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09 09:58:37

“妈,你别说了……”本就因为最近工作压力大的徐初音,不耐烦的打断。

她瞥了一眼陈东,心里也是一阵懊恼。

徐家在沪城谈不上名门望族,但实力也算不错,名下大大小小,有十几二十家公司。

掌舵人徐家老太太近年年迈,打算退养,决定在这次生辰寿宴上,把家族下的公司,交给家里的晚辈打理。

徐初音一家属于二房,老爸徐海在生意上没作为,她又是个女儿身,以至于在家族里地位最低,一直受大房和三房的欺负和打压,甚至有时候连一些远方亲戚都不如。

为了给自己加筹码,两个月前,徐初音公开招婿,陈东成功入选。

本来嘛,既然决定找个上门老公,她自然不奢求有多优秀,勤勤恳恳,老老实实,慢慢上进就行。

当时她就是看陈东长的不错,眼缘也还可以,就选择了跟他结婚。

哪里知道,打了眼了!

不仅没工作没收入,偏偏还没脸没皮喜欢口花花,跟个大爷似的成天傻乐呵!

最可恶的是,陈东嘴巴没把门,还特喜欢吹牛比。

经常说自己是什么龙王,瑞土银行有无数个零,飞洲有无数座矿,结果一毛钱都拿不出来,还要她倒贴给钱花。

看着身边的朋友闺蜜,每天不是晒豪车豪宅就是晒帅哥晒旅游,她呢?

顶多晒个天花板!

想想都觉得委屈!

“陈东,你以后能不能踏实点,别整天吹的天花乱坠,实际什么都没有,让人看笑话?”徐初音忍不住数落。

“知道了老婆!”陈东啃着猪排,心想都怪掌管自己后勤财务的那只母老虎琳娜,居然威胁自己,要是敢回华国,就封掉所有卡。

他是那种受人胁迫的人吗?

当然不是!

所以他一穷二白,只能靠着老婆吃软饭。

不过,这也也挺好。

爱情,怎么能用钱来衡量呢?

“指望他,还不如指望狗改吃屎呢!”杜梅直翻白眼,不想再浪费口水,转头说道,“对了初音,老太太的礼物,准备好了没有?”

“正准备呢!”徐初音瞥了一眼陈东,“陈东,吃完饭你跟我去一趟古玩店,给奶奶挑选礼物!”

“这次是老太太六十大寿,你可得好好挑,咱们家能不能分到好点的产业,就看能不能把老太太哄开心了!”杜梅絮絮叨叨的叮嘱。

徐初音自然明白,吃过饭,就带着陈东直奔古玩市场。

九宫斋,是古玩市场名气颇盛的古玩店。

据说老板以前家里是燕都琉璃厂的,卖的东西,基本上都是真货。

所以徐初音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这家。

店经理胡大志一看来人气质非凡,还是个极品美女,立即屁颠屁颠的迎了上来:“这位美女,想看点什么?”

“有没有比较适合,送给长辈寿辰做礼物的东西推荐?”徐初音环视了一圈。

“当然有,请跟我来!”胡大志走到一个货架前,介绍道,“北宋琉璃寿佛,出自相国寺,主持法师还亲自给它开过光,您看如何?”

寿佛是不错,但徐初音觉得太俗了点,于是微微摇头。

胡大志接着又推荐另一样:“龙凤朱钗,不敢确定是否御用品,但绝对是从明朝皇宫里流传出来的!”

“帝王翡翠观音,保平安!”

“拓瓷青花大瓶,寓意长寿……”

一连看了好几样,都不合徐初音的眼缘。

倒不是说东西不好,只是,总觉得差点意思。

忽然她眼眸一亮,看向了一块玩意儿:“这座砚台,有什么说法?”

“美女好眼力,这可是素有四大砚台之称的青柳名砚!”胡大志凯凯而谈。

徐初音不由欣喜,奶奶最大的爱好就是写字练帖,而青柳名砚,她也是听说过的,乃是雍正年间,制作砚台的名家,顾二娘亲制,连雍正都大为称赞,可谓难得的精品。

要是送给奶奶,她老人家一定会高兴的!

