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25 13:06:19

片刻之后,门外传来两声“笃笃”的敲门声,没等他应答,那人已自行推门进来了。

原来是主母,她面皮上扯着假笑,开门见山的说道:“挚儿啊,你也老大不小了,我给你张罗了一桩婚事,对象是后街刘管事的女儿,她生的富态,又会照顾人,跟你也算登对……”

周挚听她说出“挚儿”后就感到一阵恶寒,及至听到后面的内容后更是反感,冷眼看着她,道:“她那么好,你让周诚娶,我不娶。”

刘管事的女儿他是知道的,人长得很胖,并且脾气暴躁,二十多了还没有嫁出去,主母说这门亲事肯定在其中得了什么好处,或者是想拉上刘管事这层关系。

“你……”她被周挚的话噎了一下,笑容一僵,强忍住没有发作,道:“你哥哥是做大事的人,他的妻子不是皇城官员的女儿,也要镇长女儿才能配得上,你就不同了,你现在一事无成,我好心给你说一房媳妇,你倒还推三阻四的?整天吃着家里的,用着家里的,现在家里用得着你了反而推得一干二净了。”

她越说越起劲,渐有发展成训斥的趋势,周挚霍的一下站了起来,盯着她道:“你也不用费尽心思的把我赶出去,该走的时候我自己会走。”说完就出门而去了,留下目瞪口呆的主母在原地。

周挚的个子比主母高一个头,猛然一站起来倒吓了她一跳,在她的印象中,周挚被自己整了几次之后就老实多了,没想到现在竟然敢这样跟自己说话,一时没反应过来,竟被他就这样大模大样的跑了,恼羞成怒之下对着他的背影骂道:“小娘皮养的,没教养的东西,不知好歹。”

周挚走到大街上,早已把刚才的事抛到脑后,一来他自觉自己算是半个修士,跟他们已经不是同路人了,没必要跟她计较,二来以前经常受到这样的辱骂,要是生气早就气死了。

他出了门才发现已经快到夏天了,现在日头正高,晒在行人路上热烘烘的,来来往往的人都换上了薄衫,而自己却还穿着破旧的夹绒长袍,走在人群堆里颇不自在,又不好现在就回去换衣服,只能漫无目的走着。

他虽然在街上走,心里仍然想着修炼的事,低着头不断揣摩着修炼功法。

突然听到前边一个清脆的叫声:“周大哥。”

周挚抬起头来,在熙攘的大街上一眼就看到了迎面走来的两个人。

来人是一男一女,都穿着淡蓝色的粗布短打衣服,男的有二十岁出头,圆圆的脑袋,身体很是健硕,女的十五六岁,留着短发,拿蓝绸布随意的束在脑后,脸蛋也是圆圆的,虽然没有怎么打理,但也看出清秀的底子。

这二人是亲兄妹,男的叫杨雄,女的叫杨梅,是城北的猎户,周挚之前经常跟他们一起上山打猎,还向他们学习了一些粗浅的拳脚功夫,算是他为数不多的朋友。

杨梅见周挚看了过来,招了招手,又叫了一声:“周大哥,好久不见啊。”

周挚看了看天,笑着对他们说道:“你们今天打猎收获很大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啦?”

两人走近了,杨雄奇怪的看着他,说道:“周兄弟,你有多久没出门了?发生了这么大的事都不知道。”

这话说的周挚有些奇怪了,他还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疑惑的看着他们,等待解答。

杨梅看着他神色错愕,轻笑了一下,解释道:“鬃狼帮的人封城门了,都快两天了,你这两天都没出过门吗?”

周挚心里一突,暗道:“又是鬃狼帮,该不会为我来的吧?”转念一想,应该不是,从那之后已经两个多月了,怎么可能现在才来,他们若是认出了自己,秘密的捉了去总比这样大张旗鼓的好。

杨雄看着他脸色阴晴不定的样子,问道:“周兄弟有什么事吗?”

周挚摇了摇头,左右看看,发现不远处正好有个小饭馆,道:“现在也到了饭点,咱们边吃边谈吧,我请客。”

杨雄摸了摸脑袋,笑着说道:“又让你破费。”虽然这样说着,还是与妹妹一块跟了过去。

饭馆不大,就是穷人吃饭的地方,外边搭了个棚子,处于半露天的状态。

点了两三样菜,店主人先端上了三碗粗茶,在等菜的间隙,周挚问道:“杨兄知道鬃狼帮为何封了城门吗?”

