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11 15:57:41

林小飞带着林月儿躲在一处矮墙后面等待柳家人的到来。

林月儿拉着林小飞的手好像一点害怕的感觉也没有,反而觉得很刺激。

没过多久柳家的人果然来了,而且来的人竟然还是柳家的管家柳虎。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林小飞决定阴他一把,于是马上传音给大汉让他配合好。

要不是柳虎这个家伙,突然之间打扰了他们的平静的生活,林小飞怎么会现在还在一个陌生的城市。

虽然知道他只是个跑腿的,但是不妨碍林小飞记仇。

“哼,来的正好,刚好找你算个总账。”

但柳虎一来就只见大汉一个人在这里,发现情况不对劲,远远的和大汉保持距离,十分警惕地问了一句。

“姓王的,货物哪里去了?怎么只有你一个人?”

“小孩子哭哭啼啼的,被我打晕了,丢在墙后面。你要的话,现在就拿去。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大汉镇定的看着柳虎,按照林小飞的传音一字不落的说给柳虎听。

听了大汉的解释,柳虎这才没有怀疑,向矮墙后面走去。“钱会有人打给你的,我先……”

没等他把话说完。

噗嗤一声,一把长剑突然穿过他的身体。

林小飞牵着林月儿从墙后面走出来。

“你……怎么可能……是你。”在柳家人看来林小飞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

刀疤哥可是他一手提拔上来的,能力他最清楚不过,被刀疤哥夺走心脏的都死了,无一例外。

现在看到林小飞安然无恙的站在自己面前,柳虎的吃惊可想而知。

“眩晕!”柳虎顾不得震惊,赶紧动用自己的能力,他现在受伤,只有林小飞晕倒了,他才可能有活命的机会。

然而不管柳虎怎么使劲的鼓掌,林小飞一点反应也没有,柳虎甚至怀疑自己的能力是不是消失了。

“你的能力是通过声音把人弄晕的,可惜,我的剑气可以挡住。同样的能力别想在我面前用第二次。”

说话间,蓝色的光芒从林小飞周身显现而出。

从柳虎的角度看去,林小飞就像被一层光幕包裹在中间,形成密不透风的防御。

虽然不知道防御等级有多高,但是阻挡自己的音波绰绰有余,柳虎面如死灰。心里咯噔一下,他知道今天要完了。

“老实交代,柳家把菲菲带回去到底有什么目的?”林小飞一击得手,胜券在握,早就把柳虎当成了死人。

“大小姐早就被家主控制了,如今已是傀儡,你这辈子也别想再见到她。哈哈哈。林小飞,柳家会为我报仇的,我在下面等着你。”

柳虎自知今天必死无疑,死之前他也要让林小飞恶心一下。

“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不然现在就去死。”林小飞一听说菲菲被控制,双目陡然间变得通红。

“林小飞,我又不傻,一剑穿心,救治不及时,哪里会有活路,我现在死路一条,为什么要告诉你,我就是要看到你不爽的样子,哈哈哈。”

柳虎的声音越来越虚弱,到最后,已经是奄奄一息。

不过,林小飞想要知道的事情,有的是办法。

“一剑穿心算什么,我被挖走了心脏都没事。你想死没那么容易。你就作为柳家的第一个来送死的,怎么也要破例让你说句遗言。”

柳虎正等死的时候,林小飞一颗丹药恢复了他大半伤势。

丹药的神奇,让柳虎感觉到自己有了活下去的希望。柳虎甚至把林小飞当作神明看待,在他看来,这样的手段堪比起死回生。

此时的他虽然恢复伤势,但心中丝毫不敢起反抗的念头。

“柳家招惹了你,真是一个错误的决定。”柳虎感叹一声,“不过想从我这里知道柳家的事情是不可能的,你虽然救了我,但是肯定不会放过我。”

这一点柳虎心知肚明,换作是他也会就好了再杀。

柳虎冷笑一声,不到一秒的时间,气绝而亡。

他明白今天如果说了不该说的,他全家都得完蛋,不管怎样,已经是必死之局。

林小飞没想到,柳虎竟然是这样的人,死都不愿意告诉他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时候他想要救治已经来不及了,起死回生的丹药,目前以他的实力根本没戏。

