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4 23:52:40

桀~

尸婴被压的趴在地上,惊愕的发出一声尖叫,四只手掌拼命撑着地,想要将它的身子撑起来,可是撑到一半的时候,再次砰的一声,被压了下去。

身子再次被压下来,仍旧不死心,再次支撑着身子在身子想要将它身子支撑起来,可是依旧未能如愿,漂浮在半空中的那一枚鬼钱,就好比压在让尸婴身上的一座大山,无论尸婴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起身。

看着不断挣扎的尸婴,我的身形快速往前撩动,在撩到尸婴跟前的时候,我的身子纵身一跃,纵身跳起三米多高。

而就在此时,我纵身一跃,身子轻盈的落在了漂浮在半空中的鬼钱上面,而鬼钱似乎感觉到我的重力,晃了一晃,便重新稳住。

砰~

随着我纵身跃上鬼钱,原本想要挣扎着爬起来的尸婴,再次被我压在了地上,而且这一次尸婴的整个身体都陷进了泥土中了。

“我去,怎么回事!”

原本还胜券在握的厉无常,看见我露出这一手,也是惊愕的伸长了脖子,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情况。

“你对我们鬼谷一脉也了解一些,你应该也知道我们鬼谷派的鬼谷十七钱吧~!”

我单脚踩在鬼钱之上,缓缓扭过头对着厉无常说道,说话间,我的手掌在虚空中一按了一下,口中再次暴喝一声:

“燃~”

随着我的这一生暴喝,我鬼钱和地面中间位置出现一滴雷火苗,火苗逐渐延伸,短短一瞬间,就从上蔓延之下,形成一道火柱,正好将尸婴照笼罩在雷火之中。

桀..桀...

凄厉的惨叫顿时响彻整个整个小院,接连不断,在尸婴也只能在这火柱之中来回滚动,连身子都站不起来。

嘶啦~嘶啦~

一股股尸气从尸婴的身上蔓延而出,再被雷火焚烧殆尽,尸婴的肉身再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便变的干煸。

“不好!”

我说的鬼钱,厉无常好像并不知道,但是当他看见自己的尸婴被我的鬼钱一直压在地上,被雷火炙烤,心中也不由的着急,脸上上前,想要将尸婴从里面救出来,毕竟尸婴是他现在最大的依赖。

可是厉无常刚才已经被我重伤,怎么可能还有实力从我手下救下尸婴,身子刚刚扑到我的火墙上,就被我的火墙弹开,衣服上面也燃起了一道火焰。

“啊~啊~”

厉无常因为长期练尸的原因,体内也蕴含着尸气,被我的阳雷之火这样一炙烤,顿时一股尸气从他的体内被炙烤出来,钻心的痛苦顿时痛彻心扉,发出的痛苦的惨叫。

厉无常也是连忙将身上的雷火扫灭,那股钻心的痛楚这才减轻一些,不过即便这样,厉无常被雷火灼烧的地方也出现了伤害。

“吴轩,你..”

扫灭身上的雷火,厉无常脸色阴狠的说道。

“姜颖,解决掉厉无常,不要在让他施展召唤其他供尸的机会!”

我没有理会厉无常,而是将目光落在了姜颖身上,同时还对妩媚姜颖眨了一下眼睛。

姜颖在一旁看着我和尸婴的而战斗,当他看见我拿出鬼钱镇压了尸婴,还处在震惊之中,突然看见我突然转头看她还眨了眨眼睛,她的身子竟然靠还打了一个冷颤。

不光是姜颖,他身后的王宝,还有铁牛看见我的表情,两人也是打了个冷颤,看我的时候,眼神之中都多出了一丝怀疑,和了然。

“咦~”

在打冷颤的时候,两人在看向我的时候,空中还惊疑了一声,身子极其同步的往后退了两步。

那明显是,一个本来猥琐的大叔装成一本正经的样子,现在突然露出被来面目,开始调戏小姑娘了,而且还是关键时刻。

“我擦..擦~!你那是什么眼神?什么眼神,哥可不是你们想像的那种人!”

我看着两人的表情,心中就是一阵纳闷,哥是你们想像的那种人吗?哥们刚才就是给姜颖一个眼神上的暗示,暗示的意思就是不要将厉无常逼急了,给厉无常留下一个逃跑的空隙,让他逃跑。

但是这些话,我有不能明面说,指望王宝和许三叔那种眉来眼去的那种经历,他应给会明白我的意思,可是这王宝竟然硬生生的没看出来。

“嗯!”

