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09 09:06:21

叶远方自告奋勇接金冠带却接不上,在人前丢了面子,打算把陈天宇拉出来当靶子,让众人转移注意力到陈天宇身上,并且刚才陈天宇说他的金龙造假,让他心慌得一批,如果没有老太太帮自己解围,恐怕已经露馅。把陈天宇拉出来,让他也接一接这个珍宝,他接不上的话,众人肯定更是不把他刚才说金龙是以假乱真的那些话当回事。

可是这话说出来后,叶远方又有点害怕,假如陈天宇真的能把这个金冠带接上的话,那可怎么办?想想也没事,这金冠带要接上是不可能的事,除非请工匠把四片金片融焊连接才行。

退一步说,就算真能接上,以陈天宇的废物人设,大家也只以为他是瞎蒙。

“呵呵,他呀,让他修修叶念薇买给他用来买菜的电动车还行,这么金贵的东西,就别让他靠近了吧。”叶海棠随之附和。

“来来来,让他来试试。”叶远方可不要放过任何羞辱陈天宇的机会,刚才他说出金龙造假让自己吓出一身汗,不整一整他怎么行。

王霖和萧景良心里苦,这帮人又来扒他们家的皮了:“别去丢人!”

叶念薇也担心陈天宇出去丢人:“好好坐着,假装听不见。”

陈天宇被王霖和叶念薇说不要出去丢人,那行吧,就假装听不见好好坐着吧。

他低头继续看手机。

叶远方指着陈天宇:“说你呢!别假装玩手机听不见!”

“你就来试试吧!”叶家老太太对陈天宇道。

叶家老太太发了话,不去是不行了。

王霖拉了一把陈天宇:“就说你不会,别不懂装懂,更加丢人!”

陈天宇把手机揣进兜里放好,走了出去。

王霖赶紧要拉,没拉到人,陈天宇已经走到了前边去。

叶海棠蔑视着陈天宇:“矮油,你还真想来试试啊?这么多人都不行,你行?”

意思说难道你比我们这些人厉害吗。

陈天宇看着叶海棠,目光里没有丝毫畏惧。

叶海棠扫了一眼陈天宇的穷酸穿着以及一脚的泥,对叶念薇喊话道:“叶念薇,你和你爸妈挑来选去,却嫁了这么个老公,真是瞎了你的狗眼。”

叶海棠对彭昊看上叶念薇这事永远耿怀于心。

叶家老太太咳嗽一声:“咳咳。”

她示意叶海棠适可而止,有些话不可太过。

陈天宇听着就火起,瞎了狗眼?侮辱他可以,但侮辱叶念薇,就不行!

他对老太太说道:“奶奶,今天您大寿,亲戚们都来了,叶海棠当着这么多亲戚的面侮辱薇薇,太过分了吧。”

“海棠年纪还小,童言无忌,你不要太放在心上,有些肚量。”老太太分明是向着叶海棠,叶海棠已到谈婚论嫁年龄,身材也是早已熟透,怎么还能称为童?

并且说了这么难听的攻击的话语,还要陈天宇有肚量不计较。

陈天宇说道:“实话说,这金冠带我会接,但我接好了,她叶海棠必须当众人面给叶念薇道歉!”

他能接?开什么玩笑?叶海棠一听就笑开了:“这些珍宝都很贵的,还是别玩了,碰坏了怕你赔不起。”

“海棠,你愿意吗?”叶家老太太见陈天宇信誓旦旦,她也好奇想看这金冠带是不是真的能接上,再者,叶海棠说叶念薇的那句话的确有些过分,若不是当着她面说她不会管,但当着她面说出来,她必须要站出来‘平衡’一下,让大家觉得她公道。

叶海棠说道:“愿意是愿意,道歉嘛没什么大不了,但是如果他接不上呢?”

陈天宇说道:“从此不再出现在叶家的任何宴会之上,不碍你们眼。”

“好!你说的!”叶远方高兴得先拍了手,仿佛打赌的人是他一样。

“好,多加一条,你如果接不上,你从这里滚出去,用滚的方式,滚,出,去。”滚出去三个字,叶海棠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她要看陈天宇怎么让叶念薇一家丢人到家。

