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3 08:30:00

“来!舅,尝尝,尝尝我这菜烧得怎么样?别得不敢说,绝对是饭店大厨水平。”

周洋这话并没有撒谎。

他的确非常擅长做菜,而且还真就是饭店大厨水平。

前一世,他们周家被薛家压挤,都到了连饭都要吃不上的地步。为此,他便只好辞去了矿上的工作,在附近饭馆里面找了份儿帮厨的活儿。

这之后,他一步步得变成了酒店的厨子。

当周洋一边炒菜,一边想起这些时,心里的恨意当时可就升腾了起来。

可在他的身旁,林惠却仍旧还是那副乐呵呵的模样。

她显然觉得自己很幸运,竟然能够找到这么好的一个女婿。

这甚至都让她有了那么点儿心意萌动的感觉。当她的目光再落到周洋的身上时,脸上的笑容跟以前相比甚至都不一样了。

“阿洋啊,最后这鱼我看着,你去跟你舅喝两口去。”

“别!妈,厨房里的活儿怎么能让您动手呢?还是我来吧。您看,我这动作多熟练,一看就知道没少在学校外面的小饭店里打过工。”

“是啊!雪儿能找到像你这样的男人真是她的福分。”

林惠对周洋的赞美,那是一点儿都不含糊。在说话的同时,她还把大拇指向前高挑了起来。

当周洋颠着大勺再向后退时,身后可就有那么点儿酥酥软软的感觉了。不过,他并没有将心思放在这事儿上,林惠当然也不会为此多说点儿什么。

“那你快一点儿!你舅妈和表妹等下也要来。”

“是吗?那好!我这就加速干。”

周洋并不记得薛雪表妹的事情。

对他来说,这显然是个意外。毕竟周海以前入赘薛家的时候,那地位可没有办法跟他同日而语,那就是块儿被薛家人踩在脚下的砖。谁要是看到他了,都可以上去碾两脚。

实际上,周洋前一世的时候,周海比他还能干。

可能干有什么用呢?你得会说!

这毕竟是入赘女人家,又不是守在自己的父母跟前。光会可劲干活、不会卖弄自己,那是屁用都没有。

“那你快点儿!我们可还都等着你呐。”

林惠低声言语了一句,转身就向着厨房的外面走去。

当她到了桌边时,看到薛雪跟林义本凑在一起说话,少不了又得数落薛雪两句,“你看你这丫头!这也就是阿洋宠着你、乐意入赘咱家,否则你可有的罪受。”

“妈,我在这儿什么都没干,陪着舅说说话,这也惹到你啦?那你要是真看我不顺眼,那我明天搬到矿上宿舍住吧,您就留在家里跟你的宝贝女婿一块儿过吧。”

“臭丫头,反了你了?”

林惠听薛雪把自己跟周洋往一块儿凑,虽然脸颊有点儿发烫,可嘴里却依旧还是说出了愤愤不平的话来,手更是挥舞了起来,做出了一副想要打人的模样来。

就在这时,房门外面传来啪啪的敲门声。

紧跟着,林义本的女儿林宝莹的呼喊声可就从外面传来,“二姨、姐!爸,你们快开门。”

“哎!来啦。”

薛雪听到门外的叫喊,那可就跟获得了大赦令一样。

她飞快得离席,而后就向着房门那边冲去。当她把房门打开时,林宝莹便大包小包得出现在她的面前。

“姐,新婚快乐呀!”

林宝莹是个漂亮大美女。

她的个子高高的,皮肤也白皙到都能看到里面的血管。

“快乐快乐!我可快乐了。”

别看周海没跟周洋提起过林宝莹的事情,可并不等于薛雪跟她之间的关系就很僵,相反的两姐妹当时的关系还很不错,甚至都已经超越了一般闺蜜。

为此,林宝莹当然明白薛雪招周洋入赘是因为啥,她方才开口说得那话自然也就当不得真了。

“哎呀!你们来就好了,怎么还买这么多东西?”

