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16 20:38:32

“你问我我问谁去,不是你开的车吗?要不你再闭着眼睛开一会儿?没准就出去了。”副驾驶对这种人已经无力吐槽,于是给司机出了一个馊主意。

“还是你了解我,走起!”司机觉得这个建议非常适合自己,当即发车离开,寻找有信号灯地方。

副驾驶只能为自己默哀,希望这次不要被坑的太惨。

他们合作多年,类似的经历已经数不过来了。

没有人明白这位司机闭着眼睛是怎么开车,只有司机自己知道,闭上眼睛之后,他好像可以自由自在穿梭。

前面是山是水都无关紧要,看山是山,不看山就能当它不存在。

只是方向就不好说了,他不敢保证自己开的是直线,凭感觉乱打方向盘。

从外面看过去,就是一辆漆黑的运输车,毫无顾忌的横冲直撞,时不时消失又出现了。

“小飞快跑!”

运输车里,林菲菲猛然惊醒,她做恶梦梦到柳家又要对付林小飞,这些日子实在是太担心了。

等她回过神,再一看,四周都是惊疑不定的眼神,被柳家用各种方法骗过来的小孩齐刷刷地看着她。

“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晕倒了?”

林菲菲的记忆还停留在柳竖成过来找她之时,她只记得柳竖成让她听话,然后什么也不知道了,看着身边突然多出来的这些小孩,她下意识的问道。

孩子们怯生生的,一个个往后退,他们最大的也不过十岁,见到陌生人问话,都有点怕怕的。

“姐姐,我们也不知道这是哪里。我们都是被坏人带过来的,只是比你先醒来而已。”一个胆子稍大的孩子回答了林菲菲的问题。

“我我我是被兔子骗过来的,兔子变成了一个怪叔叔,他把我关了起来。”一个可爱的小女孩,有些无辜的说道。

林菲菲听着有些莫名其妙,这些孩子看上去是被拐卖了,她怎么就和被拐卖的孩子们牵扯到一起了。

“我做了一个梦,醒了就找不到妈妈了,然后就有个坏人老是骂我,还要打我。”

“我听说有好吃的就跟着来了,好吃的呢?为什么现在都没看到?”

有人带头回答后,小孩子们,胆子渐渐变大了,开始讲述他们的来历。

林菲菲发现他们被关在一起的理由千奇百怪,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他们遇到了坏人。

可是她想不通为什么她也在这群小孩子里面,柳家做的?

“你们不要担心,我们肯定能够出去的,到时候不论好吃的,还是爸爸妈妈,都会有的。”

林菲菲安慰了孩子们,然后尝试打开运输车的门。

可惜,这些运输车在设计的时候,就已经考虑到了中途有人醒了会逃跑的情况,从里面无论如何也打不开。

即使她化身为剑,也不过是在上面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痕迹。

她不知车门的厚度到底如何,也不敢持续攻击。万一动静太大会惊动开车的,到时候想跑也跑不掉。

“他们到底是什么人,要把我们送到哪里去?”

林菲菲有太多的不解,柳竖成费那么大劲把自己弄回家,结果就是和一群小孩子丢在车上,她怎么想也想不通,这件事太不合理了。

其实想不通的,又何止他一个人。

林小飞追到最后终于停下了,他到现在也想不明白是哪里出了问题,他坐在那里冥思苦想,以他的速度完全没有道理追不到人。

这个时候,就连速度比他慢很多的刘富贵也追上了林小飞。

“人呢?”刘富贵大口喘气地问道,为了追林小飞他是拼尽了全力。

看到林小飞还活着,他其实心里很高兴,说明林小飞还不算和他们正式起冲突。

若是让他遇到了高级城市的人,发生争斗,那他们以后就完了。高级城市的人是不会给他们留下发展机会的。

“没有追到。”林小飞有些心不在焉地说道,过了这么久,他现在也已经冷静下来了。

既然是要带走,那肯定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刘富贵安慰道。

“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去找其他人问一下他们的目的地在什么地方。”

小飞想到就去做,又是一溜烟的功夫不见了,留下刘富贵一脸蒙圈。

“让人歇一会儿不行吗?真是的,累死了。”