倒是姜颖听完我的话,看见我的眼神,姜颖点了点头,身子直接朝着厉无常走撩了过去,对着厉无常就是一掌。

厉无常此时就没有战斗力,而且又不舍的就这样离开,见到姜颖冲上前来,竟然开始绕着我这个火柱开始转呀。

而姜颖也不能追的厉无常太紧,所以两人就开始围着这个火柱转起了圈。

这时铁牛想要上前帮忙,可是被王宝拦住了,显然王宝现在也理解了我刚才对着他们眨眼的意思了。

“厉无常,学校门口在那边,你可以往那边跑!”

我半蹲在火柱之上,看着两人的而追逐,对着狼狈的厉无常说道。

“吴轩,我们谈个条件怎么样?只要你放我和尸婴走,我们的事情就此作罢!”

厉无常听见我的话,依旧没有妥协,对着说道。

“不可能,如果我没有一些手段的话,今天恐怕就要被你的尸婴灭口了,你现在还想让我放过尸婴!”

我同样冷声的回答道,语气中还带着一丝冷厉。

正如我所说,如果我们没有一点实力的话,恐怕这一次厉无常根本能不会放过我们,将我们一网打尽。

“哈哈,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吗?你们不敢杀我,你害怕我将里面的另外几只供尸放出来!”

此时,厉无常好像明白了一些,突然止住了脚下的步伐,抬头看向了我,眼神之中还带这一丝自信。

姜颖此时也止住了脚步,听见厉无常的话,也没有否认,一双美眸只能冷冷的看着厉无常。

“害怕,..对,就是害怕,我是害怕你把其余的供尸放出来,可是..”

我听着厉无常的话,也没有丝毫退让,看向厉无常的眼神更加冷冽,口中缓缓的说出了一句话:

“可是,你不敢拿你的生命赌!”

桀~

尸婴被压的趴在地上,惊愕的发出一声尖叫,四只手掌拼命撑着地,想要将它的身子撑起来,可是撑到一半的时候,再次砰的一声,被压了下去。

身子再次被压下来,仍旧不死心,再次支撑着身子在身子想要将它身子支撑起来,可是依旧未能如愿,漂浮在半空中的那一枚鬼钱,就好比压在让尸婴身上的一座大山,无论尸婴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起身。

看着不断挣扎的尸婴,我的身形快速往前撩动,在撩到尸婴跟前的时候,我的身子纵身一跃,纵身跳起三米多高。

而就在此时,我纵身一跃,身子轻盈的落在了漂浮在半空中的鬼钱上面,而鬼钱似乎感觉到我的重力,晃了一晃,便重新稳住。

砰~

随着我纵身跃上鬼钱,原本想要挣扎着爬起来的尸婴,再次被我压在了地上,而且这一次尸婴的整个身体都陷进了泥土中了。

“我去,怎么回事!”

原本还胜券在握的厉无常,看见我露出这一手,也是惊愕的伸长了脖子,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情况。

“你对我们鬼谷一脉也了解一些,你应该也知道我们鬼谷派的鬼谷十七钱吧~!”

我单脚踩在鬼钱之上,缓缓扭过头对着厉无常说道,说话间,我的手掌在虚空中一按了一下,口中再次暴喝一声:

“燃~”

随着我的这一生暴喝,我鬼钱和地面中间位置出现一滴雷火苗,火苗逐渐延伸,短短一瞬间,就从上蔓延之下,形成一道火柱,正好将尸婴照笼罩在雷火之中。

桀..桀...

凄厉的惨叫顿时响彻整个整个小院,接连不断,在尸婴也只能在这火柱之中来回滚动,连身子都站不起来。

嘶啦~嘶啦~

一股股尸气从尸婴的身上蔓延而出,再被雷火焚烧殆尽,尸婴的肉身再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便变的干煸。

“不好!”

我说的鬼钱,厉无常好像并不知道,但是当他看见自己的尸婴被我的鬼钱一直压在地上,被雷火炙烤,心中也不由的着急,脸上上前,想要将尸婴从里面救出来,毕竟尸婴是他现在最大的依赖。

可是厉无常刚才已经被我重伤,怎么可能还有实力从我手下救下尸婴,身子刚刚扑到我的火墙上,就被我的火墙弹开,衣服上面也燃起了一道火焰。

“啊~啊~”

厉无常因为长期练尸的原因,体内也蕴含着尸气,被我的阳雷之火这样一炙烤,顿时一股尸气从他的体内被炙烤出来,钻心的痛苦顿时痛彻心扉,发出的痛苦的惨叫。

厉无常也是连忙将身上的雷火扫灭,那股钻心的痛楚这才减轻一些,不过即便这样,厉无常被雷火灼烧的地方也出现了伤害。

“吴轩,你..”

扫灭身上的雷火,厉无常脸色阴狠的说道。

“姜颖,解决掉厉无常,不要在让他施展召唤其他供尸的机会!”

