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09 05:54:00

“我在耍你啊,笨蛋!”白荆突然哈哈大笑着说道。

“什么?!”黄童一怔,难以置信的看着白荆。

“我说我在把你当傻子耍!”白荆又往后退了几步,哈哈大笑着说道,“就凭你,也能配得上我?!”

“那你高中三年,还一直在追我!”黄童身子有些发抖,她不太相信白荆的话。

“不,你错了,我不是在追你,我是在追你们!”

“高中三年,我是普遍撒网,重点培养,同时追了你们二十三个!”

“其他二十二个都已经被我睡了,只有你,不解风情,居然一直没同意!”

白荆哈哈大笑道,

“我都没想到最后原来你同意了啊,早知如此,我就晚几天回国,先把你给睡了再说!”

“白荆,你混蛋!”黄童紧紧攥着拳头,强忍着没有让泪水流下来。

“男人不混蛋,女人不爱恋!”白荆嘿嘿一笑,“真没想到啊,才二十二岁就特么结婚离婚,还有了孩子,岂不是十八岁就被人给搞了?不检点的女人,我呸!”

“白荆,你够了!”黄童咬着嘴唇,“我的事情,还轮不着你来管!”

“你求着我管我都不会管,孩子都生出来了还离婚,肯定是你找男人被发现了吧?”

“高中时候觉得你还算清纯,结果是这么个恶心的女人,幸亏当初没搞定你,我真的嫌脏!”

“你是跟柳尘一起来的,难不成你跟柳尘已经……嘿嘿……”

白荆说到这儿,坏笑着看向柳尘。

“白荆原来是个情场老手啊,真没看出来!”

“不过他说的也对,黄童刚不是说他跟柳尘一直在一块么,我估计这两天他们已经睡了!”

“真是没想到啊,这个女人会是这种人,太让人意外了!”

“……”

同学们看黄童的眼神儿,变了又变,被白荆几句话说成了出轨的脏女人,这盆脏水,怕是不好洗了!

“哎呀,我刚才居然还亲了你,回去我得好好用漱口水洗一洗!”白荆吐了几口唾沫,“就算是跟一条狗亲嘴,也好过跟你啊,唉……”

“白荆,你个王八蛋,我恨你!”泪水夺眶而出,黄童终究还是没有忍住。

曾经多少次被毒打的时候,她想到的是白荆的坚持与温柔,一直都在后悔没有早点儿答应白荆。

可这一刻,她所有的幻想全部破灭了!

“恨我的女人多了,你算老几?!”白荆说到这儿,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白荆,道歉!”柳尘冷眼看着白荆的举动,终于开口。

“大家都看到了么,这是要英雄救美呀!”白荆对柳尘的话,嗤之以鼻,“我说的都是实话,我为什么要道歉?”

“倒是你柳尘,刚才装得比,可没有人比得过!”

“柳尘,你少多管闲事,你真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么?!”李艳有些生气的质问道。

柳尘却根本没有去看李艳,直接冷冷的说道:“你刚才说,你想跟一条狗亲嘴儿是吧?”

“对,就是我说的,你想这么着?”白荆双眼一眯,“你说你刚刚退伍回来,要钱没钱,要势没势,估计连工作都没有吧?”

“你少他妈随便给人出头,你还没有这个资格!”

“哥,要不算了吧?”黄童虽然恨极了白荆,可又不想把事情给闹大,忍不住低声劝道。

“我说过,以后不会再让你受委屈,在这个世界上,谁都不能再欺负你!”柳尘说着,直接转身走了出去。

“卧槽,这家伙不会是临阵脱逃了吧?怎么走了?”

“我觉得应该是,看起来一阵风就能吹倒他,他能办成什么大事儿?”

“这次可真是丢人现眼了,哈哈!”

见柳尘离开,一干众人不禁奚落起来,只有黄童,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窘迫的低下了头。

东尊大酒店的人,非富即贵,这些人平时最喜欢的就是养宠物,有些人喜欢小型犬,而有些人,却专门养大型犬,像什么金毛,二哈,甚至还有比特犬。

柳尘下到八楼,找到了一个十分凶悍的男人,手里牵着一条比特犬,正在吸烟。

“朋友,你这条比特犬,给我用用。”柳尘直接上去,淡淡的说道。

“你?”男人打量着柳尘,“你是从哪里来的?!”

