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29 00:03:58

见我一脸茫然,温润微微抬起下巴指着一个拎着大包小包走出专卖店的年轻女孩儿说道:“从年龄推断这应该是一个刚进入社会不久的毕业生,她标准的站姿和下意识在小腹前双手交叉的动作说明她做的是类似于前台或接待之类的服务性工作。但是她一个小时左右的消费额度达到了三万元以上,这显然不是她的工资所能承受的范围。”

我连连点头,不得不佩服她的观察能力细致入微。

温润又示意我看向一对正在专柜里疯狂血拼的男女:“这个女孩儿应该还是个在校学生,虽然她化着浓妆,但是秋裤塞在袜子里,这明显不符合职场女性的衣着品味。你看,那个男人已经给她买了一整套色号的名贵口红,还在看一款今年新上市的补水美白面膜,一片就价值几百元,看来他们的消费能力不低于刚才那个前台小姐姐。你能想明白这是为什么吗?”

我张口结舌地看着温润:“呃……说明……这个男人很喜欢这个女孩儿,要和她结婚?”

“榆木脑袋!”温润恨铁不成钢地白了我一眼,“女孩儿的无名指上确实戴着一枚戒指,但是没有镶钻石,而且那只是一枚很普通的地摊货,应该不值几个钱。能在这种地方消费的男人会给自己的结婚对象买这么便宜的戒指吗?还有,你仔细观察一下那个男人。”

我向专柜里那个男人看去,他已经中年发福,硕大的肚皮松弛地挂在腰带上,稀疏的头发横向支援中央,看年纪足足可以做那女孩儿的父亲了。但是他们之间的亲密举动绝不是父女关系这么简单。每当女孩儿指着柜台里的货品看向男人,男人恶心地笑着点头的时候,女孩儿就会尖叫着搂住男人和他旁若无人地拥吻在一起。

我心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一个星期以来积压在心底的混乱思绪突然清晰。我转头一把抓住温润的手臂激动地说道:“你的意思是,那个女孩,也包括刚才那个小姐姐,她们都是……”

我伸出手朝温润比划出个“三”的手势,温润终于看着我笑了起来:“终于开窍了。没错,她们才是拉动这些专柜消费的精准人群,而男人只不过是她们的提款机。为老婆来消费的没有几个人,不信你看……”

顺着她的眼光看去,一对夫妻模样的中年男女走出专卖店,女人还在不停地向男人叨唠着什么。男人嫌弃地甩开女人的手大声吼道:“你知不知道一万多块钱一套的化妆品老子要赚多少天才够?还当自己十八九岁呢?这么贵的化妆品抹在你脸上,我还不如直接用钱给你贴在脸上当面膜!”

我哑然失笑,转头对温润翘起了大拇指。我长处一口气,一个策划框架在我脑中渐渐清晰。一楼和二楼的奢侈品专柜,目标客户群定位应该是——小三!

突然一个更大胆的想法在我脑中闪现,我想把整个商场的装修设计风格全部颠覆,以年轻女性为主题,商场全部装修风格偏向时尚女性化,按照这个思路构建出全市第一家纯粹服务女性群体的大型高端卖场。

“嗯,还不错,都学会抢答了。”温润这句话可能算是夸在我吧,“全市固定人口一千多万,加上流动人口接近两千万,我们选择的这个年龄段的女性大约有接近二百万人。哪怕每个月只有百分之一的消费群体成功交易,每年的交易额也不会低于百亿。你这个想法是可以考虑尝试的。”

我两眼放光地一把抱起温润转了个圈,拉着满脸通红的温润跑到停车场开车直接回家。我一头扎进文案里,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抬起头揉了揉酸疼的眼睛。我吓得一声叫了起来,只见一个满脸黢黑的人坐在我身边的沙发上,盘腿摆弄着笔记本电脑。

我凑近仔细看了一下,竟然是曲歌。她贴着一脸黑乎乎的泥巴,可能是美容面膜吧,正在某宝网站上疯狂下单。

“吓死我了你!”我瘫倒在沙发上把脑袋枕在曲歌腿上,“什么时候回来的?”

