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09 09:06:19

突兀声很大,引得病房内所有人侧目。

胡江脸色一白,如芒在背,冷汗淋漓,心里暗暗叫苦。

秦天环视一圈,目光锁定在出声的钱中原身上,淡淡道:“我能不能治,关你什么事?”

“你…”

钱中原气急,攥着拳头就要动手。可眼珠一转,又松开了拳头,不怀好意道:“这么说来,白大师治不了,你能治。你比白大师还厉害了?”

钱家人都诧异的看了钱中原一眼,仿佛这话是从他口中说出一样。但马上又都一脸戏谑的看向了秦天,钱老三被秦天打伤的事,他们是知道的。

只是此时还有更重要的事,没心思替钱老三出头而已。

但不出头,并不代表不站在钱老三一边。

现在钱老三智力见长,竟然言语中给秦天挖了这么大一个坑,绝对是一件喜闻乐见的事。

就连其中的钱中全在诧异之余,也不免欣喜,老三挖的坑虽然拙劣简单,却最致命。

无论秦天怎么回答都是错。

承认比白大师厉害,自然是得罪了白大师。

白大师何须人也。

那可是荣城武部上士级高手,不仅自身修为不弱,就是那一手医术,更是神乎其神。

在武部地位尊崇,即便是自己的钱家,都得礼让三分。

得罪了他,都不用白大师出手,就是那些受过白大师恩惠的人,都能将秦天撕了。

可他要是承认不如白大师,那自然是哗众取宠。

这种人,更令白大师看不起。

“当然!”

秦天眉头一挑,自然听出钱中原话中的陷阱,但他是谁,岂会在乎得罪人。

换而言之,世上就没有他得罪不起的人。

“放肆,你算什么东西,岂能和白大师相提并论!”钱中全大喜,故意黑着脸,抢先一步呵斥道。

钱中原等钱家人都纷纷附和着,一通鄙视辱骂。

唯独康仁波和胡江二人冷汗淋漓,又急又慌,六神无主,不知如何是好。

倒是一直一声不吭的白大师,颇有些气度,摆了摆手:“大家不必过分指责这位小朋友,或许这位小朋友有更好的意见,不妨听听他的说法!”

说完,将目光放在秦天身上。

他不是真的相信秦天,甚至他很反感那种明明本事不济,却又哗众取宠的人。

但他十分爱惜羽毛,从不轻易下结论。

秦天在修仙界修炼无数年,见过无数形形色色的人,稍微一想便看穿白大师的想法,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道:“既然白大师愿意听,那我就多嘴一句,白大师的医术如何,我没见过…”

“没见过就敢口出狂言,自称比白大师厉害,分明不把白大师放在眼里!”钱中原眼睛一亮,急不可耐的打断道。

白大师脸色一沉:“让他说完!”

“白大师的医术,暂且不论。但以白大师的修为,是驱逐不了对手留在钱家家主体内的内劲!”秦天更是理都没理钱中原,淡淡道。

内劲?什么内劲?

钱老只是受了内伤而已,没发现有什么内劲啊?

白大师惊疑不定的看了秦天一眼,出于谨慎,转身坐到病床床沿上,摸了摸钱老爷子的脉搏,又按照某种特殊手法,在钱老爷子身上游走一遍。

最后长长呼出一口气,神色有些落寞,眼神复杂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钱家众人面面相觑,什么情况?难道这小子的医术真的比白大师还高明,从老爷子身上发现了白大师没发现的病情?

这怎么可能?

这小子才多大年纪,医术怎么会比白大师还厉害?

秦天淡淡道:“很简单,你和钱家家主修为相当,自然看不出来!”

言外之意,我比你们修为更好,自然能看出。

白大师听懂话外音,目光古怪道:“你是那个地方武部的人?什么级别?”

“我不是武部的人!”秦天眉头一挑,为什么他们总会认为我是武部的人?

白大师惊愕道:“不是武部的人…”

“白大师,还请您替我父亲下针治病!”钱中全心里有种不妙的感觉,急忙道。

白大师摇头道:“抱歉,令尊的病,我无能为力!”

“不是,白大师你刚才不是说,给我父亲扎了针,服三副药就好了吗?怎么…”钱中全急了。

“我误诊了,幸亏这位小兄弟提醒,差点英明毁于一旦,害人害己!”

白大师一脸惭愧,又指了指秦天,建议道:“想治好令尊,你们还是请这位小兄弟吧!”

钱家人傻眼了。

尼玛,有没有搞错啊!

我们刚把人得罪死死的,你特么的现在撂挑子,又让我们去请人家?

敢不敢在坑一点?

还有你不行,早说啊!我们也不会又是挖坑,又是辱骂人家啊!