杨雄摸了摸大脑袋,说道:“到底因为什么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丢了什么东西,具体是什么也不说,我们凡人住的地方哪有他们修士需要的东西?”

周挚心里陡然一沉,急急地问道:“镇长没有派人去皇城报信吗?”

杨雄拿肉手重重的拍了一下桌面,恨恨的说道:“报了,刚封城门的时候就派人了,但是出去就被杀了,现在所有人都不让出城门,再封两天,我们这种人就要吃不上饭了。”说着摇着圆滚滚的脑袋,就是一声叹息。

周挚心里一紧,看样子是真的在找东西,并且还是志在必得的样子。就秋风山上的所见来看,鬃狼帮的人对戍卫司应该很惧怕才对,他们这样做不怕以后戍卫司报复吗?

青峰仙童的主身已经被灭了,当时就他们两拨人在场,木核不在鬃狼帮手里就在戍卫司的人手里,他们要找应该去找戍卫司才对啊。

难道还有另外一样东西?

这时,要的菜已经上齐了,三人边吃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突然邻桌传来一个声音道:“这事儿啊,不要急,过一两天,城门自然就开了。”

周挚看去,是个长脸的老者,瘦的两腮都凹陷了下去突出高高的颧骨,稀疏的几根干黄胡子随着他说话微微晃动着,桌上只摆着一碟花生米,他手里拿着酒壶,正自斟自饮的喝着。

周挚听着稀奇,问道:“老人家,你有什么高见吗?”

老者见有人请教自己,脸现满意之色,夹起一粒花生米放入口中,嚼了几下,才洋洋得意的说:“高见不敢说,我活的比你们长,见的事也就多些,以前也这么封过一次城门,就是随便拿个理由让镇长出灵石,我们凡人城镇哪有灵石,最后因为没有油水就不了了之了,嘿,这次也是一样。”

周挚有些失望的说道:“但愿吧。”

老者看他态度冷淡的样子,大声的说道:“你不信吗?鬃狼帮早先不怎么怕戍卫司,就因为那次的原因,戍卫司派出上百人对其围剿了一次,他们才老实了很多,嗬,当时的场面多大,我可是亲身经历过的。”

掌柜的在柜台后探出半个身子,说道:“你要是有本事亲身经历,也不至于混的这么惨了。”

老者被人揭穿,梗着脖子说道:“这……,听说也算是经历了,不对吗?”

周围食客哈哈大笑,也没再理他。

周挚却是心情沉重,看来鬃狼帮要找的东西是非常重要的,要不然也不会冒着被再次围剿的风险封城门了。

杨梅支着胳膊,手掌托着下巴,津津有味的听他们谈论着,看到周挚仍然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偏着脑袋问道:“周大哥有什么急事要出城门吗?”

周挚心里想的东西不好说出来,摇了摇头,说道:“也没什么,只是跟家里闹僵了,不好回去。”

她“呀”了一声,脱口而出道:“要不你到我家暂住几天。”,说完就感到脸上一阵火热,自己一个未出阁的大姑娘怎么说出让一个翩翩少年到家里住的话来,赶紧又找补的说道:“以后一起去打猎也方便。”

她说完低下头,但眼睛还是忍不住向周挚脸上瞟了两眼,见他好像没有注意到的样子,眼皮一垂,不知道是庆幸还是失望。

杨雄拍了一下大腿,道:“哎,这样的家庭,叫我我也不愿意待,不如就听我妹妹的,到我家住一段时间,明天我就在旁边给你搭一间小屋,以后别回去了。”

杨梅也抬起头,瞪着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向周挚看着,等待他的答复。

周挚知道他们家里还有一个有腿疾的老父亲,三人只有两件破茅草屋,生活本来就很艰辛,自己去了又要给人添一件麻烦,于是推辞道:“还是不要叨扰了,我回去顶多吃一顿骂,反正几年来就是这么过来的。”

杨雄挑了挑眉毛,拍着他的肩膀道:“你还当我是朋友吗?难道嫌弃我家简陋?”

