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16 11:52:18

一大早曲歌就给了我准信,她妈妈,曲夫人,也就是我“准丈母娘”,约我们俩今晚在玉泉森信酒店顶楼餐厅见面。

吃午饭时,我经历了一夜失眠,气色自然很差,昏昏沉沉地。白玉的感冒不知道是不是好了一些,看起来没什么大碍,只是眼皮有点浮肿。而曲歌和温润却也不约而同地蒙着淡淡的黑眼圈,看来睡眠质量都不太好。

都是那个章鱼哥闹的!我恨恨地想。

曲歌对我说下午带我到贵和买一套正式点的衣服,晚上一起去见她妈妈。我刚想说上次白玉送了我一套西装,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吃完午饭,曲歌进了房间换衣服。白玉轻轻拉了拉我的胳膊,悄悄递给我一张储蓄卡,在我耳边轻声说了一句:“密码是612601。”然后又把小MINI的钥匙塞在我手里。我沉吟了一下,感激地对她笑了笑,转头和曲歌开门离去。

停下车,我把曲歌让到右边,她挽着我的手臂一起走进商场。

相似的一幕再次上演,我的脑中有点模糊,却感觉心狠狠地跳了一下。

曲歌驾轻就熟地拉着我在商场的各个专卖店穿梭着,拿起一件件衣服比划在我身上,又瘪着嘴摇摇头。不知道是睡眠太差还是心事太多,我的状态一直不好,有几次曲歌问我衣服好不好看,我都呆呆地没有回答。

曲歌拉着我的手,轻声问道:“诶,你是不是……不想去见我妈妈?”

我回过神来,赶忙抹了抹脸,清醒了一下,心里有点内疚。既然和曲歌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那见她家长当然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况且我昨晚还口出狂言要打败章鱼哥,挽救一卓小屋,那我就应该拿出点积极的态度,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浑浑噩噩。

我揽住曲歌的腰,尽力把脸上的笑容无限放大:“哪有,我只是有点紧张。我怕丈母娘看不上我这个穷小子,直接飞起一脚让我滚楼梯。”

“你讨厌!”曲歌羞红着脸半倚在我怀里,“我妈妈那么和蔼可亲,哪有你说这么凶!”

“得,小的知罪。诽谤丈母娘,掌嘴三十!”

说说笑笑又逛了几家卖场,突然我的眼神停滞在一套暗紫色的休闲西装上。

这就是上次白玉送给我的那套西装。此时隔着玻璃展窗看着那套西装穿在塑料模特身上,配了一件浅粉色衬衣,深蓝色领带,我仿佛看到了白玉看着我试穿这套西装时赞许的眼神。

“你喜欢这套?眼光不错!”曲歌拉着我站到模特面前对比了一下,兴奋地点点头。

“美女,麻烦你拿这套西装给我先生试穿一下。呃……诶,你穿多大码的西装?”

“XL。”我随口答了一句,却看到服务员小姐姐愣了一下,随后努力憋着满脸的笑意,肩膀颤抖不停。

曲歌气得一把甩开我的手,回头怒视着那个脸色发紫的小姐姐:“48A和50A各拿一套来试试。”

小姐姐答应一声,飞快地转身掩面而逃。我一脸无辜地看向曲歌:“怎么了这是,这个尺码很搞笑吗?”

曲歌剜了我一眼,压低声音说道:“诶,这是伯尔鲁帝专卖店,你当是在地摊上买外贸水货呢,哪有你说那种尺码?一般亚洲人穿A版和B版就足够了,再根据身高、肩宽和……”

看着小姐姐抱着两套西装匆匆走来,曲歌停下了话头。我试了一下,48A的那套我感觉穿着很舒服,手腕和脚踝稍稍露在外面一点,搭配个T恤非常休闲。这应该和白玉送我那套是一个尺码。

