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20 09:09:28

我支支吾吾地躲闪着她的眼光:“有区别么,我也就是随口一问……”

“有区别。”白玉翘起二郎腿,眼睛里露出一丝狡猾的意味,“如果是宋钟问,让他自己来找我。如果是你问……我就告诉你。”

我低着头不敢看她,心里很清楚这句话的深意。但是捏着杯子沉吟了很久,我还是鼓起勇气抬起了头。

“是我想知道。”

白玉盯着我的眼睛,一抹笑意从她脸上慢慢绽开。

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心里暗骂自己犯贱。明明心碎到502都粘不起来了,还要厚着脸皮自取其辱。

“他走了。”白玉看着窗外长长地吐了一口气,“那天晚上我们谈了很久,我拒绝了他,他终于答应我放下过去重新开始。他说他要去丽江开一家酒吧,每天唱歌画画,再也不会像现在这样颓废。我送他去了公共车站,至于他是去坐火车还是坐飞机,我没问。我想他会坐火车走吧,像他那样的男人,漫长一点的旅程或许能带给他更多感悟。”

宋词走了?我的心突然空了一下,不知道是对“情敌”离去的轻松,还是对他有点不舍。

我自己都感到有点好笑,我凭什么舍不得他?

“去丽江开酒吧啊……嗯,挺好的,看来他是个有钱的公子哥儿。”我笑了笑,语气也轻松了一些。我没必要对一个已经不算是“情敌”的人心存怨念。

“他家里条件很好的,不然也不可能在大学时期就玩得起乐队。但你是个例外。”白玉笑着说道。

“对,我例外。我就是穷玩。”我点头笑了笑。

其实我家里的条件也不至于差到让我落魄到如此地步,只是我刚上大学时年轻气盛,听不进父母的教诲,一心想着做音乐来赚大钱。争吵了几次之后,我老爸一气之下断了我的生活费,任由我自生自灭。

时隔几年,我逐渐明白了做音乐这条道路的艰辛,但还是心高气傲,放不下脸面给老爸道歉。这些年我只能通过给酒吧唱歌和在吉他班教几个学生来赚点学费和零花钱,但是面对高昂的学费和房租,这点经济来源实在是有点入不敷出。

白玉端起酒杯放到鼻端,闭起眼睛享受着醇香的酒气。我有点惴惴不安地看着她,我总感觉白玉像是一座漂浮在水面上的冰山,我只能看到她有意表露出来的那一星半点,至于她隐藏在水面下的真容,我极尽所能也无法完全看清楚。

放下酒杯,白玉继续说道:“你来一卓小屋的前一晚,小歌拉着我聊了一夜,她说她遇到了一个让她心动的傻子。虽然这个傻子穿着很老土的衣服,还喝得醉醺醺的,但是那个傻子不想看到她哭。我问她,你怎么知道那个人不是想和你发生点什么。她很认真地告诉我说,她能感觉得出来那傻子不是个坏人,连她的联系方式都没留就走了。她捡回来两个空酒瓶,说如果这辈子再也见不到那个傻子了,她要把这两个酒瓶一直留着,不开心的时候就带着这两个酒瓶去到和那个傻子遇到的地方,回味一下那个傻子安慰过她的那个夜晚。”

我无奈地摇头笑了笑,曲歌口中的这个“傻子”,毫无疑问就是区区在下。

“第二天她竟然又遇到了你,听说你要找房子和工作,她赶紧打电话联系我,让我想办法把你留下。我当然愿意帮她,因为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对一个男人动心。我和小润就安排了这场计划,成功地把你留了下来。”

我叹了口气,这个计划确实很成功。短短几个小时,白玉能把所有事情安排得如此周密,每个环节都让我毫无察觉,我切身感受到了她深不可测的心机。如果白玉存心要算计我,恐怕我连反应过来的机会都没有。

“接下来的几天,小歌和小润都在忙学校里的事,给了我们几天单独相处的时间。就在这几天,我竟然……对你产生了不该有的感情。”白玉苦笑了一下说道,“都说想要拴住男人,就先拴住他的胃,没想到女人也逃不过这个可笑的定律……”

呃?白玉对我产生好感,竟然是因为我给她做的那几顿饭?我呛了一口烟,赶紧掐灭烟头,笑着咳了半天,趁机把压抑了许久的眼泪流了个干净。

“你可能不会明白,对于我来说,这种家的感觉太重要了……和宋词在一起的时候,每天我们都忙到很晚才随便在街上吃点东西。他很邋遢,每次我刚收拾干净的屋子,没过几天就被他搞得乱七八糟,那种冰冷的感觉让我没有一点安全感。哪个女人不想和自己心爱的男人待在一个温暖的小窝呢……”

白玉的眼神变得有点迷离,我也隐隐明白了她和宋词之间的隔阂。宋词是个一心扑在音乐上的痴儿,对家庭环境的营造显然做得不够,让白玉失去了希望拥有的温暖。而我却喜欢把住所收拾得干干净净,这一点小小的强迫症竟然恰巧填补了白玉渴望已久的空白。

