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09 09:06:18

房间内瞬间安静了下来,紧接着,就是一声高亢的呐喊。

“啊啊啊啊啊,流,流氓!”

蓝梦西直接跌坐在了地上,弯曲的长腿反射着珠光,她抓住了一旁的指甲刀,警惕的看着江远说:“你你不要过来,我可是会武术的。”

江远低头看了看已经被包扎好的伤口,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

“巧了,我也会武术。”

蓝梦西直接瞪大了眼睛,不断后退却撞在了墙壁上。

江远笑的更开心了。

“你你想干什么!”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说我想干什么?”

蓝梦西听到这话眼睛瞪得巨大,看着不断走来的江远,大叫一声接着直接晕倒了。

江远脚步一顿,满脸的黑线。

这小丫头的胆子也太小了。

而且竟然敢把他带回来,这万一他不是什么好东西的话,不是引狼入室么?

江远摇了摇头,这才注意到天色已经大亮,收回目光就看到了桌子上的护士证。

“市医院的小护士?”

看了看蓝梦西,江远笑着说:“怪不得这么有爱心。”

江远换上了自己的衣服,本想着把小萝莉送回房间来着,但想了想还是没碰小护士,只是将自己的衣服盖在了她的身上,随即离开了房间。

刺杀的事情不着急,他更加在意的是会所经理提及的那件事,那可是解决精诚集团现阶段危机的一个好机会啊。。

咔嚓。

想着,江远离开房间顺便关好了房门。

直到这个时候,躺在地上的蓝梦西才小心翼翼的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隙,随即小脸一红,躲进了宽大的衣服里。

离开了蓝梦西所在的小区后,江远很快就见到了精诚集团的大楼。

滴——

刚过马路,就听到了一声尖锐的鸣笛声,一辆跑车已经到了江远身后!

江远脸色一变心中慌乱,连忙后退了两步一个闪身跳开,这才险之又险的避免了车祸的发生。

他擦了擦额头的冷汗,随即满脸的不爽。

“你怎么开车的?”

“是你挡了我的路好吗!”

跑车也停了下来,车窗摇下,露出了一张精致的容颜。

江远直接愣住了。

坐在车子里的,竟然是赵倩儿。

“是你?”

赵倩儿皱了皱眉头,接着满脸嫌弃的看了江远一眼才说:“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来这里做什么?”

“上班啊。”

江远下意识的回了一句,却注意到赵倩儿的脸上已经满是鄙视,甚至下意识的向着远离江远的方向挪了挪身体,像是江远的身上有什么病菌一样,靠近他都会染上病症。

深刻在骨子里的高傲让赵倩儿根本懒得和江远接触,注意到江远的穿着后更加鄙视了,她不屑的打量了江远一眼才说:“亏我当时还有些同情你,没想到你现在真的是越活越回去了,做点什么不好,非要用这么肮脏的手段赚钱。”

江远顿时笑了,他这是被赵倩儿当成碰瓷的了。

也对,他这一身确实狼狈了一些。

衣服上的血迹还没干,有些地方已经破损,配上重伤过后的苍白脸色,和职业碰瓷的还真没什么两样。

江远正要解释却见到赵倩儿嫌弃的瞪了江远一眼说:“你给我停下!”

“不就是想要钱吗?我给你!”

赵倩儿直接从钱包里掏出几张百元大钞,直接扔在了江远的脸上说:“滚远点,我可是来精诚集团签约的,别被别人看到误以为我认识你这个废物。”

废物?

江远的脸色变了变。

又是这个称呼!

也对,不仅仅是林家,所有认识他的人都是从骨子里瞧不起他。

原本还觉得当时赵倩儿的离开是顾及同学之情,现在看来,倒是他多想了。

拳头紧了又松,最终江远笑了笑,随手捡起了地上的钞票。

赵倩儿脸上鄙视更甚,亏她当时还有些同情江远,这种废物怎么值得她这种天之骄女同情?

她可是马上要和精诚集团签约当明星的人了?

“拿着钱赶紧滚吧。”

赵倩儿说着就发动了车子,但没等离开江远却走了过来。

“你想干什么?不是告诉你离我远点了吗?”

赵倩儿满脸警惕,江远却冷笑一声,随手将机长百元大钞全都扔给了赵倩儿说:“我不是碰瓷的,也不需要你的钱,念在你我曾是同学,奉劝你一句,不要总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人外有人。”

说完,江远头也不回的向着精诚集团的方向走去。

赵倩儿的脸色变了变,紧接着就满脸的不屑,冷哼一声才说:“拽什么拽!说到底不还是个废物么!”

