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13 09:21:29

离门口最近的一张桌子上,一个身穿黑色紧身半袖衫的光头花臂男坐在卡座里,两只脚交叉着搭在桌面上,身后站着四个头发染成花花绿绿鸡毛掸子一样的马仔。花臂男手里拿着一瓶洋酒,直接对着瓶嘴灌了一口。不用问,刚才就是他用酒瓶敲击桌面发出的声音。

“装什么犊子,还唱鸟语歌!”花臂男扯着破锣嗓子向台上讥笑道,他身后的几个鸡毛掸子心领神会,一起发出一阵参差不齐的哄笑。

“你下来!”花臂男用酒瓶指了指我,眼神瞟到白玉身上,露出几颗金灿灿的门牙,“让老妹儿陪哥唱一个,唱个……《明天我要嫁给你了》!”

操,什么玩意!我脸一沉,伸手把吉他倚在支架上,刚要开口,一只温软的手按在我右臂上。我转头看向白玉,她轻轻地向我摇了摇头,眼神中满是温柔。

白玉也没有起身,坐在台上微笑着看着花臂男说道:“这位老板,好像是第一次来我们一卓小屋?”

“哈哈哈哈……”花臂男把脚从桌面上放下,站起身来,随手拍了一下肥壮的胸口,“啪”地一声闷响,一根足有小指粗细的金链子猛然一颤。

“我大哥呢,在这嘎达很出名,叫章龙,想必你们都如雷贯耳了吧?昨天我大哥委托我罩着这条街,开始我还不稀得来。今天见到老妹儿你,哎,我还觉得真来值了!”

花臂男夸张地狂笑起来,身后的鸡毛掸子们赶忙放声捧场,酒吧里顿时充斥着五个傻逼狂放的笑声。

“哦,原来是龙哥的朋友。”白玉淡淡地说道,“不知道今天几位大驾光临,招待不周。既然来了,那就是我们的贵客。小刘!”

那个叫小刘的小工赶忙跑到白玉身边,脸色煞白:“白总。”

“把几位请上二楼雅座,招待好几位老板,无论想喝什么酒,都算我请的。”

白玉把目光转向花臂男,继续说道:“几位喝开心,我这里还有客人,就不耽误几位的雅兴了。请。”

白玉朝二楼的方向作了个手势,花臂男却没有动身。他晃着一身肥肉走到台前,离我和白玉只有半米远。

“光知道我大哥的名头还不够亲近,你得知道哥哥我的名字才行啊!”

白玉直视着花臂男的眼睛,微笑着说:“哦,那就是我的不对了,实在抱歉。还没请教这位大哥怎么称呼?”

“宋钟。”花臂男又凑近了一步,抬起粗短的右手伸向白玉的下巴,一脸猥琐地笑道,“你就叫我……钟哥好了。”

送终?我差点没忍住笑出来。他爹妈是得多有文化啊,起早贪黑给他起了这么个逗逼名字。与此同时,我眼睛余光瞥到,一直呆坐在酒吧角落里的长发文艺男眼皮颤了一下。

眼看着一只令人作呕的咸猪手就要触碰到白玉脸上,我心中一股怒火直向脑门心窜起,一把抓住了宋钟的手腕往外一带,宋钟猝不及防,一个趔趄歪朝一边。

“哟呵,小X崽子,还敢和你爷爷动手?”宋钟顿时老脸通红,一嗓子就吼了起来。那四个鸡毛掸子眼看主子吃亏,立马一人抄起一只酒瓶,嘴里不干不净地嚷嚷着就围了过来。

白玉闪身挡在我和宋钟中间,阻止了我想要冲出去和宋钟玩命的疯狂想法。对面的宋钟还在怒气勃勃,上蹿下跳地伸手指着我骂道:“妈的小X崽子不知死活,敢动你爷爷!今天不让你身上掉点零件,爷爷就跟你姓!”

“钟哥是吧?”白玉的声音再次响起,话语中多了一丝冷意。宋钟立马静了下来,伸手阻止了几个鸡毛掸子的叫嚷。只听白玉说道:“我想龙哥请你过来,绝不是喝杯酒唱首歌这么简单吧。如果龙哥有什么指示,不妨直说。耽误了龙哥的正事,我想无论是你,是我,都不大好交代。”

宋钟愣了一下,挠了挠泛青的光头,眼中的凶戾收敛了许多。他向背后勾了勾手指,一个黄色的鸡毛掸子走上前来,从裤兜里掏出一张叠成小块的纸,递给宋钟。

宋钟把纸展平,递到白玉面前,说道:“我大哥吩咐了,这条街以后就是我罩着,你们也不例外。老妹儿,只要你把这合同签了,哥掉头就走,今天就算给老妹儿个面子,这个小X崽子哥就不和他一般见识了。”

白玉接过那张皱巴巴的纸,刚看了几眼,面色就沉了下来。我凑过去看了一下,顿时忍不住想把眼前这群无赖撕成烂肉。

宋钟带来的是一份合同,虽然错别字百出,但也勉强看出个大概意思。甲方是一个名为“龙腾保安公司”的企业,乙方自然就是一卓小屋。合同规定,由宋钟出面担任一卓小屋的“保安经理”,解决酒吧里一些闹事和赖账的客人,以此来入股一卓小屋百分之五十的股份。

我当场就忍不住要炸,狗屁合同!这不就是明火执仗的打劫吗?