我脑中不禁闪过了齐红的身影。她似乎是个很特别的女人,除了经常逼着我想办法赚钱,好像并没有太多关于想和我组建家庭的计划。可能是缺什么想什么吧,齐红是个对金钱比较执著的女人,而白玉恰恰相反,她不缺钱,需要的只是一点点小男人的温情。

“但是那时候我不能和你表露我的想法,因为当我看到小歌拿着精心装扮的两个瓶子给我看的时候,她眼睛里全都是你。我答应她帮她得到你,我做到了。但是我却伤害了自己,而且连我自己都没想到,竟然伤得这么深……”

“别说了,求你……”我哽咽着向白玉摆着手,有些窒息。一想起她“感冒”的那个夜晚,我就心痛到无法呼吸。

“你今天只是个倾听者,你答应过我的。”白玉轻轻按住我的手,我感到一阵彻骨的冰凉,赶忙回身把空调的温度调了一下。

“本来想伤害自己去成全小歌,结果我连这一点都没做到。我是不是挺失败的?”

白玉轻轻擦着眼角,我强忍着喉头的苦楚强笑道:“我和曲歌都很感激你所做的一切,谢谢你……是我不好,请你不要伤害自己,不然我……我……”

我不知道该怎么控制内心刀绞般的疼痛,只能端起酒杯一仰脖子。大半杯昂贵的名酒被我牛嚼牡丹一般灌入口腔,我能清晰地感觉到一股利刃般的灼热划伤食管的过程。

白玉也端起杯子啜了一口酒,轻轻放下酒杯,眼神平静了下来。

“答应小歌的事情已经做到了,接下来我也该做我答应自己的事情了。”

“你……你要走吗?”我慌乱地看着白玉,感觉心脏堵在喉咙上,“你别……”

“我会走的,就在你和小歌订婚的那一天。”白玉打断我的话,继续说道,“我不是一个潇洒到可以眼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海誓山盟,还会违心地送上祝福的女人。我也渴望爱情,渴望只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爱情。在这一点上,女人都是自私的。我是女人,当然也不可能免俗。”

我无法想象自己和曲歌订婚的时候白玉出现在现场的情景,无论对我还是她,那都是残酷的,也是不可接受的。就像我无法看着章鱼哥给曲歌戴上订婚戒指一样。

“送走宋词的那一天,我就做出了一个决定。在你和小歌订婚之前,我必须做一件事情。”

我感到这句话里透出一丝异样的含义,猛然抬头吃惊地看着白玉。只见她的话一字一顿地从略显苍白的嘴唇中吐出。

“从现在开始,我要重新得到你。而小歌,就是我的情敌。”

第33章 从现在开始 她的我的情敌

我支支吾吾地躲闪着她的眼光:“有区别么,我也就是随口一问……”

“有区别。”白玉翘起二郎腿,眼睛里露出一丝狡猾的意味,“如果是宋钟问,让他自己来找我。如果是你问……我就告诉你。”

我低着头不敢看她,心里很清楚这句话的深意。但是捏着杯子沉吟了很久,我还是鼓起勇气抬起了头。

“是我想知道。”

白玉盯着我的眼睛,一抹笑意从她脸上慢慢绽开。

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心里暗骂自己犯贱。明明心碎到502都粘不起来了,还要厚着脸皮自取其辱。

“他走了。”白玉看着窗外长长地吐了一口气,“那天晚上我们谈了很久,我拒绝了他,他终于答应我放下过去重新开始。他说他要去丽江开一家酒吧,每天唱歌画画,再也不会像现在这样颓废。我送他去了公共车站,至于他是去坐火车还是坐飞机,我没问。我想他会坐火车走吧,像他那样的男人,漫长一点的旅程或许能带给他更多感悟。”

宋词走了?我的心突然空了一下,不知道是对“情敌”离去的轻松,还是对他有点不舍。

我自己都感到有点好笑,我凭什么舍不得他?

“去丽江开酒吧啊……嗯,挺好的,看来他是个有钱的公子哥儿。”我笑了笑,语气也轻松了一些。我没必要对一个已经不算是“情敌”的人心存怨念。

“他家里条件很好的,不然也不可能在大学时期就玩得起乐队。但你是个例外。”白玉笑着说道。

“对,我例外。我就是穷玩。”我点头笑了笑。

其实我家里的条件也不至于差到让我落魄到如此地步,只是我刚上大学时年轻气盛,听不进父母的教诲,一心想着做音乐来赚大钱。争吵了几次之后,我老爸一气之下断了我的生活费,任由我自生自灭。

时隔几年,我逐渐明白了做音乐这条道路的艰辛,但还是心高气傲,放不下脸面给老爸道歉。这些年我只能通过给酒吧唱歌和在吉他班教几个学生来赚点学费和零花钱,但是面对高昂的学费和房租,这点经济来源实在是有点入不敷出。

白玉端起酒杯放到鼻端,闭起眼睛享受着醇香的酒气。我有点惴惴不安地看着她,我总感觉白玉像是一座漂浮在水面上的冰山,我只能看到她有意表露出来的那一星半点,至于她隐藏在水面下的真容,我极尽所能也无法完全看清楚。