“有一会儿了,看你在用功就没打扰你。”曲歌的嘴不敢张大,瓮声瓮气地说道,“别动,我剁手呢。一不小心点错了我和你没完。”

“哦,都过了十二点了,今天好像是剁手节。”我看了一眼网页上的计时器,十二点才过了几分钟,屏幕上显示着一串鲜红的数字,还在不停地疯狂闪动上涨着。我仔细数了一下,不禁吓得跳了起来。

“我靠!一千多个……亿!”

“你以为呢?”曲歌淡淡地应了一声,“努力吧骚年,你现在激情万丈忙活着的大工程就算成功了,每年赚到的钱也只不过是人家一天营业额零头的一小丢丢,想要成为成功人士,你还有漫漫长路要跋涉呢!”

我满腔的创业热情顿时被那串扎眼的数字浇灭,闷哼了一口气,转身走向冰箱拿出一罐啤酒,失落地灌下一大口。

“人比人气死人哪!”我咽下啤酒自嘲地说道,“除了裤裆,我还真没什么资格去和别人谈几分钟就几个亿的生意。”

曲歌停下手上的动作,慢慢抬起眼睛用杀人似的眼光看着我:“臭流氓,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连这点资格都没了?”

“别,我信我信。”我赶忙举手讨饶,看着曲歌继续低头剁手我才松了口气,喝光啤酒把空罐子丢进垃圾桶。

“好了!”曲歌把笔记本电脑丢在桌面上,跑进卫生间洗去了脸上的面膜。

我好奇地点开她的购物车,嚯!当场被震得内脏都不好了。

“不是……我说,别人都是剁手,您这都剁到胳肢窝了啊!”我对擦着脸走过来的曲歌说道,“这东西是不要钱还是怎么的,购物车里都够装备仨小超市了。卫生棉您一次买四十……箱?您这是打算用到更年期啊!”

曲歌用幽怨的眼神看着我:“你要再这么气我,可能明天我就更了。”

“别,拣日不如撞日。”我把笔记本推到曲歌面前,“您再盯着这消费总计多看一会儿,保不齐今儿个就更了。”

“讨厌!今天就更了,这些卫生棉不都浪费了啊!”曲歌一把抢过电脑坐在沙发里继续点击着付款。

“哪能浪费呢。”我一脸坏笑地凑近曲歌低声说道,“您好好存着,说不定还能给咱闺女当个传家宝呢!”

“德性!”曲歌红着脸白了我一眼,随后脸上浮现出一脸幸福,“你喜欢女儿?”

“嗯。”我故作正经地看着曲歌,“女儿像爹,随了我的性子人间就少了一个祸害。要是生个儿子指定像你多点,那岂不是从天而降一个乱世妖孽?”

曲歌狠狠地踹了我一脚,我笑着跑到阳台上点了一支烟。

“啊,我和你商量个事。”我对曲歌说道,“我想尽快把这个策划案做好,最近我就住在办公室里吧。公司的数据我不能拷贝回来,有很多资料没法调取,我怕拖得太久辜负了伯母的信任。”

曲歌穿上拖鞋走到我身边歪头看了我半天。正在我疑惑的时候,她一巴掌拍在我肩膀上,烟灰撒了一地:“看不出来你还是个五好女婿,还没过门呢就这么贤良淑德。本宫恩准了!但是本宫有话在先,你要是敢趁这个机会弄个宫女侍寝,别怪本宫对你……”

曲歌瞪着眼恶狠狠地对我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我抽出一张湿巾擦着地板:“您要不放心,要不咱现在就把生米煮成熟饭?省得您见天疑神疑鬼的,我现在都恨不得穿条铁裤衩为您守身如玉了。”

“切~稀罕!”曲歌虽然和我斗着嘴,但是脸已经羞红了。跑到沙发上继续盘起腿,她柔声对我说道:“注意休息,别太累了。记得每天都按时吃饭,不然我会心疼的。”

我把湿巾丢进垃圾桶,凑近曲歌的脸轻轻一吻。

“嗻!”

