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09 09:06:21

在众人都讶异于陈天宇连接固定好了金冠带时,叶远方先说了话:“还以为多难,原来是我们没发现盒子里的这几个小钉子。”

“对呀,我刚才也发现这金冠带上有四个小孔了,但是我没发现盒子里边有四个钉子而已,不然我也能装。”叶海棠震惊过后,也跟着说道。

若不是陈天宇把安楔钉这个步骤展示给他们看,他们就不知道还有这回事,他们根本没发现金冠带上的这四个小孔,更不用说还会安装上去了。

叶家老太太更想知道这两件宝贝值多少钱:“它们值多少钱?”

陈天宇说道:“预估价八百万到一千二百万之间。”

光是这一件礼物都一千万,那加上另外几十件,那得是多少钱?这些礼物都能买下他们整个叶家的产业。

叶家老太太哪收过这么贵重的礼物,双手有点颤。

众人刚才还在叽叽喳喳,听到陈天宇说这件礼物值这个价,也都惊呆了,而他们下一个想法,就是盘算着如何能从叶家老太太这边分到这些值钱的宝物。

看着张大嘴巴的众人,陈天宇心里觉得可笑,他对叶海棠说道:“愿赌服输,道歉吧。”

“哼,道歉?你作弊!我刚才看到你拿着手机看着,你一定上网搜资料了吧。”叶海棠可不会轻易认输,更不可能道歉。

“对对对,我也看到了,我刚才叫他来的时候,他一直盯着手机看的,肯定查了资料。”叶远方跟着叶海棠对陈天宇一起开炮,他怎么愿意被陈天宇给比下去。

凤纹金冠带和五彩吉祥双凤青花盒,本来就是陈家的宝物,小时候就经常拿这些宝物当玩具玩,他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还需要上网搜什么资料?

“奶奶,我之前说错话,我认错我给叶远方道了歉。你看这回,叶海棠和我打赌却不认输不肯道歉,是不是说,年纪小就可以耍赖?”陈天宇一开始就想到叶海棠会不认输,所以才给叶家老太太说了那些话,就是让老太太当公证人。

叶家老太太最担心什么?担心别人说自己办事不公平不公正不公道。

实际上她自诩自己公平公正公道,却很少有哪件事做到公平公正公道。

老太太对叶海棠道:“海棠,去。”

“他作弊了还能算我认输吗?”叶海棠不乐意,让她跟叶念薇道歉,等于是认错叶念薇,认输陈天宇。

不说拉不下这个脸,而是从心底里瞧不起叶念薇一家人,更是不愿意承认自己输给陈天宇这个废物。

“我没有作弊,看手机是在看信息。既然你不愿意道歉,那也就算了,我只怕到时候传出去,人家说叶家家风不行。”陈天宇把家风扯上。

叶家老太太注重家族家风声誉,说叶家家风不行,等于说她叶家老太太管不好叶家。

自从叶震英去世,她管叶家以来,处处事事小心翼翼,最担心就是家风声誉败坏,儿孙不能接手振兴家业。

“你说我们叶家家风不行?你难道不是叶家人?你是想和我们叶家撇清关系是不是!”叶海棠抓到了陈天宇话中的把柄,连珠带炮似的逼问陈天宇。

叶海棠这话听得王霖叶景良更慌,要是让老太太生气,一挥手把他们一家踢出叶家,那他们就真的是再分不到叶家的一点好处,对这些天价宝贝也没有竞争的资格。

“家风不行,就是由你这种人来带坏。”陈天宇没有跟叶海棠撤什么自己是不是叶家人的这个问题,而是不断重复家风的字眼。

你们叶家那点东西,我还真瞧不起眼!陈天宇心里想,和叶家撇不撇清关系都没有什么所谓,反正叶念薇一家对叶家人摇尾乞怜,除了东区那块地,也从来没分到过什么好东西,东区那块地还是为了打发叶念薇一家才给,毕竟叶家所有人都分到不少资产,不给叶景良这个老四一点什么,难免被人说闲话。

“海棠,奶奶的话都不听了是吗?”老太太再次威严的命令叶海棠,叶海棠的确打赌输了,自己再向着叶海棠,有包庇之嫌。

老太太都这样说了,再顶下去,让老太太发怒,叶海棠吃不了兜着走。

叶海棠远远的看着叶念薇,说话的声音几乎都听不到:“刚才我乱说话,不好意思。”

这两句话声音太小,角落的叶念薇一家人都没听清,而且她说的是不好意思,不是对不起,完全没有一点点道歉的诚意。

陈天宇不愿意,想让叶海棠再重新说一次,但叶家老太太说道:“好了,今天的事,以后谁也不许提!都各自回去自己座位上,我要和你们说一件事。”