我没有理会厉无常,而是将目光落在了姜颖身上,同时还对妩媚姜颖眨了一下眼睛。

姜颖在一旁看着我和尸婴的而战斗,当他看见我拿出鬼钱镇压了尸婴,还处在震惊之中,突然看见我突然转头看她还眨了眨眼睛,她的身子竟然靠还打了一个冷颤。

不光是姜颖,他身后的王宝,还有铁牛看见我的表情,两人也是打了个冷颤,看我的时候,眼神之中都多出了一丝怀疑,和了然。

“咦~”

在打冷颤的时候,两人在看向我的时候,空中还惊疑了一声,身子极其同步的往后退了两步。

那明显是,一个本来猥琐的大叔装成一本正经的样子,现在突然露出被来面目,开始调戏小姑娘了,而且还是关键时刻。

“我擦..擦~!你那是什么眼神?什么眼神,哥可不是你们想像的那种人!”

我看着两人的表情,心中就是一阵纳闷,哥是你们想像的那种人吗?哥们刚才就是给姜颖一个眼神上的暗示,暗示的意思就是不要将厉无常逼急了,给厉无常留下一个逃跑的空隙,让他逃跑。

但是这些话,我有不能明面说,指望王宝和许三叔那种眉来眼去的那种经历,他应给会明白我的意思,可是这王宝竟然硬生生的没看出来。

“嗯!”

倒是姜颖听完我的话,看见我的眼神,姜颖点了点头,身子直接朝着厉无常走撩了过去,对着厉无常就是一掌。

厉无常此时就没有战斗力,而且又不舍的就这样离开,见到姜颖冲上前来,竟然开始绕着我这个火柱开始转呀。

而姜颖也不能追的厉无常太紧,所以两人就开始围着这个火柱转起了圈。

这时铁牛想要上前帮忙,可是被王宝拦住了,显然王宝现在也理解了我刚才对着他们眨眼的意思了。

“厉无常,学校门口在那边,你可以往那边跑!”

我半蹲在火柱之上,看着两人的而追逐,对着狼狈的厉无常说道。

“吴轩,我们谈个条件怎么样?只要你放我和尸婴走,我们的事情就此作罢!”

厉无常听见我的话,依旧没有妥协,对着说道。

“不可能,如果我没有一些手段的话,今天恐怕就要被你的尸婴灭口了,你现在还想让我放过尸婴!”

我同样冷声的回答道,语气中还带着一丝冷厉。

正如我所说,如果我们没有一点实力的话,恐怕这一次厉无常根本能不会放过我们,将我们一网打尽。

“哈哈,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吗?你们不敢杀我,你害怕我将里面的另外几只供尸放出来!”

此时,厉无常好像明白了一些,突然止住了脚下的步伐,抬头看向了我,眼神之中还带这一丝自信。

姜颖此时也止住了脚步,听见厉无常的话,也没有否认,一双美眸只能冷冷的看着厉无常。

“害怕,..对,就是害怕,我是害怕你把其余的供尸放出来,可是..”

我听着厉无常的话,也没有丝毫退让,看向厉无常的眼神更加冷冽,口中缓缓的说出了一句话:

“可是,你不敢拿你的生命赌!”

桀~

尸婴被压的趴在地上,惊愕的发出一声尖叫,四只手掌拼命撑着地,想要将它的身子撑起来,可是撑到一半的时候,再次砰的一声,被压了下去。

身子再次被压下来,仍旧不死心,再次支撑着身子在身子想要将它身子支撑起来,可是依旧未能如愿,漂浮在半空中的那一枚鬼钱,就好比压在让尸婴身上的一座大山,无论尸婴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起身。

看着不断挣扎的尸婴,我的身形快速往前撩动,在撩到尸婴跟前的时候,我的身子纵身一跃,纵身跳起三米多高。

而就在此时,我纵身一跃,身子轻盈的落在了漂浮在半空中的鬼钱上面,而鬼钱似乎感觉到我的重力,晃了一晃,便重新稳住。

砰~

随着我纵身跃上鬼钱,原本想要挣扎着爬起来的尸婴,再次被我压在了地上,而且这一次尸婴的整个身体都陷进了泥土中了。

“我去,怎么回事!”

原本还胜券在握的厉无常,看见我露出这一手,也是惊愕的伸长了脖子,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情况。

“你对我们鬼谷一脉也了解一些,你应该也知道我们鬼谷派的鬼谷十七钱吧~!”

我单脚踩在鬼钱之上,缓缓扭过头对着厉无常说道,说话间,我的手掌在虚空中一按了一下,口中再次暴喝一声:

“燃~”

随着我的这一生暴喝,我鬼钱和地面中间位置出现一滴雷火苗,火苗逐渐延伸,短短一瞬间,就从上蔓延之下,形成一道火柱,正好将尸婴照笼罩在雷火之中。

桀..桀...

