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12 09:24:25

整个下午,我都在醉酒一般迷迷糊糊的状态下度过。只记得白玉买了很多衣服和鞋子,其中有两套衣服是买给我的,一套休闲西装,一套有点非主流的韩城品牌酒吧舞台演出服。还有一双棕色的皮鞋,一双帆布板鞋。实在不是我有意隐瞒服装品牌,而是我确实不懂那些。

当然,我依然是非常排斥女人为我花钱的,我坚持要自己付款。白玉刷掉信用卡后笑着对我说,她会从这个月的薪金中给我扣掉。但是我回去翻了一下所有的衣服和鞋子,却毫无遗漏地全部被剪掉了标价牌。虽然我不知道那些衣服鞋子价值多少,但是我心中清楚,贵和的货品,价如其名。

酒吧的生意一直都不错,虽然不像那些狂躁的动吧夜夜爆满,但也有不少执著的安静酒客经常光临。周五晚上,曲歌没来酒吧,说是要参加一个校内活动。我和白玉一直忙到凌晨四点多,回到家里,倒头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刚到九点,白玉就敲门把我从被窝里拉起来。我揉着惺忪的睡眼不满地嘟囔着:“玉老板,您这是要当周扒皮啊,这么早就让我下地干活?”

白玉摆出一副剥削阶级的嘴脸,笑着说道:“怎么,给老板加个班还这么多怨言?小心我扣你工资!”

看着白玉的笑脸,我那点小小的起床气瞬间烟消云散。白玉是个很特别的女人,她的每一句话,哪怕是一句小小的玩笑,都有不可思议的治愈作用,让我毫无脾气。

“今天你要辛苦一下,多做几个菜。”白玉神秘兮兮地对我说道,“家里要来两位贵客。”

“贵客?谁啊,你父母吗?”我顿时睡意全无,紧张地打了个冷战。

“不对,我表述得不够准确。”白玉轻轻打了我一下,继续说道,“准确地说,应该是要来两位……主人!”

主人?!我靠,难道是那两位从未露面的女主子终于要现出原形了吗?

白玉给了我一个肯定的眼神:“就是她们俩。洗漱一下吧,我们一起去买菜。”

对于两位素未谋面的女主人,我兴趣并不太大,只要做一顿可口的饭菜,把她们伺候好了,我从此便可以在这个家里高枕无忧。但和白玉一起逛菜市场买菜,却是我一直以来心心念念的梦想。

别误会,我并没有这么快就把齐红遗忘,而只是单纯地喜欢和白玉亲近。如果我是一个病入膏肓的将死者,那她就像一颗太上老君丹炉里包治百病的续命金丹。无论我如何心如死灰,她都有让我起死回生的无边魔力。

也许,就是那晚的一杯“倾诉”,让我又重新活了起来。

“鸡蛋,茼蒿,口蘑,再来一条草鱼……哎弟弟,这里有辣椒,我喜欢吃这个!”

看着白玉像个孩子一样兴高采烈地采购着食材,我的心在一点一点沉沦。一身普通的运动卫衣,不施粉黛,即便是这样的白玉,也会让我不自觉地沉迷。

提着沉重的食材返回家里,白玉破天荒地和我一起洗菜、择菜。看着她认真地把娃娃菜里的泥土一点一点用指甲剥掉,我不禁失笑。能把一位端庄睿智的知识女性逼进厨房,这也算是一件很可爱的事情。

忙活到将近十二点,终于大功告成,我揉着酸麻的腰,带着一丝小小的得意看着面前的六菜一汤。水煮鱼片,红烧牛肉,芙蓉蛋,素炒口蘑,蒜蓉茼蒿,虎皮辣椒,还有一碗高汤娃娃菜。看着拍着手欢呼雀跃的白玉,我不禁有点失神。能和她一起沉溺在厨房里,把一堆平淡无奇的食材变成色相俱全的菜品,这算不算是一种幸福?

清脆的门铃声把我从遐想中惊醒。“来了!”我答应了一声,走向大门。

“真是的,自己不会按密码锁开门啊!”一边嘟囔了一句,我一边打开房门。等我看清楚门口那两张熟悉的脸,我的下巴差点砸到自己脚面子上。

“诶,没想到吧,是我们俩!”

万万没想到,打死也想不到!

曲歌和眼镜小妹妹——就是温润,提着两个大拉杆箱站在门口,我赶忙伸手接过来,放在客厅拐角。

“怎么会是你们俩啊?这俩箱子这么重,爬六楼累惨了吧?也不知道打个电话告诉我一声,我好下楼去帮你们提。”

“诶,你真的是不解风情哦。打电话给你怎么会有这种惊喜的效果啊?”曲歌一边大口喘着气,一边拍着我的肩膀说道,“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我瞪了她一眼:“惊喜没有,惊吓倒是不轻!你给我说实话,这间屋子的神秘主人,难道就是你们俩?”

“算是吧!”曲歌抢着说道,“我们俩学分已经修完了,打算找单位实习。这不就来麻烦玉姐了吗?很不巧和你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仅此而已。是不是啊玉姐?”

