景自然不简单。

至于那个神秘的宋家,侯睿尽管不太清楚根底,但上头交代过,务必配合宋家查找凶手,可见来头不小。

真凶尚未确定,两大家族拼个你死我活,叫他如何向上级交代。

“前后经过您看得清清楚楚,对方咄咄逼人,我们不过是被动自卫。”李若尘不急不缓说道。

“看这事儿给闹的。”侯睿头疼不已,一脸为难看向两个青年:“两位给我侯某一个薄面,就此收手如何?”

即便他不开口,宋氏二人也不会再主动出手。

别看黄级圆满和玄级初期只有一步之遥,实力却差了十八条街,至少要三个黄级圆满才能勉强抵挡一个玄级初期。

“既然您发话了,我们兄弟就给您一个面子,不过我们宋家的人不能白死,没有洗清嫌疑之前,这二人不能擅自离开江州。”高个青年借驴下坡说道。

他指的是李若尘和李正海,李正海表现出玄级初期的实力,完全有能力击杀黄级后期的宋迪,也被列为嫌疑对象。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随便你们调查,但你无权限制我们的行动自由。”李若尘面不改色说道。

“依我之见,大家各退一步,自由活动范围限定在江南省境内,如果需要前往其他省份,提前到局里报备。”侯睿一锤定音,生怕双方再吵起来。

“那就依您所说,我们走!”高个青年冷哼一声,率先转身离开。

“李家主,那我就不打扰了,诸位留步。”侯睿紧跟着提出告辞。

“慢走,恕不远送。”李明远拱了拱手。

坐上巡逻车,高个青年甩了甩手掌,面色阴鸷道:“什么时候玄级高手成大白菜了,随便走一走就碰到一个。”

矮个青年瞥了一眼,发现同伴右手手掌红了一片,五指更是严重肿胀,明显在刚才的交手中吃了暗亏。

“幸亏我没出手!”矮个青年暗道侥幸。

“宋浩,你说凶手会不会是刚刚出手那个家伙?”高个青年忽然狐疑问道。

“我觉得可能性不大,那人要击败宋迪确实简单,但要轻易将他击杀却不容易。”名叫宋浩的矮个青年摇了摇头。

高个青年若有所思点点头。

从两处现场分析来看,杀人者实力强横,宋迪几乎毫无还手之力,玄级初期做不到这点。

“此人作案的几率不大,但也不能忽视,竟然有玄级高手坐镇,这个李家究竟什么来头,难道和小世界某个世家有关?”宋浩百思不得其解。

与此同时,李正海也在问类似问题:“这宋家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周边地区没听说哪个大家族姓宋啊。”

老爷子淡淡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道:“这不是你该操心的,李氏集团风气越来越差,损公肥私的行为屡见不鲜,是该好好整顿整顿了,你这个总经理要带好头。”

李正河顿时一个激灵,知道老爷子是在敲打自己,不禁怀疑是不是李若尘偷偷说了什么。

李若尘没心思打小报告,今天的事给他敲响了警钟。

宋家已经怀疑到自己头上,虽然暂时把人打发走了,但难保不会卷土重来。

下次宋家再派人来,实力必定更强,李正海未必压得住,到那时还得靠自己。

“络腮胡说小世界最强者是地级后期,不知宋家有没有地级高手,上次忘了问。”

李若尘摸着下巴暗暗思索,有些后悔太早把人弄死,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不过以络腮胡在宋家的地位,估计只是个小喽啰,不可能清楚宋家最强者的境界,问了也是白问。

“果不其然,不管国内国外,都是凭实力说话。”