凄厉的惨叫顿时响彻整个整个小院,接连不断,在尸婴也只能在这火柱之中来回滚动,连身子都站不起来。

嘶啦~嘶啦~

一股股尸气从尸婴的身上蔓延而出,再被雷火焚烧殆尽,尸婴的肉身再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便变的干煸。

“不好!”

我说的鬼钱,厉无常好像并不知道,但是当他看见自己的尸婴被我的鬼钱一直压在地上,被雷火炙烤,心中也不由的着急,脸上上前,想要将尸婴从里面救出来,毕竟尸婴是他现在最大的依赖。

可是厉无常刚才已经被我重伤,怎么可能还有实力从我手下救下尸婴,身子刚刚扑到我的火墙上,就被我的火墙弹开,衣服上面也燃起了一道火焰。

“啊~啊~”

厉无常因为长期练尸的原因,体内也蕴含着尸气,被我的阳雷之火这样一炙烤,顿时一股尸气从他的体内被炙烤出来,钻心的痛苦顿时痛彻心扉,发出的痛苦的惨叫。

厉无常也是连忙将身上的雷火扫灭,那股钻心的痛楚这才减轻一些,不过即便这样,厉无常被雷火灼烧的地方也出现了伤害。

“吴轩,你..”

扫灭身上的雷火,厉无常脸色阴狠的说道。

“姜颖,解决掉厉无常,不要在让他施展召唤其他供尸的机会!”

我没有理会厉无常,而是将目光落在了姜颖身上,同时还对妩媚姜颖眨了一下眼睛。

姜颖在一旁看着我和尸婴的而战斗,当他看见我拿出鬼钱镇压了尸婴,还处在震惊之中,突然看见我突然转头看她还眨了眨眼睛,她的身子竟然靠还打了一个冷颤。

不光是姜颖,他身后的王宝,还有铁牛看见我的表情,两人也是打了个冷颤,看我的时候,眼神之中都多出了一丝怀疑,和了然。

“咦~”

在打冷颤的时候,两人在看向我的时候,空中还惊疑了一声,身子极其同步的往后退了两步。

那明显是,一个本来猥琐的大叔装成一本正经的样子,现在突然露出被来面目,开始调戏小姑娘了,而且还是关键时刻。

“我擦..擦~!你那是什么眼神?什么眼神,哥可不是你们想像的那种人!”

我看着两人的表情,心中就是一阵纳闷,哥是你们想像的那种人吗?哥们刚才就是给姜颖一个眼神上的暗示,暗示的意思就是不要将厉无常逼急了,给厉无常留下一个逃跑的空隙,让他逃跑。

但是这些话,我有不能明面说,指望王宝和许三叔那种眉来眼去的那种经历,他应给会明白我的意思,可是这王宝竟然硬生生的没看出来。

“嗯!”

倒是姜颖听完我的话,看见我的眼神,姜颖点了点头,身子直接朝着厉无常走撩了过去,对着厉无常就是一掌。

厉无常此时就没有战斗力,而且又不舍的就这样离开,见到姜颖冲上前来,竟然开始绕着我这个火柱开始转呀。

而姜颖也不能追的厉无常太紧,所以两人就开始围着这个火柱转起了圈。

这时铁牛想要上前帮忙,可是被王宝拦住了,显然王宝现在也理解了我刚才对着他们眨眼的意思了。

“厉无常,学校门口在那边,你可以往那边跑!”

我半蹲在火柱之上,看着两人的而追逐,对着狼狈的厉无常说道。

“吴轩,我们谈个条件怎么样?只要你放我和尸婴走,我们的事情就此作罢!”

厉无常听见我的话,依旧没有妥协,对着说道。

“不可能,如果我没有一些手段的话,今天恐怕就要被你的尸婴灭口了,你现在还想让我放过尸婴!”

我同样冷声的回答道,语气中还带着一丝冷厉。

正如我所说,如果我们没有一点实力的话,恐怕这一次厉无常根本能不会放过我们,将我们一网打尽。

“哈哈,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吗?你们不敢杀我,你害怕我将里面的另外几只供尸放出来!”

此时,厉无常好像明白了一些,突然止住了脚下的步伐,抬头看向了我,眼神之中还带这一丝自信。

姜颖此时也止住了脚步,听见厉无常的话,也没有否认,一双美眸只能冷冷的看着厉无常。

“害怕,..对,就是害怕,我是害怕你把其余的供尸放出来,可是..”

我听着厉无常的话,也没有丝毫退让,看向厉无常的眼神更加冷冽,口中缓缓的说出了一句话:

“可是,你不敢拿你的生命赌!”

