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07 11:03:25

吴春龙一听,立刻冲陈院长嚷道:“那就把他喊过来给我儿子抢救啊?只要救活了我儿子,钱不是问题!”

陈院长无奈,只得拿起电话,拨了起来。

“吴老板,马医生说,马上就赶过来,但路途有些远,还要点时间,要不,还是先让胡老看一看,怎么样?”

陈院长央求吴春龙道。

吴春龙一听,朝胡老看了几眼,也只得点头应允。

胡老得到允许,立刻用银针给吴春龙儿子针灸了起来。

“胡老中医,你难道就只会针灸,不会干别的嘛?”

吴春龙一见胡老摆弄银针,心里就来火。

“嗨哟,吴老板,你咋就不懂呢?中医中医,不就是针灸加开中药嘛?可你儿子现在都昏迷不醒了,还咋个开中药啊?这是基本常识,懂不懂?”

遇到吴春龙这个外行边,胡老也是醉了,一边跟他解释,一边施展针灸之法。

我在旁边看了,发现胡老针灸方法虽然得当,当和自己脑袋里面的针灸信息有很大的出入。

于是,我连忙走过去,出手指点道:“胡老中医,这根银针应该这么弄!”

我一边说,一边拨针扎针。

胡老见我说的头头是道,而且远超他的中医水平,不禁对我竖起了大拇指,称赞道:“不错,真是后生可畏!小友,你也是中医嘛?”

我就点点头,回答道:“正是,胡老,你按照我的方法来针灸,他一会就能醒过来!你看,生命特征已经正常了不是?”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中年女人朝我们这边冲了过来,气势汹汹的吼道:“你们两个,一老一少,搞什么鬼?拿个破银针在我儿子身上鼓捣的干嘛?”

“还不给老娘撤掉!弄死了我儿子,要你们都陪葬!”

陈院长一见,连忙走过去,安慰那中年女人道:“吴太太,您误会了。这两位都是中医高手,正在对您儿子进行抢救呢!”

“我们医院还有一个海归医生在路上,正往这赶呢!这不是事情紧急,临时让他们帮衬一下嘛?”

可吴太太却不听劝,仍然蛮不讲理的冲陈院长嚷道:“放屁!再怎么样,也不能让中医给我儿子急救啊?你们存的什么心?”

“春龙,你难道是死人嘛?就随他们胡来?这可是你自个的亲生儿子啊,你都不用心去管?”

吴太太骂完陈院长,又开始训斥起自个的丈夫来。

“不是,老婆,这不是事急从权嘛!你以为我想这样啊?都是他们说要让中医先凑合着,我不也是为了咱儿子的性命嘛!”

吴春龙一脸委屈的说道。

“那我不管,他这里没本事救我儿子,那就赶紧换地方救,反正不能让他们误了我儿子的性命!”

吴太太立刻嚷嚷着要出院,带儿子去别的医院治疗。

我见此情景,立刻冲这个刁蛮妇人喝道:“别说我没提醒你,你要是现在换地方,你儿子会马上死的!不信你可以试试!”

说完,我就对彩云说道::“彩云,咱们走!”

彩云乖巧的点点头,跟着我后面,迅速离开了医院。

中年妇人被我气的七窍生烟,两眼恶毒的瞪着我离开的背影。

就在这时,一个打着领带,头发梳的油光可鉴的年轻男子朝这边走了过来,陈院长一见,立刻兴高采烈的迎下去,招呼道:“江医生,您总算来了,可把我等急死了!您快看看这个病人,到底该怎么急救!”

这个男子就是海归医生,叫江梅川,二十七岁的年纪。

“这位就是海外回来的医生嘛?”

吴太太一听江医生是海外回来的,立刻兴奋起来,眼里也充满了希望。

一边说,一边走上前去,亲切的握住江梅川的手臂,诚恳的央求道:“江医生,您去过海外,肯定医术高明,您可一定要救救我儿子的性命啊!”

江梅川一听,也连忙和颜悦色的对妇人说道:“这位太太,您放心,我一定会竭尽全力的!”

