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23 09:10:18

又是一年的冬暮,李寻欢坐在热炕上和王寿山喝着烧酒,暖暖的热意让人很舒服,热酒更容易让人醉。

“寻欢啊,这酒合你的胃口吗?这可是上好的雕花酒。”王寿山看着李寻欢谄媚的笑道。

经过上次的一战后,王寿山已经对李寻欢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几乎一有好酒就给他送过去。

李寻欢半靠在床背上,桌子前的小锅里,烧的一锅滚烫的牛肉,翠绿的配菜伴随着香味弥漫的牛肉,在锅里发着熟透的声音。

李寻欢用筷子叨起一块牛肉放入嘴中,又喝了一口酒。“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求我?”

“还是寻欢你懂我。”王寿山嘿嘿的笑着。

随后拿出一本请帖说道。“这是建安那边的请帖,你也知道,建安离燕京有多远,最起码要走半个月的路程。”

“去建安干嘛?”

“赴宴,那边有朋友请我过去。”

“你这土财主在建安那边还有朋友?”李寻欢有点不敢相信。

“你这话说得,谁还没有几个朋友啊。”王寿山翻了一白眼。

李寻欢摇了摇头。“行吧,不过要想让我陪你去,这一路上,你准备带多少酒呢?”

“十车?够不够。”

李寻欢没有说话,默默的喝了一口酒。

“十五车!”

“这牛肉很下酒,你多吃点。”李寻欢用筷子夹了一块牛肉,同时示意王寿山也吃一点。

“二十车!这是车队的极限了,多了的话会招人耳目的的。”

“成交,出发的时候记得通知我。”李寻欢说道。

自从上次王寿山的门客们都死光后,王寿山的门客就一直在广招中,目前还没有多少,对他来说带上李寻欢是最好的选择。

没些日子,王寿山的车队们都准备好了,其中有五车是王寿山的,剩下的都是李寻欢酒车,浩浩浩荡荡的的有二十五车。

出发,前往建安。

“爷这次不是远行吗?为什么要带上这么多酒啊。”一个满脸胡子的大汉纳闷的问旁边的一个同伴。

他是王寿山最近新招的一个门客之一,实力也是很厉害的。

一路上他就有点纳闷,去到建安城要经过很多地方,带这么多的车队,很容易引起山贼土匪的注意。

旁边的同伴笑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只有前面五辆车是王老爷准备带的车,后面的二十辆那都是酒。”

“带这么多酒干嘛?”胡子大汉有点纳闷。

“这都是李爷,李寻欢要喝的。”

“这也太多了吧,咱老爷是不是对那个李寻欢太好了吧。”

“你不知道,上次祭祖的时候,摩山派老祖要杀咱老爷,是李寻欢凭一己之力,力挽狂澜的救了老爷,最后屠了整个摩山派!”

“吹吧,一个人杀了人家整个门派?你当人家摩山老祖是摆设吗?”

“嘿你还不知道吗?摩山老祖也死了!”

“靠,真的假的啊……”胡子大汉有点不信。摩山老祖他可是听说过的,那可是很厉害的一个人物,就凭李寻欢一个人就杀了人家整个门派,还外带摩山老祖?

“你还别不信,那次老爷的门客都死光了,要不是李爷……那还真是凶多吉少哦。”

