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04 13:12:16

林清玥站在包厢门口,深吸了一口气后,立刻换上一副笑脸走了进去。

明明是去见家人,但身上好似上了枷锁,满是负累。

包厢内已经坐了几号人,除了林清玥父母外,还有林平川的那位朋友,但让林清玥没想到的是,林少楠竟然也在场。

林少楠一道戏谑的目光立刻迎了上来,明显带着几分挑衅和威胁的意思。

林清玥神色一变,上次苏言把林少楠给打了,他今天在这里准保不安好心。

“爸妈!”林清玥走进去,笑着打了一个招呼。

本以为父母会因为昨天的事情生气,但林平川却一改往常威严面孔,笑着招呼林清玥坐了下来。

“老徐,这是我的二女儿小玥,在绿洲分公司出任销售经理,以后还要靠你提拔啊。”林平川笑着恭维道“小玥,快叫徐叔叔,他可是绿洲总公司项目部的经理,以后你调进本部还要靠你徐叔叔。”

“徐叔叔好。”

话音落下,只见林平川身旁一道色迷迷的目光落在了林清玥身上,从上到下将林清玥打量一遍,盯的林清玥十分不舒服。

“哦?小玥竟然也在绿洲工作,看来我们还真是缘分不浅啊,你这老顽固怎么舍得让女儿离开自己身边的,在你们盛世集团有你照顾岂不是更好?”徐万海意犹未尽的收回目光道。

没想到林平川老婆年过四十丰韵尚存,就连这女儿也是美艳绝伦。

“我这女儿从小独立,何况女大不中留,让她自己闯荡吧。”林平川笑呵呵道。

林清玥打过招呼,坐到了母亲秦岚身边,小声跟自己母亲聊着天。

“老林,小玥男友呢,怎么不见他一起过来?”徐万海话里有话的问道,若是林清玥只身一人,兴许他还能摸得个机会送她回家。

听到这话,林平川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语气也变得生冷起来。

“已经死了!”

就在林平川话音落下的一瞬间,苏言提着点心出现在包厢门口。

“爸!”

闻言,林平川脸色急转直下,一道愠怒的目光落在了苏言身上。

“谁叫你这个废物过来的,给我滚出去!”林平川怒声道。

林清玥见状,立刻站起来替苏言解围道“爸,是我叫......”

“闭嘴,我让你说话了吗。”林平川暴跳如雷道。

秦岚也是脸色难看,悄悄在一旁将林清玥拉回座位。

“女儿,妈在电话怎么跟你说的,不是就让你一个人过来吗,你明知道你爸他不想看见那个废物,你还把他带过来,这是存心要气死你爸啊。”

林少楠斜着眼睛坐看好戏,心里嗤之以鼻的冷笑着。

林清玥你还真是蠢,竟然敢把苏言这个废物带来。

今天这桶炸药是彻底被点燃了。

一会儿自己瞄准时机,在上去落井下石一番,你们这对狗男女就等死吧!

他心中一阵狂笑,敲着二郎腿不断对林清玥发出挑衅的目光。

“苏言,要不你先回去吧。”林清玥见事情不妙,果然一切跟她预料的一样,都怪她太乐观,自己父母怎么可能接受苏言呢。

这件事是她太欠考虑了,才会弄成眼前的局面。

然而苏言就像是没有听见一般,径直走进去坐了下来。

徐万海见气氛不对,也在一旁笑呵呵打起圆场来。

“老林,干嘛跟孩子们发这么大火啊。”

林平川稳了稳心神,碍于外人在场,也不能多说什么,但看见苏言恬不知耻的坐下来后,心里的火越烧越旺。

“老徐,让你见笑了,我林平川也算是一世英明,但偏偏就给小女儿找了个窝囊废,走到哪都被人戳脊梁骨,我丢人啊!”林平川抬起巴掌,对着自己脸扇了一下。

徐万海立刻伸手拦住他,继续在中间打圆场。

“现在不就流行上门女婿吗,儿孙自有儿孙福,咱们长辈也别太过干预了。”

