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3 11:07:14

显然这是陈瑶也的声音。

“叔叔想问一句,你就这么讨厌这个陆小川吗?叔叔其实觉得他人挺不错的。”王长寿反倒是想劝劝陈瑶也。

“嗯,很讨厌,讨厌到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选他的,所以你一定要劝劝我爸妈。”陈瑶很干脆的说道。

听着自己曾经喜欢过的女神背地里这么说自己,陆小川倒是也不难受,毕竟喜欢她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了,现在的他才不会在意陈瑶也对自己是什么态度呢。

苦笑一声后,陆小川走了进去:“不用劝了!”

回头一看,陆小川居然出现在身后,陈瑶也瞬间有些慌,她倒不是怕陆小川,只是觉得背后说人坏话被抓现行太尴尬了。

不过马上她就怒瞪陆小川:“好你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疯了是吧?当初给我表白被拒心里不舒服是吧?所以就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想要入赘到我家当倒插门?想吃软饭当小白脸吗,我给你说你别做梦了,我是死也不会同意的。”

显然陈瑶也并不了情事情的真相,她以为是陆家主动提的这门亲。

旁边的王长寿这时候倒是眼睛放亮心里窃喜:

听陈瑶也这话,陆小川还追求过她呢?那这样看来两人还是挺有缘的嘛,只要陆小川紧追不放,那未来这门亲事就有希望。

“啧啧!”陆小川倒是也不急,先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旁边的桌上,跟王长寿打过招呼后,他笑看着陈瑶也:“首先,这件婚事是你家里主动提的,其次,我压根不想入赘你家,别说入赘了,就是娶你我都不乐意。”

“你……”陈瑶也觉得荒诞可笑:“你脑子坏掉了吧?我家主动跟你家提亲?你家不过是个臭养猪的我家还高攀你家不成?还说什么娶我都不乐意?那你给我写表白信干什么?你这人真是太搞笑了!”

王长寿怕等下陆小川把话说太明白会让陈瑶也难堪,这时赶紧打断两人争吵:“好了好了,小也,你先回家去,你爸那我会想办法劝他的。”

“那我先谢谢叔叔了。”说完这话后,陈瑶也冲陆小川翻了个白眼:“臭养猪的!臭癞蛤蟆!诅咒你这辈子都娶不到媳妇!”

本来还想再埋汰陈瑶也几句,但陆小川最终还是放弃了。

跟一个小丫头较什么劲呢,反正她迟早会知道真相,到时候自然会打她脸,再说了,自己今天来可是有正事要谈的。

“小老弟,你今天拿这些好东西过来,怕是来谢我呢吧?”王长寿指了指桌上的烟酒问。

“这话怎么说?”

“你可知道,你家跟陈家这个缘分,可是我牵线的啊,上次跟你谈成那一桩买卖后,我就觉得你小子不简单,未来那是要成大事的人,而陈南海没有儿子,想给大女儿招个上门女婿,于是我就推荐了你,我寻思这是你爸让你来谢我呢吧?”

陆小川这才明白,原来自家能和陈家签上线,是王长寿在搭桥引线。

“那我怕是要让你失望了,我不会入赘到她家的。”

“啊?你刚给她说的都是真心话啊?我还以为你是说反话气她呢。”

“那倒没有,都是真心话。”

王长寿苦笑一声:

也是,这小子既然不是一般人,那他肯定有鸿鹄之志,这样的人不愿意做别人家的上门女婿倒是也能理解。

“那如果不让入赘,而是让你娶她你愿意么?我看她刚说你之前追求过她?”王长寿此时仍然希望两家能凑成这门亲事,不管是入赘也好,正常结婚也罢。

“以前倒是喜欢过她,现在不了,现在我可不愿意娶她,至于我爸妈那边也已经后悔了,回头那钱他们会送还回去的。”

“你爸妈这边也要悔婚了?”王长寿这下更惊讶了。

当初王长寿夫妇两拿那一百万的时候,两眼珠子都放光了,显然都是爱财如命的人。

让他们把吃掉的一百万再吐出来,他们能愿意吗?

“那不然呢,就算我爸妈和我都同意,陈瑶也这关你们也过不了,就不怕她一激动闹自杀嘛?这种事急不得,就算她爸想招个上门女婿,那也要慢慢来,我觉得你现在最要紧的,还是先劝劝她爸吧,不然回头父女两心生嫌隙,她这一去大学在外地呆几年,问题就更麻烦了!”