这话刚落,赵倩儿就发现江远已经走到了精诚集团门口,更让她意外的是保安竟然没有拦截江远!

赵倩儿有些疑惑,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不屑的说:“一定是借了林家的光,一条靠着别人才能发家的狗,有什么资格教训我?”

赵倩儿一脸不屑,发动车子驶向精诚集团。

天色大亮,城市也真正苏醒了过来,临时服装公司门口已经人潮汹涌。

看着眼前的景象,林依竹却总觉得缺了些什么。

扭头看了看驾驶位上的陌生面孔,林依竹的脸上闪过一抹复杂。

“林总,我们到了。”

新来的司机的声音提醒了林依竹,她点头下车目光定格在了人员往来不断的广场上,昨天发生的一切还历历在目,漫天的花瓣之中,那道看了三年的身影竟然还有些迷人。

她这是怎么了,干嘛要想那个一无是处的废物?

本就是个拖了林家后腿的人,一事无成还不让说了?

离开林家,是他自己的选择,她干嘛要担心!

林依竹平复了心绪,直接走进了公司。

“林总,这里有您的包裹。”

林依竹一愣,接着前台小美女就小跑着走了过来,手里还拎着两个包装精美一大一小的盒子。

“谁寄来的?”

林依竹满脸疑惑,小美女也被问住了,摇了摇头说:“我到了就看到了,上面也没有署名。”

两人的对话吸引了公司的员工,有和林依竹关系不错的企业领导层走了过来一脸笑容的说:“竹姐,包装的这么好看,会不会是哪个追求者送来的礼物啊,打开看看呗?”

“对于林总,打开看看,让我们也开开眼界。”

立马就有人起哄,看到员工们相处的这么融洽,林依竹也笑了,随手打开了大一些的盒子。

里面是一件衣服,精美华贵,更像是一件艺术品!

“天哪,这不会是‘玫瑰之约’礼服吧,而且看这面料和做工,比那天刘少送的高了不止一个档次,不会是真品吧?”

“绝对是真品,这衣服就算从最专业的角度去评价也挑不出一点毛病,也只有真品能够做到这个水平了。”

“天哪林总,您太幸福了吧,这件衣服都已经炒到了一千多万了啊。”

“林总快看看另一个,不会是冰蓝之心吧,哈哈。”

原本是开玩笑的话,可是当盒子打开的时候,所有人都傻了眼。

里面的宝石璀璨夺目,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着华美的光芒,各种鉴定书一应俱全,真假已经毋庸置疑。

“真的是‘冰蓝之心’,价值惊天不说,还有价无市,到底是谁这么神通广大啊。”

“竹姐,会不会是江先生啊,他不是说过要送您真品的吗?”

有人半开玩笑的说道。

林依竹的脸色变了变。

江远么?

入赘林家三年,江远有多少钱她最清楚不过了,就算他把所有的零花钱都攒起来,也不过十几万,怎么可能买得起这种奢侈品?

难不成,是刘子业?

这么一想,林依竹倒觉得有可能,刘家家大业大,刘子业自己也开了公司。

不过这两样东西加起来要六千多万的价格,还要搭上不少人情,想要拿出这么多钱,恐怕要卖掉公司才能凑齐。

刘子业是喜欢她,但真的会为她付出这么多?

林依竹的心越来越乱,烦躁的摆了摆手说:“去工作吧。”

众人这才悻悻的离开了。

返回办公室,林依竹犹豫不决,在外人眼中她是冷漠的冰山女总裁,但实际上也不过是个二十几岁的小女生,收到这么贵重的礼物,还是她一直都非常想要的,心里早就无比的感动了。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尤其是在刚刚同事提到了江远这么名字的时候,心中还是有一丝期待的。

想到昨天江远离开时候落寞的影子,林依竹掏出手机拨通了江远的电话。

“有事?”

电话隔了一段时间才被接通,随即传来了江远冰冷的声音,林依竹楞了一下,随即将有人送来两件奢侈品的事情说了出来。

“我想知道,是不是你送的?”

“林大小姐,你未免太高看我了吧,在林家三年我手里有多少钱你还不清楚?那么昂贵的东西怎么可能是我送的?我这样一个废物,若是有那么多钱,早就拿着潇洒去了,不是吗?”

“怎么,林大小姐难不成以为我是狗血电视剧中落魄的高富帅,在你们家受了三年的气其实不过是体验生活?”

“或者说林大小姐突然联系我是觉得我身份不同寻常,想和我旧情复燃,而后傍上我这个大款?”