九十年代虽然已经不是物资匮乏的时期,可像林惠那种年龄的女人却都是从计划经济年代过来的人。她们在很多时候对物品看得比人都重要,这就跟现代人里有些人把钱看得很重要一样。

“不多!不多。”

林义本听到他二姐的话,脸上自然是一副得意的表情。

在那个年代去别人家里能大包小包得送许多东西,可是一件异常有面子的事情。

这跟如今这个年代,无论到谁的家里去,东西带上一小点儿,然后直接塞卡甩钱扫码可是两个概念。

“本来我想跟她们一块儿去商场的,可是她们不让!你弟妹说,我太胖走得慢,就让我先到家里来了。”

“对了!淑华呢?”

林惠一脸感激得望着林义本,就好像后者不把这些东西送来,她就买不起一样。

当林义本说到弟妹时,她更是一脸急切得将这问题给问了出来。

“我妈在楼下!还有些东西在车里没拿上来呢。”林宝莹回答得很痛快。

“雪儿,那你……”

“鱼来喽!别,妈,我去。”

周洋办事儿就是这么卡点儿!

在林惠发问之前,他就已经把鱼起锅盛出来了。

不过,他可没着急叫喊,而是默默得将它端到了手上。等到林惠把询问的话出口时,他才飞快得从厨房当中出来,就好像是赶早不如赶巧,刚好就把林惠的话给接住了一样。

“你看!你大姐夫多会来事儿?”

林义本虽然没跟林惠那样看重周洋,可后者总归是他二姐中意的人,为此他当然也就得给周洋留点儿情面了。这要是放到周洋前世,他在对待周海的时候,那可没有这般客气。

“哟!大姐夫,你是挺会做人的啊?那你就到楼下去呗。”

林宝莹说话的时候,薛雪在一旁冲她连挤眼、带使眼色的,显然是不想让她说出抬举周洋的话来。

林宝莹那可是个鬼灵精的女人,否则也不可能成为薛雪的闺蜜。

她留意到薛雪的眼神,当时可就明白了她的意思。为此,绵里藏针的话紧跟着可就从她的口中冒了出来。

“周洋,你看什么呢?你是不是看宝莹长得比我漂亮,这就打算着想要跳槽了?”

第七章 我很快乐

“来!舅,尝尝,尝尝我这菜烧得怎么样?别得不敢说,绝对是饭店大厨水平。”

周洋这话并没有撒谎。

他的确非常擅长做菜,而且还真就是饭店大厨水平。

前一世,他们周家被薛家压挤,都到了连饭都要吃不上的地步。为此,他便只好辞去了矿上的工作,在附近饭馆里面找了份儿帮厨的活儿。

这之后,他一步步得变成了酒店的厨子。

当周洋一边炒菜,一边想起这些时,心里的恨意当时可就升腾了起来。

可在他的身旁,林惠却仍旧还是那副乐呵呵的模样。

她显然觉得自己很幸运,竟然能够找到这么好的一个女婿。

这甚至都让她有了那么点儿心意萌动的感觉。当她的目光再落到周洋的身上时,脸上的笑容跟以前相比甚至都不一样了。

“阿洋啊,最后这鱼我看着,你去跟你舅喝两口去。”

“别!妈,厨房里的活儿怎么能让您动手呢?还是我来吧。您看,我这动作多熟练,一看就知道没少在学校外面的小饭店里打过工。”

“是啊!雪儿能找到像你这样的男人真是她的福分。”

林惠对周洋的赞美,那是一点儿都不含糊。在说话的同时,她还把大拇指向前高挑了起来。

当周洋颠着大勺再向后退时,身后可就有那么点儿酥酥软软的感觉了。不过,他并没有将心思放在这事儿上,林惠当然也不会为此多说点儿什么。

“那你快一点儿!你舅妈和表妹等下也要来。”

“是吗?那好!我这就加速干。”

周洋并不记得薛雪表妹的事情。

对他来说,这显然是个意外。毕竟周海以前入赘薛家的时候,那地位可没有办法跟他同日而语,那就是块儿被薛家人踩在脚下的砖。谁要是看到他了,都可以上去碾两脚。

实际上,周洋前一世的时候,周海比他还能干。

可能干有什么用呢?你得会说!