“你说的对,这事确实急不得,也怪我之前糊涂了,不劝他就罢了,还跟他同流合污,哈哈!”王长寿摇头笑道,同时用那种欣赏的眼光打量起陆小川:

真是没看错这孩子,年纪不大,事情倒看的门清。

“不过我可得提醒你下啊,你爸妈要是悔婚,我觉得陈南海那边肯定不会乖乖同意的,估计你们两家要起什么冲突的,不过这件事也有我的责任,毕竟是我介绍的,我会在中间好好劝说的。”

“那就谢谢了,我今天来找你,其实是有件事想请你帮忙的。”

“哦?什么忙?”

“我爸想做钢材生意,但是他没什么人脉和关系,我知道你肯定认识很多本地有头有脸的人物,希望你能引荐一下。”

“钢材生意?”王长寿心里犯起了嘀咕:

虽然和陆卫国接触不多,但能明显的感觉出来,他这人根本就不是做大生意的料,想做钢材生意,那更是得需要雷厉风行的性格和独到的眼光,他陆卫国要是做这个,那岂不是要赔死啊!

“人我倒是认识不少,而且我也愿意帮你这个忙,不过我感觉你爸应该不适合做钢材生意吧?”

陆小川给王长寿竖起一个大拇指:“好眼光啊,这都能被你看出来,你放心吧,表面上是我爸在做,实际上暗地里我都会指点他的。”

“你来指点的话我还真放心,就是你马上就要去上大学了吧?到时候有精力来照顾你爸这边?”

“上大学不过就是混个毕业证,我不会每天都泡在学校里的,大部分的时间还是用来创业,我爸这边我也会经常给他打电话提点他的,只要大方向上我把控好了,他不会赔钱的。”对于怎么培养老爸赚钱,陆小川心里很有信心。

“真是厉害!我看你也就刚刚十八岁吧,这么小的年纪思想这么老道,我真是佩服你啊,你放心,这个忙我帮了!”

“那真是谢谢你了,回头有好的合作项目你要是感兴趣的话,咱们可以一起来做,收益绝对会包你满意的。”说着,陆小川掏出手机:“刚买了部手机,咱们可以留个电话方便联系。”

“好好!”

留过电话后,陆小川也没和王长寿多聊就走了,他走后,王长寿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反正他是怎么也想不通,陆小川这小小的年纪,是怎么能变得这么成熟老道的?

难道他这样的人就是传说中的商界奇才?

掏出手机后,王长寿给陈南海打过去电话。

“兄弟啊,实在对不住了,我给你打电话是想劝劝你,别让陆小川入赘到你们家了。”

“为啥啊,这小子有问题吗?”

“不!恰恰是他太优秀了,所以人家不可能入赘到你们家,你听我一句劝,招上门女婿的事咱们慢慢来,先把陆家这边推掉吧,也好让小也那边安心去上学。”

一听王长寿这话,陈南海不高兴了。

他还真没看出来陆小川有什么优秀的地方,就算是优秀,难道自家女儿不优秀吗?配不上他吗?

而且他爸妈那两个财迷都收了自己钱了,难道就这样推掉?

如果是自家反悔了推掉也就算了,他们家要是反悔了,那自己这面子往哪搁?

“你晚上有空没,刚好方镖晚上请客,到时候仔细说这事吧。”

挂了电话后,陈南海点着烟深深吸了一口,随即眼睛眯了起来……

之后几天,经过王长寿的介绍,陆卫国倒是认识了几个做钢材生意的大老板,互相认识后,陆卫国在儿子的建议下花30万先建了个简易的厂房,完事囤积了120万的钢材。

剩下的事那就简单多了,等着涨价时出手。

这边事情搞妥后,对陆小川来说,就剩下两件事情要去准备了。

一件是给陈南海家退那一百万。

另一件就是上大学。

这个大学到底去不去上,陆小川其实也是犹豫过的。

他觉得以他自己的能力,直接去社会创业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但关键的地方在于他没有信得过的创业伙伴。

当初他公司能做大,身边有很多都是自己的大学同学,如果不去上这个大学,自然不会认识这些人。

最重要的是,大学里有他一直惦记着且最终让他很遗憾的女人,经过考虑他还是决定去上大学,反正创业和上学也不起什么冲突。

录取通知书拿到后,陆小川找了个时间,由王长寿当中间人安排了一顿饭局,打算请陈南海夫妇吃饭,聊聊退钱的事。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陈瑶也居然也来了。

其实陈瑶也本来是不打算来的,但是她听说陆小川想要退婚时,高兴的同时也觉得这是一种耻辱。

就算退婚也要自己来提,怎么能让陆小川来提呢?

