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14 14:48:02

人群里挤出一个戴眼镜的小伙子,我对他有点印象,他算是和我同一所学校的师弟,就是我来一卓小屋第一晚,上台唱《月亮代表我的心》的那位。

“警官,我报的警!”小伙子走到女警——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她叫安宁——身边,指着宋钟和四个鸡毛掸子说道:“他们来酒吧闹事,还动手打人!”

安宁看了一眼一脑门万紫千红的宋钟,再看看毫发无损的我们,眼神中满是不信。

“你的伤是怎么回事?谁打的?”安宁转向宋钟,开口问道。

“我自己……自己没留神撞的。”宋钟低声嘟囔着。

哟,没看出来,看来这个宋钟对弟弟感情还挺深厚啊,虽然这个弟弟刚在自己脑袋上玩了个挺过火的行为艺术。

“自己撞的?说实话!”安宁眉头一拧,就连她背后那两个年轻的小警官都撇着嘴表示不信。谁能把自己脑门撞出这么大个血坑?除非是存心自杀。

“就是我自己撞的!”宋钟没好气地提高了嗓门,“我喝多了,摔在桌子角上撞出血了。咋的,喝多了犯法啊?”

安宁走近宋钟一步,盯着他的眼睛说道:“我希望你配合我的调查工作,和我说实话。这里有群众的监督,也有法律的约束。喝酒不犯法,但是酒后斗殴就违反了治安管理条例,无论是谁,都必须接受法律的制裁!”

“是我打的。”宋词一开口,安宁就把目光停在了他脸上。宋词还是那副高冷的模样,双手抱在胸前,眼神漫无目的地看向别处,不和安宁接触。

我脑子里飞快地转了几下,我意识到这是场不小的麻烦。宋钟和宋词这哥俩的矛盾暂且放下不论,单说章龙开出的入股百分之五十的苛刻条件,就够白玉喝一壶的了。和白玉接触了这些日子,我认为她是没有什么强大背景的。一旦眼前这件事解决得不圆满,别说是宋钟会卷土重来,就算章龙亲自出马来砸场子,都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于是我打算卖给宋钟一个面子,或许会对一卓小屋有点帮助。

“警官,这就是个误会。”我赶忙开口说道,安宁犀利的目光向我射过来,我硬生生打了个激灵。

我指了一下宋钟和宋词,强笑着说道:“我们都是朋友,一起喝酒呢,都有点喝高了。这哥俩闹着玩,大哥没站稳,脚底下滑了一下,撞桌子上了。”

我走到宋钟身边,拍了拍他肩膀,笑着说道:“是吧,钟哥?”

宋钟恶狠狠地盯了我几秒,嘴里挤出一个字:“嗯。”

安宁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转身对两位年轻的警官说道:“取证,拍照。”又转头向宋钟和宋词说道:“你俩跟我回所里录个口供。”

安宁走到四个鸡毛掸子面前,眼光突然一冷,四个鸡毛掸子顿时一阵哆嗦。“你们都是所里的老常客了,我不止一次地提醒过你们,希望你们能安分守己,别做出什么危害社会的事情。记住了吗?”

“记住了记住了!”四个鸡毛掸子连连点头答应,一头炫彩的长毛上下飞舞,我眼前顿时一阵五光十色。

安宁转向我们这个角落,眼光扫了一下我们四个人:“你们都是这间酒吧的吧?需要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回所里录个口供。谁去?”

“我去,我去。”我赶忙接过话茬,转头对白玉说道:“你们三个在这里好好收拾一下,还要继续营业呢。我去一趟,很快就回来。”

白玉脸上依然是波澜不惊的淡然,微笑着朝我点了点头。

“诶!”曲歌一步跨过来,拉住我的衣角。我回头看着她,曲歌慌乱的眼神里闪耀着一丝晶莹。她咬咬牙,松开了我的衣角:“快去快回。”

我笑着捏了捏她的脸,转身和安宁离去。

口供也录得很顺利,无论是我还是宋钟宋词哥俩,都一口咬定宋钟是玩闹的时候不小心撞破了头。庆幸的是,宋钟来一卓小屋之前根本没把我们放在眼里,他和四个鸡毛掸子都没带什么打斗的家伙事。于是一个多小时之后,我们接受了安宁的批评教育,走出了派出所的大门。

宋词直接大步离去,我喊了他好几声,他都没理我。我只能拉住宋钟,递给他一根烟,询问章龙到底为什么和我们一个小小的酒吧过不去。

宋钟没有接我的烟,他光秃秃的脑袋上已经用双氧水清洗干净,简单包扎了一下。

“我送你去医院打个破伤风针吧。”我把烟叼在自己嘴上,对宋钟说道。

宋钟眼神恶狠狠地盯着我,半天才开口说道:“你也别指望我谢你,更别指望从我嘴里知道点什么。以后我不会来你场子找事,但是你也得答应我一件事。”

指着宋词远去的背影,宋钟叹了一口气:“我弟以后可能还会去你酒吧,一旦他有什么麻烦事,你就打电话给我。”

看着宋词的背影,我玩味地说道:“他能有什么麻烦?”