李若尘叹了口气,算是看透了,自己就是劳碌命,回到国内仍得拼命提高实力。

好在明天就是周末,地下拍卖会即将开始,得到百年野山参和何首乌,实力迅速提升,即便不如地级武者,也不会逊色太多。

以李正海为参照物,李若尘有百分百把握击败玄级初期武者,没见过玄级中期,不敢妄下断论。

目前神血转化达到22%,光论境界应该和玄级中期不相上下。

艾莉丝已经把拍卖会的具体地点发过来,距离江州倒是不远,只不过位置较偏僻。

手头没一辆自己的车终究不太方便,李若尘想了想,决定花点钱弄辆二手车,买新车太显眼,说不定又会惹来非议。

随便找了个家二手车行,简单筛选一会儿,李若尘买了一辆国产越野车。

不图美观性能,又不是用来赛车,能代步就成。

二手车行斜对面就是一家宝马4S店,李若源正带着几个小弟随意转悠。

最近他看上宝马X7,只不过价格有点小贵,一直犹豫着要不要入手。

上次被李若尘一闹,李家内部展开自查,抓了好几个中饱私囊的蛀虫,搞得人心惶惶,李若源也不敢再随意伸手,所以手头有点紧。

“咦,源哥你快看,那个是不是李若尘?”一个眼尖的旁系子弟指着斜对面惊声叫道。

“还真是他!”李若源顺着方向看去,嘴里嘀嘀咕咕骂了几句。

“源哥,这小子好像在买车,咱们要不要过去瞧瞧?”有人怂恿道。

李若源也很好奇李若尘会买什么车,领着小弟们浩浩荡荡走进二手车行。

“哎呦,这不是若尘堂哥吗,怎么沦落到买二手车的地步。”李若源阴阳怪气笑了笑,拍着额头说道:“瞧我这记性,差点忘了你没有少爷的待遇,需不需要我这个做堂弟的资助你一点?”

“哦,这么说你很有钱?看来有必要查一查你的钱都是哪儿来的。”李若尘似笑非笑道。

“查吧,随便你怎么查都行,我行的端坐的正无愧于心。”李若源毫无顾忌。

所有见不得光的事都摆平了,各种证据也都清除干净,现在没什么好怕的。

李若尘眼睛一眯,这家伙敢在自己面前如此嚣张,显然有所依仗,普通调查估计奈何不了他,得多花点心思才行。

事实上,李若尘手头的证据并不多,毕竟回国时间有限。

那几个旁系子弟的罪证还是艾莉丝搜集的,如今二房警惕性提高,想抓到他们的把柄更不容易。

付了款,车行的工作人员把车钥匙交到李若尘手中。

李若源嘴里啧啧个不停:“好歹你也是我们李家人,开这种烂车出门,简直丢我们李家的脸。”

“源哥,话不能这么说,人和人地位不同,开的车也不同,有的人就只配开破车。”一旁的小弟嘿嘿笑道。

“这话说得在理。”李若源一脸认同点点头,看向李若尘笑道:“烂人配烂车,你这车还真买对了。”

“烂归烂,这车也得几万块钱,你哪来的钱买车,是不是又偷了家里贵重物品贱卖换来的钱?”一个染着黄头发的青年不怀好意质问道。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李若源顿时眼前一亮,忽然想到一个对付李若尘的好办法。

“别以为装沉默就没事了,你和你爸有盗窃的前科,快点老实交代,到底偷了家里什么东西!”黄毛不依不饶逼问。

“你交代不出购车款的来源,说明就是偷的!”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别逼我们动手!”

“我劝你还是乖乖实话实说,不然到了局子里,可就没那么好说话了。”

另外几个旁系子弟直接把偷盗的罪名扣到李若尘头上,认定他的钱来源有问题。

“好你个李若尘,原来是贼喊捉贼,指认别人假公济私中饱私囊,我看最有问题的那个人是你!”李若源义正言辞喝道,准备借这件事倒打一耙。

李若尘没搭理其他人,眼中寒光一闪,死死盯着黄毛,一股杀意弥漫开,令周围的人手脚隐隐发冷。

“你……你要干什么?”黄毛脸色微微发白,不由的后退两步。

“没记错的话,你叫李烨对吧?”李若尘的声音无比冰冷,传入黄毛耳中,只觉得浑身凉飕飕。

“李若尘,有种你冲我来,装什么大头蒜!”李若源咬牙挡在黄毛前面,一副很讲义气的样子。

一米九多的李若愚都挡不住李若尘,更何况李若源这小身板,直接被拎起来丢到一边。

“刚才不是叫得很欢实,怎么连自己名字都不敢认了?”李若尘往前迈了两步,站到黄毛面前。

“我又没说错什么,你和你爸……”

黄毛话没说完,就发现自己身体飞了起来,然后重重摔在地上,大半边脸颊失去知觉。

哇的一下吐出一口血,其中夹杂着两颗牙齿,把众人看呆了。

“你怎么敢打人?!”李若源回过神,色厉内荏怒喝道。

“我为什么不敢?”李若尘似笑非笑看着他。

李若源嘴角抽了抽,不知该如何回应,打都打了,难不成打回来?

自己倒是想,问题是打不过啊!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