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3 13:05:06

赵家厂房是白岩区最后一块未开发的商业用地。

当初多少开发商,为了这块地打的头破血流,最后‘铂龙集团’靠着雄厚财力一锤定音,怎么可能随便放弃。

这节骨眼,一个声音响起。

“他没说错,赵家厂房的开发项目已经全面终止。”

咖啡厅里不知何多了一个中年男人,浓眉大眼,国字脸,颇有气势。

此地,位于商业地段,写字楼林立,来这谈事的商业精英不在少数,已经有人认出了中年男人。

“林博远!”

“谁?”

“铂龙集团下属,铂龙建筑工程公司项目开发部总经理,林博远!”

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林博远径直走到赵凌云面前。

看着满脸是血的赵凌云,眼神闪过一抹鄙夷。

“因赵家厂房失去开发价值,项目终止。”

“什么?”赵凌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你胡说八道,赵家厂房怎么可能失去价值?”

林博远冷哼一声:“赵家厂房已经被划为禁止开发区域,换言之,这片土地谁也动不了。”

赵凌云双目无神,直接瘫坐在地上。

上面一道命令,价值几十亿的土地,瞬间一文不值……

老房子的补偿款,早已经被赵凌云挥霍的所剩无几。

咖啡厅一片死寂。

赵凌云想起什么,宛如抓住救命稻草。

“倩倩,把彩礼退给我。”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崔倩倩也有点蒙。

陆丰嘴角上扬,微笑道:“借你钱的人是我丈母娘,你找错人了吧?呵呵,她已经去售楼处买房去了。”

说话间,陆丰把刚才的二百块钱拿了出来,随手放在赵凌云面前:“这是我个人支付你的医药费。”

赵凌云双眼充血,恨不得将陆丰生吞活剥,但是为了把彩礼钱追回来,只能先去找王淑珍。

望着赵凌云匆匆而去的背影,崔倩倩像是做梦一样。

“老公,对不起,我没有抗住压力……”崔倩倩满脸歉意,想要道歉,却被陆丰摇头打断。

“傻丫头,跟我还说这些。”陆丰顺手把崔倩倩抱进怀里。

被陆丰毫无条件的理解包容,崔倩倩破涕为笑,幸福之色跃然脸上。

众人一脸懵逼。

不知道该感叹陆丰走了狗屎运,还是赵凌云倒霉催的。

这节骨眼上。

众目睽睽。

林博远,灵山市响当当的人物,迈步走到崔倩倩面前,深深鞠了一躬,语气毕恭毕敬:“崔小姐,以后赵凌云那个瘪三,再敢骚扰您,按照名片上的电话打给我就行。”林博远双手奉上名片。

等崔倩倩回过神的时候,林博远早已离开。

与此同时,陆丰的手机接到一条信息,正是林博远发来的:“少爷,我演的不错吧?”

“仅次于我。”陆丰轻描淡写的回了一句。

“少爷,你无耻的样子,颇有老爷年轻时的风范。”

崔倩倩挠了挠脑袋,满脸疑惑。

周围的吃瓜群众,已经炸开了锅。

“崔倩倩该不会是铂龙集团董事长的私生女吧?难怪赵凌云这么惨,分明是惹了不该惹的人!”

“要我看,崔倩倩根本就是隐藏身份的超级白富美!”

“将赵家厂房划入禁止开发区域,可是集团下的令,难道崔倩倩和集团上层有关系?”

一时间,众说纷纭,四面八方射来的视线,尽是炙热和崇拜。

陆丰牵着崔倩倩的手,往外走时,身后又是一阵哀嚎。

“陆丰这个废物,上辈子究竟积了什么德,居然能娶到崔倩倩。”

“要不是崔倩倩,估计陆丰早就被赵凌云整死了。”

“难怪陆丰敢那么放肆,原来是有崔倩倩在背后撑腰。邪了门了,崔倩倩怎么会爱上这种窝囊废?”