这毕竟是入赘女人家,又不是守在自己的父母跟前。光会可劲干活、不会卖弄自己,那是屁用都没有。

“那你快点儿!我们可还都等着你呐。”

林惠低声言语了一句,转身就向着厨房的外面走去。

当她到了桌边时,看到薛雪跟林义本凑在一起说话,少不了又得数落薛雪两句,“你看你这丫头!这也就是阿洋宠着你、乐意入赘咱家,否则你可有的罪受。”

“妈,我在这儿什么都没干,陪着舅说说话,这也惹到你啦?那你要是真看我不顺眼,那我明天搬到矿上宿舍住吧,您就留在家里跟你的宝贝女婿一块儿过吧。”

“臭丫头,反了你了?”

林惠听薛雪把自己跟周洋往一块儿凑,虽然脸颊有点儿发烫,可嘴里却依旧还是说出了愤愤不平的话来,手更是挥舞了起来,做出了一副想要打人的模样来。

就在这时,房门外面传来啪啪的敲门声。

紧跟着,林义本的女儿林宝莹的呼喊声可就从外面传来,“二姨、姐!爸,你们快开门。”

“哎!来啦。”

薛雪听到门外的叫喊,那可就跟获得了大赦令一样。

她飞快得离席,而后就向着房门那边冲去。当她把房门打开时,林宝莹便大包小包得出现在她的面前。

“姐,新婚快乐呀!”

林宝莹是个漂亮大美女。

她的个子高高的,皮肤也白皙到都能看到里面的血管。

“快乐快乐!我可快乐了。”

别看周海没跟周洋提起过林宝莹的事情,可并不等于薛雪跟她之间的关系就很僵,相反的两姐妹当时的关系还很不错,甚至都已经超越了一般闺蜜。

为此,林宝莹当然明白薛雪招周洋入赘是因为啥,她方才开口说得那话自然也就当不得真了。

“哎呀!你们来就好了,怎么还买这么多东西?”

九十年代虽然已经不是物资匮乏的时期,可像林惠那种年龄的女人却都是从计划经济年代过来的人。她们在很多时候对物品看得比人都重要,这就跟现代人里有些人把钱看得很重要一样。

“不多!不多。”

林义本听到他二姐的话,脸上自然是一副得意的表情。

在那个年代去别人家里能大包小包得送许多东西,可是一件异常有面子的事情。

这跟如今这个年代,无论到谁的家里去,东西带上一小点儿,然后直接塞卡甩钱扫码可是两个概念。

“本来我想跟她们一块儿去商场的,可是她们不让!你弟妹说,我太胖走得慢,就让我先到家里来了。”

“对了!淑华呢?”

林惠一脸感激得望着林义本,就好像后者不把这些东西送来,她就买不起一样。

当林义本说到弟妹时,她更是一脸急切得将这问题给问了出来。

“我妈在楼下!还有些东西在车里没拿上来呢。”林宝莹回答得很痛快。

“雪儿,那你……”

“鱼来喽!别,妈,我去。”

周洋办事儿就是这么卡点儿!

在林惠发问之前,他就已经把鱼起锅盛出来了。

不过,他可没着急叫喊,而是默默得将它端到了手上。等到林惠把询问的话出口时,他才飞快得从厨房当中出来,就好像是赶早不如赶巧,刚好就把林惠的话给接住了一样。

“你看!你大姐夫多会来事儿?”

林义本虽然没跟林惠那样看重周洋,可后者总归是他二姐中意的人,为此他当然也就得给周洋留点儿情面了。这要是放到周洋前世,他在对待周海的时候,那可没有这般客气。

“哟!大姐夫,你是挺会做人的啊?那你就到楼下去呗。”

林宝莹说话的时候,薛雪在一旁冲她连挤眼、带使眼色的,显然是不想让她说出抬举周洋的话来。

林宝莹那可是个鬼灵精的女人,否则也不可能成为薛雪的闺蜜。

她留意到薛雪的眼神,当时可就明白了她的意思。为此,绵里藏针的话紧跟着可就从她的口中冒了出来。

“周洋,你看什么呢?你是不是看宝莹长得比我漂亮,这就打算着想要跳槽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