第五十二章 陈飞凡

桀~

尸婴被压的趴在地上,惊愕的发出一声尖叫,四只手掌拼命撑着地,想要将它的身子撑起来,可是撑到一半的时候,再次砰的一声,被压了下去。

身子再次被压下来,仍旧不死心,再次支撑着身子在身子想要将它身子支撑起来,可是依旧未能如愿,漂浮在半空中的那一枚鬼钱,就好比压在让尸婴身上的一座大山,无论尸婴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起身。

看着不断挣扎的尸婴,我的身形快速往前撩动,在撩到尸婴跟前的时候,我的身子纵身一跃,纵身跳起三米多高。

而就在此时,我纵身一跃,身子轻盈的落在了漂浮在半空中的鬼钱上面,而鬼钱似乎感觉到我的重力,晃了一晃,便重新稳住。

砰~

随着我纵身跃上鬼钱,原本想要挣扎着爬起来的尸婴,再次被我压在了地上,而且这一次尸婴的整个身体都陷进了泥土中了。

“我去,怎么回事!”

原本还胜券在握的厉无常,看见我露出这一手,也是惊愕的伸长了脖子,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情况。

“你对我们鬼谷一脉也了解一些,你应该也知道我们鬼谷派的鬼谷十七钱吧~!”

我单脚踩在鬼钱之上,缓缓扭过头对着厉无常说道,说话间,我的手掌在虚空中一按了一下,口中再次暴喝一声:

“燃~”

随着我的这一生暴喝,我鬼钱和地面中间位置出现一滴雷火苗,火苗逐渐延伸,短短一瞬间,就从上蔓延之下,形成一道火柱,正好将尸婴照笼罩在雷火之中。

桀..桀...

凄厉的惨叫顿时响彻整个整个小院,接连不断,在尸婴也只能在这火柱之中来回滚动,连身子都站不起来。

嘶啦~嘶啦~

一股股尸气从尸婴的身上蔓延而出,再被雷火焚烧殆尽,尸婴的肉身再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便变的干煸。

“不好!”

我说的鬼钱,厉无常好像并不知道,但是当他看见自己的尸婴被我的鬼钱一直压在地上,被雷火炙烤,心中也不由的着急,脸上上前,想要将尸婴从里面救出来,毕竟尸婴是他现在最大的依赖。

可是厉无常刚才已经被我重伤,怎么可能还有实力从我手下救下尸婴,身子刚刚扑到我的火墙上,就被我的火墙弹开,衣服上面也燃起了一道火焰。

“啊~啊~”

厉无常因为长期练尸的原因,体内也蕴含着尸气,被我的阳雷之火这样一炙烤,顿时一股尸气从他的体内被炙烤出来,钻心的痛苦顿时痛彻心扉,发出的痛苦的惨叫。

厉无常也是连忙将身上的雷火扫灭,那股钻心的痛楚这才减轻一些,不过即便这样,厉无常被雷火灼烧的地方也出现了伤害。

“吴轩,你..”

扫灭身上的雷火,厉无常脸色阴狠的说道。

“姜颖,解决掉厉无常,不要在让他施展召唤其他供尸的机会!”

我没有理会厉无常,而是将目光落在了姜颖身上,同时还对妩媚姜颖眨了一下眼睛。

姜颖在一旁看着我和尸婴的而战斗,当他看见我拿出鬼钱镇压了尸婴,还处在震惊之中,突然看见我突然转头看她还眨了眨眼睛,她的身子竟然靠还打了一个冷颤。

不光是姜颖,他身后的王宝,还有铁牛看见我的表情,两人也是打了个冷颤,看我的时候,眼神之中都多出了一丝怀疑,和了然。

“咦~”

在打冷颤的时候,两人在看向我的时候,空中还惊疑了一声,身子极其同步的往后退了两步。

那明显是,一个本来猥琐的大叔装成一本正经的样子,现在突然露出被来面目,开始调戏小姑娘了,而且还是关键时刻。

“我擦..擦~!你那是什么眼神?什么眼神,哥可不是你们想像的那种人!”

我看着两人的表情,心中就是一阵纳闷,哥是你们想像的那种人吗?哥们刚才就是给姜颖一个眼神上的暗示,暗示的意思就是不要将厉无常逼急了,给厉无常留下一个逃跑的空隙,让他逃跑。

但是这些话,我有不能明面说,指望王宝和许三叔那种眉来眼去的那种经历,他应给会明白我的意思,可是这王宝竟然硬生生的没看出来。

“嗯!”

