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09 00:01:59

铁牛第一个冲了出去!

杨天明带杨家人缓步走出了屋子。

只见院子里挤满了不下二三十人,外面还有一辆铲车对准了杨家的院墙。

铲车发动机巨大的轰鸣声,把现场气氛搞得非常紧张。

一个身高约有一米七五左右的中年男人,面色黝黑,大约四十多岁。

这人便是三里镇的地头蛇,绰号为“门神!”的人。

他之所以被叫做“门神”,是因为和门上张贴的尉迟恭有几分神似。

人家连铲车都拉来了,明显是要动真格的。

杨家没有什么背景,儿子杨天明虽然能打,但在杨尚的眼里只是逞匹夫之勇。

本份人家谁不想安安稳稳过日子。

大金牙指着杨天明和铁牛,对身边的门神说:“大哥,就是这两个小子打得我们。”

门神见杨天明相貌堂堂,铁牛身高在两米以上,动了揽才的心思。

他手下都是一帮酒囊饭袋,如果能得到杨天明和铁牛这两个人当手下,对于壮大自己的实力大有裨益。

想到这儿,门神对杨尚说:“老杨头,听说打人得是你儿子?”

杨尚哆哆嗦嗦地说道:“是我儿子!我知道您负责拆迁的事儿。但是珲元地产给我们的价格也太不合理了,有什么事儿,你就冲着我杨尚来,千万不要难为我儿子。”

杨天明没想到养父到这个时候,想得还是自己。

“爸,你不用和他说那么多,交给我!”

“相信我!”接着,又补充了一句。

望着杨天明笃定的眼神,杨尚妥协了。他担心儿子杨天明闹出人命,到时候不好收场。

门神目光落在杨天明的身上,饶有兴趣地说:“小子,我门神也不是不讲理之人。我看你身体还不错,如果你以后愿意跟我做事,叫我一声大哥!我门神不会难为你们杨家,并且你们打了大金牙的事情,我也会既往不咎。”

大金牙听了之后,心里这个委屈啊!对门神说:“大哥,我辛苦替你做事,你不替我做主了?”

“啪!”

门神一记耳光扇在大金牙的脸上,吼道:“怎么,老子做事,还用你教?”

大金牙吓得哪敢吱声,身体往后退了退。

杨尚自然不愿意让儿子杨天明跟着门神做事。

罗浩倒是很羡慕,要是有门神的庇护,以后在“三里镇”就能吃得开了。可惜的是,人家门神压根儿没看上他。

门神瞧着杨天明问道:“考虑得怎么样?如果你和你这位大个子的兄弟跟我做事,我保你杨家在三里镇平平安安的。以后嘛,跟着我门神,自然也是吃香的、喝辣的!”

“如果你要是敢说一个不字,那么我即刻下令,让铲车把你们杨家铲平了!”

“我门神可是说一不二,再给你一分钟的考虑时间。”

杨尚吓得六神无主,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杨天明淡然地说道:“不用一分钟的时间,我现在就可以答复你!”

“那你倒底要不要跟着我做事?叫我一声大哥!”

“我没有叫别人大哥的习惯!”杨天明冷声说。

话音刚落,杨天明人已经到了门神的近前。

周围二十几人,没有一个人看清杨天明是怎么移动的。就好像时间错位,一眨眼的功夫,人已经在门神的近前了。

杨天明手捏在门神的脖子上,门神额上冒出了冷汗,第一次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惧。

“我捏死你,犹如踩死一只蚂蚁那么容易。别仗着自己有几分本事,就在镇上横行霸道。想让我杨天明叫大哥的人,到现在还没生出来。”

杨天明一只手将门神重达一百五六十斤的身体提了起来。

门神的手下看得目瞪口呆,谁也没敢上去帮忙。

这也太恐怖了吧!

单手将一个成年人轻松提起来不说,可刚才倒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会在众目睽睽之下,一闪身就到了别人的近前。

门神呼吸受窒,脸都变成了酱紫色。

他会点功夫,七八个人近不得身体。可是现是,所学的功夫什么也发挥不出来。

这还是人吗?

不!

这是神!

