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11 09:27:05

和曲歌在学校门口的小饭店里吃了顿旋转小火锅,我的家产又缩水了一百多元。看着她眉开眼笑地往嘴里塞着煮熟的食材,我心里泛起一股久违的暖意。

街上灯火通明,街边的商铺和摊贩撕扯着嗓子招徕过往的路人。我跟着曲歌一边闲逛,一边偷瞟着哪家店铺招工。

其实招工的商铺还是不少的,饭店招聘厨师和小工,内衣店招聘售货员,奶茶店招聘外卖员……每次当我胀红着脸走到老板面前,嗫嚅着想开口询问时,老板热情的一句“您来点什么?”看着身边兴高采烈四处游玩的曲歌,我顿时勇气全失。买了一杯珍珠奶茶递到曲歌手上,继续跟着她游逛。

不知不觉逛到了街角,灯光黯淡了下来。

这里是内城护城河边上,地上铺着仿古的青砖,河边种着两排粗壮的柳树。顺着这条街拐向北,是学校外围的一条商业街,我们也叫它“酒吧一条街”。大大小小,总共差不多有二十多家酒吧,每到周末,便各种豪车美女,将街面堵得水泄不通。

虽然在这里上学四年,但我天生不爱吵闹,这条街我直到今天,才算真正仔细地看了一下。这些酒吧里,大多都“动次打次”地播放着吵吵嚷嚷的电声音乐,DJ声嘶力竭地吼叫着,充斥着整个街面。在音乐的刺激下,街面上的豪车纷纷打开车灯,一闪一闪地打着拍子,一大群俊男美女走下车来,站在路中间群魔乱舞。

没过一会儿,我脑袋就疼得要爆炸。转身刚要拉着曲歌离开,她却指了指往西的一条窄窄的青砖小路,路的尽头,大约离着马路七八米的样子吧,露出一间不大的木质结构的小屋。我仔细看了一下,似乎没有招牌,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地方。我们顺着小路信步走进去,一座大约不到二百平米的屋子出现在我眼前。

屋子外围都用粗大的圆木包裹,只是简单地做了一下防腐,并没有上漆。树干上褶皱横生,背阴处长着幽幽的青苔,显得古朴而富有质感。

门前种着很多多肉植物,引起了我的兴趣。并不是我有多喜欢养花,而是这座小屋的主人把上百盆植物摆放得参差错落,并没有堆得满边满沿,很符合古典美学中“留白”的理念。

凑近了才发现,这些花盆竟然都不是花市上卖的便宜货,而是用树根、陶土甚至随形的石头做成的,十分雅致。

我好奇之心大起,走近小屋,抬头却看到,一块古拙厚重的老船木悬挂在门上,用红漆写着四个大字:一卓小屋。因为老板没有做发光字,屋子四周也没有招牌或灯箱,所以在喧闹的马路上,几乎没有人注意到这座孤寂的小屋。

透过玻璃,我向小屋中看去。屋里坐着十几桌客人,看起来谈恋爱的小两口居多,并没有衣装奇异的非主流。屋里的灯光并不像其他酒吧那么绚丽,只点着一盏暖黄色的舞台灯,瓦数也不大,舞台上一个年轻的姑娘正在抱着一把木吉他,不知道唱着什么歌。

曲歌拉着我,推开屋子的木门走了进去。没有酒水推销的小姐热情的迎候,甚至连舞台上唱歌的姑娘都没看我一眼。不知道这座屋子用了什么材质的隔音,在外面一点也听不到屋里的声音。此时,我听清了,那个姑娘正在唱着一首几乎不可能出现在酒吧里的美国乡村音乐,约翰·丹佛的《乡村路带我回家》。

轻盈的音符跳跃在小屋里,我的思绪不由自主地被她拉偏。在她轻声吟唱声中,我仿佛开着一辆老旧的凯迪拉克,身边有个穿着红色外衣的女孩儿,应该是齐红吧,飞驰在弗吉尼亚的山峦之中。车子停在仙度那河边,我们坐在如茵的草地上,闭起眼睛,呼吸着泥土的芳香。我们的眼前,是巍峨沉静的蓝岭山脉……

“先生,要喝点什么?”

我从梦境中醒来,却看到曲歌已经换上了一身服务员打扮,笑意盈盈地站在我身边。

我笑了笑:“一杯纯生,谢谢。”

我在小屋的角落坐下,抿了一口啤酒。一线冰凉的舒爽顺着喉管缓缓而下,我继续跟着唱歌的姑娘,一起漫步在西弗吉尼亚。

音符戛然而止的那一刻,我还不想睁开眼睛。如果不是突如其来的掌声将我的思绪打断,我真想今晚就醉在这首音乐当中,不愿醒来。

那唱歌的姑娘抱着吉他,坐在舞台上,微笑着对台下点头。掌声静下来之后,她开口说道:“感谢大家再次来到一卓小屋,我是白玉。无论我们来自哪里,心中都会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与其深埋心底,不如坦然吐露。我相信,这是每一个人心底深处的渴望。现在我把舞台交给大家,如果你愿意,就用歌声给我们讲述你的故事吧。”