周挚摆手道:“你这说的什么话?我在家住的也是柴房一样的屋子,有什么资格嫌弃别人。好,我就搬出去跟你们住,永远也不回去了。”

杨雄哈哈大笑着说道:“这才是好兄弟嘛,菜吃的也差不多了,咱这就走。”

他说着拉起周挚就往门外走,杨梅笑嘻嘻的跟在后边。

刚出了门就听到杨梅咦了一声,指着门外大街上的一行人,道:“那不是你哥哥吗?他倒是悠闲。”说完就意识到这是周挚的伤心事,赶紧就捂住了嘴。

第十二章 围城

片刻之后,门外传来两声“笃笃”的敲门声,没等他应答,那人已自行推门进来了。

原来是主母,她面皮上扯着假笑,开门见山的说道:“挚儿啊,你也老大不小了,我给你张罗了一桩婚事,对象是后街刘管事的女儿,她生的富态,又会照顾人,跟你也算登对……”

周挚听她说出“挚儿”后就感到一阵恶寒,及至听到后面的内容后更是反感,冷眼看着她,道:“她那么好,你让周诚娶,我不娶。”

刘管事的女儿他是知道的,人长得很胖,并且脾气暴躁,二十多了还没有嫁出去,主母说这门亲事肯定在其中得了什么好处,或者是想拉上刘管事这层关系。

“你……”她被周挚的话噎了一下,笑容一僵,强忍住没有发作,道:“你哥哥是做大事的人,他的妻子不是皇城官员的女儿,也要镇长女儿才能配得上,你就不同了,你现在一事无成,我好心给你说一房媳妇,你倒还推三阻四的?整天吃着家里的,用着家里的,现在家里用得着你了反而推得一干二净了。”

她越说越起劲,渐有发展成训斥的趋势,周挚霍的一下站了起来,盯着她道:“你也不用费尽心思的把我赶出去,该走的时候我自己会走。”说完就出门而去了,留下目瞪口呆的主母在原地。

周挚的个子比主母高一个头,猛然一站起来倒吓了她一跳,在她的印象中,周挚被自己整了几次之后就老实多了,没想到现在竟然敢这样跟自己说话,一时没反应过来,竟被他就这样大模大样的跑了,恼羞成怒之下对着他的背影骂道:“小娘皮养的,没教养的东西,不知好歹。”

周挚走到大街上,早已把刚才的事抛到脑后,一来他自觉自己算是半个修士,跟他们已经不是同路人了,没必要跟她计较,二来以前经常受到这样的辱骂,要是生气早就气死了。

他出了门才发现已经快到夏天了,现在日头正高,晒在行人路上热烘烘的,来来往往的人都换上了薄衫,而自己却还穿着破旧的夹绒长袍,走在人群堆里颇不自在,又不好现在就回去换衣服,只能漫无目的走着。

他虽然在街上走,心里仍然想着修炼的事,低着头不断揣摩着修炼功法。

突然听到前边一个清脆的叫声:“周大哥。”

周挚抬起头来,在熙攘的大街上一眼就看到了迎面走来的两个人。

来人是一男一女,都穿着淡蓝色的粗布短打衣服,男的有二十岁出头,圆圆的脑袋,身体很是健硕,女的十五六岁,留着短发,拿蓝绸布随意的束在脑后,脸蛋也是圆圆的,虽然没有怎么打理,但也看出清秀的底子。

这二人是亲兄妹,男的叫杨雄,女的叫杨梅,是城北的猎户,周挚之前经常跟他们一起上山打猎,还向他们学习了一些粗浅的拳脚功夫,算是他为数不多的朋友。

杨梅见周挚看了过来,招了招手,又叫了一声:“周大哥,好久不见啊。”

周挚看了看天,笑着对他们说道:“你们今天打猎收获很大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啦?”

两人走近了,杨雄奇怪的看着他,说道:“周兄弟,你有多久没出门了?发生了这么大的事都不知道。”

这话说的周挚有些奇怪了,他还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疑惑的看着他们,等待解答。

杨梅看着他神色错愕,轻笑了一下,解释道:“鬃狼帮的人封城门了,都快两天了,你这两天都没出过门吗?”

周挚心里一突,暗道:“又是鬃狼帮,该不会为我来的吧?”转念一想,应该不是,从那之后已经两个多月了,怎么可能现在才来,他们若是认出了自己,秘密的捉了去总比这样大张旗鼓的好。

杨雄看着他脸色阴晴不定的样子,问道:“周兄弟有什么事吗?”

周挚摇了摇头,左右看看,发现不远处正好有个小饭馆,道:“现在也到了饭点,咱们边吃边谈吧,我请客。”

杨雄摸了摸脑袋,笑着说道:“又让你破费。”虽然这样说着,还是与妹妹一块跟了过去。

饭馆不大,就是穷人吃饭的地方,外边搭了个棚子,处于半露天的状态。

点了两三样菜,店主人先端上了三碗粗茶,在等菜的间隙,周挚问道:“杨兄知道鬃狼帮为何封了城门吗?”