众人各自回到自己位置上。

陈天宇坐下,叶念薇对他投去了一丝感激的目光。

陈天宇还是头一次见叶念薇对她投来的目光有感激。

王霖却不这么想,一个神秘有钱豪门少爷送来叶家那么一份大礼,估计就是为叶海棠而来,叶海棠和叶远方深得老太太喜欢,一次生辰宴同时深深得罪叶海棠和叶远方,以后的日子有他们苦的时候。

“吃吃吃!你还有心情吃!”陈天宇拿起筷子吃起东西来,王霖从桌子底下一脚踹过来,把陈天宇踢得筷子掉落在地。

陈天宇看了王霖一眼,弯腰捡起筷子。

“在网上搜一下资料就跑出去嘚瑟装笔!没脑的东西,你没看到人家送礼有可能是给叶海棠送的吗?叶远方手里握有众多家族产业,以后估计最值钱的装修公司都会给他!叶海棠经营叶家有最值钱的酒店!你知道你得罪了他们有多严重吗!”

“他们会把我们一家排斥得远远的,会想办法把我们踢出叶家,叶家的一份好处我们都分不到!”

王霖喋喋不休骂着陈天宇。

“妈妈,你别说了,就算陈天宇不出去和他们杠,他们也不会放过我们一家。我们家和他们的梁子早就结下,又不是陈天宇挑起来。陈天宇刚才还给我们出了一口恶气。”叶念薇看不下去王霖数落陈天宇,为陈天宇说起话来。

这孩子竟然还给陈天宇这废物说话?陈天宇呢,对叶念薇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目光后,擦干净的筷子继续吃东西。

王霖更是火大,恨不得当场抡起凳子就砸陈天宇,这废物都什么时候还不知道自己做错事,还能有心情吃下东西:“我们家和他们的梁子谁结下,还不是这个废物结下,如果当年不是你爷爷说把他培养成接班人的话,会得罪叶家那么多人吗?如果不是他娶了你,你就嫁给了彭公子,我们会过的那么苦吗?”

“当年我也没愿意嫁给彭昊,你去跟他谈什么嫁妆,叶海棠当然会恨你们啊!”叶念薇说道。

“你长得漂亮,彭公子喜欢了你,不喜欢叶海棠,怎么都是得罪了叶海棠,干脆就得罪到底,把你嫁给彭公子,我们也就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结果倒好,你爷爷自作主张把你嫁给这废物,嫁个女儿得罪了人还没有拿到一点好处,我真是要气炸了!”王霖越骂越气,也不管这是什么场合,一巴掌拍在了桌上。

登时,静着听老太太讲话的所有人都看着了王霖。

第7章 感激的目光

在众人都讶异于陈天宇连接固定好了金冠带时,叶远方先说了话:“还以为多难,原来是我们没发现盒子里的这几个小钉子。”

“对呀,我刚才也发现这金冠带上有四个小孔了,但是我没发现盒子里边有四个钉子而已,不然我也能装。”叶海棠震惊过后,也跟着说道。

若不是陈天宇把安楔钉这个步骤展示给他们看,他们就不知道还有这回事,他们根本没发现金冠带上的这四个小孔,更不用说还会安装上去了。

叶家老太太更想知道这两件宝贝值多少钱:“它们值多少钱?”

陈天宇说道:“预估价八百万到一千二百万之间。”

光是这一件礼物都一千万,那加上另外几十件,那得是多少钱?这些礼物都能买下他们整个叶家的产业。

叶家老太太哪收过这么贵重的礼物,双手有点颤。

众人刚才还在叽叽喳喳,听到陈天宇说这件礼物值这个价,也都惊呆了,而他们下一个想法,就是盘算着如何能从叶家老太太这边分到这些值钱的宝物。

看着张大嘴巴的众人,陈天宇心里觉得可笑,他对叶海棠说道:“愿赌服输,道歉吧。”

“哼,道歉?你作弊!我刚才看到你拿着手机看着,你一定上网搜资料了吧。”叶海棠可不会轻易认输,更不可能道歉。

“对对对,我也看到了,我刚才叫他来的时候,他一直盯着手机看的,肯定查了资料。”叶远方跟着叶海棠对陈天宇一起开炮,他怎么愿意被陈天宇给比下去。

凤纹金冠带和五彩吉祥双凤青花盒,本来就是陈家的宝物,小时候就经常拿这些宝物当玩具玩,他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还需要上网搜什么资料?

