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21 13:03:55

刺客,讲究的是效率,以最少的时间,最低的代价完成自己想要刺杀的目标,方才成为真正的刺客。

九州之中曾流传着一个最强的刺客排行榜,刺客们也会为了这个排行榜而进行明暗的争夺。不过前九的排行从来没有人可以动摇过。

很多有钱的人也总喜欢圈养一些门士和刺客,为己所用。

前九的刺客们鄙视这种被圈养的行为,只有排行第一的那个人除外。

燕京之中,王府的上下正大摆宴席,因为王老爷又娶了第七房姨太太。

王老爷,本名叫王山寿,一声的肥肉,是出了名的好色鬼。也是是燕京中的一个有钱人家。门客几乎数不胜数,都是他花钱雇养的。

门客在这种大城市有时候也是一种实力的象征是,而且有时候门客能救家主的性命。

“王老爷,李寻欢又闯进你的酒窖喝酒去了。”管家上前回答禀报道。

这个李寻欢不知道是老爷从哪带回来的门客,而且深得老爷喜欢。

不过却有一个毛病,那就是嗜酒如命,常常偷偷溜到酒窖去偷酒喝。

这已经是本月的第三次,管家也十分头疼,只能再次向老爷再次汇报了。不过结果不用想,都能猜到了。

果然王山寿听到后毫不在意的摇摇头。“没事,李探花喜欢喝酒让他喝个够好了,今天正好也是我大喜的日子。”

李寻欢是他在一次外出时候遇见的。那天在燕京回来的路上车里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吓得他以为有刺客,刚准备喊,李寻欢却开口道。“别喊,我是来找你换酒的。”

“换酒?”王寿山被他搞蒙了,好端端的出现一个人,居然是找自己换酒的。

“没错。”李寻欢掏出一壶酒摇了摇。“我用杏花酒换你的桃花酿。”

“你突然出现在我的车上就是为了找我换酒?还有你怎么知道我车上有桃花酿?”

“闻。”李寻欢只说了短短一个字。

王寿山也是喜欢喝酒的人,顿时对李寻欢有了好感,给了他酒。

并表明家中有好酒,只要李寻欢做他的门客,他可以无偿提供各种美酒。

自此天下第一刺客李寻欢,就呆在了王家府宅之中。

他喜欢李寻欢不只是因为他够强,还因为李寻欢这人很有才,准确的说他一家人都很有才。

和李寻欢的酒后谈话中得知。

李寻欢曾经住的李园中,气势恢宏,宅地连云,完全不亚于现在的王府。门上更是燕京掌权人亲笔写的一门七进士,父子三探花。

只不过后来李园被一把火烧了个干净。

李家父子只剩下李寻欢一人。 

本来王府今天正在准备热闹非凡的婚礼,但是却被一个外人打断了。

“王山寿,你还我老婆!”门口的男人撕心裂肺的冲了进来。王寿山的第七房姨太太正是他抢来的。

“什么你老婆,那是我的小妾,来人把他给我撵出去。”王寿山一直看不起这种人。

几个门客家丁拧着那个男人就重重的扔在了门口处,随后关上了门。

男人疯狂的砸门,眼泪鼻涕流了顺着脸颊而下。“王八蛋,你还我老婆!我不能没有倩儿啊。”

砸了一会后,那人的叫喊声也越来越小了,就在众人以为他走了的时候。

“砰”的一声,门口传来了一阵巨响,随后嫣红的鲜血顺着门口流了进来。

管家打开了门,看了一眼喊道。“王老爷,出事了,黄浩撞死在门上了。”

“真恶心人,把他抬去埋了。”王寿山很反感这种人,死了还要恶心一下自己。

“阁下真的一点也不觉得羞耻吗?”屋顶上不知道何时站着一个身穿青衫的人,眼前的这一幕让他觉得恶心。

这个胖若肥猪,体大腰圆的恶心玩意,抢了别人的老婆不说,甚至还沾沾自喜的样子,不过无所谓了,因为他此次来的目的要杀死眼前的这个人了。

“你是什么人,站在我家屋顶上做什么?”王寿山看到之后怒骂。

那个刺客拔出刀来。“我?我便是取你性命的人!”

王寿山的门下作客,怎么可能会容忍别人取自己老爷的性命,他们也是燕京中数一数二的高手。

自然上去阻拦。

不过那人他却在人群中来回的穿梭者,犹豫蜻蜓点水一样。手中的长刀也像割麦子一样,收割着这些门客的性命。

这些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短短一炷香的功夫,王寿山的门客们很快就被杀的只剩下一半左右,剩下的人也几乎吓得要尿出来了。“这人难道已经达到了御气境界了吗?为什么会这么强。”

一些门客也不在乎王寿山给多少钱之类。疯狂的逃窜,不在留在王府。

钱没了可以在挣,脑袋没了,什么都没了。

那人见王寿山的剩下的门客们几乎逃了四分之一,站在一旁冷笑道。“你养的这些废物能救你命吗?最看不起你们这些有钱人了,以为有几个臭钱就总是自以为了不起。今天你就死在这吧!”

他举起刀砍向王寿山,仿佛已经看到了王寿山血溅当场一样。

就在刀砍下去的一瞬间,一柄犹如弯月般的飞刀迎面射了过来,只击面门要害,那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脸上甚至还保持着狰狞的笑容。

“王老爷你家的酒又没了,没了我可就走了哦。”一个醉醺醺的男人走了出来,他面如冠玉,白衣黑发,衣带不不扎不束却飘飘然,一边说话,一边将壶酒里的酒倒入口中。

刚才那一柄飞刀就是他所射出去的。

“快,快去给李探花买酒去!”

王寿山吩咐管家,他又被李寻欢救了一命。

刺客篇第一章 最强的刺客是李寻欢 ?