倒是姜颖听完我的话,看见我的眼神,姜颖点了点头,身子直接朝着厉无常走撩了过去,对着厉无常就是一掌。

厉无常此时就没有战斗力,而且又不舍的就这样离开,见到姜颖冲上前来,竟然开始绕着我这个火柱开始转呀。

而姜颖也不能追的厉无常太紧,所以两人就开始围着这个火柱转起了圈。

这时铁牛想要上前帮忙,可是被王宝拦住了,显然王宝现在也理解了我刚才对着他们眨眼的意思了。

“厉无常,学校门口在那边,你可以往那边跑!”

我半蹲在火柱之上,看着两人的而追逐,对着狼狈的厉无常说道。

“吴轩,我们谈个条件怎么样?只要你放我和尸婴走,我们的事情就此作罢!”

厉无常听见我的话,依旧没有妥协,对着说道。

“不可能,如果我没有一些手段的话,今天恐怕就要被你的尸婴灭口了,你现在还想让我放过尸婴!”

我同样冷声的回答道,语气中还带着一丝冷厉。

正如我所说,如果我们没有一点实力的话,恐怕这一次厉无常根本能不会放过我们,将我们一网打尽。

“哈哈,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吗?你们不敢杀我,你害怕我将里面的另外几只供尸放出来!”

此时,厉无常好像明白了一些,突然止住了脚下的步伐,抬头看向了我,眼神之中还带这一丝自信。

姜颖此时也止住了脚步,听见厉无常的话,也没有否认,一双美眸只能冷冷的看着厉无常。

“害怕,..对,就是害怕,我是害怕你把其余的供尸放出来,可是..”

我听着厉无常的话,也没有丝毫退让,看向厉无常的眼神更加冷冽,口中缓缓的说出了一句话:

“可是,你不敢拿你的生命赌!”

桀~

尸婴被压的趴在地上,惊愕的发出一声尖叫,四只手掌拼命撑着地,想要将它的身子撑起来,可是撑到一半的时候,再次砰的一声,被压了下去。

身子再次被压下来,仍旧不死心,再次支撑着身子在身子想要将它身子支撑起来,可是依旧未能如愿,漂浮在半空中的那一枚鬼钱,就好比压在让尸婴身上的一座大山,无论尸婴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起身。

看着不断挣扎的尸婴,我的身形快速往前撩动,在撩到尸婴跟前的时候,我的身子纵身一跃,纵身跳起三米多高。

而就在此时,我纵身一跃,身子轻盈的落在了漂浮在半空中的鬼钱上面,而鬼钱似乎感觉到我的重力,晃了一晃,便重新稳住。

砰~

随着我纵身跃上鬼钱,原本想要挣扎着爬起来的尸婴,再次被我压在了地上,而且这一次尸婴的整个身体都陷进了泥土中了。

“我去,怎么回事!”

原本还胜券在握的厉无常,看见我露出这一手,也是惊愕的伸长了脖子,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情况。

“你对我们鬼谷一脉也了解一些,你应该也知道我们鬼谷派的鬼谷十七钱吧~!”

我单脚踩在鬼钱之上,缓缓扭过头对着厉无常说道,说话间,我的手掌在虚空中一按了一下,口中再次暴喝一声:

“燃~”

随着我的这一生暴喝,我鬼钱和地面中间位置出现一滴雷火苗,火苗逐渐延伸,短短一瞬间,就从上蔓延之下,形成一道火柱,正好将尸婴照笼罩在雷火之中。

桀..桀...

凄厉的惨叫顿时响彻整个整个小院,接连不断,在尸婴也只能在这火柱之中来回滚动,连身子都站不起来。

嘶啦~嘶啦~

一股股尸气从尸婴的身上蔓延而出,再被雷火焚烧殆尽,尸婴的肉身再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便变的干煸。

“不好!”

我说的鬼钱,厉无常好像并不知道,但是当他看见自己的尸婴被我的鬼钱一直压在地上,被雷火炙烤,心中也不由的着急,脸上上前,想要将尸婴从里面救出来,毕竟尸婴是他现在最大的依赖。

可是厉无常刚才已经被我重伤,怎么可能还有实力从我手下救下尸婴,身子刚刚扑到我的火墙上,就被我的火墙弹开,衣服上面也燃起了一道火焰。

“啊~啊~”

厉无常因为长期练尸的原因,体内也蕴含着尸气,被我的阳雷之火这样一炙烤,顿时一股尸气从他的体内被炙烤出来,钻心的痛苦顿时痛彻心扉,发出的痛苦的惨叫。

厉无常也是连忙将身上的雷火扫灭,那股钻心的痛楚这才减轻一些,不过即便这样,厉无常被雷火灼烧的地方也出现了伤害。

“吴轩,你..”

扫灭身上的雷火,厉无常脸色阴狠的说道。

“姜颖,解决掉厉无常,不要在让他施展召唤其他供尸的机会!”

