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06 09:36:55

“立刻开除徐万海!”

话音刚落,苏言便挂断了电话,甚至都没等任何的回复。

这个举动,瞬间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

“苏言,你还嫌自己不够丢人吗,你那电话有费吗,根本打不出去吧。”秦岚冷笑道。

苏言有多大本事,她心里可清楚,这不明摆着在吓唬徐万海呢。

装腔作势都不会,要不被人骂是废物呢!

“开除我,做梦吧,整个公司能开除我的又有几个?”

徐万海嗤之以鼻的笑了笑,他已经通知总公司的人事部经理,用不了多久那边就会下达开除林清玥的命令。

美妇也觉得可笑,怪不得苏言敢动手打自己,怕不是脑子有病。

一群人,全都看苏言出丑呢。

就在这时,徐万海的电话响了起来。

看见电话是人事部经理打来的,徐万海嘴角立刻扬了起来,故意打开了免提。

“赵总,我让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

徐万海得意的挑着眉毛,颇有炫耀之色。

“咳咳......徐万海,你正式被公司开除了!”

徐万海笑呵呵道“赵总,这玩笑可没劲啊......”

“停职书已经发下来了,你去邮箱看吧,唐董事长亲自给我打的电话,你有什么意见就去找他吧!”

徐万海脸上笑容瞬间僵住,手抖的打开公司邮箱,看见停职书后瞬间傻眼了。

这是……真的!

啪!

一声脆响,手机落地,徐万海两眼一怔,心里一片哇凉。

完了,全完了!

徐万海两眼直勾勾的盯着苏言,一片惊色。

任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被林平川瞧不起的废物女婿,竟然一个电话打到了唐安北那里。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自己一个部门经理就被开除了。

苏言不是一个上门女婿吗,怎么跟唐安北扯上关系了?

“臭女人,我这次被你害惨了!”

美妇不明状况,不耐烦的怒吼道“你他么的把嘴巴放干净点,到底能不能办事了。”

“去你妈的,你还有脸问,老子被开除了!”

徐万海气急败坏,一巴掌朝美妇抽了上去。

好端端的得罪谁不好,干嘛要去招惹苏言啊!

他摸爬滚打了十几年,好不容易混到今天的位置,结果全被这个女人给毁了。

美妇瞬间傻了,立刻就闭上了嘴巴不再哭闹了,吓得哆嗦起来。

林平川夫妇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了,以为那通电话是开玩笑呢。

打死他们也不敢想,苏言的电话真的给唐安北打了电话。

“老徐,到底怎么了?”林平川还在一旁巴结着。

“这次,撞到铁板了......”

徐万海吓得脸色发白,大口吞咽吐沫,浑身发颤的仰望苏言道“你到底是谁?”

“你惹不起的人!”

苏言冷冷回应,字字诛心!

林平川指着苏言骂道“你他么的闭嘴,你还嫌给我闯的篓子不够大吗,非要让我打断你的狗腿吗。”

林平川不知道苏言那一通电话是打给唐安北的,还以为徐万海是怕苏言打他呢。

徐万海突然对着林平川吼了一句“你他么的给老子闭嘴!”

吼完这句,他像是哈巴狗一样凑了上来,一脸哀求的望着苏言。

“苏少,我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放我一码吧,就当被我这条臭狗给恶心到了。”

“你是咎由自取。”苏言面色一沉道。

“求求您了,我上有老下有小,真的不能丢了这份工作。”徐万海对着自己的脸扇起了耳光,一巴掌比一巴掌响。

林平川愣在一旁,直接傻眼了,这到底唱的哪出戏?

“想求我?好啊......叫上那个女人,一起给我老婆下跪道歉。”苏言冷冷道。

他们习惯了践踏别人的尊严,苏言就要用同样的方式回敬,也让他们尝一尝这种不被人尊重的滋味。

徐万海根本没有任何犹豫,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先是给苏言道了个谢,随即对着美妇怒吼道“还不快跪下道歉!”