他端起酒杯,目光斜视着林清玥,心里打起小九九来,这林清玥长得这么漂亮,找了这么个窝囊废也是可惜了,兴许自己还真的有机会拿下她。

“算了,不提了,是我女儿命不好,喝酒,咱们就当这个废物不存在。”林平川端起酒盅,仰头闷掉了杯里的酒。

虽然看见苏言惹恼了他,但林平川今天总体的心情还是不错的,本以为绿洲这个项目,盛世集团在几个竞争公司里是最没希望的,但这项目部经理是他老同学,事情也迎来了转机。

虽然徐万海还没有答应将项目交给林平川,但他手上至少握着了筹码,心里也有了底气。

不然他也不会不惜重金在醉仙楼天字号包厢设宴,这一顿饭的价钱可不菲啊。

林少楠见气氛再次缓和下来,立刻将注意力再次引到苏言身上。

“苏言,你这整天赖在家里混吃等死也不是个办法,像你这种没学历没资历的人,高端工作也不适合你,要不明天你去盛世保安部报道吧,出去至少也能说自己有个正经职业。”

“就他这瘦了吧唧的样,保安都不要他!”秦岚美眸一翻,一脸嫌弃道。

“二婶,你这话可就说错了,人不可貌相,苏言前几天还动手把我打了,害的我住了几天院,到现在我身上的伤还没好呢。”林少楠撩开衣服,把身上的伤露出给众人看。

林平川夫妇见状,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怒火,再次被点燃。

“林少楠,苏言为什么打你,你自己没数吗?”林清玥面色冰冷,实在克制不住了,起身质问道。

“因为什么这个废物也不能动手,就算动手,也是少楠动手打他,他一个废物还想反天不成!”林平川一巴掌拍在桌上道。

林少楠是老太太最喜欢的孙子,这事要是传到老太太耳朵里,别说苏言下场难堪,就是他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林平川勃然大怒道“今天我要好好教训下这个没家教的废物!”

“爸,苏言是我丈夫,你们不分青红皂白就骂他,这不公平!”

林清玥眼眶红了起来,豆子般的眼泪一颗颗掉落,委屈的目光看的人心中一片怜惜。

“给我闪开,信不信我连你一起打。”

林平川正在气头上,别说是林清玥,怕是九头牛也拦不住他。

徐万海本来还想上去劝阻的,但这时候接了一个电话,也就没空理会了,脸色大变的跑出了包厢。

“小玥,你快闪开,别再惹你爸生气了。”秦岚在一旁拽了拽林清玥的胳膊,自己老公什么脾气,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爸,你表面上是替林少楠出气,还不是因为你怕得罪奶奶,得罪大伯,就要把气撒在苏言身上,你说苏言被人瞧不起连累了你们,难道你在林家就被人瞧得起了吗,就算你把气全撒在苏言身上有用什么用?”林清玥咬着嘴唇,一脸倔强道。

这番话,深深刺痛了林平川最为敏感的神经。

他是林家次子,从小都不受待见,尽管在盛世集团混个部门经理,但始终进不去高层里,甚至混的还不如分支的几个表兄弟,这也是他这次拼了命想要拿到绿洲项目的原因。

“清玥,你少说两句吧。”秦岚面色纠结,在这么闹下去天就要塌了。

“就算没有苏言,难道我们在林家的情况就能改变了吗,为什么要把错归结在一个不相干的人身上?”

林清玥泪如雨下,她的委屈是替苏言在诉说。

这么多年,一家人都欠苏言一句道歉,这也是她坚持不跟苏言离婚的原因。

“老婆......谢谢你!”

看见这个义无反顾挡在自己面前的女人,三年以来,苏言脸上第一次浮现出了一丝笑容。

从此以后,你往前走,我永远都会在你身后。

“我让你胡说,不闪开,我就连你一起打!”

林平川暴跳如雷,扬起巴掌就要朝林清玥的脸上扇去。

秦岚吓得脸色煞白,也不敢上前阻拦,眼看着林平川这一巴掌要落下来,苏言向前一步,直接攥住了林平川的手腕。

“爸,清玥说的没错。”

林平川眼神一怔,根本没想过苏言敢上前阻拦。

“苏言,你要干什么,反了天了还,都是你这个废物拖累我女儿,我今天就打断你的腿!”林平川指着苏言鼻子骂道。

看得出来,林平川已经彻气疯了,可他抽了几次手,愣是没有摆脱苏言那如钳子一样的手掌。

就在包厢内气氛愈发紧张时,只见跑出去接电话的徐万海气势汹汹的跑了回来,在其身边还跟着一个美妇,正是开保时捷的那个女人。

“林平川,你真是找了一个好女婿啊!”