我没有理会厉无常,而是将目光落在了姜颖身上,同时还对妩媚姜颖眨了一下眼睛。

姜颖在一旁看着我和尸婴的而战斗,当他看见我拿出鬼钱镇压了尸婴,还处在震惊之中,突然看见我突然转头看她还眨了眨眼睛,她的身子竟然靠还打了一个冷颤。

不光是姜颖,他身后的王宝,还有铁牛看见我的表情,两人也是打了个冷颤,看我的时候,眼神之中都多出了一丝怀疑,和了然。

“咦~”

在打冷颤的时候,两人在看向我的时候,空中还惊疑了一声,身子极其同步的往后退了两步。

那明显是,一个本来猥琐的大叔装成一本正经的样子,现在突然露出被来面目,开始调戏小姑娘了,而且还是关键时刻。

“我擦..擦~!你那是什么眼神?什么眼神,哥可不是你们想像的那种人!”

我看着两人的表情,心中就是一阵纳闷,哥是你们想像的那种人吗?哥们刚才就是给姜颖一个眼神上的暗示,暗示的意思就是不要将厉无常逼急了,给厉无常留下一个逃跑的空隙,让他逃跑。

但是这些话,我有不能明面说,指望王宝和许三叔那种眉来眼去的那种经历,他应给会明白我的意思,可是这王宝竟然硬生生的没看出来。

“嗯!”

倒是姜颖听完我的话,看见我的眼神,姜颖点了点头,身子直接朝着厉无常走撩了过去,对着厉无常就是一掌。

厉无常此时就没有战斗力,而且又不舍的就这样离开,见到姜颖冲上前来,竟然开始绕着我这个火柱开始转呀。

而姜颖也不能追的厉无常太紧,所以两人就开始围着这个火柱转起了圈。

这时铁牛想要上前帮忙,可是被王宝拦住了,显然王宝现在也理解了我刚才对着他们眨眼的意思了。

“厉无常,学校门口在那边,你可以往那边跑!”

我半蹲在火柱之上,看着两人的而追逐,对着狼狈的厉无常说道。

“吴轩,我们谈个条件怎么样?只要你放我和尸婴走,我们的事情就此作罢!”

厉无常听见我的话,依旧没有妥协,对着说道。

“不可能,如果我没有一些手段的话,今天恐怕就要被你的尸婴灭口了,你现在还想让我放过尸婴!”

我同样冷声的回答道,语气中还带着一丝冷厉。

正如我所说,如果我们没有一点实力的话,恐怕这一次厉无常根本能不会放过我们,将我们一网打尽。

“哈哈,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吗?你们不敢杀我,你害怕我将里面的另外几只供尸放出来!”

此时,厉无常好像明白了一些,突然止住了脚下的步伐,抬头看向了我,眼神之中还带这一丝自信。

姜颖此时也止住了脚步,听见厉无常的话,也没有否认,一双美眸只能冷冷的看着厉无常。

“害怕,..对,就是害怕,我是害怕你把其余的供尸放出来,可是..”

我听着厉无常的话,也没有丝毫退让,看向厉无常的眼神更加冷冽,口中缓缓的说出了一句话:

“可是,你不敢拿你的生命赌!”

桀~

尸婴被压的趴在地上,惊愕的发出一声尖叫,四只手掌拼命撑着地,想要将它的身子撑起来,可是撑到一半的时候,再次砰的一声,被压了下去。

身子再次被压下来,仍旧不死心,再次支撑着身子在身子想要将它身子支撑起来,可是依旧未能如愿,漂浮在半空中的那一枚鬼钱,就好比压在让尸婴身上的一座大山,无论尸婴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起身。

看着不断挣扎的尸婴,我的身形快速往前撩动,在撩到尸婴跟前的时候,我的身子纵身一跃,纵身跳起三米多高。

而就在此时,我纵身一跃,身子轻盈的落在了漂浮在半空中的鬼钱上面,而鬼钱似乎感觉到我的重力,晃了一晃,便重新稳住。

砰~

随着我纵身跃上鬼钱,原本想要挣扎着爬起来的尸婴,再次被我压在了地上,而且这一次尸婴的整个身体都陷进了泥土中了。

“我去,怎么回事!”

原本还胜券在握的厉无常,看见我露出这一手,也是惊愕的伸长了脖子,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情况。

“你对我们鬼谷一脉也了解一些,你应该也知道我们鬼谷派的鬼谷十七钱吧~!”

我单脚踩在鬼钱之上,缓缓扭过头对着厉无常说道,说话间,我的手掌在虚空中一按了一下,口中再次暴喝一声:

“燃~”

随着我的这一生暴喝,我鬼钱和地面中间位置出现一滴雷火苗,火苗逐渐延伸,短短一瞬间,就从上蔓延之下,形成一道火柱,正好将尸婴照笼罩在雷火之中。

桀..桀...