刺客,讲究的是效率,以最少的时间,最低的代价完成自己想要刺杀的目标,方才成为真正的刺客。

九州之中曾流传着一个最强的刺客排行榜,刺客们也会为了这个排行榜而进行明暗的争夺。不过前九的排行从来没有人可以动摇过。

很多有钱的人也总喜欢圈养一些门士和刺客,为己所用。

前九的刺客们鄙视这种被圈养的行为,只有排行第一的那个人除外。

燕京之中,王府的上下正大摆宴席,因为王老爷又娶了第七房姨太太。

王老爷,本名叫王山寿,一声的肥肉,是出了名的好色鬼。也是是燕京中的一个有钱人家。门客几乎数不胜数,都是他花钱雇养的。

门客在这种大城市有时候也是一种实力的象征是,而且有时候门客能救家主的性命。

“王老爷,李寻欢又闯进你的酒窖喝酒去了。”管家上前回答禀报道。

这个李寻欢不知道是老爷从哪带回来的门客,而且深得老爷喜欢。

不过却有一个毛病,那就是嗜酒如命,常常偷偷溜到酒窖去偷酒喝。

这已经是本月的第三次,管家也十分头疼,只能再次向老爷再次汇报了。不过结果不用想,都能猜到了。

果然王山寿听到后毫不在意的摇摇头。“没事,李探花喜欢喝酒让他喝个够好了,今天正好也是我大喜的日子。”

李寻欢是他在一次外出时候遇见的。那天在燕京回来的路上车里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吓得他以为有刺客,刚准备喊,李寻欢却开口道。“别喊,我是来找你换酒的。”

“换酒?”王寿山被他搞蒙了,好端端的出现一个人,居然是找自己换酒的。

“没错。”李寻欢掏出一壶酒摇了摇。“我用杏花酒换你的桃花酿。”

“你突然出现在我的车上就是为了找我换酒?还有你怎么知道我车上有桃花酿?”

“闻。”李寻欢只说了短短一个字。

王寿山也是喜欢喝酒的人,顿时对李寻欢有了好感,给了他酒。

并表明家中有好酒,只要李寻欢做他的门客,他可以无偿提供各种美酒。

自此天下第一刺客李寻欢,就呆在了王家府宅之中。

他喜欢李寻欢不只是因为他够强,还因为李寻欢这人很有才,准确的说他一家人都很有才。

和李寻欢的酒后谈话中得知。

李寻欢曾经住的李园中,气势恢宏,宅地连云,完全不亚于现在的王府。门上更是燕京掌权人亲笔写的一门七进士,父子三探花。

只不过后来李园被一把火烧了个干净。

李家父子只剩下李寻欢一人。 

本来王府今天正在准备热闹非凡的婚礼,但是却被一个外人打断了。

“王山寿,你还我老婆!”门口的男人撕心裂肺的冲了进来。王寿山的第七房姨太太正是他抢来的。

“什么你老婆,那是我的小妾,来人把他给我撵出去。”王寿山一直看不起这种人。

几个门客家丁拧着那个男人就重重的扔在了门口处,随后关上了门。

男人疯狂的砸门,眼泪鼻涕流了顺着脸颊而下。“王八蛋,你还我老婆!我不能没有倩儿啊。”

砸了一会后,那人的叫喊声也越来越小了,就在众人以为他走了的时候。

“砰”的一声,门口传来了一阵巨响,随后嫣红的鲜血顺着门口流了进来。

管家打开了门,看了一眼喊道。“王老爷,出事了,黄浩撞死在门上了。”

“真恶心人,把他抬去埋了。”王寿山很反感这种人,死了还要恶心一下自己。

“阁下真的一点也不觉得羞耻吗?”屋顶上不知道何时站着一个身穿青衫的人,眼前的这一幕让他觉得恶心。

这个胖若肥猪,体大腰圆的恶心玩意,抢了别人的老婆不说,甚至还沾沾自喜的样子,不过无所谓了,因为他此次来的目的要杀死眼前的这个人了。

“你是什么人,站在我家屋顶上做什么?”王寿山看到之后怒骂。

那个刺客拔出刀来。“我?我便是取你性命的人!”

王寿山的门下作客,怎么可能会容忍别人取自己老爷的性命,他们也是燕京中数一数二的高手。

自然上去阻拦。

不过那人他却在人群中来回的穿梭者,犹豫蜻蜓点水一样。手中的长刀也像割麦子一样,收割着这些门客的性命。

这些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短短一炷香的功夫,王寿山的门客们很快就被杀的只剩下一半左右,剩下的人也几乎吓得要尿出来了。“这人难道已经达到了御气境界了吗?为什么会这么强。”

一些门客也不在乎王寿山给多少钱之类。疯狂的逃窜,不在留在王府。

钱没了可以在挣,脑袋没了,什么都没了。

那人见王寿山的剩下的门客们几乎逃了四分之一,站在一旁冷笑道。“你养的这些废物能救你命吗?最看不起你们这些有钱人了,以为有几个臭钱就总是自以为了不起。今天你就死在这吧!”

他举起刀砍向王寿山,仿佛已经看到了王寿山血溅当场一样。

就在刀砍下去的一瞬间,一柄犹如弯月般的飞刀迎面射了过来,只击面门要害,那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脸上甚至还保持着狰狞的笑容。

“王老爷你家的酒又没了,没了我可就走了哦。”一个醉醺醺的男人走了出来,他面如冠玉,白衣黑发,衣带不不扎不束却飘飘然,一边说话,一边将壶酒里的酒倒入口中。

刚才那一柄飞刀就是他所射出去的。

“快,快去给李探花买酒去!”

王寿山吩咐管家,他又被李寻欢救了一命。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