“徐万海,你个窝囊废,让我给一个废物跪下,你做梦吧!”

也就是她话音刚落,苏言一巴掌拍在了桌上。

砰!

桌上一瓶酒,突然被一股力道震碎,炸裂声立刻让整个包厢安静下来。

苏言语气冰冷道“不道歉,你的下场当如此酒!”

美妇知道苏言很能打,如今她已经指不上徐万海了,若是苏言一怒之下真的做出什么偏激的事情,就不是跪下道歉这么简单了。

当即扑通一声跪了下来,一脸怨毒的朝着林清玥匍匐爬去。

美妇咬着牙,心口不一道“是我眼瞎撞了您,你们千万别跟我一般见识,求求你们给我一次机会,我发誓再也不敢找你们的麻烦了。”

今天的羞辱,她记下了。

徐万海不敢动苏言,那她就去找别人,要将今日屈辱百倍讨回!

林清玥侧身不语,心里无比悲哀,她已经没空去计较这些。

“你们两个,立刻滚!”

苏言冷冷一声,两人立刻狼狈的退出了包厢。

林平川见徐大海离开,面色纠结的追了出去。

秦岚憎恶的望了一眼苏言,也紧随其后。

包厢内,瞬间只剩下了林清玥和苏言两人。

林清玥无力的瘫坐下来,支撑着她的那口气瞬间散掉。

“苏言,抱歉,让你见笑了。”

苏言叹了一口气道“一家人,何必说这种话。”

家人?

林清玥心里微微一颤,抬头望去,眼眸中升起一片雾气。

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把她当做家人。

她轻轻测了测头,不想让苏言看到她柔弱的一面。

“对了,你方才的电话是打给谁的?”林清玥问道。

“唐安北。”

苏言语气平淡,但这个名字却让林清玥淡定不起来。

绿洲集团董事长,她不可能不知道。

“你不想说就算了。”

林清玥摇了摇头,一脸不信。

苏言也很无奈,说真话不被相信,他也没有办法。

林青玥开口道“走吧,我有点累了。”

苏言坐下来道“你先回去吧,这一桌子菜没怎么动,不吃太浪费了,我一会儿骑电瓶车回去。”

听见苏言这话,林清玥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情绪,瞬间波动起来。

今晚苏言在她心里建立的温存和感动,随着这个举动荡然无存。

就算面前是山珍海味,在这种情况下苏言又怎能下咽?

难道她真是准备来蹭饭的?

“苏言,难怪所有人都瞧不起你,你这样一辈子也不会有什么出息的!”

如果是别人这么说,苏言只会冷漠处之,淡然略过。

可听见林清玥嘴里说出这样的话,他心里很难受。

哪怕世界上所有人都瞧不起他也无所谓,但唯独面前这个女人不可以。

看见苏言拿起筷子,林清玥再也不想看下去,负气离去。

待到林清玥离开后,苏言冷笑着放下了手里的筷子,心里莫名有些苦涩。

就在这时,林平川夫妇再次回到包厢时,看苏言的眼神明显变了。

“小炎啊,还好你还没走,爸正想找你聊聊呢。”林平川笑容满面的走了进来,与之前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怎么,又想让我和清玥离婚?”

“你这孩子,说的哪里的话啊,我和你爸从来没想过让你和清玥离婚,只是想给你们一些压力,我们做父母的当然希望你们好啊。”秦岚满脸堆笑道。

“你们就是这样希望我好的?”

苏言目光向下,落在了那一地的点心上。

秦岚脸色瞬间尴尬起来,闷在一旁不吭声了。

林平川见状,笑呵呵道“一家人何必闹成这样,咱们今天就坐下来把误会说开了。”

“好啊!”

苏言搬过来一张椅子,一口吐沫吐在了上面,冷冷说道。

“岳父大人,请坐!”