刘富贵跟着林小飞过来,几乎没停过,异能消耗非常严重,换作平时他早就不干了。

无奈今后有求于人,只能强行打起精神,他当不成打手的时候,就准备当和事佬。

放电男他们原以为逃过一劫,在那里商量应付老大的对策。

“我看就说他自己突然跳出来找茬,被人抹脖子杀了,我们找其他的理由总是要解释一堆东西,到时候容易露馅,现在统一回答,他是脾气不好被人盯上了,时间上上午十点。”

“好,听你的,反正他确实是被抹了脖子,只不过是他盯上了别人,觉得人家好欺负。”

“就这么定了,咱们快走吧,一会儿跟不上老大还是要挨批。要是问那人长什么样,就实话实说。”放电男说道。

众人商议完毕,又重新出发,车队排成一列,极速前进。

几个小时后,车队领队大叫一声。

“你们看那人,又回来了。”

司机们开着车,又齐齐踩刹车,没想到半路又遇到了林小飞。

“不会是被老大收拾了一顿,找我们出气吧。”对讲系统里传出一人的声音道。

他们还不知道,他们的老大连自己的位置在哪也不清楚。

“喂喂,他真的冲我们来的,怎么办,要死了。”胆子比较小的司机,抓着头发,他感觉头皮发麻。

“都出来!”林小飞命令道。

众人只好乖乖出来,走到林小飞面前。

“我问你们答,谁要是说的慢了,我就给他一剑,和之前那位兄弟去做个伴。”林小飞说着,控制飞剑在他们的周围极速飞了一圈。

“好的,好的,您问!我们一定知无不言。”

司机们老老实实排成一队,感觉自己到倒了八辈子霉运,居然碰到这种人。

按照之前的经验,他们在普通城市,应该畅通无阻,横行无忌才对,可是碰到林小飞后,所有的经验都不管用了。

你这个使剑的太坏了,有问题早点问不就完了,非要回来吓唬他们一次,心脏都受不了了。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带走林菲菲?你们的老大是什么实力?”

“我们是司机啊……真的只是普通的司机。”

众人的回答完全一致。

“嗯?想清楚再回答!”林小飞脸色不悦的看着他们说道。

“你们觉得我很好骗?这样的回答就想敷衍我?”

“我们真的是司机,给我们老大打工的,只负责开车,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

“对对对,天地良心啊,我们没说谎,句句属实,如有虚言,天打雷劈。”

“我发誓!不知道林菲菲是谁。”

司机们一问三不知,林小飞如果不是有系统,他都怀疑这些人早就是训练好了,全部在说谎。

“那你们车开要到哪里去?这总该清楚吧,目的地都不知道你们当什么司机啊?”林小飞表现得很愤怒,让他们有些人直哆嗦。

“我我……们每每……次都是跟在后面开而已,老老……大从从……不告诉我们。”一人结结巴巴回答道,他的双腿不停地颤抖。

林小飞看了一眼其他人,他们纷纷认同了结巴的说法。

现这种情况是林小飞没有想到的,这一招也行不通的话,那他就只有在这里等着了,他们总得碰面。

只不过他是用偷袭灭了一个人吓唬住他们,然后因为放电男的能力被他克制,暂时唬弄住了这些人。

到时候被人发现了,他其实还很弱,那就危险了。

可是他现在只有等下去,林菲菲没有见到,他是不会离开的。虽然他明白这样做很危险,自己能不能逃掉还是两说,但是人他扔下不管只顾自己一个人,林小飞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司机们一个个眼巴巴望着林小飞,希望他早点离开,结果林小飞坐在那里开始打坐修炼。

空气中的灵气虽然稀薄,并不能为他提供多少能量,但这个时候,林小飞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一会儿说不定有一场恶斗,养精蓄锐总比一直消耗要强。

司机们这下绝望了,看林小飞的架势,一时半会儿是不会放他们离开的。

他们相互间用眼神交流,商量要不要趁着林小飞闭目养神的时候偷袭,把他干掉。

其中一人已经拿出了自己的匕首,正一步一步悄悄靠近林小飞。

其他人屏住呼吸,蹑手蹑脚,各自拿出自己的武器。

林小飞老神在在,似乎根本没有觉察他们的动作,可实际上,他的神识将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就在第一个行动的人挥动匕首刺向林小飞的时候,林小飞咳嗽了一声,吓得对方,又收回去。

