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17 09:08:12

曲夫人保养得非常好,从曲歌的年龄推算,她至少也应该是四十好几的年纪。但只从面容上判断,她却像只有三十露头的样子。看着在她怀里各种撒娇的曲歌,我甚至怀疑她们俩会不会是姐妹。

看我的表情有点异样,曲夫人放开曲歌,伸手对我做了个请坐的手势。我这才回过神来,笑着说道:“对不起,是我失礼了。看您这么年轻漂亮,这句‘伯母’真的是有点叫不出口。”

曲夫人开心地笑了起来:“怪不得你能把我女儿骗到手,原来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女人都逃不过你这副伶牙俐齿。你这一句话,让我突然感觉自己都年轻了好多呢!”

我解开西装上衣的扣子在她对面坐下,把礼物放到茶台上:“初次见面,也没有什么准备,小歌给您挑选了一点礼物,希望您能喜欢。”

礼物都是曲歌掏的钱,我实在没法厚着脸皮说是我买的。至于坐下的时候要解开西装上衣的扣子,那是曲歌刚刚教给我的。

曲夫人打开礼物看了一下,笑着对曲歌说道:“这么名贵的普洱茶,看来你把我的这点爱好都暴露给陆先生了。”

她转头对我说道:“礼物我非常喜欢,谢谢。”

把礼物放到身后的圆凳上,曲夫人一边泡着茶一边对我说:“我习惯晚上不进餐,所以就委屈陆先生陪我喝杯茶吧。”

坐在曲夫人身边的曲歌突然脸色一变,对我丢了个惊慌的眼神。我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只能朝她微微点头,示意她冷静。曲歌也不再说话,低头摆弄着手机。

曲夫人端起公道杯斟茶,我在面前的杯子旁轻轻扣了三下手指,笑着说道:“伯母请叫我小陆就好了,恰好我也对茶非常感兴趣,能喝到您亲手泡的茶,这是我的荣幸。”

曲夫人抿了一口茶,摩挲着曲歌的手说道:“可惜啊,我这个宝贝女儿不喜欢这些东西,每次喝我泡的茶,她都嚷着说苦。小时候她没少和我发脾气,茶杯茶壶都让她摔坏了不少呢!”

我啜了一口茶,苦涩在舌面上迅速向两边化开,随后一股浓郁的醇香萦绕口中,一丝淡淡的冰凉和甜味由鼻端直入咽喉。我心中暗暗称赞,这真是不可多得的好茶。

曲歌似乎对曲夫人有点不满,嘟着嘴向曲夫人嘟囔着什么。曲夫人对她摇了摇头,曲歌“哼”了一声,甩开了曲夫人的手。

手包里传来“嗡嗡”的声音,应该是有人在微信上和我说话。本来当着曲夫人的面我不该接电话,但是看到曲歌向我又递来一个奇怪的眼神,我只能对曲夫人说了声“抱歉”,掏出手机看了一眼。

微信竟然是曲歌发来的,内容很惊悚:“诶,事情要糟。我妈妈平时是吃晚饭的,她今天这是故意给你出了道难题,考验你懂不懂喝茶的礼仪。我对茶懂得很少,帮不到你,恐怕我明天真的要去我老爸的办公室里上吊啦!”

我关上手机屏幕,丢给曲歌一个安慰的眼神。

我伸手拿起茶台上的闻香杯闻了一下空杯的余香,再端起自己的茶杯闻了一下茶香,浅浅地啜了一口,闭上眼睛回味了一下,我开口称赞道:“伯母的茶艺让我叹为观止。入水的手法细腻柔和,丝毫没有烫伤叶片,茶香和茶气被激发得恰到好处。这款茶条索肥硕,香气醇厚,汤色蜜黄,汤质饱满,入口有一股特殊的冰糖甜香。如果没猜错,这应该是普洱茶中的珍品昔归茶王树吧?”