杨尚也被惊得目瞪口呆,担心儿子杨天明闹出人命,到时候就没法收场了。

“天明,你快把人放下来!我们好好和他谈谈。”

杨尚回过神儿来后,急声对杨天明劝道。

杨天明这才将门神放了下来。

门神大口大口呼吸着,第一次感觉空气是这么的新鲜。

刚才,死亡只是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事情。

杨天明对门神冷声说:“带上你的人,立刻给我滚出杨家。再敢来,我要你的狗命。你要是敢动杨家的一土一木,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望着杨天明犀利冰冷的眼神,门神身体如坠冰窖,真得是害怕了。

这个人倒底是从哪儿冒出来?

以他的身手,居然没看清是怎么到自己近前的?

实力上的差距,让门神不敢对杨天明说一个“不!”字。

只见杨天明一脚踢飞地上的一块木板,那木板直接没进了石墙,就好像天然嵌在里面一样。

“还不快滚!”杨天明厉声喝道。

门神哪里还敢多做停留,带着大金牙和二十几个手下,转眼间走了个一干二净。

杨家人看到杨天明露出的这手功夫,更是惊得目瞪口呆。

罗浩还亲眼去墙上瞧了瞧,见木板嵌进墙里整整齐齐的,这才知道杨天明有了一身惊人的武艺。

连三里镇的地头蛇都吓得屁滚尿流,一说出去,杨天明是自己的朋友,那得多有面子。

罗浩回来高兴对杨天明拥抱着说:“天明,你这手功夫也太厉害了!”

杨天明一脸淡漠的表情,说了句:“这回安心吃饭吧!不会有人再来打搅我们了。”

杨尚见儿子杨天明轻松就摆平了这件事,心里这个高兴啊。

“天明,你真给我杨家长脸。我们回去,好好喝酒。”

几人回到屋子里,刚刚喝了两杯。就听院子里又传来了门神的声音。

“杨大哥!杨伯父,我来了!”

一听门神的声音,铁牛骂咧咧地说:“这狗杂碎,还敢来?”

“铁牛,等一下!”

杨天明听出有些不对劲儿。先前门神叫自己养父为“杨老头”,现在改叫“杨伯父”了。

只见门神手里提着一大堆名贵礼品进了屋!

门神“噗通!”一声跪在了杨天明的面前,“杨大哥,以后我门神跟你做事!”  

第16章:这是神

铁牛第一个冲了出去!

杨天明带杨家人缓步走出了屋子。

只见院子里挤满了不下二三十人,外面还有一辆铲车对准了杨家的院墙。

铲车发动机巨大的轰鸣声,把现场气氛搞得非常紧张。

一个身高约有一米七五左右的中年男人,面色黝黑,大约四十多岁。

这人便是三里镇的地头蛇,绰号为“门神!”的人。

他之所以被叫做“门神”,是因为和门上张贴的尉迟恭有几分神似。

人家连铲车都拉来了,明显是要动真格的。

杨家没有什么背景,儿子杨天明虽然能打,但在杨尚的眼里只是逞匹夫之勇。

本份人家谁不想安安稳稳过日子。

大金牙指着杨天明和铁牛,对身边的门神说:“大哥,就是这两个小子打得我们。”

门神见杨天明相貌堂堂,铁牛身高在两米以上,动了揽才的心思。

他手下都是一帮酒囊饭袋,如果能得到杨天明和铁牛这两个人当手下,对于壮大自己的实力大有裨益。

想到这儿,门神对杨尚说:“老杨头,听说打人得是你儿子?”

杨尚哆哆嗦嗦地说道:“是我儿子!我知道您负责拆迁的事儿。但是珲元地产给我们的价格也太不合理了,有什么事儿,你就冲着我杨尚来,千万不要难为我儿子。”

杨天明没想到养父到这个时候,想得还是自己。

“爸,你不用和他说那么多,交给我!”

“相信我!”接着,又补充了一句。

望着杨天明笃定的眼神,杨尚妥协了。他担心儿子杨天明闹出人命,到时候不好收场。

门神目光落在杨天明的身上,饶有兴趣地说:“小子,我门神也不是不讲理之人。我看你身体还不错,如果你以后愿意跟我做事,叫我一声大哥!我门神不会难为你们杨家,并且你们打了大金牙的事情,我也会既往不咎。”

大金牙听了之后,心里这个委屈啊!对门神说:“大哥,我辛苦替你做事,你不替我做主了?”

“啪!”

门神一记耳光扇在大金牙的脸上,吼道:“怎么,老子做事,还用你教?”