两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句的讨论着,胡子大汉对李寻欢的态度也渐渐变了。

马车前进着,很快的就离开了燕京的管辖地。大家也变得警惕了起来。燕京之外便是管辖地之外,没有了官府的管辖,强盗土匪也什么的就多了起来。

还有一里地就到了鹰嘴崖。

鹰嘴崖呈现倒钩趋时,想要通过鹰嘴崖只有唯一的一条小道可以通过。

鹰嘴崖上方,四十几个强盗正盯着崖边的小路,他们早在一个小时前就盯上了王寿山的车队。

本来他们也不敢在鹰嘴崖附近范险,但是浩浩荡荡的十五辆车,一看就是超级有钱的人家,还是忍不住了。

眼看就要入深冬了,劫完这一票,他们就可以在寨子里面逍遥快活了。

大家也都可以过个好年了。

鹰嘴崖的地势有点险恶,想要过去只有一条小道可以走,整个形状看起来,就像一个鹰嘴一样,道路也是羊肠小道,十分难走。

所以马车们走的很缓慢。

这时候大家都警惕了起来,到了鹰嘴崖,也就离开燕京的管辖范围内了。

土匪强盗什么的也就多了起来。

就在王寿山的车队走到了一半的路程后,突然前面冲出了一大帮人,正是那伙盯了很久的强盗们。

马车想要掉行,却发现后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出现了一帮人。

不用看也知道和前面的那群人是一伙的。

“前面的车队听着,你们已经被我们天山帮包围了,识相的话,交出所有的财物和金银珠宝,我们可以放过你们,否则的话别怪我们无情了。”

王寿山早就看到了这群人了,此时暗骂了一声后,走出了车门。

王寿山的门客虽然也很多,但是明显不敌对方数量。

此时虽然都已戒备起来,但是心里都没有底,有点慌张。

王寿山此刻也下了马车说道。“我们此行并没有带多少钱财,阁下想要多少。”

如果能不动手的情况下,稍微给一点钱,他也能忍,毕竟现在不在官府的管辖范围内。

“十万两白银便可。”其中一个强盗头目说道。

王寿山听他这么一说差点就忍不住要骂道。“你怎么不去抢啊。”

他自己也不过只是带了四万银票,对方张口就要十万两。

可是随后一想,对方好像就是强盗。于是说道。“不是我不给,只是我们没有那么多钱财。”

“你骗谁呢?你整整拉了二十五车东西,怎么可能没有带值钱的东西,车内只要值钱的物品我们也要。守财奴,如果你不交出的话,我们就杀光你的人。”

王寿山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喊他土财主守财奴之类的话语了,本来想要善了的,但是被这么一说脾气也上来了。

“好,你别后悔。”

随后王寿山问了一遍下人之后,走到了其中一辆的酒车。

这辆车正是李寻欢所躺着的车,此刻李寻欢正在里面睡觉呢。

“寻欢,在不醒来,你的酒就要被抢走了!”

刺客篇第五章 寻欢,有人要抢你的酒

又是一年的冬暮,李寻欢坐在热炕上和王寿山喝着烧酒,暖暖的热意让人很舒服,热酒更容易让人醉。

“寻欢啊,这酒合你的胃口吗?这可是上好的雕花酒。”王寿山看着李寻欢谄媚的笑道。

经过上次的一战后,王寿山已经对李寻欢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几乎一有好酒就给他送过去。

李寻欢半靠在床背上,桌子前的小锅里,烧的一锅滚烫的牛肉,翠绿的配菜伴随着香味弥漫的牛肉,在锅里发着熟透的声音。

李寻欢用筷子叨起一块牛肉放入嘴中,又喝了一口酒。“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求我?”

“还是寻欢你懂我。”王寿山嘿嘿的笑着。

随后拿出一本请帖说道。“这是建安那边的请帖,你也知道,建安离燕京有多远,最起码要走半个月的路程。”

“去建安干嘛?”

“赴宴,那边有朋友请我过去。”

“你这土财主在建安那边还有朋友?”李寻欢有点不敢相信。

“你这话说得,谁还没有几个朋友啊。”王寿山翻了一白眼。

李寻欢摇了摇头。“行吧,不过要想让我陪你去,这一路上,你准备带多少酒呢?”

“十车?够不够。”

李寻欢没有说话,默默的喝了一口酒。

“十五车!”

“这牛肉很下酒,你多吃点。”李寻欢用筷子夹了一块牛肉,同时示意王寿山也吃一点。

“二十车!这是车队的极限了,多了的话会招人耳目的的。”

“成交,出发的时候记得通知我。”李寻欢说道。

自从上次王寿山的门客们都死光后,王寿山的门客就一直在广招中,目前还没有多少,对他来说带上李寻欢是最好的选择。

没些日子,王寿山的车队们都准备好了,其中有五车是王寿山的,剩下的都是李寻欢酒车,浩浩浩荡荡的的有二十五车。

出发,前往建安。

“爷这次不是远行吗?为什么要带上这么多酒啊。”一个满脸胡子的大汉纳闷的问旁边的一个同伴。

他是王寿山最近新招的一个门客之一,实力也是很厉害的。

一路上他就有点纳闷,去到建安城要经过很多地方,带这么多的车队,很容易引起山贼土匪的注意。

旁边的同伴笑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只有前面五辆车是王老爷准备带的车,后面的二十辆那都是酒。”