第43章 目标客户群的精准定位是……小三!

见我一脸茫然,温润微微抬起下巴指着一个拎着大包小包走出专卖店的年轻女孩儿说道:“从年龄推断这应该是一个刚进入社会不久的毕业生,她标准的站姿和下意识在小腹前双手交叉的动作说明她做的是类似于前台或接待之类的服务性工作。但是她一个小时左右的消费额度达到了三万元以上,这显然不是她的工资所能承受的范围。”

我连连点头,不得不佩服她的观察能力细致入微。

温润又示意我看向一对正在专柜里疯狂血拼的男女:“这个女孩儿应该还是个在校学生,虽然她化着浓妆,但是秋裤塞在袜子里,这明显不符合职场女性的衣着品味。你看,那个男人已经给她买了一整套色号的名贵口红,还在看一款今年新上市的补水美白面膜,一片就价值几百元,看来他们的消费能力不低于刚才那个前台小姐姐。你能想明白这是为什么吗?”

我张口结舌地看着温润:“呃……说明……这个男人很喜欢这个女孩儿,要和她结婚?”

“榆木脑袋!”温润恨铁不成钢地白了我一眼,“女孩儿的无名指上确实戴着一枚戒指,但是没有镶钻石,而且那只是一枚很普通的地摊货,应该不值几个钱。能在这种地方消费的男人会给自己的结婚对象买这么便宜的戒指吗?还有,你仔细观察一下那个男人。”

我向专柜里那个男人看去,他已经中年发福,硕大的肚皮松弛地挂在腰带上,稀疏的头发横向支援中央,看年纪足足可以做那女孩儿的父亲了。但是他们之间的亲密举动绝不是父女关系这么简单。每当女孩儿指着柜台里的货品看向男人,男人恶心地笑着点头的时候,女孩儿就会尖叫着搂住男人和他旁若无人地拥吻在一起。

我心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一个星期以来积压在心底的混乱思绪突然清晰。我转头一把抓住温润的手臂激动地说道:“你的意思是,那个女孩,也包括刚才那个小姐姐,她们都是……”

我伸出手朝温润比划出个“三”的手势,温润终于看着我笑了起来:“终于开窍了。没错,她们才是拉动这些专柜消费的精准人群,而男人只不过是她们的提款机。为老婆来消费的没有几个人,不信你看……”

顺着她的眼光看去,一对夫妻模样的中年男女走出专卖店,女人还在不停地向男人叨唠着什么。男人嫌弃地甩开女人的手大声吼道:“你知不知道一万多块钱一套的化妆品老子要赚多少天才够?还当自己十八九岁呢?这么贵的化妆品抹在你脸上,我还不如直接用钱给你贴在脸上当面膜!”

我哑然失笑,转头对温润翘起了大拇指。我长处一口气,一个策划框架在我脑中渐渐清晰。一楼和二楼的奢侈品专柜,目标客户群定位应该是——小三!

突然一个更大胆的想法在我脑中闪现,我想把整个商场的装修设计风格全部颠覆,以年轻女性为主题,商场全部装修风格偏向时尚女性化,按照这个思路构建出全市第一家纯粹服务女性群体的大型高端卖场。

“嗯,还不错,都学会抢答了。”温润这句话可能算是夸在我吧,“全市固定人口一千多万,加上流动人口接近两千万,我们选择的这个年龄段的女性大约有接近二百万人。哪怕每个月只有百分之一的消费群体成功交易,每年的交易额也不会低于百亿。你这个想法是可以考虑尝试的。”

我两眼放光地一把抱起温润转了个圈,拉着满脸通红的温润跑到停车场开车直接回家。我一头扎进文案里,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抬起头揉了揉酸疼的眼睛。我吓得一声叫了起来,只见一个满脸黢黑的人坐在我身边的沙发上,盘腿摆弄着笔记本电脑。

我凑近仔细看了一下,竟然是曲歌。她贴着一脸黑乎乎的泥巴,可能是美容面膜吧,正在某宝网站上疯狂下单。

“吓死我了你!”我瘫倒在沙发上把脑袋枕在曲歌腿上,“什么时候回来的?”