吴太太一听,如吃了定心丸一般,连连称好。

吴春龙也对江梅川殷勤招呼着,跟亲爹似的。

胡老见江梅川过来了,连忙识趣的闪到了一边去,静观其变。

他对江梅川的态度很不满意,一看他就是一副自以为是的样子,不就是海外回来的海归嘛?有嘛了不起啊?

江梅川一见吴春龙儿子身上扎满了银针,立刻皱起眉头,说道:“这都什么呀?西医都几十年了,人都昏迷成这个样子,还扎什么银针?太搞笑了!”

说完,就迅速的拔掉了银针。

胡老一见江梅川如此动作,立刻走过去,阻止道:“江医生,您不能拔掉啊!病人好不容易恢复了正常心率,您这样做,会害死病人的!”

说完,又要把银针往回扎。

江梅川一见,立刻朝胡老怒吼道:“滚一边去!现在是我在急救病人,你不要胡乱插手!要不然,出了事故,得你承担!”

可话刚刚说完,那心电图立刻就不正常了起来,警报也呼啦呼啦的叫了起来,一下子把江梅川给吓住了。

“什么情况?赶快急救!”

江梅川赶紧动用医疗工具,对吴春龙儿子进行急救起来。

可弄了半天,还是没有半点起色,反而问题越来越严重,病人的心跳越来越慢,看的江梅川一阵心惊肉跳。

“不行了,我已经尽力了!”

江梅川救不活吴春龙儿子,立刻摇摇头,准备离开。

吴太太一把拉住,呵斥道:“你这人怎么这样?把我儿子弄出问题了,就想开溜,没那么容易!你赶紧给我儿子恢复正常,不然,我要你好看!”

吴太太是眼尖的人,刚才还以为江梅川医术高超,现在一见,才知道,他根本就没有真才实学。

什么海归,都是狗屁!

于是,就对江梅川发起了飙来。

谁知,江梅川猛一扭头,朝吴太太怒斥道:“泼妇!你儿子早就不行了,能怪我?要怪,只能怪那些银针,把你儿子弄出了问题,于我何干?”

江梅川家里很有钱,所以,根本不惧吴太太这样的老板夫人。

吴太太见江梅川居然骂自己泼妇,当即怒火中烧,一个大耳光就朝他脸上呼了过去,力道十分的惊人,江梅川脸上立刻出现了一个红红的五指印,触目惊心。

“你放肆!你竟然敢打我?我都说了,你儿子怎么样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你难道脑子有问题?”

江梅川两眼瞪着吴太太,态度极其嚣张跋扈。

“你才脑子有问题呢,什么狗屁海归,饭桶!”

吴太太骂完之后,又对老公吴春龙说道:“老公,咱立刻转院!”

这时,胡老立刻阻止道:“吴太太,你不能冲动!现在转院,对你儿子有生命危险,你也看到了,心率越来越慢,再拖时间,真的没救了!”

吴太太一听胡老如此说,一下子慌了,嘴里抽泣道:“那怎么办?儿子,你不能死啊!”

说完,就扑到儿子身上,大声哭了起来。

胡老一见,又连忙说道:“吴太太,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你要想救活你儿子,就赶紧去把刚才的小神医找回来,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呢!”

吴春龙一听,也觉得有道理,连连点头,对老婆说道:“是啊,老婆,咱去把小神医追回来吧?实在救不活,再转院不迟!”

吴太太无奈,只得擦干眼泪,和吴春龙一起,出院开车追我去了。

我走了没一会儿,就听到身后一男一女的喊叫声。

“小神医,等一等!”

我回头一看,见是吴太太和吴春龙追来了,连忙站住了脚步,朝他们喊道:“喊我干什么?我可只会银针治病,你们要救你们的儿子,还是去找西医算了!”

“不,不,小神医,我错了,你原谅我刚才的冒失吧?我不该骂你,我求求你,救救我儿子吧!”