第11章 不一样的一卓小屋

和曲歌在学校门口的小饭店里吃了顿旋转小火锅,我的家产又缩水了一百多元。看着她眉开眼笑地往嘴里塞着煮熟的食材,我心里泛起一股久违的暖意。

街上灯火通明,街边的商铺和摊贩撕扯着嗓子招徕过往的路人。我跟着曲歌一边闲逛,一边偷瞟着哪家店铺招工。

其实招工的商铺还是不少的,饭店招聘厨师和小工,内衣店招聘售货员,奶茶店招聘外卖员……每次当我胀红着脸走到老板面前,嗫嚅着想开口询问时,老板热情的一句“您来点什么?”看着身边兴高采烈四处游玩的曲歌,我顿时勇气全失。买了一杯珍珠奶茶递到曲歌手上,继续跟着她游逛。

不知不觉逛到了街角,灯光黯淡了下来。

这里是内城护城河边上,地上铺着仿古的青砖,河边种着两排粗壮的柳树。顺着这条街拐向北,是学校外围的一条商业街,我们也叫它“酒吧一条街”。大大小小,总共差不多有二十多家酒吧,每到周末,便各种豪车美女,将街面堵得水泄不通。

虽然在这里上学四年,但我天生不爱吵闹,这条街我直到今天,才算真正仔细地看了一下。这些酒吧里,大多都“动次打次”地播放着吵吵嚷嚷的电声音乐,DJ声嘶力竭地吼叫着,充斥着整个街面。在音乐的刺激下,街面上的豪车纷纷打开车灯,一闪一闪地打着拍子,一大群俊男美女走下车来,站在路中间群魔乱舞。

没过一会儿,我脑袋就疼得要爆炸。转身刚要拉着曲歌离开,她却指了指往西的一条窄窄的青砖小路,路的尽头,大约离着马路七八米的样子吧,露出一间不大的木质结构的小屋。我仔细看了一下,似乎没有招牌,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地方。我们顺着小路信步走进去,一座大约不到二百平米的屋子出现在我眼前。

屋子外围都用粗大的圆木包裹,只是简单地做了一下防腐,并没有上漆。树干上褶皱横生,背阴处长着幽幽的青苔,显得古朴而富有质感。

门前种着很多多肉植物,引起了我的兴趣。并不是我有多喜欢养花,而是这座小屋的主人把上百盆植物摆放得参差错落,并没有堆得满边满沿,很符合古典美学中“留白”的理念。

凑近了才发现,这些花盆竟然都不是花市上卖的便宜货,而是用树根、陶土甚至随形的石头做成的,十分雅致。

我好奇之心大起,走近小屋,抬头却看到,一块古拙厚重的老船木悬挂在门上,用红漆写着四个大字:一卓小屋。因为老板没有做发光字,屋子四周也没有招牌或灯箱,所以在喧闹的马路上,几乎没有人注意到这座孤寂的小屋。

透过玻璃,我向小屋中看去。屋里坐着十几桌客人,看起来谈恋爱的小两口居多,并没有衣装奇异的非主流。屋里的灯光并不像其他酒吧那么绚丽,只点着一盏暖黄色的舞台灯,瓦数也不大,舞台上一个年轻的姑娘正在抱着一把木吉他,不知道唱着什么歌。

曲歌拉着我,推开屋子的木门走了进去。没有酒水推销的小姐热情的迎候,甚至连舞台上唱歌的姑娘都没看我一眼。不知道这座屋子用了什么材质的隔音,在外面一点也听不到屋里的声音。此时,我听清了,那个姑娘正在唱着一首几乎不可能出现在酒吧里的美国乡村音乐,约翰·丹佛的《乡村路带我回家》。

轻盈的音符跳跃在小屋里,我的思绪不由自主地被她拉偏。在她轻声吟唱声中,我仿佛开着一辆老旧的凯迪拉克,身边有个穿着红色外衣的女孩儿,应该是齐红吧,飞驰在弗吉尼亚的山峦之中。车子停在仙度那河边,我们坐在如茵的草地上,闭起眼睛,呼吸着泥土的芳香。我们的眼前,是巍峨沉静的蓝岭山脉……

“先生,要喝点什么?”

我从梦境中醒来,却看到曲歌已经换上了一身服务员打扮,笑意盈盈地站在我身边。

我笑了笑:“一杯纯生,谢谢。”

我在小屋的角落坐下,抿了一口啤酒。一线冰凉的舒爽顺着喉管缓缓而下,我继续跟着唱歌的姑娘,一起漫步在西弗吉尼亚。

音符戛然而止的那一刻,我还不想睁开眼睛。如果不是突如其来的掌声将我的思绪打断,我真想今晚就醉在这首音乐当中,不愿醒来。

那唱歌的姑娘抱着吉他,坐在舞台上,微笑着对台下点头。掌声静下来之后,她开口说道:“感谢大家再次来到一卓小屋,我是白玉。无论我们来自哪里,心中都会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与其深埋心底,不如坦然吐露。我相信,这是每一个人心底深处的渴望。现在我把舞台交给大家,如果你愿意,就用歌声给我们讲述你的故事吧。”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