凄厉的惨叫顿时响彻整个整个小院,接连不断,在尸婴也只能在这火柱之中来回滚动,连身子都站不起来。

嘶啦~嘶啦~

一股股尸气从尸婴的身上蔓延而出,再被雷火焚烧殆尽,尸婴的肉身再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便变的干煸。

“不好!”

我说的鬼钱,厉无常好像并不知道,但是当他看见自己的尸婴被我的鬼钱一直压在地上,被雷火炙烤,心中也不由的着急,脸上上前,想要将尸婴从里面救出来,毕竟尸婴是他现在最大的依赖。

可是厉无常刚才已经被我重伤,怎么可能还有实力从我手下救下尸婴,身子刚刚扑到我的火墙上,就被我的火墙弹开,衣服上面也燃起了一道火焰。

“啊~啊~”

厉无常因为长期练尸的原因,体内也蕴含着尸气,被我的阳雷之火这样一炙烤,顿时一股尸气从他的体内被炙烤出来,钻心的痛苦顿时痛彻心扉,发出的痛苦的惨叫。

厉无常也是连忙将身上的雷火扫灭,那股钻心的痛楚这才减轻一些,不过即便这样,厉无常被雷火灼烧的地方也出现了伤害。

“吴轩,你..”

扫灭身上的雷火,厉无常脸色阴狠的说道。

“姜颖,解决掉厉无常,不要在让他施展召唤其他供尸的机会!”

我没有理会厉无常,而是将目光落在了姜颖身上,同时还对妩媚姜颖眨了一下眼睛。

姜颖在一旁看着我和尸婴的而战斗,当他看见我拿出鬼钱镇压了尸婴,还处在震惊之中,突然看见我突然转头看她还眨了眨眼睛,她的身子竟然靠还打了一个冷颤。

不光是姜颖,他身后的王宝,还有铁牛看见我的表情,两人也是打了个冷颤,看我的时候,眼神之中都多出了一丝怀疑,和了然。

“咦~”

在打冷颤的时候,两人在看向我的时候,空中还惊疑了一声,身子极其同步的往后退了两步。

那明显是,一个本来猥琐的大叔装成一本正经的样子,现在突然露出被来面目,开始调戏小姑娘了,而且还是关键时刻。

“我擦..擦~!你那是什么眼神?什么眼神,哥可不是你们想像的那种人!”

我看着两人的表情,心中就是一阵纳闷,哥是你们想像的那种人吗?哥们刚才就是给姜颖一个眼神上的暗示,暗示的意思就是不要将厉无常逼急了,给厉无常留下一个逃跑的空隙,让他逃跑。

但是这些话,我有不能明面说,指望王宝和许三叔那种眉来眼去的那种经历,他应给会明白我的意思,可是这王宝竟然硬生生的没看出来。

“嗯!”

倒是姜颖听完我的话,看见我的眼神,姜颖点了点头,身子直接朝着厉无常走撩了过去,对着厉无常就是一掌。

厉无常此时就没有战斗力,而且又不舍的就这样离开,见到姜颖冲上前来,竟然开始绕着我这个火柱开始转呀。

而姜颖也不能追的厉无常太紧,所以两人就开始围着这个火柱转起了圈。

这时铁牛想要上前帮忙,可是被王宝拦住了,显然王宝现在也理解了我刚才对着他们眨眼的意思了。

“厉无常,学校门口在那边,你可以往那边跑!”

我半蹲在火柱之上,看着两人的而追逐,对着狼狈的厉无常说道。

“吴轩,我们谈个条件怎么样?只要你放我和尸婴走,我们的事情就此作罢!”

厉无常听见我的话,依旧没有妥协,对着说道。

“不可能,如果我没有一些手段的话,今天恐怕就要被你的尸婴灭口了,你现在还想让我放过尸婴!”

我同样冷声的回答道,语气中还带着一丝冷厉。

正如我所说,如果我们没有一点实力的话,恐怕这一次厉无常根本能不会放过我们,将我们一网打尽。

“哈哈,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吗?你们不敢杀我,你害怕我将里面的另外几只供尸放出来!”

此时,厉无常好像明白了一些,突然止住了脚下的步伐,抬头看向了我,眼神之中还带这一丝自信。

姜颖此时也止住了脚步,听见厉无常的话,也没有否认,一双美眸只能冷冷的看着厉无常。

“害怕,..对,就是害怕,我是害怕你把其余的供尸放出来,可是..”

我听着厉无常的话,也没有丝毫退让,看向厉无常的眼神更加冷冽,口中缓缓的说出了一句话:

“可是,你不敢拿你的生命赌!”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