“多少价?”

“三百万!”

“能不能优惠点?”徐初音皱了皱眉。

“美女,咱们店,从来不打折的!”胡大志故意露出尴尬之色,显然,他是看出来买主中意这块青柳砚,哪里舍得优惠?

三百万,对于徐初音来说不是小数目,她手里的流动存款资金,也就这么多。

但想到明天是奶奶的寿宴,她一咬牙,正要拍板,陈东忽然屁颠屁颠的跑上前来:“老婆,这几个碗碟不错,买它们吧!”

徐初音顺势看去,就见店里的角落里,几个并不好看的碟碗,随意的摆放着。

“那是被火烧过的瓷器,不值钱!”胡大志面色古怪的提了一嘴。

陈东却不理会:“我觉得不错,老婆,就买它们吧!”

“哎哟哟,这不是初音姐嘛,真是巧了!怎么着,这是在给奶奶挑礼物呢?”就在这时候,一声阴阳怪调传来。

门口走进来一个二十多岁的小青年,锡纸烫,小西装,一看就是个花花少爷打扮。

徐初音顿时脸色一变,没想到在这里会碰到自己的堂弟:“徐子轩,你怎么来了?”

“初音姐,瞧你这话说的,我当然也是来买礼物的!”徐子轩咧嘴一笑,“初音姐,你买的什么,给我参考参考呗?”

“还没选好!”徐初音露出警惕之色。

徐子轩却已经看到了那座砚台,登时眼神发亮:“咦,青柳名砚,好东西啊!老板,多少钱?”

“徐子轩,砚台已经被我买了,你换其他的吧!”不等经理胡大志回话,徐初音就抢先说道,“麻烦刷卡,帮我包起来!”

“等等,初音姐,你还没付钱是吧?”徐子轩一听,立即阻拦,虽然他平日里嚣张跋扈,瞧不起徐初音一家,处处喜欢作对,但他也知道奶奶最喜欢写字,这座砚台,作为寿宴礼物,再合适不过了,哪里肯轻易放弃?

“徐子轩,凡事讲究先来后到,砚台是我先看上的,你别抢!”徐初音十分不满。

“初音姐,这年头,可不分先后,都是钱说了算!”徐子轩傲然的伸出两根手指,“老板,不管砚台多少钱,我都多出二十万!”

经理胡大志心中窃喜,没想到还有人竞价。

有钱不挣是王八啊!

但还是故作为难的看向徐初音:“美女,这……”

徐初音咬了咬嘴唇:“我多出四十万!”

“五十万!”

“六十万!”

“一百万!”徐子轩神态自若,一副不差钱的架势。

“徐子轩,你无耻!”徐初音紧咬着牙,气的不轻,“钱不是这么糟践的!”

“我乐意,谁让我有钱呢?”徐子轩浑不在意的笑道,他是徐家三房的人,也是徐初音的堂弟,更是奶奶最宠爱的孙子,出手自然阔绰。

而且,买到这座砚台,讨得奶奶欢心,到时候,得到的可不止这点数目。

所以,他无论如何,都要拿下!

徐初音就不同了,本来在家里就没多少资源,多一百万,那就是要四百万买这块砚台,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她出不起!

“徐子轩,算你狠!”

“嘿嘿,客气!”徐子轩得意的掏出银行卡,递给了胡大志。

很快,用礼盒包装好的青柳砚,就送到了他手里。

“初音姐,你慢慢挑,先走一步!”徐子轩洋洋得意,顺便瞥了一眼旁边的陈东,“哟,这不我们徐家的上门软饭王吗,你这跟班,做的可以啊!虽然我看不起你,但刚才进来的时候听你说要买那堆碗碟做寿礼,我真是对你刮目相看,倍儿棒,哈哈哈哈哈……”

大摇大摆,扬长而去!

徐初音脸色铁青,她几乎能想到明天寿宴上,徐子轩春风得意,奶奶笑逐颜开的样子。

“都怪你!”