“年轻人竟然能有喝茶这种爱好,真是难得!”曲夫人笑着点头,身边的曲歌眼睛瞪成了铃铛大小,张口结舌地看着我。

我心中暗叫侥幸,恰好曲夫人是用茶道来给我出题。我爷爷在世时非常喜欢喝茶,对茶叶、茶具、文玩等等颇有研究。但我老爸却没能继承这个传统。我爷爷恨铁不成钢之余,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闲来无事就抱着我,指着他的藏品给我讲解各种茶叶的典故来历。爷爷去世之后,我离开了老家上大学,当年爷爷留下的东西都被我老爸封存了起来。

当然,我还没来得及和曲歌说这些。

曲夫人放下茶杯问道:“小陆,介不介意说一下你家里的情况?”

温润给我编造的那套家庭背景派上了用场,我故作镇静地端起公道杯给曲夫人斟上茶说道:“我是家里的独生子,父母在老家做点水产生意。当然,比起曲氏集团,我家的生意微不足道。我和小歌认识有三年多了,是同校校友。我毕业后打算在本市拓展一下家里的业务,如果您不介意,我想和小歌一起努力,创造我们自己的未来。”

曲夫人意味深长地地看了我一眼,我心里发虚,赶忙低下头。

还好曲夫人没有继续多问,她掉转话头闲聊起曲歌小时候的趣事,气氛顿时轻松了很多。我笑着一边喝茶一边听着曲歌的故事,心中的紧张渐渐散去。

聊了两个多小时,不知不觉到了深夜,茶也喝淡了。曲夫人示意我坐到她身边,笑着对我说:“小文,想必你也知道小歌现在的一些烦心事。她爸那边我会尽量劝说,我希望我的宝贝女儿能得到她自己想要的幸福。”

听着曲夫人对我称呼的转变,高兴之余,我心中却更多的是感到愧疚。今天我凭借温润给我编造的谎言和曲歌高价为我打造的一身行头骗到了想要的结果,而这个谎言早晚有一天是会被戳穿的。到时候我该如何面对这位深爱着曲歌的母亲?难道我真的忍心带着曲歌远走高飞,任由她独自承受这份悲伤?

冲动再一次在我简单的脑袋里占了上风,我站起身来对曲夫人嗫嚅道:“对不起伯母,对不起……我刚才……没有和您说实话……”

我结结巴巴地对曲夫人说出了我现在的真实情况,就连今天身上这身行头的来历都抖了出来。我越说声音越小,头也越来越低。

我十分佩服曲夫人的定力,她一直带着微笑看着我,并没有我想象中的勃然大怒。更让我想不通的是曲歌,她似乎早就知道我会当场“交代”,一直安静地坐在母亲身边,镇定得让我浑身发毛。

好容易结束了我蹩脚的表演,我长出一口气,对曲夫人鞠了一躬。

“伯母,实在抱歉。非常感谢您能听我说完这些话,也希望小歌可以得到她的幸福。我……我配不上她。但是请让我多一句嘴,一卓小屋是小歌的理想,我希望您能支持她继续做下去。我……我不打扰您了。”

我转头想要逃向门口,身后却传来曲夫人的声音:“小文,天这么晚了,你不应该亲自送小歌回家吗?”

我转过身,一脸惊诧地看着曲夫人。她笑着站起身,拉着曲歌的手对我说:“今后如果让我知道我的宝贝女儿受了委屈,我这个当妈的第一个饶不了你。”

呃?我整个人都有点站不稳了,哪怕我是个傻子,也能听出曲夫人话里的意思。看着曲歌腻在曲夫人怀里撒娇的样子,我真想狠狠掐自己一把,看看我到底是不是在做梦。

“您……您早就看出我是个冒牌富二代了?”我脑残地问了一句。

曲夫人露齿一笑,我终于知道曲歌这大门牙是谁的遗传基因了。

“在我面前耍滑头,你们俩还嫩了点。”

我不好意思地挠着头:“是不是我说的哪句话露馅了?”

“不是。”曲夫人对我笑道,“如果不是小歌犯了个错误,我差点就真的相信你了。”

曲歌难以置信地看着曲夫人惊讶道:“我?”

曲夫人一指头戳在曲歌的脑袋上:“对,就是你。我女儿什么时候用过这么便宜的手机!”