“别管什么麻烦,都打给我。”

第19章 警官 这是个误会

人群里挤出一个戴眼镜的小伙子,我对他有点印象,他算是和我同一所学校的师弟,就是我来一卓小屋第一晚,上台唱《月亮代表我的心》的那位。

“警官,我报的警!”小伙子走到女警——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她叫安宁——身边,指着宋钟和四个鸡毛掸子说道:“他们来酒吧闹事,还动手打人!”

安宁看了一眼一脑门万紫千红的宋钟,再看看毫发无损的我们,眼神中满是不信。

“你的伤是怎么回事?谁打的?”安宁转向宋钟,开口问道。

“我自己……自己没留神撞的。”宋钟低声嘟囔着。

哟,没看出来,看来这个宋钟对弟弟感情还挺深厚啊,虽然这个弟弟刚在自己脑袋上玩了个挺过火的行为艺术。

“自己撞的?说实话!”安宁眉头一拧,就连她背后那两个年轻的小警官都撇着嘴表示不信。谁能把自己脑门撞出这么大个血坑?除非是存心自杀。

“就是我自己撞的!”宋钟没好气地提高了嗓门,“我喝多了,摔在桌子角上撞出血了。咋的,喝多了犯法啊?”

安宁走近宋钟一步,盯着他的眼睛说道:“我希望你配合我的调查工作,和我说实话。这里有群众的监督,也有法律的约束。喝酒不犯法,但是酒后斗殴就违反了治安管理条例,无论是谁,都必须接受法律的制裁!”

“是我打的。”宋词一开口,安宁就把目光停在了他脸上。宋词还是那副高冷的模样,双手抱在胸前,眼神漫无目的地看向别处,不和安宁接触。

我脑子里飞快地转了几下,我意识到这是场不小的麻烦。宋钟和宋词这哥俩的矛盾暂且放下不论,单说章龙开出的入股百分之五十的苛刻条件,就够白玉喝一壶的了。和白玉接触了这些日子,我认为她是没有什么强大背景的。一旦眼前这件事解决得不圆满,别说是宋钟会卷土重来,就算章龙亲自出马来砸场子,都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于是我打算卖给宋钟一个面子,或许会对一卓小屋有点帮助。

“警官,这就是个误会。”我赶忙开口说道,安宁犀利的目光向我射过来,我硬生生打了个激灵。

我指了一下宋钟和宋词,强笑着说道:“我们都是朋友,一起喝酒呢,都有点喝高了。这哥俩闹着玩,大哥没站稳,脚底下滑了一下,撞桌子上了。”

我走到宋钟身边,拍了拍他肩膀,笑着说道:“是吧,钟哥?”

宋钟恶狠狠地盯了我几秒,嘴里挤出一个字:“嗯。”

安宁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转身对两位年轻的警官说道:“取证,拍照。”又转头向宋钟和宋词说道:“你俩跟我回所里录个口供。”

安宁走到四个鸡毛掸子面前,眼光突然一冷,四个鸡毛掸子顿时一阵哆嗦。“你们都是所里的老常客了,我不止一次地提醒过你们,希望你们能安分守己,别做出什么危害社会的事情。记住了吗?”

“记住了记住了!”四个鸡毛掸子连连点头答应,一头炫彩的长毛上下飞舞,我眼前顿时一阵五光十色。

安宁转向我们这个角落,眼光扫了一下我们四个人:“你们都是这间酒吧的吧?需要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回所里录个口供。谁去?”

“我去,我去。”我赶忙接过话茬,转头对白玉说道:“你们三个在这里好好收拾一下,还要继续营业呢。我去一趟,很快就回来。”

白玉脸上依然是波澜不惊的淡然,微笑着朝我点了点头。

“诶!”曲歌一步跨过来,拉住我的衣角。我回头看着她,曲歌慌乱的眼神里闪耀着一丝晶莹。她咬咬牙,松开了我的衣角:“快去快回。”

我笑着捏了捏她的脸,转身和安宁离去。

口供也录得很顺利,无论是我还是宋钟宋词哥俩,都一口咬定宋钟是玩闹的时候不小心撞破了头。庆幸的是,宋钟来一卓小屋之前根本没把我们放在眼里,他和四个鸡毛掸子都没带什么打斗的家伙事。于是一个多小时之后,我们接受了安宁的批评教育,走出了派出所的大门。

宋词直接大步离去,我喊了他好几声,他都没理我。我只能拉住宋钟,递给他一根烟,询问章龙到底为什么和我们一个小小的酒吧过不去。

宋钟没有接我的烟,他光秃秃的脑袋上已经用双氧水清洗干净,简单包扎了一下。

“我送你去医院打个破伤风针吧。”我把烟叼在自己嘴上,对宋钟说道。

宋钟眼神恶狠狠地盯着我,半天才开口说道:“你也别指望我谢你,更别指望从我嘴里知道点什么。以后我不会来你场子找事,但是你也得答应我一件事。”

指着宋词远去的背影,宋钟叹了一口气:“我弟以后可能还会去你酒吧,一旦他有什么麻烦事,你就打电话给我。”

看着宋词的背影,我玩味地说道:“他能有什么麻烦?”

“别管什么麻烦,都打给我。”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