“这人你看着办,我先走了。”林小飞把柳虎丢给了魂不守舍的大汉,带着林月儿御剑飞往酒店。

他必须搞清楚柳家到底把菲菲怎么样了才行,打探消息的事情还是交给刘富贵比较放心。

“爸爸,好厉害,飞起来了,可是咱们去哪里啊?”一直没有说话的林月儿问道。

大眼仔眨巴眨巴,十分可爱,这小丫头似乎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怕。

对于这个莫名其妙得来的女儿,林小飞也很头疼,怎么安排她好呢?找机会送回去她好像不愿意的样子。

“带你回酒店,去吃好吃的。”

“好耶,好耶。”林月儿突然变得很开心,林小飞觉得这才是正常小孩子该有的反应。

之前对付柳虎的时候,她似乎镇定过头了。

回到任性酒店,林小飞第一时间就将自己得到消息告诉刘富贵,让他问问情报人员怎么回事,这件事情放在心里不解决,他是在没有心思做其他的事情。

刘富贵明白事情紧急,直接给刘飞飙打了电话。

刘飞飙只是知道林菲菲人很安全,有没有被控制刘飞飙也很难确认。

确认人安全,林小飞这才稍稍放心,只要人是安全的,他就有机会解决。

心底的石头落了地,他让服务员上了些小孩子喜欢的食物。

“你说说,为什么要认我当爸爸,是谁教你的。”

林月儿吃得欢快的时候,林小飞还是忍不住问了这个问题。

林月儿的事情太奇怪了,就算是孤儿院长大的孩子,总该知道直到是谁领走的吧,结果院长一句让她自己做主就将林小飞打发了。

林月儿似乎没有对这个问题感到意外。很自然的解释道:“这个当然是妈妈说的,她告诉我,如果有叫林小飞的人来买宝剑的话,就让我认那个人做爸爸。三岁的时候妈妈就不断的和我说这件事。我记得很清楚的。”

这下林小飞更是摸不着头脑,那不是两年前就知道了。那时候他自己都不知道有一天会练剑。

“可是你妈妈为什么会知道我要来买剑,而且还是两年前就告诉你了。”林小飞疑惑不解。

“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妈妈说,认你当爸爸后,你会保护我的,不然我就死定了。”林月儿看着林小飞,爱吃的食物也不吃了,突然很认真的问他:“爸爸,你会保护我的对不对?”

面对这么真挚热切的眼神,林小飞实在找不到拒绝的理由,打心底不忍心拒绝。

林小飞感觉事情越来越乱,解释不清楚了。“那你有家人为什么还住在孤儿院呢?”

“妈妈被坏人抓走了,她让我告诉你,和她一起被抓走的人里面,还有你的亲人在。如果你选择救人,这是你麻烦的开始。爸爸你会救我妈妈的,对不对?”

林月儿似乎知道这招很好用,每次希望林小飞答应的时候,她就用无辜的小眼神看着他。

“当然会救的。”林小飞对自己无语了,小孩子真是要命。

“我麻烦已经够多了,才只是开始吗?”林小飞自嘲的笑笑,有亲人在又怎么样,这么多年不联系的,能是多亲近的人。

而且记忆里,父母都没有兄弟姐妹,哪来的亲人,难不成父母还有什么隐藏身份?林小飞越想越觉得不太可能。

“你妈妈叫什么名字?”林小飞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这个人名上,看看能不能查到什么线索。

“妈妈叫做灵清雅。”

姓灵吗?这小丫头应该叫灵月儿才对吧。

林小飞想到前世有名的灵家,通晓天机之术,遇事测算无遗,每当有族人出世,必定是受人万人敬仰。

他总算是知道为什么,她事先知道自己来买剑了。

“不过,到底是什么人抓走了你妈妈?”就算救人林小飞总得知道找谁去吧。

“这个问题爸爸需要自己找答案,妈妈说了,天机不可泄露,能说的都说了。”

林小飞明白这事情牵扯大了,灵族都不能泄露的事情,在前世无一不是惊天动地,改变时代走向的大事。

自己的破事还没解决又遇到这种糟心的问题。

修仙者注定一生都不能安稳吗?