第26章 都是手机惹的祸

曲夫人保养得非常好,从曲歌的年龄推算,她至少也应该是四十好几的年纪。但只从面容上判断,她却像只有三十露头的样子。看着在她怀里各种撒娇的曲歌,我甚至怀疑她们俩会不会是姐妹。

看我的表情有点异样,曲夫人放开曲歌,伸手对我做了个请坐的手势。我这才回过神来,笑着说道:“对不起,是我失礼了。看您这么年轻漂亮,这句‘伯母’真的是有点叫不出口。”

曲夫人开心地笑了起来:“怪不得你能把我女儿骗到手,原来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女人都逃不过你这副伶牙俐齿。你这一句话,让我突然感觉自己都年轻了好多呢!”

我解开西装上衣的扣子在她对面坐下,把礼物放到茶台上:“初次见面,也没有什么准备,小歌给您挑选了一点礼物,希望您能喜欢。”

礼物都是曲歌掏的钱,我实在没法厚着脸皮说是我买的。至于坐下的时候要解开西装上衣的扣子,那是曲歌刚刚教给我的。

曲夫人打开礼物看了一下,笑着对曲歌说道:“这么名贵的普洱茶,看来你把我的这点爱好都暴露给陆先生了。”

她转头对我说道:“礼物我非常喜欢,谢谢。”

把礼物放到身后的圆凳上,曲夫人一边泡着茶一边对我说:“我习惯晚上不进餐,所以就委屈陆先生陪我喝杯茶吧。”

坐在曲夫人身边的曲歌突然脸色一变,对我丢了个惊慌的眼神。我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只能朝她微微点头,示意她冷静。曲歌也不再说话,低头摆弄着手机。

曲夫人端起公道杯斟茶,我在面前的杯子旁轻轻扣了三下手指,笑着说道:“伯母请叫我小陆就好了,恰好我也对茶非常感兴趣,能喝到您亲手泡的茶,这是我的荣幸。”

曲夫人抿了一口茶,摩挲着曲歌的手说道:“可惜啊,我这个宝贝女儿不喜欢这些东西,每次喝我泡的茶,她都嚷着说苦。小时候她没少和我发脾气,茶杯茶壶都让她摔坏了不少呢!”

我啜了一口茶,苦涩在舌面上迅速向两边化开,随后一股浓郁的醇香萦绕口中,一丝淡淡的冰凉和甜味由鼻端直入咽喉。我心中暗暗称赞,这真是不可多得的好茶。

曲歌似乎对曲夫人有点不满,嘟着嘴向曲夫人嘟囔着什么。曲夫人对她摇了摇头,曲歌“哼”了一声,甩开了曲夫人的手。

手包里传来“嗡嗡”的声音,应该是有人在微信上和我说话。本来当着曲夫人的面我不该接电话,但是看到曲歌向我又递来一个奇怪的眼神,我只能对曲夫人说了声“抱歉”,掏出手机看了一眼。

微信竟然是曲歌发来的,内容很惊悚:“诶,事情要糟。我妈妈平时是吃晚饭的,她今天这是故意给你出了道难题,考验你懂不懂喝茶的礼仪。我对茶懂得很少,帮不到你,恐怕我明天真的要去我老爸的办公室里上吊啦!”

我关上手机屏幕,丢给曲歌一个安慰的眼神。

我伸手拿起茶台上的闻香杯闻了一下空杯的余香,再端起自己的茶杯闻了一下茶香,浅浅地啜了一口,闭上眼睛回味了一下,我开口称赞道:“伯母的茶艺让我叹为观止。入水的手法细腻柔和,丝毫没有烫伤叶片,茶香和茶气被激发得恰到好处。这款茶条索肥硕,香气醇厚,汤色蜜黄,汤质饱满,入口有一股特殊的冰糖甜香。如果没猜错,这应该是普洱茶中的珍品昔归茶王树吧?”