我想了一下,穿上了那套50A尺码的。毕竟今晚是去见未来的丈母娘,穿一套九分西装似乎有点不太严肃。

对着试衣间的镜子看了看,我觉得挺满意。虽然我平时不穿正装,此时感觉袖口和裤脚有点过于束缚,但也还算合身。

走出试衣间,从曲歌的笑容来看,她应该是非常满意的。服务员小姐姐也收起了讥笑的眼神,建议我搭上衬衣、领带和皮鞋试试。对于粉色衬衫这种恶趣味我是有点吃不消,于是就选了一件银灰色衬衣和顺色的暗紫色编织条纹平口领带,配上一双深蓝色皮鞋。

衣服鞋子穿好,我拿着领带左右比划了半天,向服务员小姐姐投去了求救的目光。不怕各位看官笑话,我……不会打领带。

服务员小姐姐赶忙上前一步,曲歌却抢先把领带拿到手上。一阵眼花缭乱的操作,一个漂亮的结扣就出现在衬衣领子上。

把衬衣袖口拉到西装袖口外半寸,围着我绕了几圈,曲歌嘴里“啧啧”几声,眼睛中桃花盛开。我对她笑了笑,掏出银行卡交给服务员小姐姐结账。

我假装漫不经心地浏览着身边的服装,眼角却瞟向曲歌。本想着她会问我钱是哪里来的,我正搜肠刮肚想着怎么蒙混过去,哪知道曲歌还在兴致勃勃地看着展示柜里的衣服,根本没有什么异样。

或许这点“小钱”在曲歌眼里根本不足以让她起疑吧。我松了口气,小姐姐已经走到我面前,把我替换下来的衣物鞋子包好,连同发票一起塞进袋子里,又把卡还给我,仔细地拆掉了衣袖上的商标,鞠躬欢迎我下次光临。

还有两三个小时才到和曲歌妈妈约定的时间,我和曲歌坐在冷饮店外面的遮阳伞下,叫了两杯饮料闲聊着。我捏着饮料杯子沉思了半天,终于向曲歌开口。

“啊,我想和你商量个事。”

“什么事?”曲歌收回目光问道。

“我想……我能和你妈妈说实话吗?我实在不想用这些无聊的谎言去骗她。”

“实话?你的意思是,把你真实的现状告诉她?”

“嗯。”我抬眼看看曲歌,确定她并没有生气的迹象,我继续说道:“既然我们已经决定在一起,那我希望大家都真诚一点。如果以后这些谎言被戳穿,我真的没脸去面对任何一个人,首先就是你妈妈。”

曲歌眼睛忽闪了几下,问道:“如果你说了实话,就不怕我妈妈不同意我们在一起,逼着我和煜哥哥订婚吗?”

我叹了口气,确实存在这种可能,而且可能性极大。我很想告诉曲歌,如果今晚和曲夫人谈崩了,我就带着她一起私奔。可是仔细想想,这种想法真的很混蛋。我可以做个一无所有的流浪者,但我凭什么让曲歌放弃衣食无忧的生活,和我一起居无定所,浪迹天涯?

“诶……如果现在你告诉我,晚上不想见我妈妈了,我不会怪你的。”听到这句话,我的心仿佛被紧紧捏了一把,感觉到了一丝莫名的疼痛。

“说什么呢,我怎么会放弃这个入赘豪门的大好机会?”打定主意,我嬉皮笑脸地对曲歌笑道,“放心吧,今晚就是考验我演技的时候。䞍好吧您呐!”

曲歌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说道:“诶,真的,你根本不用演。刚才看你买衣服的架势,连我都相信你是个货真价实的富二代。”

“呃?不是吧,我连西装的尺码都不懂,您到底是哪只眼睛看出我像个富二代的?”

曲歌的笑容更有深意了:“那么贵的衣服,你连价都不问就刷卡,哪个屌丝能有这种气魄?不知道的还真把你当成不差钱的大爷了。”

我一愣,赶紧从袋子里翻出发票,看了一眼,我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

西装,衬衣,领带和鞋子,一共48000多块钱!

我手都开始哆嗦了,汗滴顺着脸颊疯狂流淌。这是我这辈子头一回如此奢侈的消费!我心都有点凉了,一下午就花了我半年多的工资,我拿什么还给白玉啊……

“怎……怎么……这么贵……”

曲歌盯着我的眼睛:“钱是玉姐给你的吧?”