“有一会儿了,看你在用功就没打扰你。”曲歌的嘴不敢张大,瓮声瓮气地说道,“别动,我剁手呢。一不小心点错了我和你没完。”

“哦,都过了十二点了,今天好像是剁手节。”我看了一眼网页上的计时器,十二点才过了几分钟,屏幕上显示着一串鲜红的数字,还在不停地疯狂闪动上涨着。我仔细数了一下,不禁吓得跳了起来。

“我靠!一千多个……亿!”

“你以为呢?”曲歌淡淡地应了一声,“努力吧骚年,你现在激情万丈忙活着的大工程就算成功了,每年赚到的钱也只不过是人家一天营业额零头的一小丢丢,想要成为成功人士,你还有漫漫长路要跋涉呢!”

我满腔的创业热情顿时被那串扎眼的数字浇灭,闷哼了一口气,转身走向冰箱拿出一罐啤酒,失落地灌下一大口。

“人比人气死人哪!”我咽下啤酒自嘲地说道,“除了裤裆,我还真没什么资格去和别人谈几分钟就几个亿的生意。”

曲歌停下手上的动作,慢慢抬起眼睛用杀人似的眼光看着我:“臭流氓,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连这点资格都没了?”

“别,我信我信。”我赶忙举手讨饶,看着曲歌继续低头剁手我才松了口气,喝光啤酒把空罐子丢进垃圾桶。

“好了!”曲歌把笔记本电脑丢在桌面上,跑进卫生间洗去了脸上的面膜。

我好奇地点开她的购物车,嚯!当场被震得内脏都不好了。

“不是……我说,别人都是剁手,您这都剁到胳肢窝了啊!”我对擦着脸走过来的曲歌说道,“这东西是不要钱还是怎么的,购物车里都够装备仨小超市了。卫生棉您一次买四十……箱?您这是打算用到更年期啊!”

曲歌用幽怨的眼神看着我:“你要再这么气我,可能明天我就更了。”

“别,拣日不如撞日。”我把笔记本推到曲歌面前,“您再盯着这消费总计多看一会儿,保不齐今儿个就更了。”

“讨厌!今天就更了,这些卫生棉不都浪费了啊!”曲歌一把抢过电脑坐在沙发里继续点击着付款。

“哪能浪费呢。”我一脸坏笑地凑近曲歌低声说道,“您好好存着,说不定还能给咱闺女当个传家宝呢!”

“德性!”曲歌红着脸白了我一眼,随后脸上浮现出一脸幸福,“你喜欢女儿?”

“嗯。”我故作正经地看着曲歌,“女儿像爹,随了我的性子人间就少了一个祸害。要是生个儿子指定像你多点,那岂不是从天而降一个乱世妖孽?”

曲歌狠狠地踹了我一脚,我笑着跑到阳台上点了一支烟。

“啊,我和你商量个事。”我对曲歌说道,“我想尽快把这个策划案做好,最近我就住在办公室里吧。公司的数据我不能拷贝回来,有很多资料没法调取,我怕拖得太久辜负了伯母的信任。”

曲歌穿上拖鞋走到我身边歪头看了我半天。正在我疑惑的时候,她一巴掌拍在我肩膀上,烟灰撒了一地:“看不出来你还是个五好女婿,还没过门呢就这么贤良淑德。本宫恩准了!但是本宫有话在先,你要是敢趁这个机会弄个宫女侍寝,别怪本宫对你……”

曲歌瞪着眼恶狠狠地对我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我抽出一张湿巾擦着地板:“您要不放心,要不咱现在就把生米煮成熟饭?省得您见天疑神疑鬼的,我现在都恨不得穿条铁裤衩为您守身如玉了。”

“切~稀罕!”曲歌虽然和我斗着嘴,但是脸已经羞红了。跑到沙发上继续盘起腿,她柔声对我说道:“注意休息,别太累了。记得每天都按时吃饭,不然我会心疼的。”

我把湿巾丢进垃圾桶,凑近曲歌的脸轻轻一吻。

“嗻!”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