009 你真是找了个好女婿

林清玥站在包厢门口,深吸了一口气后,立刻换上一副笑脸走了进去。

明明是去见家人,但身上好似上了枷锁,满是负累。

包厢内已经坐了几号人,除了林清玥父母外,还有林平川的那位朋友,但让林清玥没想到的是,林少楠竟然也在场。

林少楠一道戏谑的目光立刻迎了上来,明显带着几分挑衅和威胁的意思。

林清玥神色一变,上次苏言把林少楠给打了,他今天在这里准保不安好心。

“爸妈!”林清玥走进去,笑着打了一个招呼。

本以为父母会因为昨天的事情生气,但林平川却一改往常威严面孔,笑着招呼林清玥坐了下来。

“老徐,这是我的二女儿小玥,在绿洲分公司出任销售经理,以后还要靠你提拔啊。”林平川笑着恭维道“小玥,快叫徐叔叔,他可是绿洲总公司项目部的经理,以后你调进本部还要靠你徐叔叔。”

“徐叔叔好。”

话音落下,只见林平川身旁一道色迷迷的目光落在了林清玥身上,从上到下将林清玥打量一遍,盯的林清玥十分不舒服。

“哦?小玥竟然也在绿洲工作,看来我们还真是缘分不浅啊,你这老顽固怎么舍得让女儿离开自己身边的,在你们盛世集团有你照顾岂不是更好?”徐万海意犹未尽的收回目光道。

没想到林平川老婆年过四十丰韵尚存,就连这女儿也是美艳绝伦。

“我这女儿从小独立,何况女大不中留,让她自己闯荡吧。”林平川笑呵呵道。

林清玥打过招呼,坐到了母亲秦岚身边,小声跟自己母亲聊着天。

“老林,小玥男友呢,怎么不见他一起过来?”徐万海话里有话的问道,若是林清玥只身一人,兴许他还能摸得个机会送她回家。

听到这话,林平川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语气也变得生冷起来。

“已经死了!”

就在林平川话音落下的一瞬间,苏言提着点心出现在包厢门口。

“爸!”

闻言,林平川脸色急转直下,一道愠怒的目光落在了苏言身上。

“谁叫你这个废物过来的,给我滚出去!”林平川怒声道。

林清玥见状,立刻站起来替苏言解围道“爸,是我叫......”

“闭嘴,我让你说话了吗。”林平川暴跳如雷道。

秦岚也是脸色难看,悄悄在一旁将林清玥拉回座位。

“女儿,妈在电话怎么跟你说的,不是就让你一个人过来吗,你明知道你爸他不想看见那个废物,你还把他带过来,这是存心要气死你爸啊。”

林少楠斜着眼睛坐看好戏,心里嗤之以鼻的冷笑着。

林清玥你还真是蠢,竟然敢把苏言这个废物带来。

今天这桶炸药是彻底被点燃了。

一会儿自己瞄准时机,在上去落井下石一番,你们这对狗男女就等死吧!

他心中一阵狂笑,敲着二郎腿不断对林清玥发出挑衅的目光。

“苏言,要不你先回去吧。”林清玥见事情不妙,果然一切跟她预料的一样,都怪她太乐观,自己父母怎么可能接受苏言呢。

这件事是她太欠考虑了,才会弄成眼前的局面。

然而苏言就像是没有听见一般,径直走进去坐了下来。

徐万海见气氛不对,也在一旁笑呵呵打起圆场来。

“老林,干嘛跟孩子们发这么大火啊。”

林平川稳了稳心神,碍于外人在场,也不能多说什么,但看见苏言恬不知耻的坐下来后,心里的火越烧越旺。

“老徐,让你见笑了,我林平川也算是一世英明,但偏偏就给小女儿找了个窝囊废,走到哪都被人戳脊梁骨,我丢人啊!”林平川抬起巴掌,对着自己脸扇了一下。

徐万海立刻伸手拦住他,继续在中间打圆场。

“现在不就流行上门女婿吗,儿孙自有儿孙福,咱们长辈也别太过干预了。”

