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10 09:05:44

把她们俩送到宿舍楼下,温润提着大包小包的饭菜上了楼,曲歌似乎没有要回宿舍的意思。曲歌提议随便走走,于是我们俩漫无目的地在校园里闲逛起来。

说实在的,我的肚子还在“咕咕”抗议,毕竟我装叉吃的那一点点东西不足以填满我现在深不见底的肚皮。

“你要走了?”曲歌开口问我。

“嗯。”我点点头回道,“毕业了,我也不想考研,没有什么理由赖在这里吧?况且……这里也没有什么可以留恋的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尽力双眼望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但是眼睛和头顶的阳光刚一接触,便一阵刺痛,泪水差点忍不住夺眶而出。

“哦,这样啊。”曲歌不怀好意地看着我,嘴角悄悄弯起一个不易察觉的角度。

我眼神慌乱地躲闪着她,从兜里摸出刚买的烟,费了半天劲才拆开烟盒,抽出一根叼在嘴上,深深吸了一口,朝她嘟囔了一句:“神经病!”

曲歌把我丢在地上的包装塑料纸捡起,丢进身边的垃圾桶,回头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说道:“以你昨晚的表现,本小姐推断,你一定发生了一段非常狗血的分手剧情。和我说说吧,本小姐不介意做你的树洞。”

沉默了一会儿,我狠狠地吸了几口烟,刚要把烟屁股随手甩出去,想了一下,还是走到垃圾桶旁边摁灭。

我把手插进裤兜里,眼睛斜瞟着曲歌道:“凭什么和你说?难道你不是另一段狗血分手剧的女主角?不然你也不会大半夜哭得鼻涕泡都飞出来吧?”

“切,本小姐才不是。那是因为……”曲歌突然停下说了一半的话,大眼睛眨了几下,随即脸上的表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化了起来,几秒钟之后,已经是一副垂泫欲滴的楚楚可怜模样。

“好吧,我承认,我被甩了,很惨的。”她低声说着,一颗晶莹的泪珠顺着脸颊悄然而下。我顿时有点内疚,刚才心情郁闷,有点口不择言了。

“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我赶忙安慰她,“一个渣男而已,没必要为他伤心。你以后一定会找到比他好的男生的。”

她点点头,笑了起来,看样子似乎没有多少伤心的成分。

“诶,你怎么一口咬定他是个渣男?难道你不问问这是不是我的错吗?”

“当然是他的错了。”我又点上一根烟,回头认真地看着她说道,“像你这么活泼漂亮又刻苦勤俭的女孩子,他都不知道珍惜,难道还不是个渣男?”

曲歌眼睛里满是诧异:“活泼漂亮嘛,本小姐就当仁不让了。这个刻苦勤俭……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空瓶子你都不舍得扔……”

话刚出口,我赶忙停住了嘴。像曲歌这种年轻女孩子,一定是不愿意让别人知道自己是贫困生的吧。我歉意地笑了笑,没再继续说下去。

曲歌的大眼睛忽闪了几下,随即笑着说:“诶,还是被你看出来了。是啊,我家里很穷,我上学的钱都需要自己赚。所以非常感谢你昨晚请我喝酒,还有今天请我吃饭。作为报答,本小姐就把珍藏多年的电话号码和微信号给你吧!”

我掏出手机记下她的电话号码,扫描她微信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她的手机竟然是一部新款的水果,大几千元的那种。看着我诧异的眼光,她笑道:“那个渣男送的,你放心,我会还给他的,今天就还。”

我摇了摇头,心想:我有什么不放心的?

把手机揣回裤兜,我和她表示,我要走了。

“诶,你今后怎么打算的?你要离开这里,还是留下来找工作?”曲歌没有和我道别,追在我身后问道。

“先搬家。工作……我今天就去找。”我低声回了一句。我没法再待在那间留下我和齐红四年回忆的屋子里,我必须尽早搬家。然后我还要找一份工作,哪怕是临时的,先把自己的温饱解决了再说。

回身走出学校,我重重地吐了一口气。正在犹豫要不要回到出租屋收拾一下我那几件可怜的行李,身后又传来曲歌的声音。

“诶,你等等我!”曲歌大步跑着追上我,几滴亮闪闪的汗珠在她光洁的额头上闪耀。

“我下午没课,你陪我去买部手机吧。”

看我一脸茫然,曲歌指指自己的水果机说道:“我要把这个还给渣男,当然要重新买一部手机咯!你帮我挑一款。”

学校门口就有一个手机专卖店,我们走进去随便看了一下,我指着一款粉红色的国产机说道:“就这款吧,颜色款式都适合你,价格也便宜,只要999元。”

曲歌却没有马上表态,拉着我东看西看,几乎把专卖店里所有的手机都看了个遍。磨蹭了两三个小时,终于在营业员不耐烦的眼神里选定了一款。我顿时哭笑不得,这不就是我最先给她选的那款粉红色特价机吗?

交钱拿了手机换上了卡,我们一起走出专卖店。突然曲歌在我身后大声喊了起来:“诶,快来看,这里有个很好的房源哦!”