众人的心跳感觉刚刚漏了一拍似的,一个个呆住了,这么好的机会错过了。

第三十章 一问三不知

“你问我我问谁去,不是你开的车吗?要不你再闭着眼睛开一会儿?没准就出去了。”副驾驶对这种人已经无力吐槽,于是给司机出了一个馊主意。

“还是你了解我,走起!”司机觉得这个建议非常适合自己,当即发车离开,寻找有信号灯地方。

副驾驶只能为自己默哀,希望这次不要被坑的太惨。

他们合作多年,类似的经历已经数不过来了。

没有人明白这位司机闭着眼睛是怎么开车,只有司机自己知道,闭上眼睛之后,他好像可以自由自在穿梭。

前面是山是水都无关紧要,看山是山,不看山就能当它不存在。

只是方向就不好说了,他不敢保证自己开的是直线,凭感觉乱打方向盘。

从外面看过去,就是一辆漆黑的运输车,毫无顾忌的横冲直撞,时不时消失又出现了。

“小飞快跑!”

运输车里,林菲菲猛然惊醒,她做恶梦梦到柳家又要对付林小飞,这些日子实在是太担心了。

等她回过神,再一看,四周都是惊疑不定的眼神,被柳家用各种方法骗过来的小孩齐刷刷地看着她。

“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晕倒了?”

林菲菲的记忆还停留在柳竖成过来找她之时,她只记得柳竖成让她听话,然后什么也不知道了,看着身边突然多出来的这些小孩,她下意识的问道。

孩子们怯生生的,一个个往后退,他们最大的也不过十岁,见到陌生人问话,都有点怕怕的。

“姐姐,我们也不知道这是哪里。我们都是被坏人带过来的,只是比你先醒来而已。”一个胆子稍大的孩子回答了林菲菲的问题。

“我我我是被兔子骗过来的,兔子变成了一个怪叔叔,他把我关了起来。”一个可爱的小女孩,有些无辜的说道。

林菲菲听着有些莫名其妙,这些孩子看上去是被拐卖了,她怎么就和被拐卖的孩子们牵扯到一起了。

“我做了一个梦,醒了就找不到妈妈了,然后就有个坏人老是骂我,还要打我。”

“我听说有好吃的就跟着来了,好吃的呢?为什么现在都没看到?”

有人带头回答后,小孩子们,胆子渐渐变大了,开始讲述他们的来历。

林菲菲发现他们被关在一起的理由千奇百怪,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他们遇到了坏人。

可是她想不通为什么她也在这群小孩子里面,柳家做的?

“你们不要担心,我们肯定能够出去的,到时候不论好吃的,还是爸爸妈妈,都会有的。”

林菲菲安慰了孩子们,然后尝试打开运输车的门。

可惜,这些运输车在设计的时候,就已经考虑到了中途有人醒了会逃跑的情况,从里面无论如何也打不开。

即使她化身为剑,也不过是在上面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痕迹。

她不知车门的厚度到底如何,也不敢持续攻击。万一动静太大会惊动开车的,到时候想跑也跑不掉。

“他们到底是什么人,要把我们送到哪里去?”

林菲菲有太多的不解,柳竖成费那么大劲把自己弄回家,结果就是和一群小孩子丢在车上,她怎么想也想不通,这件事太不合理了。

其实想不通的,又何止他一个人。

林小飞追到最后终于停下了,他到现在也想不明白是哪里出了问题,他坐在那里冥思苦想,以他的速度完全没有道理追不到人。

这个时候,就连速度比他慢很多的刘富贵也追上了林小飞。

“人呢?”刘富贵大口喘气地问道,为了追林小飞他是拼尽了全力。

看到林小飞还活着,他其实心里很高兴,说明林小飞还不算和他们正式起冲突。

若是让他遇到了高级城市的人,发生争斗,那他们以后就完了。高级城市的人是不会给他们留下发展机会的。

“没有追到。”林小飞有些心不在焉地说道,过了这么久,他现在也已经冷静下来了。

既然是要带走,那肯定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刘富贵安慰道。

“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去找其他人问一下他们的目的地在什么地方。”

小飞想到就去做,又是一溜烟的功夫不见了,留下刘富贵一脸蒙圈。

“让人歇一会儿不行吗?真是的,累死了。”