他端起酒杯,目光斜视着林清玥,心里打起小九九来,这林清玥长得这么漂亮,找了这么个窝囊废也是可惜了,兴许自己还真的有机会拿下她。

“算了,不提了,是我女儿命不好,喝酒,咱们就当这个废物不存在。”林平川端起酒盅,仰头闷掉了杯里的酒。

虽然看见苏言惹恼了他,但林平川今天总体的心情还是不错的,本以为绿洲这个项目,盛世集团在几个竞争公司里是最没希望的,但这项目部经理是他老同学,事情也迎来了转机。

虽然徐万海还没有答应将项目交给林平川,但他手上至少握着了筹码,心里也有了底气。

不然他也不会不惜重金在醉仙楼天字号包厢设宴,这一顿饭的价钱可不菲啊。

林少楠见气氛再次缓和下来,立刻将注意力再次引到苏言身上。

“苏言,你这整天赖在家里混吃等死也不是个办法,像你这种没学历没资历的人,高端工作也不适合你,要不明天你去盛世保安部报道吧,出去至少也能说自己有个正经职业。”

“就他这瘦了吧唧的样,保安都不要他!”秦岚美眸一翻,一脸嫌弃道。

“二婶,你这话可就说错了,人不可貌相,苏言前几天还动手把我打了,害的我住了几天院,到现在我身上的伤还没好呢。”林少楠撩开衣服,把身上的伤露出给众人看。

林平川夫妇见状,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怒火,再次被点燃。

“林少楠,苏言为什么打你,你自己没数吗?”林清玥面色冰冷,实在克制不住了,起身质问道。

“因为什么这个废物也不能动手,就算动手,也是少楠动手打他,他一个废物还想反天不成!”林平川一巴掌拍在桌上道。

林少楠是老太太最喜欢的孙子,这事要是传到老太太耳朵里,别说苏言下场难堪,就是他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林平川勃然大怒道“今天我要好好教训下这个没家教的废物!”

“爸,苏言是我丈夫,你们不分青红皂白就骂他,这不公平!”

林清玥眼眶红了起来,豆子般的眼泪一颗颗掉落,委屈的目光看的人心中一片怜惜。

“给我闪开,信不信我连你一起打。”

林平川正在气头上,别说是林清玥,怕是九头牛也拦不住他。

徐万海本来还想上去劝阻的,但这时候接了一个电话,也就没空理会了,脸色大变的跑出了包厢。

“小玥,你快闪开,别再惹你爸生气了。”秦岚在一旁拽了拽林清玥的胳膊,自己老公什么脾气,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爸,你表面上是替林少楠出气,还不是因为你怕得罪奶奶,得罪大伯,就要把气撒在苏言身上,你说苏言被人瞧不起连累了你们,难道你在林家就被人瞧得起了吗,就算你把气全撒在苏言身上有用什么用?”林清玥咬着嘴唇,一脸倔强道。

这番话,深深刺痛了林平川最为敏感的神经。

他是林家次子,从小都不受待见,尽管在盛世集团混个部门经理,但始终进不去高层里,甚至混的还不如分支的几个表兄弟,这也是他这次拼了命想要拿到绿洲项目的原因。

“清玥,你少说两句吧。”秦岚面色纠结,在这么闹下去天就要塌了。

“就算没有苏言,难道我们在林家的情况就能改变了吗,为什么要把错归结在一个不相干的人身上?”

林清玥泪如雨下,她的委屈是替苏言在诉说。

这么多年,一家人都欠苏言一句道歉,这也是她坚持不跟苏言离婚的原因。

“老婆......谢谢你!”

看见这个义无反顾挡在自己面前的女人,三年以来,苏言脸上第一次浮现出了一丝笑容。

从此以后,你往前走,我永远都会在你身后。

“我让你胡说,不闪开,我就连你一起打!”

林平川暴跳如雷,扬起巴掌就要朝林清玥的脸上扇去。

秦岚吓得脸色煞白,也不敢上前阻拦,眼看着林平川这一巴掌要落下来,苏言向前一步,直接攥住了林平川的手腕。

“爸,清玥说的没错。”

林平川眼神一怔,根本没想过苏言敢上前阻拦。

“苏言,你要干什么,反了天了还,都是你这个废物拖累我女儿,我今天就打断你的腿!”林平川指着苏言鼻子骂道。

看得出来,林平川已经彻气疯了,可他抽了几次手,愣是没有摆脱苏言那如钳子一样的手掌。

就在包厢内气氛愈发紧张时,只见跑出去接电话的徐万海气势汹汹的跑了回来,在其身边还跟着一个美妇,正是开保时捷的那个女人。

“林平川,你真是找了一个好女婿啊!”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