就算有过节,至少也会忍啊!

现在你让我们怎么开口,人家还会答应吗?

想到这里,钱家人在心里将白大师骂上无数遍,可骂归骂,老爷子还得救。

于是乎,钱家人都将目光移到钱中全身上,示意你是钱家老大,你上。

包括钱中原在内。

钱中全嘴角一抽,将钱家人暗骂一遍,目光看向了秦天,尴尬的搓了搓手:“秦大师,你看…”

“时间到了,该回家给女儿做晚饭了!”

秦天理也不理钱中全,冲着白大师笑道:“白大师,我有点事想请教,不知可否同行?”

“好啊!我也正好有事请教秦大师!”

白大师愣了愣,稍微一想,便知道秦天是不想给钱老治病,才找个借口离开。

事后想想,也对,但凡有本事的人,谁没点脾气。

讥讽辱骂了人家,还指着人家来治病,想什么呢!

至于他回应秦天,会不会得罪钱家,他是一点都无所谓。

他自信,钱家绝不敢得罪自己。

秦天笑了笑,冲着愣神的胡江和康仁波打了个招呼,便和白大师二人一起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出了特需病房。

“特么的,会点医术了不起啊?什么玩意,我呸!”

眼见着秦天身影消失,钱中原很不爽的冲着门口吐了一口口水。

啪!

下一秒,一记巴掌突然抽在钱中原脸上,发出清脆响声。

钱中原愣了愣,捂着脸看着眼前的钱中全,有些惊愕道:“大哥,你打我?”

“打你?杀了你的心都有了!”

钱中全怒斥道:“混账东西,要不是你,我们怎么会得罪秦大师?不得罪秦大师,父亲的伤就有救了。”

“我警告你,你最好想办法,给秦大师赔礼道歉,请求原谅。否则父亲有半点闪失,我扒了你的皮!”

“凭什么!姓秦的,不就会点医术吗?为什么一定要找他,不找别人?”钱中原气匆匆道。

钱中全冷哼道:“连白大师都束手无策,还能找谁?而且父亲的伤,能给你时间去找吗?”

钱中原哑口无言,心里极度不爽,特么的,我被打了,还要去赔礼道歉,还有王法吗?

…………

走出医院大楼。

秦天看了看外面太阳位置,偏头道:“白大师,能说说武部吗?”

第十章 还是要请秦天

突兀声很大,引得病房内所有人侧目。

胡江脸色一白,如芒在背,冷汗淋漓,心里暗暗叫苦。

秦天环视一圈,目光锁定在出声的钱中原身上,淡淡道:“我能不能治,关你什么事?”

“你…”

钱中原气急,攥着拳头就要动手。可眼珠一转,又松开了拳头,不怀好意道:“这么说来,白大师治不了,你能治。你比白大师还厉害了?”

钱家人都诧异的看了钱中原一眼,仿佛这话是从他口中说出一样。但马上又都一脸戏谑的看向了秦天,钱老三被秦天打伤的事,他们是知道的。

只是此时还有更重要的事,没心思替钱老三出头而已。

但不出头,并不代表不站在钱老三一边。

现在钱老三智力见长,竟然言语中给秦天挖了这么大一个坑,绝对是一件喜闻乐见的事。

就连其中的钱中全在诧异之余,也不免欣喜,老三挖的坑虽然拙劣简单,却最致命。

无论秦天怎么回答都是错。

承认比白大师厉害,自然是得罪了白大师。

白大师何须人也。

那可是荣城武部上士级高手,不仅自身修为不弱,就是那一手医术,更是神乎其神。

在武部地位尊崇,即便是自己的钱家,都得礼让三分。

得罪了他,都不用白大师出手,就是那些受过白大师恩惠的人,都能将秦天撕了。

可他要是承认不如白大师,那自然是哗众取宠。

这种人,更令白大师看不起。

“当然!”

秦天眉头一挑,自然听出钱中原话中的陷阱,但他是谁,岂会在乎得罪人。

换而言之,世上就没有他得罪不起的人。

“放肆,你算什么东西,岂能和白大师相提并论!”钱中全大喜,故意黑着脸,抢先一步呵斥道。

钱中原等钱家人都纷纷附和着,一通鄙视辱骂。

唯独康仁波和胡江二人冷汗淋漓,又急又慌,六神无主,不知如何是好。

倒是一直一声不吭的白大师,颇有些气度,摆了摆手:“大家不必过分指责这位小朋友,或许这位小朋友有更好的意见,不妨听听他的说法!”