众人有多崇拜崔倩倩,就有多鄙视陆丰。

这回,软饭王的头衔,算是彻底坐实了。

陆丰却满不在乎,甚至一脸骄傲。

只要崔倩倩能开心,怎么都行。

刚才动手的时候,张铁旧伤复发,冒着被护士长问候祖宗十八代的风险,继续回去住院。

见时候不早,陆丰也就带着崔倩倩回家了。

第二天一大早,崔倩倩就接到了公司人事电话,说是因为崔倩倩对公司有重大贡献,破格提拔崔倩倩当小组长,月薪翻倍。

崔倩倩坐在客厅沙发上,托着下巴想了半天,愣是没想明白,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贡献。

陆丰刚从洗手间里走出来,被崔倩倩一把按在沙发上。

刚才的事一说,眼巴巴道:“老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见崔倩倩惶恐不安,陆丰实在是过意不去。

一拍大腿,严肃道:“是不是你妈和林博远有一腿?”

“去你的!你妈才和林博远有一腿。”

崔倩倩在陆丰大腿上狠狠掐了一下,疼的陆丰直呲牙。

正闹呢,冷不丁传来一阵砸门声。

谁啊!这大清早的。

陆丰刚走到门口,外面就传来了王淑珍的怒吼。

“陆丰,你给我开门,我儿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之后的一分钟,王淑珍亲切问候了陆丰的祖宗十八代,而且不带重样。

不愧是退休人民教师,就是有文化。

“陆丰,你赶紧开门,我弟弟可能出事儿了。”崔倩倩忧心忡忡的催促。

开门的瞬间,王淑珍犹如猛虎一般扑了进来,先是对着陆丰破口大骂,紧接着瘫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陆丰,我崔家上辈子是欠你的嘛,你个挨千刀的。”

大早上就被问候家人,我招谁惹谁了?

陆丰一脸郁闷:“妈,到底怎么了?”

“妈,你别光顾着,快说到底怎么回事。”崔倩倩也迎了上来。

王淑珍哭的都快抽抽了,不像是演的:“崔强……崔强被人给绑了,天黑之前筹集一千万赎金,不然就撕票。”

“啊?一千万?”陆丰惊为天人:“崔强哪值这么多钱?”

“你说什么!”王淑珍目露凶光。

“陆丰,你就少说两句吧。”崔倩倩连忙扶起王淑珍:“妈,还等什么,赶紧先报警吧。”

“呜呜呜,绑匪说了,报警就撕票。”

第5章 你破产了

赵家厂房是白岩区最后一块未开发的商业用地。

当初多少开发商,为了这块地打的头破血流,最后‘铂龙集团’靠着雄厚财力一锤定音,怎么可能随便放弃。

这节骨眼,一个声音响起。

“他没说错,赵家厂房的开发项目已经全面终止。”

咖啡厅里不知何多了一个中年男人,浓眉大眼,国字脸,颇有气势。

此地,位于商业地段,写字楼林立,来这谈事的商业精英不在少数,已经有人认出了中年男人。

“林博远!”

“谁?”

“铂龙集团下属,铂龙建筑工程公司项目开发部总经理,林博远!”

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林博远径直走到赵凌云面前。

看着满脸是血的赵凌云,眼神闪过一抹鄙夷。

“因赵家厂房失去开发价值,项目终止。”

“什么?”赵凌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你胡说八道,赵家厂房怎么可能失去价值?”

林博远冷哼一声:“赵家厂房已经被划为禁止开发区域,换言之,这片土地谁也动不了。”

赵凌云双目无神,直接瘫坐在地上。

上面一道命令,价值几十亿的土地,瞬间一文不值……

老房子的补偿款,早已经被赵凌云挥霍的所剩无几。

咖啡厅一片死寂。

赵凌云想起什么,宛如抓住救命稻草。

“倩倩,把彩礼退给我。”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崔倩倩也有点蒙。

陆丰嘴角上扬,微笑道:“借你钱的人是我丈母娘,你找错人了吧?呵呵,她已经去售楼处买房去了。”

说话间,陆丰把刚才的二百块钱拿了出来,随手放在赵凌云面前:“这是我个人支付你的医药费。”