徐初音银牙紧咬,一字一顿,狠狠瞪了一眼陈东。

第2章 大爷的自我修养

“妈,你别说了……”本就因为最近工作压力大的徐初音,不耐烦的打断。

她瞥了一眼陈东,心里也是一阵懊恼。

徐家在沪城谈不上名门望族,但实力也算不错,名下大大小小,有十几二十家公司。

掌舵人徐家老太太近年年迈,打算退养,决定在这次生辰寿宴上,把家族下的公司,交给家里的晚辈打理。

徐初音一家属于二房,老爸徐海在生意上没作为,她又是个女儿身,以至于在家族里地位最低,一直受大房和三房的欺负和打压,甚至有时候连一些远方亲戚都不如。

为了给自己加筹码,两个月前,徐初音公开招婿,陈东成功入选。

本来嘛,既然决定找个上门老公,她自然不奢求有多优秀,勤勤恳恳,老老实实,慢慢上进就行。

当时她就是看陈东长的不错,眼缘也还可以,就选择了跟他结婚。

哪里知道,打了眼了!

不仅没工作没收入,偏偏还没脸没皮喜欢口花花,跟个大爷似的成天傻乐呵!

最可恶的是,陈东嘴巴没把门,还特喜欢吹牛比。

经常说自己是什么龙王,瑞土银行有无数个零,飞洲有无数座矿,结果一毛钱都拿不出来,还要她倒贴给钱花。

看着身边的朋友闺蜜,每天不是晒豪车豪宅就是晒帅哥晒旅游,她呢?

顶多晒个天花板!

想想都觉得委屈!

“陈东,你以后能不能踏实点,别整天吹的天花乱坠,实际什么都没有,让人看笑话?”徐初音忍不住数落。

“知道了老婆!”陈东啃着猪排,心想都怪掌管自己后勤财务的那只母老虎琳娜,居然威胁自己,要是敢回华国,就封掉所有卡。

他是那种受人胁迫的人吗?

当然不是!

所以他一穷二白,只能靠着老婆吃软饭。

不过,这也也挺好。

爱情,怎么能用钱来衡量呢?

“指望他,还不如指望狗改吃屎呢!”杜梅直翻白眼,不想再浪费口水,转头说道,“对了初音,老太太的礼物,准备好了没有?”

“正准备呢!”徐初音瞥了一眼陈东,“陈东,吃完饭你跟我去一趟古玩店,给奶奶挑选礼物!”

“这次是老太太六十大寿,你可得好好挑,咱们家能不能分到好点的产业,就看能不能把老太太哄开心了!”杜梅絮絮叨叨的叮嘱。

徐初音自然明白,吃过饭,就带着陈东直奔古玩市场。

九宫斋,是古玩市场名气颇盛的古玩店。

据说老板以前家里是燕都琉璃厂的,卖的东西,基本上都是真货。

所以徐初音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这家。

店经理胡大志一看来人气质非凡,还是个极品美女,立即屁颠屁颠的迎了上来:“这位美女,想看点什么?”

“有没有比较适合,送给长辈寿辰做礼物的东西推荐?”徐初音环视了一圈。

“当然有,请跟我来!”胡大志走到一个货架前,介绍道,“北宋琉璃寿佛,出自相国寺,主持法师还亲自给它开过光,您看如何?”

寿佛是不错,但徐初音觉得太俗了点,于是微微摇头。

胡大志接着又推荐另一样:“龙凤朱钗,不敢确定是否御用品,但绝对是从明朝皇宫里流传出来的!”

“帝王翡翠观音,保平安!”

“拓瓷青花大瓶,寓意长寿……”

一连看了好几样,都不合徐初音的眼缘。

倒不是说东西不好,只是,总觉得差点意思。

忽然她眼眸一亮,看向了一块玩意儿:“这座砚台,有什么说法?”

“美女好眼力,这可是素有四大砚台之称的青柳名砚!”胡大志凯凯而谈。

徐初音不由欣喜,奶奶最大的爱好就是写字练帖,而青柳名砚,她也是听说过的,乃是雍正年间,制作砚台的名家,顾二娘亲制,连雍正都大为称赞,可谓难得的精品。

要是送给奶奶,她老人家一定会高兴的!