而且上次她从王长寿店里回家后,就问了爸妈是谁家主动提的婚事,得到答案后她更是羞的面红耳赤,今天既然对方想悔婚,而且之前还拿了自家一百万的彩礼钱,她觉得可以拿这钱做事情,好好羞辱羞辱陆小川。

“我听我爸说,这钱是陈叔叔之前借给他的?”饭局上,陆小川先发制人的问道。

第4章 退礼钱

显然这是陈瑶也的声音。

“叔叔想问一句,你就这么讨厌这个陆小川吗?叔叔其实觉得他人挺不错的。”王长寿反倒是想劝劝陈瑶也。

“嗯,很讨厌,讨厌到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选他的,所以你一定要劝劝我爸妈。”陈瑶很干脆的说道。

听着自己曾经喜欢过的女神背地里这么说自己,陆小川倒是也不难受,毕竟喜欢她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了,现在的他才不会在意陈瑶也对自己是什么态度呢。

苦笑一声后,陆小川走了进去:“不用劝了!”

回头一看,陆小川居然出现在身后,陈瑶也瞬间有些慌,她倒不是怕陆小川,只是觉得背后说人坏话被抓现行太尴尬了。

不过马上她就怒瞪陆小川:“好你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疯了是吧?当初给我表白被拒心里不舒服是吧?所以就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想要入赘到我家当倒插门?想吃软饭当小白脸吗,我给你说你别做梦了,我是死也不会同意的。”

显然陈瑶也并不了情事情的真相,她以为是陆家主动提的这门亲。

旁边的王长寿这时候倒是眼睛放亮心里窃喜:

听陈瑶也这话,陆小川还追求过她呢?那这样看来两人还是挺有缘的嘛,只要陆小川紧追不放,那未来这门亲事就有希望。

“啧啧!”陆小川倒是也不急,先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旁边的桌上,跟王长寿打过招呼后,他笑看着陈瑶也:“首先,这件婚事是你家里主动提的,其次,我压根不想入赘你家,别说入赘了,就是娶你我都不乐意。”

“你……”陈瑶也觉得荒诞可笑:“你脑子坏掉了吧?我家主动跟你家提亲?你家不过是个臭养猪的我家还高攀你家不成?还说什么娶我都不乐意?那你给我写表白信干什么?你这人真是太搞笑了!”

王长寿怕等下陆小川把话说太明白会让陈瑶也难堪,这时赶紧打断两人争吵:“好了好了,小也,你先回家去,你爸那我会想办法劝他的。”

“那我先谢谢叔叔了。”说完这话后,陈瑶也冲陆小川翻了个白眼:“臭养猪的!臭癞蛤蟆!诅咒你这辈子都娶不到媳妇!”

本来还想再埋汰陈瑶也几句,但陆小川最终还是放弃了。

跟一个小丫头较什么劲呢,反正她迟早会知道真相,到时候自然会打她脸,再说了,自己今天来可是有正事要谈的。

“小老弟,你今天拿这些好东西过来,怕是来谢我呢吧?”王长寿指了指桌上的烟酒问。

“这话怎么说?”

“你可知道,你家跟陈家这个缘分,可是我牵线的啊,上次跟你谈成那一桩买卖后,我就觉得你小子不简单,未来那是要成大事的人,而陈南海没有儿子,想给大女儿招个上门女婿,于是我就推荐了你,我寻思这是你爸让你来谢我呢吧?”

陆小川这才明白,原来自家能和陈家签上线,是王长寿在搭桥引线。

“那我怕是要让你失望了,我不会入赘到她家的。”

“啊?你刚给她说的都是真心话啊?我还以为你是说反话气她呢。”

“那倒没有,都是真心话。”

王长寿苦笑一声:

也是,这小子既然不是一般人,那他肯定有鸿鹄之志,这样的人不愿意做别人家的上门女婿倒是也能理解。

“那如果不让入赘,而是让你娶她你愿意么?我看她刚说你之前追求过她?”王长寿此时仍然希望两家能凑成这门亲事,不管是入赘也好,正常结婚也罢。

“以前倒是喜欢过她,现在不了,现在我可不愿意娶她,至于我爸妈那边也已经后悔了,回头那钱他们会送还回去的。”

“你爸妈这边也要悔婚了?”王长寿这下更惊讶了。

当初王长寿夫妇两拿那一百万的时候,两眼珠子都放光了,显然都是爱财如命的人。

让他们把吃掉的一百万再吐出来,他们能愿意吗?

“那不然呢,就算我爸妈和我都同意,陈瑶也这关你们也过不了,就不怕她一激动闹自杀嘛?这种事急不得,就算她爸想招个上门女婿,那也要慢慢来,我觉得你现在最要紧的,还是先劝劝她爸吧,不然回头父女两心生嫌隙,她这一去大学在外地呆几年,问题就更麻烦了!”