林小飞叹了口气,不过很快他又振作精神。“尽管来吧,前世已是遗憾,今生我要让一切不可阻挡。”

“叮,恭喜你见心明志,获得一道简答题。言简意赅,有问必答。”

没想到许久没动静的系统,这时候突然冒出来了,简答题来的真是时候,以后问问题不怕别人说假话了。

“终于找到你了,老娘辛辛苦苦出来找你,没想到你居然躲在这里吃香的喝辣的,快跟我回去。”突然间一个女子出现在林小飞身后,说着莫名其妙的话,伸手就要抓人。

第二十六章 天机灵族

林小飞带着林月儿躲在一处矮墙后面等待柳家人的到来。

林月儿拉着林小飞的手好像一点害怕的感觉也没有,反而觉得很刺激。

没过多久柳家的人果然来了,而且来的人竟然还是柳家的管家柳虎。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林小飞决定阴他一把,于是马上传音给大汉让他配合好。

要不是柳虎这个家伙,突然之间打扰了他们的平静的生活,林小飞怎么会现在还在一个陌生的城市。

虽然知道他只是个跑腿的,但是不妨碍林小飞记仇。

“哼,来的正好,刚好找你算个总账。”

但柳虎一来就只见大汉一个人在这里,发现情况不对劲,远远的和大汉保持距离,十分警惕地问了一句。

“姓王的,货物哪里去了?怎么只有你一个人?”

“小孩子哭哭啼啼的,被我打晕了,丢在墙后面。你要的话,现在就拿去。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大汉镇定的看着柳虎,按照林小飞的传音一字不落的说给柳虎听。

听了大汉的解释,柳虎这才没有怀疑,向矮墙后面走去。“钱会有人打给你的,我先……”

没等他把话说完。

噗嗤一声,一把长剑突然穿过他的身体。

林小飞牵着林月儿从墙后面走出来。

“你……怎么可能……是你。”在柳家人看来林小飞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

刀疤哥可是他一手提拔上来的,能力他最清楚不过,被刀疤哥夺走心脏的都死了,无一例外。

现在看到林小飞安然无恙的站在自己面前,柳虎的吃惊可想而知。

“眩晕!”柳虎顾不得震惊,赶紧动用自己的能力,他现在受伤,只有林小飞晕倒了,他才可能有活命的机会。

然而不管柳虎怎么使劲的鼓掌,林小飞一点反应也没有,柳虎甚至怀疑自己的能力是不是消失了。

“你的能力是通过声音把人弄晕的,可惜,我的剑气可以挡住。同样的能力别想在我面前用第二次。”

说话间,蓝色的光芒从林小飞周身显现而出。

从柳虎的角度看去,林小飞就像被一层光幕包裹在中间,形成密不透风的防御。

虽然不知道防御等级有多高,但是阻挡自己的音波绰绰有余,柳虎面如死灰。心里咯噔一下,他知道今天要完了。

“老实交代,柳家把菲菲带回去到底有什么目的?”林小飞一击得手,胜券在握,早就把柳虎当成了死人。

“大小姐早就被家主控制了,如今已是傀儡,你这辈子也别想再见到她。哈哈哈。林小飞,柳家会为我报仇的,我在下面等着你。”

柳虎自知今天必死无疑,死之前他也要让林小飞恶心一下。

“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不然现在就去死。”林小飞一听说菲菲被控制,双目陡然间变得通红。

“林小飞,我又不傻,一剑穿心,救治不及时,哪里会有活路,我现在死路一条,为什么要告诉你,我就是要看到你不爽的样子,哈哈哈。”

柳虎的声音越来越虚弱,到最后,已经是奄奄一息。

不过,林小飞想要知道的事情,有的是办法。

“一剑穿心算什么,我被挖走了心脏都没事。你想死没那么容易。你就作为柳家的第一个来送死的,怎么也要破例让你说句遗言。”

柳虎正等死的时候,林小飞一颗丹药恢复了他大半伤势。

丹药的神奇,让柳虎感觉到自己有了活下去的希望。柳虎甚至把林小飞当作神明看待,在他看来,这样的手段堪比起死回生。

此时的他虽然恢复伤势,但心中丝毫不敢起反抗的念头。

“柳家招惹了你,真是一个错误的决定。”柳虎感叹一声,“不过想从我这里知道柳家的事情是不可能的,你虽然救了我,但是肯定不会放过我。”

这一点柳虎心知肚明,换作是他也会就好了再杀。

柳虎冷笑一声,不到一秒的时间,气绝而亡。

他明白今天如果说了不该说的,他全家都得完蛋,不管怎样,已经是必死之局。

林小飞没想到,柳虎竟然是这样的人,死都不愿意告诉他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时候他想要救治已经来不及了,起死回生的丹药,目前以他的实力根本没戏。