“不好意思啊,让你失望了,我既不是大款,也没死在外面。”

第14章 蓝梦西 (求收藏)

房间内瞬间安静了下来,紧接着,就是一声高亢的呐喊。

“啊啊啊啊啊,流,流氓!”

蓝梦西直接跌坐在了地上,弯曲的长腿反射着珠光,她抓住了一旁的指甲刀,警惕的看着江远说:“你你不要过来,我可是会武术的。”

江远低头看了看已经被包扎好的伤口,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

“巧了,我也会武术。”

蓝梦西直接瞪大了眼睛,不断后退却撞在了墙壁上。

江远笑的更开心了。

“你你想干什么!”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说我想干什么?”

蓝梦西听到这话眼睛瞪得巨大,看着不断走来的江远,大叫一声接着直接晕倒了。

江远脚步一顿,满脸的黑线。

这小丫头的胆子也太小了。

而且竟然敢把他带回来,这万一他不是什么好东西的话,不是引狼入室么?

江远摇了摇头,这才注意到天色已经大亮,收回目光就看到了桌子上的护士证。

“市医院的小护士?”

看了看蓝梦西,江远笑着说:“怪不得这么有爱心。”

江远换上了自己的衣服,本想着把小萝莉送回房间来着,但想了想还是没碰小护士,只是将自己的衣服盖在了她的身上,随即离开了房间。

刺杀的事情不着急,他更加在意的是会所经理提及的那件事,那可是解决精诚集团现阶段危机的一个好机会啊。。

咔嚓。

想着,江远离开房间顺便关好了房门。

直到这个时候,躺在地上的蓝梦西才小心翼翼的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隙,随即小脸一红,躲进了宽大的衣服里。

离开了蓝梦西所在的小区后,江远很快就见到了精诚集团的大楼。

滴——

刚过马路,就听到了一声尖锐的鸣笛声,一辆跑车已经到了江远身后!

江远脸色一变心中慌乱,连忙后退了两步一个闪身跳开,这才险之又险的避免了车祸的发生。

他擦了擦额头的冷汗,随即满脸的不爽。

“你怎么开车的?”

“是你挡了我的路好吗!”

跑车也停了下来,车窗摇下,露出了一张精致的容颜。

江远直接愣住了。

坐在车子里的,竟然是赵倩儿。

“是你?”

赵倩儿皱了皱眉头,接着满脸嫌弃的看了江远一眼才说:“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来这里做什么?”

“上班啊。”

江远下意识的回了一句,却注意到赵倩儿的脸上已经满是鄙视,甚至下意识的向着远离江远的方向挪了挪身体,像是江远的身上有什么病菌一样,靠近他都会染上病症。

深刻在骨子里的高傲让赵倩儿根本懒得和江远接触,注意到江远的穿着后更加鄙视了,她不屑的打量了江远一眼才说:“亏我当时还有些同情你,没想到你现在真的是越活越回去了,做点什么不好,非要用这么肮脏的手段赚钱。”

江远顿时笑了,他这是被赵倩儿当成碰瓷的了。

也对,他这一身确实狼狈了一些。

衣服上的血迹还没干,有些地方已经破损,配上重伤过后的苍白脸色,和职业碰瓷的还真没什么两样。

江远正要解释却见到赵倩儿嫌弃的瞪了江远一眼说:“你给我停下!”

“不就是想要钱吗?我给你!”

赵倩儿直接从钱包里掏出几张百元大钞,直接扔在了江远的脸上说:“滚远点,我可是来精诚集团签约的,别被别人看到误以为我认识你这个废物。”

废物?

江远的脸色变了变。

又是这个称呼!

也对,不仅仅是林家,所有认识他的人都是从骨子里瞧不起他。

原本还觉得当时赵倩儿的离开是顾及同学之情,现在看来,倒是他多想了。

拳头紧了又松,最终江远笑了笑,随手捡起了地上的钞票。

赵倩儿脸上鄙视更甚,亏她当时还有些同情江远,这种废物怎么值得她这种天之骄女同情?

她可是马上要和精诚集团签约当明星的人了?

“拿着钱赶紧滚吧。”

赵倩儿说着就发动了车子,但没等离开江远却走了过来。

“你想干什么?不是告诉你离我远点了吗?”

赵倩儿满脸警惕,江远却冷笑一声,随手将机长百元大钞全都扔给了赵倩儿说:“我不是碰瓷的,也不需要你的钱,念在你我曾是同学,奉劝你一句,不要总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人外有人。”

说完,江远头也不回的向着精诚集团的方向走去。

赵倩儿的脸色变了变,紧接着就满脸的不屑,冷哼一声才说:“拽什么拽!说到底不还是个废物么!”