第24章 两套一模一样的西装

一大早曲歌就给了我准信,她妈妈,曲夫人,也就是我“准丈母娘”,约我们俩今晚在玉泉森信酒店顶楼餐厅见面。

吃午饭时,我经历了一夜失眠,气色自然很差,昏昏沉沉地。白玉的感冒不知道是不是好了一些,看起来没什么大碍,只是眼皮有点浮肿。而曲歌和温润却也不约而同地蒙着淡淡的黑眼圈,看来睡眠质量都不太好。

都是那个章鱼哥闹的!我恨恨地想。

曲歌对我说下午带我到贵和买一套正式点的衣服,晚上一起去见她妈妈。我刚想说上次白玉送了我一套西装,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吃完午饭,曲歌进了房间换衣服。白玉轻轻拉了拉我的胳膊,悄悄递给我一张储蓄卡,在我耳边轻声说了一句:“密码是612601。”然后又把小MINI的钥匙塞在我手里。我沉吟了一下,感激地对她笑了笑,转头和曲歌开门离去。

停下车,我把曲歌让到右边,她挽着我的手臂一起走进商场。

相似的一幕再次上演,我的脑中有点模糊,却感觉心狠狠地跳了一下。

曲歌驾轻就熟地拉着我在商场的各个专卖店穿梭着,拿起一件件衣服比划在我身上,又瘪着嘴摇摇头。不知道是睡眠太差还是心事太多,我的状态一直不好,有几次曲歌问我衣服好不好看,我都呆呆地没有回答。

曲歌拉着我的手,轻声问道:“诶,你是不是……不想去见我妈妈?”

我回过神来,赶忙抹了抹脸,清醒了一下,心里有点内疚。既然和曲歌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那见她家长当然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况且我昨晚还口出狂言要打败章鱼哥,挽救一卓小屋,那我就应该拿出点积极的态度,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浑浑噩噩。

我揽住曲歌的腰,尽力把脸上的笑容无限放大:“哪有,我只是有点紧张。我怕丈母娘看不上我这个穷小子,直接飞起一脚让我滚楼梯。”

“你讨厌!”曲歌羞红着脸半倚在我怀里,“我妈妈那么和蔼可亲,哪有你说这么凶!”

“得,小的知罪。诽谤丈母娘,掌嘴三十!”

说说笑笑又逛了几家卖场,突然我的眼神停滞在一套暗紫色的休闲西装上。

这就是上次白玉送给我的那套西装。此时隔着玻璃展窗看着那套西装穿在塑料模特身上,配了一件浅粉色衬衣,深蓝色领带,我仿佛看到了白玉看着我试穿这套西装时赞许的眼神。

“你喜欢这套?眼光不错!”曲歌拉着我站到模特面前对比了一下,兴奋地点点头。

“美女,麻烦你拿这套西装给我先生试穿一下。呃……诶,你穿多大码的西装?”

“XL。”我随口答了一句,却看到服务员小姐姐愣了一下,随后努力憋着满脸的笑意,肩膀颤抖不停。

曲歌气得一把甩开我的手,回头怒视着那个脸色发紫的小姐姐:“48A和50A各拿一套来试试。”

小姐姐答应一声,飞快地转身掩面而逃。我一脸无辜地看向曲歌:“怎么了这是,这个尺码很搞笑吗?”

曲歌剜了我一眼,压低声音说道:“诶,这是伯尔鲁帝专卖店,你当是在地摊上买外贸水货呢,哪有你说那种尺码?一般亚洲人穿A版和B版就足够了,再根据身高、肩宽和……”

看着小姐姐抱着两套西装匆匆走来,曲歌停下了话头。我试了一下,48A的那套我感觉穿着很舒服,手腕和脚踝稍稍露在外面一点,搭配个T恤非常休闲。这应该和白玉送我那套是一个尺码。