刘富贵跟着林小飞过来,几乎没停过,异能消耗非常严重,换作平时他早就不干了。

无奈今后有求于人,只能强行打起精神,他当不成打手的时候,就准备当和事佬。

放电男他们原以为逃过一劫,在那里商量应付老大的对策。

“我看就说他自己突然跳出来找茬,被人抹脖子杀了,我们找其他的理由总是要解释一堆东西,到时候容易露馅,现在统一回答,他是脾气不好被人盯上了,时间上上午十点。”

“好,听你的,反正他确实是被抹了脖子,只不过是他盯上了别人,觉得人家好欺负。”

“就这么定了,咱们快走吧,一会儿跟不上老大还是要挨批。要是问那人长什么样,就实话实说。”放电男说道。

众人商议完毕,又重新出发,车队排成一列,极速前进。

几个小时后,车队领队大叫一声。

“你们看那人,又回来了。”

司机们开着车,又齐齐踩刹车,没想到半路又遇到了林小飞。

“不会是被老大收拾了一顿,找我们出气吧。”对讲系统里传出一人的声音道。

他们还不知道,他们的老大连自己的位置在哪也不清楚。

“喂喂,他真的冲我们来的,怎么办,要死了。”胆子比较小的司机,抓着头发,他感觉头皮发麻。

“都出来!”林小飞命令道。

众人只好乖乖出来,走到林小飞面前。

“我问你们答,谁要是说的慢了,我就给他一剑,和之前那位兄弟去做个伴。”林小飞说着,控制飞剑在他们的周围极速飞了一圈。

“好的,好的,您问!我们一定知无不言。”

司机们老老实实排成一队,感觉自己到倒了八辈子霉运,居然碰到这种人。

按照之前的经验,他们在普通城市,应该畅通无阻,横行无忌才对,可是碰到林小飞后,所有的经验都不管用了。

你这个使剑的太坏了,有问题早点问不就完了,非要回来吓唬他们一次,心脏都受不了了。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带走林菲菲?你们的老大是什么实力?”

“我们是司机啊……真的只是普通的司机。”

众人的回答完全一致。

“嗯?想清楚再回答!”林小飞脸色不悦的看着他们说道。

“你们觉得我很好骗?这样的回答就想敷衍我?”

“我们真的是司机,给我们老大打工的,只负责开车,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

“对对对,天地良心啊,我们没说谎,句句属实,如有虚言,天打雷劈。”

“我发誓!不知道林菲菲是谁。”

司机们一问三不知,林小飞如果不是有系统,他都怀疑这些人早就是训练好了,全部在说谎。

“那你们车开要到哪里去?这总该清楚吧,目的地都不知道你们当什么司机啊?”林小飞表现得很愤怒,让他们有些人直哆嗦。

“我我……们每每……次都是跟在后面开而已,老老……大从从……不告诉我们。”一人结结巴巴回答道,他的双腿不停地颤抖。

林小飞看了一眼其他人,他们纷纷认同了结巴的说法。

现这种情况是林小飞没有想到的,这一招也行不通的话,那他就只有在这里等着了,他们总得碰面。

只不过他是用偷袭灭了一个人吓唬住他们,然后因为放电男的能力被他克制,暂时唬弄住了这些人。

到时候被人发现了,他其实还很弱,那就危险了。

可是他现在只有等下去,林菲菲没有见到,他是不会离开的。虽然他明白这样做很危险,自己能不能逃掉还是两说,但是人他扔下不管只顾自己一个人,林小飞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司机们一个个眼巴巴望着林小飞,希望他早点离开,结果林小飞坐在那里开始打坐修炼。

空气中的灵气虽然稀薄,并不能为他提供多少能量,但这个时候,林小飞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一会儿说不定有一场恶斗,养精蓄锐总比一直消耗要强。

司机们这下绝望了,看林小飞的架势,一时半会儿是不会放他们离开的。

他们相互间用眼神交流,商量要不要趁着林小飞闭目养神的时候偷袭,把他干掉。

其中一人已经拿出了自己的匕首,正一步一步悄悄靠近林小飞。

其他人屏住呼吸,蹑手蹑脚,各自拿出自己的武器。

林小飞老神在在,似乎根本没有觉察他们的动作,可实际上,他的神识将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就在第一个行动的人挥动匕首刺向林小飞的时候,林小飞咳嗽了一声,吓得对方,又收回去。

众人的心跳感觉刚刚漏了一拍似的,一个个呆住了,这么好的机会错过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