这话刚落,赵倩儿就发现江远已经走到了精诚集团门口,更让她意外的是保安竟然没有拦截江远!

赵倩儿有些疑惑,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不屑的说:“一定是借了林家的光,一条靠着别人才能发家的狗,有什么资格教训我?”

赵倩儿一脸不屑,发动车子驶向精诚集团。

天色大亮,城市也真正苏醒了过来,临时服装公司门口已经人潮汹涌。

看着眼前的景象,林依竹却总觉得缺了些什么。

扭头看了看驾驶位上的陌生面孔,林依竹的脸上闪过一抹复杂。

“林总,我们到了。”

新来的司机的声音提醒了林依竹,她点头下车目光定格在了人员往来不断的广场上,昨天发生的一切还历历在目,漫天的花瓣之中,那道看了三年的身影竟然还有些迷人。

她这是怎么了,干嘛要想那个一无是处的废物?

本就是个拖了林家后腿的人,一事无成还不让说了?

离开林家,是他自己的选择,她干嘛要担心!

林依竹平复了心绪,直接走进了公司。

“林总,这里有您的包裹。”

林依竹一愣,接着前台小美女就小跑着走了过来,手里还拎着两个包装精美一大一小的盒子。

“谁寄来的?”

林依竹满脸疑惑,小美女也被问住了,摇了摇头说:“我到了就看到了,上面也没有署名。”

两人的对话吸引了公司的员工,有和林依竹关系不错的企业领导层走了过来一脸笑容的说:“竹姐,包装的这么好看,会不会是哪个追求者送来的礼物啊,打开看看呗?”

“对于林总,打开看看,让我们也开开眼界。”

立马就有人起哄,看到员工们相处的这么融洽,林依竹也笑了,随手打开了大一些的盒子。

里面是一件衣服,精美华贵,更像是一件艺术品!

“天哪,这不会是‘玫瑰之约’礼服吧,而且看这面料和做工,比那天刘少送的高了不止一个档次,不会是真品吧?”

“绝对是真品,这衣服就算从最专业的角度去评价也挑不出一点毛病,也只有真品能够做到这个水平了。”

“天哪林总,您太幸福了吧,这件衣服都已经炒到了一千多万了啊。”

“林总快看看另一个,不会是冰蓝之心吧,哈哈。”

原本是开玩笑的话,可是当盒子打开的时候,所有人都傻了眼。

里面的宝石璀璨夺目,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着华美的光芒,各种鉴定书一应俱全,真假已经毋庸置疑。

“真的是‘冰蓝之心’,价值惊天不说,还有价无市,到底是谁这么神通广大啊。”

“竹姐,会不会是江先生啊,他不是说过要送您真品的吗?”

有人半开玩笑的说道。

林依竹的脸色变了变。

江远么?

入赘林家三年,江远有多少钱她最清楚不过了,就算他把所有的零花钱都攒起来,也不过十几万,怎么可能买得起这种奢侈品?

难不成,是刘子业?

这么一想,林依竹倒觉得有可能,刘家家大业大,刘子业自己也开了公司。

不过这两样东西加起来要六千多万的价格,还要搭上不少人情,想要拿出这么多钱,恐怕要卖掉公司才能凑齐。

刘子业是喜欢她,但真的会为她付出这么多?

林依竹的心越来越乱,烦躁的摆了摆手说:“去工作吧。”

众人这才悻悻的离开了。

返回办公室,林依竹犹豫不决,在外人眼中她是冷漠的冰山女总裁,但实际上也不过是个二十几岁的小女生,收到这么贵重的礼物,还是她一直都非常想要的,心里早就无比的感动了。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尤其是在刚刚同事提到了江远这么名字的时候,心中还是有一丝期待的。

想到昨天江远离开时候落寞的影子,林依竹掏出手机拨通了江远的电话。

“有事?”

电话隔了一段时间才被接通,随即传来了江远冰冷的声音,林依竹楞了一下,随即将有人送来两件奢侈品的事情说了出来。

“我想知道,是不是你送的?”

“林大小姐,你未免太高看我了吧,在林家三年我手里有多少钱你还不清楚?那么昂贵的东西怎么可能是我送的?我这样一个废物,若是有那么多钱,早就拿着潇洒去了,不是吗?”

“怎么,林大小姐难不成以为我是狗血电视剧中落魄的高富帅,在你们家受了三年的气其实不过是体验生活?”

“或者说林大小姐突然联系我是觉得我身份不同寻常,想和我旧情复燃,而后傍上我这个大款?”

“不好意思啊,让你失望了,我既不是大款,也没死在外面。”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