“好。”陈天宇欣然同意。

叶念薇赶紧要去阻止陈天宇,但陈天宇已经答应对赌。

如果他接不上,不光是一家人丢人现眼,更要紧的是他以后不能再来参加叶家的任何宴会,等于被叶家给扫地出门了一半。

“他自己说这些话,你管他那么多!”王霖死死拉住了叶念薇,陈天宇被扫地出门才好,那可是他自己自找,到时可用今天这些事作理由把他彻底踢走。

无奈,叶念薇只能在心里祈福,但愿陈天宇真的能把金冠带接起来。

陈天宇走到了金冠带面前,对众人介绍道:“凤纹金冠带,是万历皇帝次子福忠王朱常洵送给正妃姚王妃的生辰礼,一同送的生辰礼还有这个名为五彩吉祥双凤青花盒。我们先来看看这个盒子,万历一朝好制盒子,各式各样,其五彩烧造极为复杂,色彩缤纷老辣、华丽繁茂称雄,冠称古今,传世稀少,独步一时。”

“姚王妃得到这两件宝贵礼物,爱不释手,心里产生了要把凤纹金冠带放入这五彩盒中想法,无奈凤纹金冠带体积过大,放不进盒中。身旁一太监看到后,说他认识一个工匠,能将金冠带拆开却又不让金冠带损坏。姚王妃大喜,让太监带去给工匠打造,工匠将金冠带拆为四片,每片的两头打造成如两个木构件上所采用的一种凹凸结合的连接方式,凸出部分叫榫,凹进部分叫卯,榫卯使用得当,两块结构之间就能严密扣合,达到天衣无缝的程度。为了能拆开后把它装起来更加坚固,这个凤纹金冠带使用的是圆香几攒边打槽与楔钉榫的特殊榫卯结合结构,它还要有楔钉填上这几个小方孔才能固定。”

众人见陈天宇侃侃道来,都好奇的围上去看这个东西到底怎么才能固定住。

陈天宇从青花小盒子中的朱红布一角翻出了四颗极小的四方长形金楔钉,插在了凤纹金冠带的四个小方孔中,奇迹出现了,金冠带的连接处还有金楔钉和四个小孔完美结合,从表面根本看不出来塞了四个钉子进去,也看不出来金冠带是由四片金片结合,这完全就是一个完美的整体,而凤纹金冠带怎么晃怎么放怎么拿怎么戴都不散开了。

在场所有人感到震惊,这件宝物竟然还有这么精妙的一面,古代的工匠竟然如此的聪明手巧。

更震惊的是陈天宇这寒酸鬼竟然真的能把这件宝物连接好,而且他对这件宝物来历如此的了解,就像是在介绍和使用他家的一样东西那样的熟悉。

怎么可能呢?这废物真的把金冠带连接上固定好了!

空气再次变得安静。

第7章 怎么可能?

叶远方自告奋勇接金冠带却接不上,在人前丢了面子,打算把陈天宇拉出来当靶子,让众人转移注意力到陈天宇身上,并且刚才陈天宇说他的金龙造假,让他心慌得一批,如果没有老太太帮自己解围,恐怕已经露馅。把陈天宇拉出来,让他也接一接这个珍宝,他接不上的话,众人肯定更是不把他刚才说金龙是以假乱真的那些话当回事。

可是这话说出来后,叶远方又有点害怕,假如陈天宇真的能把这个金冠带接上的话,那可怎么办?想想也没事,这金冠带要接上是不可能的事,除非请工匠把四片金片融焊连接才行。

退一步说,就算真能接上,以陈天宇的废物人设,大家也只以为他是瞎蒙。

“呵呵,他呀,让他修修叶念薇买给他用来买菜的电动车还行,这么金贵的东西,就别让他靠近了吧。”叶海棠随之附和。

“来来来,让他来试试。”叶远方可不要放过任何羞辱陈天宇的机会,刚才他说出金龙造假让自己吓出一身汗,不整一整他怎么行。

王霖和萧景良心里苦,这帮人又来扒他们家的皮了:“别去丢人!”

叶念薇也担心陈天宇出去丢人:“好好坐着,假装听不见。”

陈天宇被王霖和叶念薇说不要出去丢人,那行吧,就假装听不见好好坐着吧。

他低头继续看手机。

叶远方指着陈天宇:“说你呢!别假装玩手机听不见!”

“你就来试试吧!”叶家老太太对陈天宇道。

叶家老太太发了话,不去是不行了。

王霖拉了一把陈天宇:“就说你不会,别不懂装懂,更加丢人!”

陈天宇把手机揣进兜里放好,走了出去。

王霖赶紧要拉,没拉到人,陈天宇已经走到了前边去。

叶海棠蔑视着陈天宇:“矮油,你还真想来试试啊?这么多人都不行,你行?”

意思说难道你比我们这些人厉害吗。

陈天宇看着叶海棠,目光里没有丝毫畏惧。

叶海棠扫了一眼陈天宇的穷酸穿着以及一脚的泥,对叶念薇喊话道:“叶念薇,你和你爸妈挑来选去,却嫁了这么个老公,真是瞎了你的狗眼。”

叶海棠对彭昊看上叶念薇这事永远耿怀于心。

叶家老太太咳嗽一声:“咳咳。”

她示意叶海棠适可而止,有些话不可太过。

陈天宇听着就火起,瞎了狗眼?侮辱他可以,但侮辱叶念薇,就不行!