011 岳父大人,请坐!

“立刻开除徐万海!”

话音刚落,苏言便挂断了电话,甚至都没等任何的回复。

这个举动,瞬间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

“苏言,你还嫌自己不够丢人吗,你那电话有费吗,根本打不出去吧。”秦岚冷笑道。

苏言有多大本事,她心里可清楚,这不明摆着在吓唬徐万海呢。

装腔作势都不会,要不被人骂是废物呢!

“开除我,做梦吧,整个公司能开除我的又有几个?”

徐万海嗤之以鼻的笑了笑,他已经通知总公司的人事部经理,用不了多久那边就会下达开除林清玥的命令。

美妇也觉得可笑,怪不得苏言敢动手打自己,怕不是脑子有病。

一群人,全都看苏言出丑呢。

就在这时,徐万海的电话响了起来。

看见电话是人事部经理打来的,徐万海嘴角立刻扬了起来,故意打开了免提。

“赵总,我让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

徐万海得意的挑着眉毛,颇有炫耀之色。

“咳咳......徐万海,你正式被公司开除了!”

徐万海笑呵呵道“赵总,这玩笑可没劲啊......”

“停职书已经发下来了,你去邮箱看吧,唐董事长亲自给我打的电话,你有什么意见就去找他吧!”

徐万海脸上笑容瞬间僵住,手抖的打开公司邮箱,看见停职书后瞬间傻眼了。

这是……真的!

啪!

一声脆响,手机落地,徐万海两眼一怔,心里一片哇凉。

完了,全完了!

徐万海两眼直勾勾的盯着苏言,一片惊色。

任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被林平川瞧不起的废物女婿,竟然一个电话打到了唐安北那里。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自己一个部门经理就被开除了。

苏言不是一个上门女婿吗,怎么跟唐安北扯上关系了?

“臭女人,我这次被你害惨了!”

美妇不明状况,不耐烦的怒吼道“你他么的把嘴巴放干净点,到底能不能办事了。”

“去你妈的,你还有脸问,老子被开除了!”

徐万海气急败坏,一巴掌朝美妇抽了上去。

好端端的得罪谁不好,干嘛要去招惹苏言啊!

他摸爬滚打了十几年,好不容易混到今天的位置,结果全被这个女人给毁了。

美妇瞬间傻了,立刻就闭上了嘴巴不再哭闹了,吓得哆嗦起来。

林平川夫妇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了,以为那通电话是开玩笑呢。

打死他们也不敢想,苏言的电话真的给唐安北打了电话。

“老徐,到底怎么了?”林平川还在一旁巴结着。

“这次,撞到铁板了......”

徐万海吓得脸色发白,大口吞咽吐沫,浑身发颤的仰望苏言道“你到底是谁?”

“你惹不起的人!”

苏言冷冷回应,字字诛心!

林平川指着苏言骂道“你他么的闭嘴,你还嫌给我闯的篓子不够大吗,非要让我打断你的狗腿吗。”

林平川不知道苏言那一通电话是打给唐安北的,还以为徐万海是怕苏言打他呢。

徐万海突然对着林平川吼了一句“你他么的给老子闭嘴!”

吼完这句,他像是哈巴狗一样凑了上来,一脸哀求的望着苏言。

“苏少,我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放我一码吧,就当被我这条臭狗给恶心到了。”

“你是咎由自取。”苏言面色一沉道。

“求求您了,我上有老下有小,真的不能丢了这份工作。”徐万海对着自己的脸扇起了耳光,一巴掌比一巴掌响。

林平川愣在一旁,直接傻眼了,这到底唱的哪出戏?

“想求我?好啊......叫上那个女人,一起给我老婆下跪道歉。”苏言冷冷道。

他们习惯了践踏别人的尊严,苏言就要用同样的方式回敬,也让他们尝一尝这种不被人尊重的滋味。

徐万海根本没有任何犹豫,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先是给苏言道了个谢,随即对着美妇怒吼道“还不快跪下道歉!”