“我在九层参加同学聚会,需要一条狗。”柳尘直接回答道。

“第九层?!”此话一出,男人心中一惊。

众所周知,东尊大酒店是越往上身份越高贵。

柳尘虽然面色苍白,病病殃殃的,但气质出众,身上不经意间散发着浓重的上位者气息,这让男人简直自惭形秽,只好点头道:“我儿子认生,你可要小心点儿!”

“放心,一会儿我就给你送过来!”柳尘说着,直接牵着狗走了。

说也奇怪,这条比特犬,居然并不排斥柳尘,甚至还有种想跟柳尘亲近的冲动,这个现象,连男人都很疑惑。

短短五分钟,柳尘就去而复返,只是,手里却多了条十分凶悍的狗,吓得一些女生花容失色,甚至尖叫了起来。

李佳城更是脸色一寒:“柳尘,你这是什么意思?!”

“白荆不是想跟狗亲嘴么,我成全他。”柳尘面无表情地说着,牵着比特犬走向白荆。

“柳尘你他妈敢让我去亲狗?!”白荆脸色大变,这就要跑路。

还没跑出门口,柳尘拎起一张椅子对着白荆的后背砸去,痛的白荆惨叫一声,直接趴在了地上。

“柳尘,我爸是白术,泰城白家是我的本家,你敢得罪我,我让你全家去死!”白荆瞪大了双眼,扭头看着比特犬冲来,立马慌张的吼了起来。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的妹妹,不是谁都可以欺负的!”柳尘说着,直接放开了比特犬。

比特犬就好像得到了指令一般,立马扑向白荆,张开血盆大口咬向白荆的脸,一时间惨叫声响彻包间儿,鲜血直接喷在了圆桌下整洁的黄布上,好不鲜艳!

这一幕,看在众人眼中,心中早已经掀起了滔天巨浪。

白荆都已经自报家门了,柳尘还是动手,他就不怕白家的报复?!

虽然白家向来低调,但也是泰城的二流家族,若是发起火来,那也不是柳尘能够承受的吧?!

“柳尘,够了!”李佳城脸色越来越难看,终于忍不住怒声吼道。

不管怎么说,这也是自己组织的同学聚会,白荆被搞成这样,跟自己脱不了干系!

“行了,去找你的主人吧!”柳尘的气也消了大半,终于开口说道。

比特扭头冲柳尘叫了一声,直接跑出了包间儿,可怜的白荆,终于暴露在了众人面前。

原本那张清秀的脸,竟被咬掉了一半,下巴更是消失了,鲜血直流,竟给人十分恐怖的感觉!

就算现代医学已经十分发达,但他的脸已经毁容了,就算想复原,也根本是奢望!

“柳尘,你太过分了!”李佳城一拍桌子,怒声喝道。

“我这个人,把我身边的人看得很重,有人敢欺负我的人,我就要让他付出代价!”柳尘冷哼道,“不管那个人是谁!”

“可也不能把人弄成这样啊,也太惨了!”

“就算做手术,也没办法恢复了,白家岂不是会暴怒?”

“当兵五年,就学会了这点铁血手腕?难道就没长脑子?不知道什么人不能得罪?”

“……”

那些同学,对于柳尘已经有了些许惧怕,但还是忍不出开口谴责道。

只有李艳,耳边还回想着刚才柳尘对黄童说过的话,总感觉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佳城,你们……怎么回事?!”一个年近三十的男子,带着两名大汉从外面走了进来,本来笑着的脸,看到这一幕后,突然扳了起来。

“王少!”李佳城上去握住了来者的手,“我们不是在同学聚会么,这小子居然找事儿,把我同学害成了这样!”

“小子,敢在我的地盘上闹事儿,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吧?!”王向超双眼一眯,包间的气温顿时下降了近十度!

王向超,东尊大酒店的少掌柜,平日里老掌柜不在,全都是他在管理,这次好友李佳城借用第九层,他想都没想就同意了,本想过来看看,结果却遇到了这种事!

这,简直是不把他放在眼里!

“活得不耐烦的人有很多,但不包括我!”柳尘随意扫了王向超一眼,淡淡的说道,“此事与你无关,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

“在我的地盘上,敢这么横的跟我说话,你还是第一个!”王向超笑了,下一秒却是脸色一寒,厉声喝道,“给我打断他的腿!”

此话一出,两名大汉齐齐应声。

二人身高近一米九,虎背熊腰,凶神恶煞,大步走向柳尘……

第十二章 你想跟狗亲嘴?我成全你!