白玉扬了扬手里的烂纸,冷冷地说道:“这事我自己说了不算,必须要酒吧的董事长点头才算数。”

第17章 就叫我钟哥好了

离门口最近的一张桌子上,一个身穿黑色紧身半袖衫的光头花臂男坐在卡座里,两只脚交叉着搭在桌面上,身后站着四个头发染成花花绿绿鸡毛掸子一样的马仔。花臂男手里拿着一瓶洋酒,直接对着瓶嘴灌了一口。不用问,刚才就是他用酒瓶敲击桌面发出的声音。

“装什么犊子,还唱鸟语歌!”花臂男扯着破锣嗓子向台上讥笑道,他身后的几个鸡毛掸子心领神会,一起发出一阵参差不齐的哄笑。

“你下来!”花臂男用酒瓶指了指我,眼神瞟到白玉身上,露出几颗金灿灿的门牙,“让老妹儿陪哥唱一个,唱个……《明天我要嫁给你了》!”

操,什么玩意!我脸一沉,伸手把吉他倚在支架上,刚要开口,一只温软的手按在我右臂上。我转头看向白玉,她轻轻地向我摇了摇头,眼神中满是温柔。

白玉也没有起身,坐在台上微笑着看着花臂男说道:“这位老板,好像是第一次来我们一卓小屋?”

“哈哈哈哈……”花臂男把脚从桌面上放下,站起身来,随手拍了一下肥壮的胸口,“啪”地一声闷响,一根足有小指粗细的金链子猛然一颤。

“我大哥呢,在这嘎达很出名,叫章龙,想必你们都如雷贯耳了吧?昨天我大哥委托我罩着这条街,开始我还不稀得来。今天见到老妹儿你,哎,我还觉得真来值了!”

花臂男夸张地狂笑起来,身后的鸡毛掸子们赶忙放声捧场,酒吧里顿时充斥着五个傻逼狂放的笑声。

“哦,原来是龙哥的朋友。”白玉淡淡地说道,“不知道今天几位大驾光临,招待不周。既然来了,那就是我们的贵客。小刘!”

那个叫小刘的小工赶忙跑到白玉身边,脸色煞白:“白总。”

“把几位请上二楼雅座,招待好几位老板,无论想喝什么酒,都算我请的。”

白玉把目光转向花臂男,继续说道:“几位喝开心,我这里还有客人,就不耽误几位的雅兴了。请。”

白玉朝二楼的方向作了个手势,花臂男却没有动身。他晃着一身肥肉走到台前,离我和白玉只有半米远。

“光知道我大哥的名头还不够亲近,你得知道哥哥我的名字才行啊!”

白玉直视着花臂男的眼睛,微笑着说:“哦,那就是我的不对了,实在抱歉。还没请教这位大哥怎么称呼?”

“宋钟。”花臂男又凑近了一步,抬起粗短的右手伸向白玉的下巴,一脸猥琐地笑道,“你就叫我……钟哥好了。”

送终?我差点没忍住笑出来。他爹妈是得多有文化啊,起早贪黑给他起了这么个逗逼名字。与此同时,我眼睛余光瞥到,一直呆坐在酒吧角落里的长发文艺男眼皮颤了一下。

眼看着一只令人作呕的咸猪手就要触碰到白玉脸上,我心中一股怒火直向脑门心窜起,一把抓住了宋钟的手腕往外一带,宋钟猝不及防,一个趔趄歪朝一边。

“哟呵,小X崽子,还敢和你爷爷动手?”宋钟顿时老脸通红,一嗓子就吼了起来。那四个鸡毛掸子眼看主子吃亏,立马一人抄起一只酒瓶,嘴里不干不净地嚷嚷着就围了过来。

白玉闪身挡在我和宋钟中间,阻止了我想要冲出去和宋钟玩命的疯狂想法。对面的宋钟还在怒气勃勃,上蹿下跳地伸手指着我骂道:“妈的小X崽子不知死活,敢动你爷爷!今天不让你身上掉点零件,爷爷就跟你姓!”

“钟哥是吧?”白玉的声音再次响起,话语中多了一丝冷意。宋钟立马静了下来,伸手阻止了几个鸡毛掸子的叫嚷。只听白玉说道:“我想龙哥请你过来,绝不是喝杯酒唱首歌这么简单吧。如果龙哥有什么指示,不妨直说。耽误了龙哥的正事,我想无论是你,是我,都不大好交代。”

宋钟愣了一下,挠了挠泛青的光头,眼中的凶戾收敛了许多。他向背后勾了勾手指,一个黄色的鸡毛掸子走上前来,从裤兜里掏出一张叠成小块的纸,递给宋钟。

宋钟把纸展平,递到白玉面前,说道:“我大哥吩咐了,这条街以后就是我罩着,你们也不例外。老妹儿,只要你把这合同签了,哥掉头就走,今天就算给老妹儿个面子,这个小X崽子哥就不和他一般见识了。”

白玉接过那张皱巴巴的纸,刚看了几眼,面色就沉了下来。我凑过去看了一下,顿时忍不住想把眼前这群无赖撕成烂肉。

宋钟带来的是一份合同,虽然错别字百出,但也勉强看出个大概意思。甲方是一个名为“龙腾保安公司”的企业,乙方自然就是一卓小屋。合同规定,由宋钟出面担任一卓小屋的“保安经理”,解决酒吧里一些闹事和赖账的客人,以此来入股一卓小屋百分之五十的股份。

我当场就忍不住要炸,狗屁合同!这不就是明火执仗的打劫吗?

白玉扬了扬手里的烂纸,冷冷地说道:“这事我自己说了不算,必须要酒吧的董事长点头才算数。”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