放下酒杯,白玉继续说道:“你来一卓小屋的前一晚,小歌拉着我聊了一夜,她说她遇到了一个让她心动的傻子。虽然这个傻子穿着很老土的衣服,还喝得醉醺醺的,但是那个傻子不想看到她哭。我问她,你怎么知道那个人不是想和你发生点什么。她很认真地告诉我说,她能感觉得出来那傻子不是个坏人,连她的联系方式都没留就走了。她捡回来两个空酒瓶,说如果这辈子再也见不到那个傻子了,她要把这两个酒瓶一直留着,不开心的时候就带着这两个酒瓶去到和那个傻子遇到的地方,回味一下那个傻子安慰过她的那个夜晚。”

我无奈地摇头笑了笑,曲歌口中的这个“傻子”,毫无疑问就是区区在下。

“第二天她竟然又遇到了你,听说你要找房子和工作,她赶紧打电话联系我,让我想办法把你留下。我当然愿意帮她,因为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对一个男人动心。我和小润就安排了这场计划,成功地把你留了下来。”

我叹了口气,这个计划确实很成功。短短几个小时,白玉能把所有事情安排得如此周密,每个环节都让我毫无察觉,我切身感受到了她深不可测的心机。如果白玉存心要算计我,恐怕我连反应过来的机会都没有。

“接下来的几天,小歌和小润都在忙学校里的事,给了我们几天单独相处的时间。就在这几天,我竟然……对你产生了不该有的感情。”白玉苦笑了一下说道,“都说想要拴住男人,就先拴住他的胃,没想到女人也逃不过这个可笑的定律……”

呃?白玉对我产生好感,竟然是因为我给她做的那几顿饭?我呛了一口烟,赶紧掐灭烟头,笑着咳了半天,趁机把压抑了许久的眼泪流了个干净。

“你可能不会明白,对于我来说,这种家的感觉太重要了……和宋词在一起的时候,每天我们都忙到很晚才随便在街上吃点东西。他很邋遢,每次我刚收拾干净的屋子,没过几天就被他搞得乱七八糟,那种冰冷的感觉让我没有一点安全感。哪个女人不想和自己心爱的男人待在一个温暖的小窝呢……”

白玉的眼神变得有点迷离,我也隐隐明白了她和宋词之间的隔阂。宋词是个一心扑在音乐上的痴儿,对家庭环境的营造显然做得不够,让白玉失去了希望拥有的温暖。而我却喜欢把住所收拾得干干净净,这一点小小的强迫症竟然恰巧填补了白玉渴望已久的空白。

我脑中不禁闪过了齐红的身影。她似乎是个很特别的女人,除了经常逼着我想办法赚钱,好像并没有太多关于想和我组建家庭的计划。可能是缺什么想什么吧,齐红是个对金钱比较执著的女人,而白玉恰恰相反,她不缺钱,需要的只是一点点小男人的温情。

“但是那时候我不能和你表露我的想法,因为当我看到小歌拿着精心装扮的两个瓶子给我看的时候,她眼睛里全都是你。我答应她帮她得到你,我做到了。但是我却伤害了自己,而且连我自己都没想到,竟然伤得这么深……”

“别说了,求你……”我哽咽着向白玉摆着手,有些窒息。一想起她“感冒”的那个夜晚,我就心痛到无法呼吸。

“你今天只是个倾听者,你答应过我的。”白玉轻轻按住我的手,我感到一阵彻骨的冰凉,赶忙回身把空调的温度调了一下。

“本来想伤害自己去成全小歌,结果我连这一点都没做到。我是不是挺失败的?”

白玉轻轻擦着眼角,我强忍着喉头的苦楚强笑道:“我和曲歌都很感激你所做的一切,谢谢你……是我不好,请你不要伤害自己,不然我……我……”

我不知道该怎么控制内心刀绞般的疼痛,只能端起酒杯一仰脖子。大半杯昂贵的名酒被我牛嚼牡丹一般灌入口腔,我能清晰地感觉到一股利刃般的灼热划伤食管的过程。

白玉也端起杯子啜了一口酒,轻轻放下酒杯,眼神平静了下来。

“答应小歌的事情已经做到了,接下来我也该做我答应自己的事情了。”

“你……你要走吗?”我慌乱地看着白玉,感觉心脏堵在喉咙上,“你别……”

“我会走的,就在你和小歌订婚的那一天。”白玉打断我的话,继续说道,“我不是一个潇洒到可以眼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海誓山盟,还会违心地送上祝福的女人。我也渴望爱情,渴望只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爱情。在这一点上,女人都是自私的。我是女人,当然也不可能免俗。”

我无法想象自己和曲歌订婚的时候白玉出现在现场的情景,无论对我还是她,那都是残酷的,也是不可接受的。就像我无法看着章鱼哥给曲歌戴上订婚戒指一样。

“送走宋词的那一天,我就做出了一个决定。在你和小歌订婚之前,我必须做一件事情。”

我感到这句话里透出一丝异样的含义,猛然抬头吃惊地看着白玉。只见她的话一字一顿地从略显苍白的嘴唇中吐出。

“从现在开始,我要重新得到你。而小歌,就是我的情敌。”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