“我在耍你啊,笨蛋!”白荆突然哈哈大笑着说道。

“什么?!”黄童一怔,难以置信的看着白荆。

“我说我在把你当傻子耍!”白荆又往后退了几步,哈哈大笑着说道,“就凭你,也能配得上我?!”

“那你高中三年,还一直在追我!”黄童身子有些发抖,她不太相信白荆的话。

“不,你错了,我不是在追你,我是在追你们!”

“高中三年,我是普遍撒网,重点培养,同时追了你们二十三个!”

“其他二十二个都已经被我睡了,只有你,不解风情,居然一直没同意!”

白荆哈哈大笑道,

“我都没想到最后原来你同意了啊,早知如此,我就晚几天回国,先把你给睡了再说!”

“白荆,你混蛋!”黄童紧紧攥着拳头,强忍着没有让泪水流下来。

“男人不混蛋,女人不爱恋!”白荆嘿嘿一笑,“真没想到啊,才二十二岁就特么结婚离婚,还有了孩子,岂不是十八岁就被人给搞了?不检点的女人,我呸!”

“白荆,你够了!”黄童咬着嘴唇,“我的事情,还轮不着你来管!”

“你求着我管我都不会管,孩子都生出来了还离婚,肯定是你找男人被发现了吧?”

“高中时候觉得你还算清纯,结果是这么个恶心的女人,幸亏当初没搞定你,我真的嫌脏!”

“你是跟柳尘一起来的,难不成你跟柳尘已经……嘿嘿……”

白荆说到这儿,坏笑着看向柳尘。

“白荆原来是个情场老手啊,真没看出来!”

“不过他说的也对,黄童刚不是说他跟柳尘一直在一块么,我估计这两天他们已经睡了!”

“真是没想到啊,这个女人会是这种人,太让人意外了!”

“……”

同学们看黄童的眼神儿,变了又变,被白荆几句话说成了出轨的脏女人,这盆脏水,怕是不好洗了!

“哎呀,我刚才居然还亲了你,回去我得好好用漱口水洗一洗!”白荆吐了几口唾沫,“就算是跟一条狗亲嘴,也好过跟你啊,唉……”

“白荆,你个王八蛋,我恨你!”泪水夺眶而出,黄童终究还是没有忍住。

曾经多少次被毒打的时候,她想到的是白荆的坚持与温柔,一直都在后悔没有早点儿答应白荆。

可这一刻,她所有的幻想全部破灭了!

“恨我的女人多了,你算老几?!”白荆说到这儿,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白荆,道歉!”柳尘冷眼看着白荆的举动,终于开口。

“大家都看到了么,这是要英雄救美呀!”白荆对柳尘的话,嗤之以鼻,“我说的都是实话,我为什么要道歉?”

“倒是你柳尘,刚才装得比,可没有人比得过!”

“柳尘,你少多管闲事,你真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么?!”李艳有些生气的质问道。

柳尘却根本没有去看李艳,直接冷冷的说道:“你刚才说,你想跟一条狗亲嘴儿是吧?”

“对,就是我说的,你想这么着?”白荆双眼一眯,“你说你刚刚退伍回来,要钱没钱,要势没势,估计连工作都没有吧?”

“你少他妈随便给人出头,你还没有这个资格!”

“哥,要不算了吧?”黄童虽然恨极了白荆,可又不想把事情给闹大,忍不住低声劝道。

“我说过,以后不会再让你受委屈,在这个世界上,谁都不能再欺负你!”柳尘说着,直接转身走了出去。

“卧槽,这家伙不会是临阵脱逃了吧?怎么走了?”

“我觉得应该是,看起来一阵风就能吹倒他,他能办成什么大事儿?”

“这次可真是丢人现眼了,哈哈!”

见柳尘离开,一干众人不禁奚落起来,只有黄童,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窘迫的低下了头。

东尊大酒店的人,非富即贵,这些人平时最喜欢的就是养宠物,有些人喜欢小型犬,而有些人,却专门养大型犬,像什么金毛,二哈,甚至还有比特犬。

柳尘下到八楼,找到了一个十分凶悍的男人,手里牵着一条比特犬,正在吸烟。

“朋友,你这条比特犬,给我用用。”柳尘直接上去,淡淡的说道。

“你?”男人打量着柳尘,“你是从哪里来的?!”