我想了一下,穿上了那套50A尺码的。毕竟今晚是去见未来的丈母娘,穿一套九分西装似乎有点不太严肃。

对着试衣间的镜子看了看,我觉得挺满意。虽然我平时不穿正装,此时感觉袖口和裤脚有点过于束缚,但也还算合身。

走出试衣间,从曲歌的笑容来看,她应该是非常满意的。服务员小姐姐也收起了讥笑的眼神,建议我搭上衬衣、领带和皮鞋试试。对于粉色衬衫这种恶趣味我是有点吃不消,于是就选了一件银灰色衬衣和顺色的暗紫色编织条纹平口领带,配上一双深蓝色皮鞋。

衣服鞋子穿好,我拿着领带左右比划了半天,向服务员小姐姐投去了求救的目光。不怕各位看官笑话,我……不会打领带。

服务员小姐姐赶忙上前一步,曲歌却抢先把领带拿到手上。一阵眼花缭乱的操作,一个漂亮的结扣就出现在衬衣领子上。

把衬衣袖口拉到西装袖口外半寸,围着我绕了几圈,曲歌嘴里“啧啧”几声,眼睛中桃花盛开。我对她笑了笑,掏出银行卡交给服务员小姐姐结账。

我假装漫不经心地浏览着身边的服装,眼角却瞟向曲歌。本想着她会问我钱是哪里来的,我正搜肠刮肚想着怎么蒙混过去,哪知道曲歌还在兴致勃勃地看着展示柜里的衣服,根本没有什么异样。

或许这点“小钱”在曲歌眼里根本不足以让她起疑吧。我松了口气,小姐姐已经走到我面前,把我替换下来的衣物鞋子包好,连同发票一起塞进袋子里,又把卡还给我,仔细地拆掉了衣袖上的商标,鞠躬欢迎我下次光临。

还有两三个小时才到和曲歌妈妈约定的时间,我和曲歌坐在冷饮店外面的遮阳伞下,叫了两杯饮料闲聊着。我捏着饮料杯子沉思了半天,终于向曲歌开口。

“啊,我想和你商量个事。”

“什么事?”曲歌收回目光问道。

“我想……我能和你妈妈说实话吗?我实在不想用这些无聊的谎言去骗她。”

“实话?你的意思是,把你真实的现状告诉她?”

“嗯。”我抬眼看看曲歌,确定她并没有生气的迹象,我继续说道:“既然我们已经决定在一起,那我希望大家都真诚一点。如果以后这些谎言被戳穿,我真的没脸去面对任何一个人,首先就是你妈妈。”

曲歌眼睛忽闪了几下,问道:“如果你说了实话,就不怕我妈妈不同意我们在一起,逼着我和煜哥哥订婚吗?”

我叹了口气,确实存在这种可能,而且可能性极大。我很想告诉曲歌,如果今晚和曲夫人谈崩了,我就带着她一起私奔。可是仔细想想,这种想法真的很混蛋。我可以做个一无所有的流浪者,但我凭什么让曲歌放弃衣食无忧的生活,和我一起居无定所,浪迹天涯?

“诶……如果现在你告诉我,晚上不想见我妈妈了,我不会怪你的。”听到这句话,我的心仿佛被紧紧捏了一把,感觉到了一丝莫名的疼痛。

“说什么呢,我怎么会放弃这个入赘豪门的大好机会?”打定主意,我嬉皮笑脸地对曲歌笑道,“放心吧,今晚就是考验我演技的时候。䞍好吧您呐!”

曲歌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说道:“诶,真的,你根本不用演。刚才看你买衣服的架势,连我都相信你是个货真价实的富二代。”

“呃?不是吧,我连西装的尺码都不懂,您到底是哪只眼睛看出我像个富二代的?”

曲歌的笑容更有深意了:“那么贵的衣服,你连价都不问就刷卡,哪个屌丝能有这种气魄?不知道的还真把你当成不差钱的大爷了。”

我一愣,赶紧从袋子里翻出发票,看了一眼,我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

西装,衬衣,领带和鞋子,一共48000多块钱!

我手都开始哆嗦了,汗滴顺着脸颊疯狂流淌。这是我这辈子头一回如此奢侈的消费!我心都有点凉了,一下午就花了我半年多的工资,我拿什么还给白玉啊……

“怎……怎么……这么贵……”

曲歌盯着我的眼睛:“钱是玉姐给你的吧?”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