在我半信半疑的目光中,白玉微笑着点了点头:“赶紧洗手吃饭了。”

看着白玉仿佛一位贤淑的家庭主妇一样朝我微笑招手,我的心神不禁又恍惚了起来。

第15章 两位神秘的女主人

整个下午,我都在醉酒一般迷迷糊糊的状态下度过。只记得白玉买了很多衣服和鞋子,其中有两套衣服是买给我的,一套休闲西装,一套有点非主流的韩城品牌酒吧舞台演出服。还有一双棕色的皮鞋,一双帆布板鞋。实在不是我有意隐瞒服装品牌,而是我确实不懂那些。

当然,我依然是非常排斥女人为我花钱的,我坚持要自己付款。白玉刷掉信用卡后笑着对我说,她会从这个月的薪金中给我扣掉。但是我回去翻了一下所有的衣服和鞋子,却毫无遗漏地全部被剪掉了标价牌。虽然我不知道那些衣服鞋子价值多少,但是我心中清楚,贵和的货品,价如其名。

酒吧的生意一直都不错,虽然不像那些狂躁的动吧夜夜爆满,但也有不少执著的安静酒客经常光临。周五晚上,曲歌没来酒吧,说是要参加一个校内活动。我和白玉一直忙到凌晨四点多,回到家里,倒头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刚到九点,白玉就敲门把我从被窝里拉起来。我揉着惺忪的睡眼不满地嘟囔着:“玉老板,您这是要当周扒皮啊,这么早就让我下地干活?”

白玉摆出一副剥削阶级的嘴脸,笑着说道:“怎么,给老板加个班还这么多怨言?小心我扣你工资!”

看着白玉的笑脸,我那点小小的起床气瞬间烟消云散。白玉是个很特别的女人,她的每一句话,哪怕是一句小小的玩笑,都有不可思议的治愈作用,让我毫无脾气。

“今天你要辛苦一下,多做几个菜。”白玉神秘兮兮地对我说道,“家里要来两位贵客。”

“贵客?谁啊,你父母吗?”我顿时睡意全无,紧张地打了个冷战。

“不对,我表述得不够准确。”白玉轻轻打了我一下,继续说道,“准确地说,应该是要来两位……主人!”

主人?!我靠,难道是那两位从未露面的女主子终于要现出原形了吗?

白玉给了我一个肯定的眼神:“就是她们俩。洗漱一下吧,我们一起去买菜。”

对于两位素未谋面的女主人,我兴趣并不太大,只要做一顿可口的饭菜,把她们伺候好了,我从此便可以在这个家里高枕无忧。但和白玉一起逛菜市场买菜,却是我一直以来心心念念的梦想。

别误会,我并没有这么快就把齐红遗忘,而只是单纯地喜欢和白玉亲近。如果我是一个病入膏肓的将死者,那她就像一颗太上老君丹炉里包治百病的续命金丹。无论我如何心如死灰,她都有让我起死回生的无边魔力。

也许,就是那晚的一杯“倾诉”,让我又重新活了起来。

“鸡蛋,茼蒿,口蘑,再来一条草鱼……哎弟弟,这里有辣椒,我喜欢吃这个!”

看着白玉像个孩子一样兴高采烈地采购着食材,我的心在一点一点沉沦。一身普通的运动卫衣,不施粉黛,即便是这样的白玉,也会让我不自觉地沉迷。

提着沉重的食材返回家里,白玉破天荒地和我一起洗菜、择菜。看着她认真地把娃娃菜里的泥土一点一点用指甲剥掉,我不禁失笑。能把一位端庄睿智的知识女性逼进厨房,这也算是一件很可爱的事情。

忙活到将近十二点,终于大功告成,我揉着酸麻的腰,带着一丝小小的得意看着面前的六菜一汤。水煮鱼片,红烧牛肉,芙蓉蛋,素炒口蘑,蒜蓉茼蒿,虎皮辣椒,还有一碗高汤娃娃菜。看着拍着手欢呼雀跃的白玉,我不禁有点失神。能和她一起沉溺在厨房里,把一堆平淡无奇的食材变成色相俱全的菜品,这算不算是一种幸福?

清脆的门铃声把我从遐想中惊醒。“来了!”我答应了一声,走向大门。

“真是的,自己不会按密码锁开门啊!”一边嘟囔了一句,我一边打开房门。等我看清楚门口那两张熟悉的脸,我的下巴差点砸到自己脚面子上。

“诶,没想到吧,是我们俩!”

万万没想到,打死也想不到!

曲歌和眼镜小妹妹——就是温润,提着两个大拉杆箱站在门口,我赶忙伸手接过来,放在客厅拐角。

“怎么会是你们俩啊?这俩箱子这么重,爬六楼累惨了吧?也不知道打个电话告诉我一声,我好下楼去帮你们提。”

“诶,你真的是不解风情哦。打电话给你怎么会有这种惊喜的效果啊?”曲歌一边大口喘着气,一边拍着我的肩膀说道,“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我瞪了她一眼:“惊喜没有,惊吓倒是不轻!你给我说实话,这间屋子的神秘主人,难道就是你们俩?”

“算是吧!”曲歌抢着说道,“我们俩学分已经修完了,打算找单位实习。这不就来麻烦玉姐了吗?很不巧和你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仅此而已。是不是啊玉姐?”

在我半信半疑的目光中,白玉微笑着点了点头:“赶紧洗手吃饭了。”

看着白玉仿佛一位贤淑的家庭主妇一样朝我微笑招手,我的心神不禁又恍惚了起来。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