第8章 渣男送的手机

把她们俩送到宿舍楼下,温润提着大包小包的饭菜上了楼,曲歌似乎没有要回宿舍的意思。曲歌提议随便走走,于是我们俩漫无目的地在校园里闲逛起来。

说实在的,我的肚子还在“咕咕”抗议,毕竟我装叉吃的那一点点东西不足以填满我现在深不见底的肚皮。

“你要走了?”曲歌开口问我。

“嗯。”我点点头回道,“毕业了,我也不想考研,没有什么理由赖在这里吧?况且……这里也没有什么可以留恋的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尽力双眼望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但是眼睛和头顶的阳光刚一接触,便一阵刺痛,泪水差点忍不住夺眶而出。

“哦,这样啊。”曲歌不怀好意地看着我,嘴角悄悄弯起一个不易察觉的角度。

我眼神慌乱地躲闪着她,从兜里摸出刚买的烟,费了半天劲才拆开烟盒,抽出一根叼在嘴上,深深吸了一口,朝她嘟囔了一句:“神经病!”

曲歌把我丢在地上的包装塑料纸捡起,丢进身边的垃圾桶,回头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说道:“以你昨晚的表现,本小姐推断,你一定发生了一段非常狗血的分手剧情。和我说说吧,本小姐不介意做你的树洞。”

沉默了一会儿,我狠狠地吸了几口烟,刚要把烟屁股随手甩出去,想了一下,还是走到垃圾桶旁边摁灭。

我把手插进裤兜里,眼睛斜瞟着曲歌道:“凭什么和你说?难道你不是另一段狗血分手剧的女主角?不然你也不会大半夜哭得鼻涕泡都飞出来吧?”

“切,本小姐才不是。那是因为……”曲歌突然停下说了一半的话,大眼睛眨了几下,随即脸上的表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化了起来,几秒钟之后,已经是一副垂泫欲滴的楚楚可怜模样。

“好吧,我承认,我被甩了,很惨的。”她低声说着,一颗晶莹的泪珠顺着脸颊悄然而下。我顿时有点内疚,刚才心情郁闷,有点口不择言了。

“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我赶忙安慰她,“一个渣男而已,没必要为他伤心。你以后一定会找到比他好的男生的。”

她点点头,笑了起来,看样子似乎没有多少伤心的成分。

“诶,你怎么一口咬定他是个渣男?难道你不问问这是不是我的错吗?”

“当然是他的错了。”我又点上一根烟,回头认真地看着她说道,“像你这么活泼漂亮又刻苦勤俭的女孩子,他都不知道珍惜,难道还不是个渣男?”

曲歌眼睛里满是诧异:“活泼漂亮嘛,本小姐就当仁不让了。这个刻苦勤俭……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空瓶子你都不舍得扔……”

话刚出口,我赶忙停住了嘴。像曲歌这种年轻女孩子,一定是不愿意让别人知道自己是贫困生的吧。我歉意地笑了笑,没再继续说下去。

曲歌的大眼睛忽闪了几下,随即笑着说:“诶,还是被你看出来了。是啊,我家里很穷,我上学的钱都需要自己赚。所以非常感谢你昨晚请我喝酒,还有今天请我吃饭。作为报答,本小姐就把珍藏多年的电话号码和微信号给你吧!”

我掏出手机记下她的电话号码,扫描她微信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她的手机竟然是一部新款的水果,大几千元的那种。看着我诧异的眼光,她笑道:“那个渣男送的,你放心,我会还给他的,今天就还。”

我摇了摇头,心想:我有什么不放心的?

把手机揣回裤兜,我和她表示,我要走了。

“诶,你今后怎么打算的?你要离开这里,还是留下来找工作?”曲歌没有和我道别,追在我身后问道。

“先搬家。工作……我今天就去找。”我低声回了一句。我没法再待在那间留下我和齐红四年回忆的屋子里,我必须尽早搬家。然后我还要找一份工作,哪怕是临时的,先把自己的温饱解决了再说。

回身走出学校,我重重地吐了一口气。正在犹豫要不要回到出租屋收拾一下我那几件可怜的行李,身后又传来曲歌的声音。

“诶,你等等我!”曲歌大步跑着追上我,几滴亮闪闪的汗珠在她光洁的额头上闪耀。

“我下午没课,你陪我去买部手机吧。”

看我一脸茫然,曲歌指指自己的水果机说道:“我要把这个还给渣男,当然要重新买一部手机咯!你帮我挑一款。”

学校门口就有一个手机专卖店,我们走进去随便看了一下,我指着一款粉红色的国产机说道:“就这款吧,颜色款式都适合你,价格也便宜,只要999元。”

曲歌却没有马上表态,拉着我东看西看,几乎把专卖店里所有的手机都看了个遍。磨蹭了两三个小时,终于在营业员不耐烦的眼神里选定了一款。我顿时哭笑不得,这不就是我最先给她选的那款粉红色特价机吗?

交钱拿了手机换上了卡,我们一起走出专卖店。突然曲歌在我身后大声喊了起来:“诶,快来看,这里有个很好的房源哦!”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