吴太太声嘶力竭的对我跪下哀求道。

第6章 跪下哀求

吴春龙一听,立刻冲陈院长嚷道:“那就把他喊过来给我儿子抢救啊?只要救活了我儿子,钱不是问题!”

陈院长无奈,只得拿起电话,拨了起来。

“吴老板,马医生说,马上就赶过来,但路途有些远,还要点时间,要不,还是先让胡老看一看,怎么样?”

陈院长央求吴春龙道。

吴春龙一听,朝胡老看了几眼,也只得点头应允。

胡老得到允许,立刻用银针给吴春龙儿子针灸了起来。

“胡老中医,你难道就只会针灸,不会干别的嘛?”

吴春龙一见胡老摆弄银针,心里就来火。

“嗨哟,吴老板,你咋就不懂呢?中医中医,不就是针灸加开中药嘛?可你儿子现在都昏迷不醒了,还咋个开中药啊?这是基本常识,懂不懂?”

遇到吴春龙这个外行边,胡老也是醉了,一边跟他解释,一边施展针灸之法。

我在旁边看了,发现胡老针灸方法虽然得当,当和自己脑袋里面的针灸信息有很大的出入。

于是,我连忙走过去,出手指点道:“胡老中医,这根银针应该这么弄!”

我一边说,一边拨针扎针。

胡老见我说的头头是道,而且远超他的中医水平,不禁对我竖起了大拇指,称赞道:“不错,真是后生可畏!小友,你也是中医嘛?”

我就点点头,回答道:“正是,胡老,你按照我的方法来针灸,他一会就能醒过来!你看,生命特征已经正常了不是?”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中年女人朝我们这边冲了过来,气势汹汹的吼道:“你们两个,一老一少,搞什么鬼?拿个破银针在我儿子身上鼓捣的干嘛?”

“还不给老娘撤掉!弄死了我儿子,要你们都陪葬!”

陈院长一见,连忙走过去,安慰那中年女人道:“吴太太,您误会了。这两位都是中医高手,正在对您儿子进行抢救呢!”

“我们医院还有一个海归医生在路上,正往这赶呢!这不是事情紧急,临时让他们帮衬一下嘛?”

可吴太太却不听劝,仍然蛮不讲理的冲陈院长嚷道:“放屁!再怎么样,也不能让中医给我儿子急救啊?你们存的什么心?”

“春龙,你难道是死人嘛?就随他们胡来?这可是你自个的亲生儿子啊,你都不用心去管?”

吴太太骂完陈院长,又开始训斥起自个的丈夫来。

“不是,老婆,这不是事急从权嘛!你以为我想这样啊?都是他们说要让中医先凑合着,我不也是为了咱儿子的性命嘛!”

吴春龙一脸委屈的说道。

“那我不管,他这里没本事救我儿子,那就赶紧换地方救,反正不能让他们误了我儿子的性命!”

吴太太立刻嚷嚷着要出院,带儿子去别的医院治疗。

我见此情景,立刻冲这个刁蛮妇人喝道:“别说我没提醒你,你要是现在换地方,你儿子会马上死的!不信你可以试试!”

说完,我就对彩云说道::“彩云,咱们走!”

彩云乖巧的点点头,跟着我后面,迅速离开了医院。

中年妇人被我气的七窍生烟,两眼恶毒的瞪着我离开的背影。

就在这时,一个打着领带,头发梳的油光可鉴的年轻男子朝这边走了过来,陈院长一见,立刻兴高采烈的迎下去,招呼道:“江医生,您总算来了,可把我等急死了!您快看看这个病人,到底该怎么急救!”

这个男子就是海归医生,叫江梅川,二十七岁的年纪。

“这位就是海外回来的医生嘛?”

吴太太一听江医生是海外回来的,立刻兴奋起来,眼里也充满了希望。

一边说,一边走上前去,亲切的握住江梅川的手臂,诚恳的央求道:“江医生,您去过海外,肯定医术高明,您可一定要救救我儿子的性命啊!”

江梅川一听,也连忙和颜悦色的对妇人说道:“这位太太,您放心,我一定会竭尽全力的!”