“徐万海,你个窝囊废,让我给一个废物跪下,你做梦吧!”

也就是她话音刚落,苏言一巴掌拍在了桌上。

砰!

桌上一瓶酒,突然被一股力道震碎,炸裂声立刻让整个包厢安静下来。

苏言语气冰冷道“不道歉,你的下场当如此酒!”

美妇知道苏言很能打,如今她已经指不上徐万海了,若是苏言一怒之下真的做出什么偏激的事情,就不是跪下道歉这么简单了。

当即扑通一声跪了下来,一脸怨毒的朝着林清玥匍匐爬去。

美妇咬着牙,心口不一道“是我眼瞎撞了您,你们千万别跟我一般见识,求求你们给我一次机会,我发誓再也不敢找你们的麻烦了。”

今天的羞辱,她记下了。

徐万海不敢动苏言,那她就去找别人,要将今日屈辱百倍讨回!

林清玥侧身不语,心里无比悲哀,她已经没空去计较这些。

“你们两个,立刻滚!”

苏言冷冷一声,两人立刻狼狈的退出了包厢。

林平川见徐大海离开,面色纠结的追了出去。

秦岚憎恶的望了一眼苏言,也紧随其后。

包厢内,瞬间只剩下了林清玥和苏言两人。

林清玥无力的瘫坐下来,支撑着她的那口气瞬间散掉。

“苏言,抱歉,让你见笑了。”

苏言叹了一口气道“一家人,何必说这种话。”

家人?

林清玥心里微微一颤,抬头望去,眼眸中升起一片雾气。

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把她当做家人。

她轻轻测了测头,不想让苏言看到她柔弱的一面。

“对了,你方才的电话是打给谁的?”林清玥问道。

“唐安北。”

苏言语气平淡,但这个名字却让林清玥淡定不起来。

绿洲集团董事长,她不可能不知道。

“你不想说就算了。”

林清玥摇了摇头,一脸不信。

苏言也很无奈,说真话不被相信,他也没有办法。

林青玥开口道“走吧,我有点累了。”

苏言坐下来道“你先回去吧,这一桌子菜没怎么动,不吃太浪费了,我一会儿骑电瓶车回去。”

听见苏言这话,林清玥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情绪,瞬间波动起来。

今晚苏言在她心里建立的温存和感动,随着这个举动荡然无存。

就算面前是山珍海味,在这种情况下苏言又怎能下咽?

难道她真是准备来蹭饭的?

“苏言,难怪所有人都瞧不起你,你这样一辈子也不会有什么出息的!”

如果是别人这么说,苏言只会冷漠处之,淡然略过。

可听见林清玥嘴里说出这样的话,他心里很难受。

哪怕世界上所有人都瞧不起他也无所谓,但唯独面前这个女人不可以。

看见苏言拿起筷子,林清玥再也不想看下去,负气离去。

待到林清玥离开后,苏言冷笑着放下了手里的筷子,心里莫名有些苦涩。

就在这时,林平川夫妇再次回到包厢时,看苏言的眼神明显变了。

“小炎啊,还好你还没走,爸正想找你聊聊呢。”林平川笑容满面的走了进来,与之前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怎么,又想让我和清玥离婚?”

“你这孩子,说的哪里的话啊,我和你爸从来没想过让你和清玥离婚,只是想给你们一些压力,我们做父母的当然希望你们好啊。”秦岚满脸堆笑道。

“你们就是这样希望我好的?”

苏言目光向下,落在了那一地的点心上。

秦岚脸色瞬间尴尬起来,闷在一旁不吭声了。

林平川见状,笑呵呵道“一家人何必闹成这样,咱们今天就坐下来把误会说开了。”

“好啊!”

苏言搬过来一张椅子,一口吐沫吐在了上面,冷冷说道。

“岳父大人,请坐!”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