“年轻人竟然能有喝茶这种爱好,真是难得!”曲夫人笑着点头,身边的曲歌眼睛瞪成了铃铛大小,张口结舌地看着我。

我心中暗叫侥幸,恰好曲夫人是用茶道来给我出题。我爷爷在世时非常喜欢喝茶,对茶叶、茶具、文玩等等颇有研究。但我老爸却没能继承这个传统。我爷爷恨铁不成钢之余,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闲来无事就抱着我,指着他的藏品给我讲解各种茶叶的典故来历。爷爷去世之后,我离开了老家上大学,当年爷爷留下的东西都被我老爸封存了起来。

当然,我还没来得及和曲歌说这些。

曲夫人放下茶杯问道:“小陆,介不介意说一下你家里的情况?”

温润给我编造的那套家庭背景派上了用场,我故作镇静地端起公道杯给曲夫人斟上茶说道:“我是家里的独生子,父母在老家做点水产生意。当然,比起曲氏集团,我家的生意微不足道。我和小歌认识有三年多了,是同校校友。我毕业后打算在本市拓展一下家里的业务,如果您不介意,我想和小歌一起努力,创造我们自己的未来。”

曲夫人意味深长地地看了我一眼,我心里发虚,赶忙低下头。

还好曲夫人没有继续多问,她掉转话头闲聊起曲歌小时候的趣事,气氛顿时轻松了很多。我笑着一边喝茶一边听着曲歌的故事,心中的紧张渐渐散去。

聊了两个多小时,不知不觉到了深夜,茶也喝淡了。曲夫人示意我坐到她身边,笑着对我说:“小文,想必你也知道小歌现在的一些烦心事。她爸那边我会尽量劝说,我希望我的宝贝女儿能得到她自己想要的幸福。”

听着曲夫人对我称呼的转变,高兴之余,我心中却更多的是感到愧疚。今天我凭借温润给我编造的谎言和曲歌高价为我打造的一身行头骗到了想要的结果,而这个谎言早晚有一天是会被戳穿的。到时候我该如何面对这位深爱着曲歌的母亲?难道我真的忍心带着曲歌远走高飞,任由她独自承受这份悲伤?

冲动再一次在我简单的脑袋里占了上风,我站起身来对曲夫人嗫嚅道:“对不起伯母,对不起……我刚才……没有和您说实话……”

我结结巴巴地对曲夫人说出了我现在的真实情况,就连今天身上这身行头的来历都抖了出来。我越说声音越小,头也越来越低。

我十分佩服曲夫人的定力,她一直带着微笑看着我,并没有我想象中的勃然大怒。更让我想不通的是曲歌,她似乎早就知道我会当场“交代”,一直安静地坐在母亲身边,镇定得让我浑身发毛。

好容易结束了我蹩脚的表演,我长出一口气,对曲夫人鞠了一躬。

“伯母,实在抱歉。非常感谢您能听我说完这些话,也希望小歌可以得到她的幸福。我……我配不上她。但是请让我多一句嘴,一卓小屋是小歌的理想,我希望您能支持她继续做下去。我……我不打扰您了。”

我转头想要逃向门口,身后却传来曲夫人的声音:“小文,天这么晚了,你不应该亲自送小歌回家吗?”

我转过身,一脸惊诧地看着曲夫人。她笑着站起身,拉着曲歌的手对我说:“今后如果让我知道我的宝贝女儿受了委屈,我这个当妈的第一个饶不了你。”

呃?我整个人都有点站不稳了,哪怕我是个傻子,也能听出曲夫人话里的意思。看着曲歌腻在曲夫人怀里撒娇的样子,我真想狠狠掐自己一把,看看我到底是不是在做梦。

“您……您早就看出我是个冒牌富二代了?”我脑残地问了一句。

曲夫人露齿一笑,我终于知道曲歌这大门牙是谁的遗传基因了。

“在我面前耍滑头,你们俩还嫩了点。”

我不好意思地挠着头:“是不是我说的哪句话露馅了?”

“不是。”曲夫人对我笑道,“如果不是小歌犯了个错误,我差点就真的相信你了。”

曲歌难以置信地看着曲夫人惊讶道:“我?”

曲夫人一指头戳在曲歌的脑袋上:“对,就是你。我女儿什么时候用过这么便宜的手机!”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