“奶奶,我之前说错话,我认错我给叶远方道了歉。你看这回,叶海棠和我打赌却不认输不肯道歉,是不是说,年纪小就可以耍赖?”陈天宇一开始就想到叶海棠会不认输,所以才给叶家老太太说了那些话,就是让老太太当公证人。

叶家老太太最担心什么?担心别人说自己办事不公平不公正不公道。

实际上她自诩自己公平公正公道,却很少有哪件事做到公平公正公道。

老太太对叶海棠道:“海棠,去。”

“他作弊了还能算我认输吗?”叶海棠不乐意,让她跟叶念薇道歉,等于是认错叶念薇,认输陈天宇。

不说拉不下这个脸,而是从心底里瞧不起叶念薇一家人,更是不愿意承认自己输给陈天宇这个废物。

“我没有作弊,看手机是在看信息。既然你不愿意道歉,那也就算了,我只怕到时候传出去,人家说叶家家风不行。”陈天宇把家风扯上。

叶家老太太注重家族家风声誉,说叶家家风不行,等于说她叶家老太太管不好叶家。

自从叶震英去世,她管叶家以来,处处事事小心翼翼,最担心就是家风声誉败坏,儿孙不能接手振兴家业。

“你说我们叶家家风不行?你难道不是叶家人?你是想和我们叶家撇清关系是不是!”叶海棠抓到了陈天宇话中的把柄,连珠带炮似的逼问陈天宇。

叶海棠这话听得王霖叶景良更慌,要是让老太太生气,一挥手把他们一家踢出叶家,那他们就真的是再分不到叶家的一点好处,对这些天价宝贝也没有竞争的资格。

“家风不行,就是由你这种人来带坏。”陈天宇没有跟叶海棠撤什么自己是不是叶家人的这个问题,而是不断重复家风的字眼。

你们叶家那点东西,我还真瞧不起眼!陈天宇心里想,和叶家撇不撇清关系都没有什么所谓,反正叶念薇一家对叶家人摇尾乞怜,除了东区那块地,也从来没分到过什么好东西,东区那块地还是为了打发叶念薇一家才给,毕竟叶家所有人都分到不少资产,不给叶景良这个老四一点什么,难免被人说闲话。

“海棠,奶奶的话都不听了是吗?”老太太再次威严的命令叶海棠,叶海棠的确打赌输了,自己再向着叶海棠,有包庇之嫌。

老太太都这样说了,再顶下去,让老太太发怒,叶海棠吃不了兜着走。

叶海棠远远的看着叶念薇,说话的声音几乎都听不到:“刚才我乱说话,不好意思。”

这两句话声音太小,角落的叶念薇一家人都没听清,而且她说的是不好意思,不是对不起,完全没有一点点道歉的诚意。

陈天宇不愿意,想让叶海棠再重新说一次,但叶家老太太说道:“好了,今天的事,以后谁也不许提!都各自回去自己座位上,我要和你们说一件事。”

众人各自回到自己位置上。

陈天宇坐下,叶念薇对他投去了一丝感激的目光。

陈天宇还是头一次见叶念薇对她投来的目光有感激。

王霖却不这么想,一个神秘有钱豪门少爷送来叶家那么一份大礼,估计就是为叶海棠而来,叶海棠和叶远方深得老太太喜欢,一次生辰宴同时深深得罪叶海棠和叶远方,以后的日子有他们苦的时候。

“吃吃吃!你还有心情吃!”陈天宇拿起筷子吃起东西来,王霖从桌子底下一脚踹过来,把陈天宇踢得筷子掉落在地。

陈天宇看了王霖一眼,弯腰捡起筷子。

“在网上搜一下资料就跑出去嘚瑟装笔!没脑的东西,你没看到人家送礼有可能是给叶海棠送的吗?叶远方手里握有众多家族产业,以后估计最值钱的装修公司都会给他!叶海棠经营叶家有最值钱的酒店!你知道你得罪了他们有多严重吗!”

“他们会把我们一家排斥得远远的,会想办法把我们踢出叶家,叶家的一份好处我们都分不到!”

王霖喋喋不休骂着陈天宇。

“妈妈,你别说了,就算陈天宇不出去和他们杠,他们也不会放过我们一家。我们家和他们的梁子早就结下,又不是陈天宇挑起来。陈天宇刚才还给我们出了一口恶气。”叶念薇看不下去王霖数落陈天宇,为陈天宇说起话来。

这孩子竟然还给陈天宇这废物说话?陈天宇呢,对叶念薇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目光后,擦干净的筷子继续吃东西。

王霖更是火大,恨不得当场抡起凳子就砸陈天宇,这废物都什么时候还不知道自己做错事,还能有心情吃下东西:“我们家和他们的梁子谁结下,还不是这个废物结下,如果当年不是你爷爷说把他培养成接班人的话,会得罪叶家那么多人吗?如果不是他娶了你,你就嫁给了彭公子,我们会过的那么苦吗?”

“当年我也没愿意嫁给彭昊,你去跟他谈什么嫁妆,叶海棠当然会恨你们啊!”叶念薇说道。

“你长得漂亮,彭公子喜欢了你,不喜欢叶海棠,怎么都是得罪了叶海棠,干脆就得罪到底,把你嫁给彭公子,我们也就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结果倒好,你爷爷自作主张把你嫁给这废物,嫁个女儿得罪了人还没有拿到一点好处,我真是要气炸了!”王霖越骂越气,也不管这是什么场合,一巴掌拍在了桌上。

登时,静着听老太太讲话的所有人都看着了王霖。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