杨雄摸了摸大脑袋,说道:“到底因为什么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丢了什么东西,具体是什么也不说,我们凡人住的地方哪有他们修士需要的东西?”

周挚心里陡然一沉,急急地问道:“镇长没有派人去皇城报信吗?”

杨雄拿肉手重重的拍了一下桌面,恨恨的说道:“报了,刚封城门的时候就派人了,但是出去就被杀了,现在所有人都不让出城门,再封两天,我们这种人就要吃不上饭了。”说着摇着圆滚滚的脑袋,就是一声叹息。

周挚心里一紧,看样子是真的在找东西,并且还是志在必得的样子。就秋风山上的所见来看,鬃狼帮的人对戍卫司应该很惧怕才对,他们这样做不怕以后戍卫司报复吗?

青峰仙童的主身已经被灭了,当时就他们两拨人在场,木核不在鬃狼帮手里就在戍卫司的人手里,他们要找应该去找戍卫司才对啊。

难道还有另外一样东西?

这时,要的菜已经上齐了,三人边吃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突然邻桌传来一个声音道:“这事儿啊,不要急,过一两天,城门自然就开了。”

周挚看去,是个长脸的老者,瘦的两腮都凹陷了下去突出高高的颧骨,稀疏的几根干黄胡子随着他说话微微晃动着,桌上只摆着一碟花生米,他手里拿着酒壶,正自斟自饮的喝着。

周挚听着稀奇,问道:“老人家,你有什么高见吗?”

老者见有人请教自己,脸现满意之色,夹起一粒花生米放入口中,嚼了几下,才洋洋得意的说:“高见不敢说,我活的比你们长,见的事也就多些,以前也这么封过一次城门,就是随便拿个理由让镇长出灵石,我们凡人城镇哪有灵石,最后因为没有油水就不了了之了,嘿,这次也是一样。”

周挚有些失望的说道:“但愿吧。”

老者看他态度冷淡的样子,大声的说道:“你不信吗?鬃狼帮早先不怎么怕戍卫司,就因为那次的原因,戍卫司派出上百人对其围剿了一次,他们才老实了很多,嗬,当时的场面多大,我可是亲身经历过的。”

掌柜的在柜台后探出半个身子,说道:“你要是有本事亲身经历,也不至于混的这么惨了。”

老者被人揭穿,梗着脖子说道:“这……,听说也算是经历了,不对吗?”

周围食客哈哈大笑,也没再理他。

周挚却是心情沉重,看来鬃狼帮要找的东西是非常重要的,要不然也不会冒着被再次围剿的风险封城门了。

杨梅支着胳膊,手掌托着下巴,津津有味的听他们谈论着,看到周挚仍然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偏着脑袋问道:“周大哥有什么急事要出城门吗?”

周挚心里想的东西不好说出来,摇了摇头,说道:“也没什么,只是跟家里闹僵了,不好回去。”

她“呀”了一声,脱口而出道:“要不你到我家暂住几天。”,说完就感到脸上一阵火热,自己一个未出阁的大姑娘怎么说出让一个翩翩少年到家里住的话来,赶紧又找补的说道:“以后一起去打猎也方便。”

她说完低下头,但眼睛还是忍不住向周挚脸上瞟了两眼,见他好像没有注意到的样子,眼皮一垂,不知道是庆幸还是失望。

杨雄拍了一下大腿,道:“哎,这样的家庭,叫我我也不愿意待,不如就听我妹妹的,到我家住一段时间,明天我就在旁边给你搭一间小屋,以后别回去了。”

杨梅也抬起头,瞪着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向周挚看着,等待他的答复。

周挚知道他们家里还有一个有腿疾的老父亲,三人只有两件破茅草屋,生活本来就很艰辛,自己去了又要给人添一件麻烦,于是推辞道:“还是不要叨扰了,我回去顶多吃一顿骂,反正几年来就是这么过来的。”

杨雄挑了挑眉毛,拍着他的肩膀道:“你还当我是朋友吗?难道嫌弃我家简陋?”

周挚摆手道:“你这说的什么话?我在家住的也是柴房一样的屋子,有什么资格嫌弃别人。好,我就搬出去跟你们住,永远也不回去了。”

杨雄哈哈大笑着说道:“这才是好兄弟嘛,菜吃的也差不多了,咱这就走。”

他说着拉起周挚就往门外走,杨梅笑嘻嘻的跟在后边。

刚出了门就听到杨梅咦了一声,指着门外大街上的一行人,道:“那不是你哥哥吗?他倒是悠闲。”说完就意识到这是周挚的伤心事,赶紧就捂住了嘴。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