“多少价?”

“三百万!”

“能不能优惠点?”徐初音皱了皱眉。

“美女,咱们店,从来不打折的!”胡大志故意露出尴尬之色,显然,他是看出来买主中意这块青柳砚,哪里舍得优惠?

三百万,对于徐初音来说不是小数目,她手里的流动存款资金,也就这么多。

但想到明天是奶奶的寿宴,她一咬牙,正要拍板,陈东忽然屁颠屁颠的跑上前来:“老婆,这几个碗碟不错,买它们吧!”

徐初音顺势看去,就见店里的角落里,几个并不好看的碟碗,随意的摆放着。

“那是被火烧过的瓷器,不值钱!”胡大志面色古怪的提了一嘴。

陈东却不理会:“我觉得不错,老婆,就买它们吧!”

“哎哟哟,这不是初音姐嘛,真是巧了!怎么着,这是在给奶奶挑礼物呢?”就在这时候,一声阴阳怪调传来。

门口走进来一个二十多岁的小青年,锡纸烫,小西装,一看就是个花花少爷打扮。

徐初音顿时脸色一变,没想到在这里会碰到自己的堂弟:“徐子轩,你怎么来了?”

“初音姐,瞧你这话说的,我当然也是来买礼物的!”徐子轩咧嘴一笑,“初音姐,你买的什么,给我参考参考呗?”

“还没选好!”徐初音露出警惕之色。

徐子轩却已经看到了那座砚台,登时眼神发亮:“咦,青柳名砚,好东西啊!老板,多少钱?”

“徐子轩,砚台已经被我买了,你换其他的吧!”不等经理胡大志回话,徐初音就抢先说道,“麻烦刷卡,帮我包起来!”

“等等,初音姐,你还没付钱是吧?”徐子轩一听,立即阻拦,虽然他平日里嚣张跋扈,瞧不起徐初音一家,处处喜欢作对,但他也知道奶奶最喜欢写字,这座砚台,作为寿宴礼物,再合适不过了,哪里肯轻易放弃?

“徐子轩,凡事讲究先来后到,砚台是我先看上的,你别抢!”徐初音十分不满。

“初音姐,这年头,可不分先后,都是钱说了算!”徐子轩傲然的伸出两根手指,“老板,不管砚台多少钱,我都多出二十万!”

经理胡大志心中窃喜,没想到还有人竞价。

有钱不挣是王八啊!

但还是故作为难的看向徐初音:“美女,这……”

徐初音咬了咬嘴唇:“我多出四十万!”

“五十万!”

“六十万!”

“一百万!”徐子轩神态自若,一副不差钱的架势。

“徐子轩,你无耻!”徐初音紧咬着牙,气的不轻,“钱不是这么糟践的!”

“我乐意,谁让我有钱呢?”徐子轩浑不在意的笑道,他是徐家三房的人,也是徐初音的堂弟,更是奶奶最宠爱的孙子,出手自然阔绰。

而且,买到这座砚台,讨得奶奶欢心,到时候,得到的可不止这点数目。

所以,他无论如何,都要拿下!

徐初音就不同了,本来在家里就没多少资源,多一百万,那就是要四百万买这块砚台,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她出不起!

“徐子轩,算你狠!”

“嘿嘿,客气!”徐子轩得意的掏出银行卡,递给了胡大志。

很快,用礼盒包装好的青柳砚,就送到了他手里。

“初音姐,你慢慢挑,先走一步!”徐子轩洋洋得意,顺便瞥了一眼旁边的陈东,“哟,这不我们徐家的上门软饭王吗,你这跟班,做的可以啊!虽然我看不起你,但刚才进来的时候听你说要买那堆碗碟做寿礼,我真是对你刮目相看,倍儿棒,哈哈哈哈哈……”

大摇大摆,扬长而去!

徐初音脸色铁青,她几乎能想到明天寿宴上,徐子轩春风得意,奶奶笑逐颜开的样子。

“都怪你!”

徐初音银牙紧咬,一字一顿,狠狠瞪了一眼陈东。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