大金牙吓得哪敢吱声,身体往后退了退。

杨尚自然不愿意让儿子杨天明跟着门神做事。

罗浩倒是很羡慕,要是有门神的庇护,以后在“三里镇”就能吃得开了。可惜的是,人家门神压根儿没看上他。

门神瞧着杨天明问道:“考虑得怎么样?如果你和你这位大个子的兄弟跟我做事,我保你杨家在三里镇平平安安的。以后嘛,跟着我门神,自然也是吃香的、喝辣的!”

“如果你要是敢说一个不字,那么我即刻下令,让铲车把你们杨家铲平了!”

“我门神可是说一不二,再给你一分钟的考虑时间。”

杨尚吓得六神无主,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杨天明淡然地说道:“不用一分钟的时间,我现在就可以答复你!”

“那你倒底要不要跟着我做事?叫我一声大哥!”

“我没有叫别人大哥的习惯!”杨天明冷声说。

话音刚落,杨天明人已经到了门神的近前。

周围二十几人,没有一个人看清杨天明是怎么移动的。就好像时间错位,一眨眼的功夫,人已经在门神的近前了。

杨天明手捏在门神的脖子上,门神额上冒出了冷汗,第一次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惧。

“我捏死你,犹如踩死一只蚂蚁那么容易。别仗着自己有几分本事,就在镇上横行霸道。想让我杨天明叫大哥的人,到现在还没生出来。”

杨天明一只手将门神重达一百五六十斤的身体提了起来。

门神的手下看得目瞪口呆,谁也没敢上去帮忙。

这也太恐怖了吧!

单手将一个成年人轻松提起来不说,可刚才倒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会在众目睽睽之下,一闪身就到了别人的近前。

门神呼吸受窒,脸都变成了酱紫色。

他会点功夫,七八个人近不得身体。可是现是,所学的功夫什么也发挥不出来。

这还是人吗?

不!

这是神!

杨尚也被惊得目瞪口呆,担心儿子杨天明闹出人命,到时候就没法收场了。

“天明,你快把人放下来!我们好好和他谈谈。”

杨尚回过神儿来后,急声对杨天明劝道。

杨天明这才将门神放了下来。

门神大口大口呼吸着,第一次感觉空气是这么的新鲜。

刚才,死亡只是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事情。

杨天明对门神冷声说:“带上你的人,立刻给我滚出杨家。再敢来,我要你的狗命。你要是敢动杨家的一土一木,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望着杨天明犀利冰冷的眼神,门神身体如坠冰窖,真得是害怕了。

这个人倒底是从哪儿冒出来?

以他的身手,居然没看清是怎么到自己近前的?

实力上的差距,让门神不敢对杨天明说一个“不!”字。

只见杨天明一脚踢飞地上的一块木板,那木板直接没进了石墙,就好像天然嵌在里面一样。

“还不快滚!”杨天明厉声喝道。

门神哪里还敢多做停留,带着大金牙和二十几个手下,转眼间走了个一干二净。

杨家人看到杨天明露出的这手功夫,更是惊得目瞪口呆。

罗浩还亲眼去墙上瞧了瞧,见木板嵌进墙里整整齐齐的,这才知道杨天明有了一身惊人的武艺。

连三里镇的地头蛇都吓得屁滚尿流,一说出去,杨天明是自己的朋友,那得多有面子。

罗浩回来高兴对杨天明拥抱着说:“天明,你这手功夫也太厉害了!”

杨天明一脸淡漠的表情,说了句:“这回安心吃饭吧!不会有人再来打搅我们了。”

杨尚见儿子杨天明轻松就摆平了这件事,心里这个高兴啊。

“天明,你真给我杨家长脸。我们回去,好好喝酒。”

几人回到屋子里,刚刚喝了两杯。就听院子里又传来了门神的声音。

“杨大哥!杨伯父,我来了!”

一听门神的声音,铁牛骂咧咧地说:“这狗杂碎,还敢来?”

“铁牛,等一下!”

杨天明听出有些不对劲儿。先前门神叫自己养父为“杨老头”,现在改叫“杨伯父”了。

只见门神手里提着一大堆名贵礼品进了屋!

门神“噗通!”一声跪在了杨天明的面前,“杨大哥,以后我门神跟你做事!”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