说完,将目光放在秦天身上。

他不是真的相信秦天,甚至他很反感那种明明本事不济,却又哗众取宠的人。

但他十分爱惜羽毛,从不轻易下结论。

秦天在修仙界修炼无数年,见过无数形形色色的人,稍微一想便看穿白大师的想法,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道:“既然白大师愿意听,那我就多嘴一句,白大师的医术如何,我没见过…”

“没见过就敢口出狂言,自称比白大师厉害,分明不把白大师放在眼里!”钱中原眼睛一亮,急不可耐的打断道。

白大师脸色一沉:“让他说完!”

“白大师的医术,暂且不论。但以白大师的修为,是驱逐不了对手留在钱家家主体内的内劲!”秦天更是理都没理钱中原,淡淡道。

内劲?什么内劲?

钱老只是受了内伤而已,没发现有什么内劲啊?

白大师惊疑不定的看了秦天一眼,出于谨慎,转身坐到病床床沿上,摸了摸钱老爷子的脉搏,又按照某种特殊手法,在钱老爷子身上游走一遍。

最后长长呼出一口气,神色有些落寞,眼神复杂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钱家众人面面相觑,什么情况?难道这小子的医术真的比白大师还高明,从老爷子身上发现了白大师没发现的病情?

这怎么可能?

这小子才多大年纪,医术怎么会比白大师还厉害?

秦天淡淡道:“很简单,你和钱家家主修为相当,自然看不出来!”

言外之意,我比你们修为更好,自然能看出。

白大师听懂话外音,目光古怪道:“你是那个地方武部的人?什么级别?”

“我不是武部的人!”秦天眉头一挑,为什么他们总会认为我是武部的人?

白大师惊愕道:“不是武部的人…”

“白大师,还请您替我父亲下针治病!”钱中全心里有种不妙的感觉,急忙道。

白大师摇头道:“抱歉,令尊的病,我无能为力!”

“不是,白大师你刚才不是说,给我父亲扎了针,服三副药就好了吗?怎么…”钱中全急了。

“我误诊了,幸亏这位小兄弟提醒,差点英明毁于一旦,害人害己!”

白大师一脸惭愧,又指了指秦天,建议道:“想治好令尊,你们还是请这位小兄弟吧!”

钱家人傻眼了。

尼玛,有没有搞错啊!

我们刚把人得罪死死的,你特么的现在撂挑子,又让我们去请人家?

敢不敢在坑一点?

还有你不行,早说啊!我们也不会又是挖坑,又是辱骂人家啊!

就算有过节,至少也会忍啊!

现在你让我们怎么开口,人家还会答应吗?

想到这里,钱家人在心里将白大师骂上无数遍,可骂归骂,老爷子还得救。

于是乎,钱家人都将目光移到钱中全身上,示意你是钱家老大,你上。

包括钱中原在内。

钱中全嘴角一抽,将钱家人暗骂一遍,目光看向了秦天,尴尬的搓了搓手:“秦大师,你看…”

“时间到了,该回家给女儿做晚饭了!”

秦天理也不理钱中全,冲着白大师笑道:“白大师,我有点事想请教,不知可否同行?”

“好啊!我也正好有事请教秦大师!”

白大师愣了愣,稍微一想,便知道秦天是不想给钱老治病,才找个借口离开。

事后想想,也对,但凡有本事的人,谁没点脾气。

讥讽辱骂了人家,还指着人家来治病,想什么呢!

至于他回应秦天,会不会得罪钱家,他是一点都无所谓。

他自信,钱家绝不敢得罪自己。

秦天笑了笑,冲着愣神的胡江和康仁波打了个招呼,便和白大师二人一起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出了特需病房。

“特么的,会点医术了不起啊?什么玩意,我呸!”

眼见着秦天身影消失,钱中原很不爽的冲着门口吐了一口口水。

啪!

下一秒,一记巴掌突然抽在钱中原脸上,发出清脆响声。

钱中原愣了愣,捂着脸看着眼前的钱中全,有些惊愕道:“大哥,你打我?”

“打你?杀了你的心都有了!”

钱中全怒斥道:“混账东西,要不是你,我们怎么会得罪秦大师?不得罪秦大师,父亲的伤就有救了。”

“我警告你,你最好想办法,给秦大师赔礼道歉,请求原谅。否则父亲有半点闪失,我扒了你的皮!”

“凭什么!姓秦的,不就会点医术吗?为什么一定要找他,不找别人?”钱中原气匆匆道。

钱中全冷哼道:“连白大师都束手无策,还能找谁?而且父亲的伤,能给你时间去找吗?”

钱中原哑口无言,心里极度不爽,特么的,我被打了,还要去赔礼道歉,还有王法吗?

…………

走出医院大楼。

秦天看了看外面太阳位置,偏头道:“白大师,能说说武部吗?”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