“带这么多酒干嘛?”胡子大汉有点纳闷。

“这都是李爷,李寻欢要喝的。”

“这也太多了吧,咱老爷是不是对那个李寻欢太好了吧。”

“你不知道,上次祭祖的时候,摩山派老祖要杀咱老爷,是李寻欢凭一己之力,力挽狂澜的救了老爷,最后屠了整个摩山派!”

“吹吧,一个人杀了人家整个门派?你当人家摩山老祖是摆设吗?”

“嘿你还不知道吗?摩山老祖也死了!”

“靠,真的假的啊……”胡子大汉有点不信。摩山老祖他可是听说过的,那可是很厉害的一个人物,就凭李寻欢一个人就杀了人家整个门派,还外带摩山老祖?

“你还别不信,那次老爷的门客都死光了,要不是李爷……那还真是凶多吉少哦。”

两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句的讨论着,胡子大汉对李寻欢的态度也渐渐变了。

马车前进着,很快的就离开了燕京的管辖地。大家也变得警惕了起来。燕京之外便是管辖地之外,没有了官府的管辖,强盗土匪也什么的就多了起来。

还有一里地就到了鹰嘴崖。

鹰嘴崖呈现倒钩趋时,想要通过鹰嘴崖只有唯一的一条小道可以通过。

鹰嘴崖上方,四十几个强盗正盯着崖边的小路,他们早在一个小时前就盯上了王寿山的车队。

本来他们也不敢在鹰嘴崖附近范险,但是浩浩荡荡的十五辆车,一看就是超级有钱的人家,还是忍不住了。

眼看就要入深冬了,劫完这一票,他们就可以在寨子里面逍遥快活了。

大家也都可以过个好年了。

鹰嘴崖的地势有点险恶,想要过去只有一条小道可以走,整个形状看起来,就像一个鹰嘴一样,道路也是羊肠小道,十分难走。

所以马车们走的很缓慢。

这时候大家都警惕了起来,到了鹰嘴崖,也就离开燕京的管辖范围内了。

土匪强盗什么的也就多了起来。

就在王寿山的车队走到了一半的路程后,突然前面冲出了一大帮人,正是那伙盯了很久的强盗们。

马车想要掉行,却发现后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出现了一帮人。

不用看也知道和前面的那群人是一伙的。

“前面的车队听着,你们已经被我们天山帮包围了,识相的话,交出所有的财物和金银珠宝,我们可以放过你们,否则的话别怪我们无情了。”

王寿山早就看到了这群人了,此时暗骂了一声后,走出了车门。

王寿山的门客虽然也很多,但是明显不敌对方数量。

此时虽然都已戒备起来,但是心里都没有底,有点慌张。

王寿山此刻也下了马车说道。“我们此行并没有带多少钱财,阁下想要多少。”

如果能不动手的情况下,稍微给一点钱,他也能忍,毕竟现在不在官府的管辖范围内。

“十万两白银便可。”其中一个强盗头目说道。

王寿山听他这么一说差点就忍不住要骂道。“你怎么不去抢啊。”

他自己也不过只是带了四万银票,对方张口就要十万两。

可是随后一想,对方好像就是强盗。于是说道。“不是我不给,只是我们没有那么多钱财。”

“你骗谁呢?你整整拉了二十五车东西,怎么可能没有带值钱的东西,车内只要值钱的物品我们也要。守财奴,如果你不交出的话,我们就杀光你的人。”

王寿山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喊他土财主守财奴之类的话语了,本来想要善了的,但是被这么一说脾气也上来了。

“好,你别后悔。”

随后王寿山问了一遍下人之后,走到了其中一辆的酒车。

这辆车正是李寻欢所躺着的车,此刻李寻欢正在里面睡觉呢。

“寻欢,在不醒来,你的酒就要被抢走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