吴太太一听,如吃了定心丸一般,连连称好。

吴春龙也对江梅川殷勤招呼着,跟亲爹似的。

胡老见江梅川过来了,连忙识趣的闪到了一边去,静观其变。

他对江梅川的态度很不满意,一看他就是一副自以为是的样子,不就是海外回来的海归嘛?有嘛了不起啊?

江梅川一见吴春龙儿子身上扎满了银针,立刻皱起眉头,说道:“这都什么呀?西医都几十年了,人都昏迷成这个样子,还扎什么银针?太搞笑了!”

说完,就迅速的拔掉了银针。

胡老一见江梅川如此动作,立刻走过去,阻止道:“江医生,您不能拔掉啊!病人好不容易恢复了正常心率,您这样做,会害死病人的!”

说完,又要把银针往回扎。

江梅川一见,立刻朝胡老怒吼道:“滚一边去!现在是我在急救病人,你不要胡乱插手!要不然,出了事故,得你承担!”

可话刚刚说完,那心电图立刻就不正常了起来,警报也呼啦呼啦的叫了起来,一下子把江梅川给吓住了。

“什么情况?赶快急救!”

江梅川赶紧动用医疗工具,对吴春龙儿子进行急救起来。

可弄了半天,还是没有半点起色,反而问题越来越严重,病人的心跳越来越慢,看的江梅川一阵心惊肉跳。

“不行了,我已经尽力了!”

江梅川救不活吴春龙儿子,立刻摇摇头,准备离开。

吴太太一把拉住,呵斥道:“你这人怎么这样?把我儿子弄出问题了,就想开溜,没那么容易!你赶紧给我儿子恢复正常,不然,我要你好看!”

吴太太是眼尖的人,刚才还以为江梅川医术高超,现在一见,才知道,他根本就没有真才实学。

什么海归,都是狗屁!

于是,就对江梅川发起了飙来。

谁知,江梅川猛一扭头,朝吴太太怒斥道:“泼妇!你儿子早就不行了,能怪我?要怪,只能怪那些银针,把你儿子弄出了问题,于我何干?”

江梅川家里很有钱,所以,根本不惧吴太太这样的老板夫人。

吴太太见江梅川居然骂自己泼妇,当即怒火中烧,一个大耳光就朝他脸上呼了过去,力道十分的惊人,江梅川脸上立刻出现了一个红红的五指印,触目惊心。

“你放肆!你竟然敢打我?我都说了,你儿子怎么样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你难道脑子有问题?”

江梅川两眼瞪着吴太太,态度极其嚣张跋扈。

“你才脑子有问题呢,什么狗屁海归,饭桶!”

吴太太骂完之后,又对老公吴春龙说道:“老公,咱立刻转院!”

这时,胡老立刻阻止道:“吴太太,你不能冲动!现在转院,对你儿子有生命危险,你也看到了,心率越来越慢,再拖时间,真的没救了!”

吴太太一听胡老如此说,一下子慌了,嘴里抽泣道:“那怎么办?儿子,你不能死啊!”

说完,就扑到儿子身上,大声哭了起来。

胡老一见,又连忙说道:“吴太太,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你要想救活你儿子,就赶紧去把刚才的小神医找回来,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呢!”

吴春龙一听,也觉得有道理,连连点头,对老婆说道:“是啊,老婆,咱去把小神医追回来吧?实在救不活,再转院不迟!”

吴太太无奈,只得擦干眼泪,和吴春龙一起,出院开车追我去了。

我走了没一会儿,就听到身后一男一女的喊叫声。

“小神医,等一等!”

我回头一看,见是吴太太和吴春龙追来了,连忙站住了脚步,朝他们喊道:“喊我干什么?我可只会银针治病,你们要救你们的儿子,还是去找西医算了!”

“不,不,小神医,我错了,你原谅我刚才的冒失吧?我不该骂你,我求求你,救救我儿子吧!”

吴太太声嘶力竭的对我跪下哀求道。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