“你说的对,这事确实急不得,也怪我之前糊涂了,不劝他就罢了,还跟他同流合污,哈哈!”王长寿摇头笑道,同时用那种欣赏的眼光打量起陆小川:

真是没看错这孩子,年纪不大,事情倒看的门清。

“不过我可得提醒你下啊,你爸妈要是悔婚,我觉得陈南海那边肯定不会乖乖同意的,估计你们两家要起什么冲突的,不过这件事也有我的责任,毕竟是我介绍的,我会在中间好好劝说的。”

“那就谢谢了,我今天来找你,其实是有件事想请你帮忙的。”

“哦?什么忙?”

“我爸想做钢材生意,但是他没什么人脉和关系,我知道你肯定认识很多本地有头有脸的人物,希望你能引荐一下。”

“钢材生意?”王长寿心里犯起了嘀咕:

虽然和陆卫国接触不多,但能明显的感觉出来,他这人根本就不是做大生意的料,想做钢材生意,那更是得需要雷厉风行的性格和独到的眼光,他陆卫国要是做这个,那岂不是要赔死啊!

“人我倒是认识不少,而且我也愿意帮你这个忙,不过我感觉你爸应该不适合做钢材生意吧?”

陆小川给王长寿竖起一个大拇指:“好眼光啊,这都能被你看出来,你放心吧,表面上是我爸在做,实际上暗地里我都会指点他的。”

“你来指点的话我还真放心,就是你马上就要去上大学了吧?到时候有精力来照顾你爸这边?”

“上大学不过就是混个毕业证,我不会每天都泡在学校里的,大部分的时间还是用来创业,我爸这边我也会经常给他打电话提点他的,只要大方向上我把控好了,他不会赔钱的。”对于怎么培养老爸赚钱,陆小川心里很有信心。

“真是厉害!我看你也就刚刚十八岁吧,这么小的年纪思想这么老道,我真是佩服你啊,你放心,这个忙我帮了!”

“那真是谢谢你了,回头有好的合作项目你要是感兴趣的话,咱们可以一起来做,收益绝对会包你满意的。”说着,陆小川掏出手机:“刚买了部手机,咱们可以留个电话方便联系。”

“好好!”

留过电话后,陆小川也没和王长寿多聊就走了,他走后,王长寿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反正他是怎么也想不通,陆小川这小小的年纪,是怎么能变得这么成熟老道的?

难道他这样的人就是传说中的商界奇才?

掏出手机后,王长寿给陈南海打过去电话。

“兄弟啊,实在对不住了,我给你打电话是想劝劝你,别让陆小川入赘到你们家了。”

“为啥啊,这小子有问题吗?”

“不!恰恰是他太优秀了,所以人家不可能入赘到你们家,你听我一句劝,招上门女婿的事咱们慢慢来,先把陆家这边推掉吧,也好让小也那边安心去上学。”

一听王长寿这话,陈南海不高兴了。

他还真没看出来陆小川有什么优秀的地方,就算是优秀,难道自家女儿不优秀吗?配不上他吗?

而且他爸妈那两个财迷都收了自己钱了,难道就这样推掉?

如果是自家反悔了推掉也就算了,他们家要是反悔了,那自己这面子往哪搁?

“你晚上有空没,刚好方镖晚上请客,到时候仔细说这事吧。”

挂了电话后,陈南海点着烟深深吸了一口,随即眼睛眯了起来……

之后几天,经过王长寿的介绍,陆卫国倒是认识了几个做钢材生意的大老板,互相认识后,陆卫国在儿子的建议下花30万先建了个简易的厂房,完事囤积了120万的钢材。

剩下的事那就简单多了,等着涨价时出手。

这边事情搞妥后,对陆小川来说,就剩下两件事情要去准备了。

一件是给陈南海家退那一百万。

另一件就是上大学。

这个大学到底去不去上,陆小川其实也是犹豫过的。

他觉得以他自己的能力,直接去社会创业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但关键的地方在于他没有信得过的创业伙伴。

当初他公司能做大,身边有很多都是自己的大学同学,如果不去上这个大学,自然不会认识这些人。

最重要的是,大学里有他一直惦记着且最终让他很遗憾的女人,经过考虑他还是决定去上大学,反正创业和上学也不起什么冲突。

录取通知书拿到后,陆小川找了个时间,由王长寿当中间人安排了一顿饭局,打算请陈南海夫妇吃饭,聊聊退钱的事。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陈瑶也居然也来了。

其实陈瑶也本来是不打算来的,但是她听说陆小川想要退婚时,高兴的同时也觉得这是一种耻辱。

就算退婚也要自己来提,怎么能让陆小川来提呢?

而且上次她从王长寿店里回家后,就问了爸妈是谁家主动提的婚事,得到答案后她更是羞的面红耳赤,今天既然对方想悔婚,而且之前还拿了自家一百万的彩礼钱,她觉得可以拿这钱做事情,好好羞辱羞辱陆小川。

“我听我爸说,这钱是陈叔叔之前借给他的?”饭局上,陆小川先发制人的问道。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