赵凌云双眼充血,恨不得将陆丰生吞活剥,但是为了把彩礼钱追回来,只能先去找王淑珍。

望着赵凌云匆匆而去的背影,崔倩倩像是做梦一样。

“老公,对不起,我没有抗住压力……”崔倩倩满脸歉意,想要道歉,却被陆丰摇头打断。

“傻丫头,跟我还说这些。”陆丰顺手把崔倩倩抱进怀里。

被陆丰毫无条件的理解包容,崔倩倩破涕为笑,幸福之色跃然脸上。

众人一脸懵逼。

不知道该感叹陆丰走了狗屎运,还是赵凌云倒霉催的。

这节骨眼上。

众目睽睽。

林博远,灵山市响当当的人物,迈步走到崔倩倩面前,深深鞠了一躬,语气毕恭毕敬:“崔小姐,以后赵凌云那个瘪三,再敢骚扰您,按照名片上的电话打给我就行。”林博远双手奉上名片。

等崔倩倩回过神的时候,林博远早已离开。

与此同时,陆丰的手机接到一条信息,正是林博远发来的:“少爷,我演的不错吧?”

“仅次于我。”陆丰轻描淡写的回了一句。

“少爷,你无耻的样子,颇有老爷年轻时的风范。”

崔倩倩挠了挠脑袋,满脸疑惑。

周围的吃瓜群众,已经炸开了锅。

“崔倩倩该不会是铂龙集团董事长的私生女吧?难怪赵凌云这么惨,分明是惹了不该惹的人!”

“要我看,崔倩倩根本就是隐藏身份的超级白富美!”

“将赵家厂房划入禁止开发区域,可是集团下的令,难道崔倩倩和集团上层有关系?”

一时间,众说纷纭,四面八方射来的视线,尽是炙热和崇拜。

陆丰牵着崔倩倩的手,往外走时,身后又是一阵哀嚎。

“陆丰这个废物,上辈子究竟积了什么德,居然能娶到崔倩倩。”

“要不是崔倩倩,估计陆丰早就被赵凌云整死了。”

“难怪陆丰敢那么放肆,原来是有崔倩倩在背后撑腰。邪了门了,崔倩倩怎么会爱上这种窝囊废?”

众人有多崇拜崔倩倩,就有多鄙视陆丰。

这回,软饭王的头衔,算是彻底坐实了。

陆丰却满不在乎,甚至一脸骄傲。

只要崔倩倩能开心,怎么都行。

刚才动手的时候,张铁旧伤复发,冒着被护士长问候祖宗十八代的风险,继续回去住院。

见时候不早,陆丰也就带着崔倩倩回家了。

第二天一大早,崔倩倩就接到了公司人事电话,说是因为崔倩倩对公司有重大贡献,破格提拔崔倩倩当小组长,月薪翻倍。

崔倩倩坐在客厅沙发上,托着下巴想了半天,愣是没想明白,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贡献。

陆丰刚从洗手间里走出来,被崔倩倩一把按在沙发上。

刚才的事一说,眼巴巴道:“老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见崔倩倩惶恐不安,陆丰实在是过意不去。

一拍大腿,严肃道:“是不是你妈和林博远有一腿?”

“去你的!你妈才和林博远有一腿。”

崔倩倩在陆丰大腿上狠狠掐了一下,疼的陆丰直呲牙。

正闹呢,冷不丁传来一阵砸门声。

谁啊!这大清早的。

陆丰刚走到门口,外面就传来了王淑珍的怒吼。

“陆丰,你给我开门,我儿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之后的一分钟,王淑珍亲切问候了陆丰的祖宗十八代,而且不带重样。

不愧是退休人民教师,就是有文化。

“陆丰,你赶紧开门,我弟弟可能出事儿了。”崔倩倩忧心忡忡的催促。

开门的瞬间,王淑珍犹如猛虎一般扑了进来,先是对着陆丰破口大骂,紧接着瘫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陆丰,我崔家上辈子是欠你的嘛,你个挨千刀的。”

大早上就被问候家人,我招谁惹谁了?

陆丰一脸郁闷:“妈,到底怎么了?”

“妈,你别光顾着,快说到底怎么回事。”崔倩倩也迎了上来。

王淑珍哭的都快抽抽了,不像是演的:“崔强……崔强被人给绑了,天黑之前筹集一千万赎金,不然就撕票。”

“啊?一千万?”陆丰惊为天人:“崔强哪值这么多钱?”

“你说什么!”王淑珍目露凶光。

“陆丰,你就少说两句吧。”崔倩倩连忙扶起王淑珍:“妈,还等什么,赶紧先报警吧。”

“呜呜呜,绑匪说了,报警就撕票。”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