他对老太太说道:“奶奶,今天您大寿,亲戚们都来了,叶海棠当着这么多亲戚的面侮辱薇薇,太过分了吧。”

“海棠年纪还小,童言无忌,你不要太放在心上,有些肚量。”老太太分明是向着叶海棠,叶海棠已到谈婚论嫁年龄,身材也是早已熟透,怎么还能称为童?

并且说了这么难听的攻击的话语,还要陈天宇有肚量不计较。

陈天宇说道:“实话说,这金冠带我会接,但我接好了,她叶海棠必须当众人面给叶念薇道歉!”

他能接?开什么玩笑?叶海棠一听就笑开了:“这些珍宝都很贵的,还是别玩了,碰坏了怕你赔不起。”

“海棠,你愿意吗?”叶家老太太见陈天宇信誓旦旦,她也好奇想看这金冠带是不是真的能接上,再者,叶海棠说叶念薇的那句话的确有些过分,若不是当着她面说她不会管,但当着她面说出来,她必须要站出来‘平衡’一下,让大家觉得她公道。

叶海棠说道:“愿意是愿意,道歉嘛没什么大不了,但是如果他接不上呢?”

陈天宇说道:“从此不再出现在叶家的任何宴会之上,不碍你们眼。”

“好!你说的!”叶远方高兴得先拍了手,仿佛打赌的人是他一样。

“好,多加一条,你如果接不上,你从这里滚出去,用滚的方式,滚,出,去。”滚出去三个字,叶海棠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她要看陈天宇怎么让叶念薇一家丢人到家。

“好。”陈天宇欣然同意。

叶念薇赶紧要去阻止陈天宇,但陈天宇已经答应对赌。

如果他接不上,不光是一家人丢人现眼,更要紧的是他以后不能再来参加叶家的任何宴会,等于被叶家给扫地出门了一半。

“他自己说这些话,你管他那么多!”王霖死死拉住了叶念薇,陈天宇被扫地出门才好,那可是他自己自找,到时可用今天这些事作理由把他彻底踢走。

无奈,叶念薇只能在心里祈福,但愿陈天宇真的能把金冠带接起来。

陈天宇走到了金冠带面前,对众人介绍道:“凤纹金冠带,是万历皇帝次子福忠王朱常洵送给正妃姚王妃的生辰礼,一同送的生辰礼还有这个名为五彩吉祥双凤青花盒。我们先来看看这个盒子,万历一朝好制盒子,各式各样,其五彩烧造极为复杂,色彩缤纷老辣、华丽繁茂称雄,冠称古今,传世稀少,独步一时。”

“姚王妃得到这两件宝贵礼物,爱不释手,心里产生了要把凤纹金冠带放入这五彩盒中想法,无奈凤纹金冠带体积过大,放不进盒中。身旁一太监看到后,说他认识一个工匠,能将金冠带拆开却又不让金冠带损坏。姚王妃大喜,让太监带去给工匠打造,工匠将金冠带拆为四片,每片的两头打造成如两个木构件上所采用的一种凹凸结合的连接方式,凸出部分叫榫,凹进部分叫卯,榫卯使用得当,两块结构之间就能严密扣合,达到天衣无缝的程度。为了能拆开后把它装起来更加坚固,这个凤纹金冠带使用的是圆香几攒边打槽与楔钉榫的特殊榫卯结合结构,它还要有楔钉填上这几个小方孔才能固定。”

众人见陈天宇侃侃道来,都好奇的围上去看这个东西到底怎么才能固定住。

陈天宇从青花小盒子中的朱红布一角翻出了四颗极小的四方长形金楔钉,插在了凤纹金冠带的四个小方孔中,奇迹出现了,金冠带的连接处还有金楔钉和四个小孔完美结合,从表面根本看不出来塞了四个钉子进去,也看不出来金冠带是由四片金片结合,这完全就是一个完美的整体,而凤纹金冠带怎么晃怎么放怎么拿怎么戴都不散开了。

在场所有人感到震惊,这件宝物竟然还有这么精妙的一面,古代的工匠竟然如此的聪明手巧。

更震惊的是陈天宇这寒酸鬼竟然真的能把这件宝物连接好,而且他对这件宝物来历如此的了解,就像是在介绍和使用他家的一样东西那样的熟悉。

怎么可能呢?这废物真的把金冠带连接上固定好了!

空气再次变得安静。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