“我在九层参加同学聚会,需要一条狗。”柳尘直接回答道。

“第九层?!”此话一出,男人心中一惊。

众所周知,东尊大酒店是越往上身份越高贵。

柳尘虽然面色苍白,病病殃殃的,但气质出众,身上不经意间散发着浓重的上位者气息,这让男人简直自惭形秽,只好点头道:“我儿子认生,你可要小心点儿!”

“放心,一会儿我就给你送过来!”柳尘说着,直接牵着狗走了。

说也奇怪,这条比特犬,居然并不排斥柳尘,甚至还有种想跟柳尘亲近的冲动,这个现象,连男人都很疑惑。

短短五分钟,柳尘就去而复返,只是,手里却多了条十分凶悍的狗,吓得一些女生花容失色,甚至尖叫了起来。

李佳城更是脸色一寒:“柳尘,你这是什么意思?!”

“白荆不是想跟狗亲嘴么,我成全他。”柳尘面无表情地说着,牵着比特犬走向白荆。

“柳尘你他妈敢让我去亲狗?!”白荆脸色大变,这就要跑路。

还没跑出门口,柳尘拎起一张椅子对着白荆的后背砸去,痛的白荆惨叫一声,直接趴在了地上。

“柳尘,我爸是白术,泰城白家是我的本家,你敢得罪我,我让你全家去死!”白荆瞪大了双眼,扭头看着比特犬冲来,立马慌张的吼了起来。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的妹妹,不是谁都可以欺负的!”柳尘说着,直接放开了比特犬。

比特犬就好像得到了指令一般,立马扑向白荆,张开血盆大口咬向白荆的脸,一时间惨叫声响彻包间儿,鲜血直接喷在了圆桌下整洁的黄布上,好不鲜艳!

这一幕,看在众人眼中,心中早已经掀起了滔天巨浪。

白荆都已经自报家门了,柳尘还是动手,他就不怕白家的报复?!

虽然白家向来低调,但也是泰城的二流家族,若是发起火来,那也不是柳尘能够承受的吧?!

“柳尘,够了!”李佳城脸色越来越难看,终于忍不住怒声吼道。

不管怎么说,这也是自己组织的同学聚会,白荆被搞成这样,跟自己脱不了干系!

“行了,去找你的主人吧!”柳尘的气也消了大半,终于开口说道。

比特扭头冲柳尘叫了一声,直接跑出了包间儿,可怜的白荆,终于暴露在了众人面前。

原本那张清秀的脸,竟被咬掉了一半,下巴更是消失了,鲜血直流,竟给人十分恐怖的感觉!

就算现代医学已经十分发达,但他的脸已经毁容了,就算想复原,也根本是奢望!

“柳尘,你太过分了!”李佳城一拍桌子,怒声喝道。

“我这个人,把我身边的人看得很重,有人敢欺负我的人,我就要让他付出代价!”柳尘冷哼道,“不管那个人是谁!”

“可也不能把人弄成这样啊,也太惨了!”

“就算做手术,也没办法恢复了,白家岂不是会暴怒?”

“当兵五年,就学会了这点铁血手腕?难道就没长脑子?不知道什么人不能得罪?”

“……”

那些同学,对于柳尘已经有了些许惧怕,但还是忍不出开口谴责道。

只有李艳,耳边还回想着刚才柳尘对黄童说过的话,总感觉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佳城,你们……怎么回事?!”一个年近三十的男子,带着两名大汉从外面走了进来,本来笑着的脸,看到这一幕后,突然扳了起来。

“王少!”李佳城上去握住了来者的手,“我们不是在同学聚会么,这小子居然找事儿,把我同学害成了这样!”

“小子,敢在我的地盘上闹事儿,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吧?!”王向超双眼一眯,包间的气温顿时下降了近十度!

王向超,东尊大酒店的少掌柜,平日里老掌柜不在,全都是他在管理,这次好友李佳城借用第九层,他想都没想就同意了,本想过来看看,结果却遇到了这种事!

这,简直是不把他放在眼里!

“活得不耐烦的人有很多,但不包括我!”柳尘随意扫了王向超一眼,淡淡的说道,“此事与你无关,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

“在我的地盘上,敢这么横的跟我说话,你还是第一个!”王向超笑了,下一秒却是脸色一寒,厉声喝道,“给我打断他的腿!”

此话一出,两名大汉齐齐应声。

二人身高近一米九,虎背熊腰,凶神恶煞,大步走向柳尘……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