“这人你看着办,我先走了。”林小飞把柳虎丢给了魂不守舍的大汉,带着林月儿御剑飞往酒店。

他必须搞清楚柳家到底把菲菲怎么样了才行,打探消息的事情还是交给刘富贵比较放心。

“爸爸,好厉害,飞起来了,可是咱们去哪里啊?”一直没有说话的林月儿问道。

大眼仔眨巴眨巴,十分可爱,这小丫头似乎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怕。

对于这个莫名其妙得来的女儿,林小飞也很头疼,怎么安排她好呢?找机会送回去她好像不愿意的样子。

“带你回酒店,去吃好吃的。”

“好耶,好耶。”林月儿突然变得很开心,林小飞觉得这才是正常小孩子该有的反应。

之前对付柳虎的时候,她似乎镇定过头了。

回到任性酒店,林小飞第一时间就将自己得到消息告诉刘富贵,让他问问情报人员怎么回事,这件事情放在心里不解决,他是在没有心思做其他的事情。

刘富贵明白事情紧急,直接给刘飞飙打了电话。

刘飞飙只是知道林菲菲人很安全,有没有被控制刘飞飙也很难确认。

确认人安全,林小飞这才稍稍放心,只要人是安全的,他就有机会解决。

心底的石头落了地,他让服务员上了些小孩子喜欢的食物。

“你说说,为什么要认我当爸爸,是谁教你的。”

林月儿吃得欢快的时候,林小飞还是忍不住问了这个问题。

林月儿的事情太奇怪了,就算是孤儿院长大的孩子,总该知道直到是谁领走的吧,结果院长一句让她自己做主就将林小飞打发了。

林月儿似乎没有对这个问题感到意外。很自然的解释道:“这个当然是妈妈说的,她告诉我,如果有叫林小飞的人来买宝剑的话,就让我认那个人做爸爸。三岁的时候妈妈就不断的和我说这件事。我记得很清楚的。”

这下林小飞更是摸不着头脑,那不是两年前就知道了。那时候他自己都不知道有一天会练剑。

“可是你妈妈为什么会知道我要来买剑,而且还是两年前就告诉你了。”林小飞疑惑不解。

“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妈妈说,认你当爸爸后,你会保护我的,不然我就死定了。”林月儿看着林小飞,爱吃的食物也不吃了,突然很认真的问他:“爸爸,你会保护我的对不对?”

面对这么真挚热切的眼神,林小飞实在找不到拒绝的理由,打心底不忍心拒绝。

林小飞感觉事情越来越乱,解释不清楚了。“那你有家人为什么还住在孤儿院呢?”

“妈妈被坏人抓走了,她让我告诉你,和她一起被抓走的人里面,还有你的亲人在。如果你选择救人,这是你麻烦的开始。爸爸你会救我妈妈的,对不对?”

林月儿似乎知道这招很好用,每次希望林小飞答应的时候,她就用无辜的小眼神看着他。

“当然会救的。”林小飞对自己无语了,小孩子真是要命。

“我麻烦已经够多了,才只是开始吗?”林小飞自嘲的笑笑,有亲人在又怎么样,这么多年不联系的,能是多亲近的人。

而且记忆里,父母都没有兄弟姐妹,哪来的亲人,难不成父母还有什么隐藏身份?林小飞越想越觉得不太可能。

“你妈妈叫什么名字?”林小飞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这个人名上,看看能不能查到什么线索。

“妈妈叫做灵清雅。”

姓灵吗?这小丫头应该叫灵月儿才对吧。

林小飞想到前世有名的灵家,通晓天机之术,遇事测算无遗,每当有族人出世,必定是受人万人敬仰。

他总算是知道为什么,她事先知道自己来买剑了。

“不过,到底是什么人抓走了你妈妈?”就算救人林小飞总得知道找谁去吧。

“这个问题爸爸需要自己找答案,妈妈说了,天机不可泄露,能说的都说了。”

林小飞明白这事情牵扯大了,灵族都不能泄露的事情,在前世无一不是惊天动地,改变时代走向的大事。

自己的破事还没解决又遇到这种糟心的问题。

修仙者注定一生都不能安稳吗?

林小飞叹了口气,不过很快他又振作精神。“尽管来吧,前世已是遗憾,今生我要让一切不可阻挡。”

“叮,恭喜你见心明志,获得一道简答题。言简意赅,有问必答。”

没想到许久没动静的系统,这时候突然冒出来了,简答题来的真是时候,以后问问题不怕别人说假话了。

“终于找到你了,老娘辛辛苦苦出来找你,没想到你居然躲在这里吃香的喝辣的,快跟我回去。”突然间一个女子出现在林小飞身后,说着莫名其妙的话,伸手就要抓人。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