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30 23:41:05

田家家主田修元把一切看在眼中,全身有些轻微的颤抖,目光中充满着难以置信,连牛长老居然也拿不下这苏还真,今天怕是报不了仇了,只得苦着脸慢慢的迎上去,温声道:“牛长老,不要紧吧?”

原来这汉子姓牛,是千山郡、横山郡与高阳郡三郡交界处的一家小宗门——长刀门的三长老牛南天,这长刀门按南域实力等级划分只能算得上是五等势力,门主简虎,据说修为达到聚元境九重,甚至有传说门主简虎已经踏入真元境,门中五位长老一身修为都是聚元境。

这实力在整个南域算不得什么,但在大仁王朝不算太弱小,尤其是在王朝所辖的偏远三郡千山郡、横山郡、高阳郡算是顶级势力了。

只是不知道这长刀门和田家有什么关系,居然有两位聚元境的长老一同呆在田家。

牛南天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又从自己的百物袋里取出一粒丹药来,塞进嘴里,脸色非常不好看,败在一个废了的少年手里,这太丢脸了。

另一边扶着他的汉子是五长老周万旗,看着牛南天不忿的神情,连忙对牛南天目露关切,轻声道:“三师兄,忍……”

牛南天啐了一口,恨声道:“这小子身上好东西不少,马上传讯给大长老,请他老人家定夺!”

周万旗点头,从百物袋里拿出传讯符,对着传讯符说了几句。

等周万旗传讯完毕,牛南天对着田修元道:“田公子受难是我们的疏忽,只是这小子邪性得很,这事我们已禀告门中,你也要赶紧告诉田大丹师,让他也想办法吧。”

田修元还能怎么办?只得点头,“这等大仇我肯定会马上转告家父!牛长老还请赶紧疗伤。”

那边齐宣刚、凌华苍看向苏还真的目光无比凝重,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其实早已经翻江倒海,不断暗自庆幸,还好自己家族没有抢先出手,要不然先倒霉的便是自家人了,不过,苏还真杀了田七,这田家岂肯善罢甘休,这田家实力有些诡异得很,这洗玉城热闹了。

齐宣刚干笑了几声,对着一旁的苏启泰道:“苏家主,想不到苏公子这般英雄了得,连聚元境三重巅峰的高手都能击败,这洗玉城今后怕是无人能敌了!”

苏启泰依然是面沉似水,丝毫没有高兴的意思,几步走到田修元和牛南天近前,深施一礼,挤出点笑容道:“不知这位道友怎么称呼?这是我苏家疗伤的丹药,还真这小辈不懂事,我苏家一定会严惩,请这位道友大人有大量,不要跟小孩子一般见识。”

说完把早已拿在手里的丹药递给牛南天。

牛南天冷着脸,没有吭声,倒是周万旗连忙还了一礼,接过丹药道:“苏族长客气了,我和三师兄来自长刀门,近日来田府作客,只是贵府公子杀人一事,无论如何还需给我们一个满意的交待。”

苏启泰心中“咯噔”一声,泛起无边苦意,暗道完了,这长刀门的实力在三郡中那是数一数二的大门派了,门主简虎据说是真元境的高人,小小苏家哪里得罪得起啊,一个不好,苏家要全部栽了也有可能,当下只得赔着笑脸道:“原来是长刀门的长老,失敬失敬,这交待一事,待我们商量商量,再作回答如何?”

周万旗也跟着笑了笑,不置可否,田修元目中全是阴狠之色,看着苏启泰,“杀人偿命,我会禀告家父的,你苏家等着承担家父的怒火吧。”

苏启泰脸色难看至极,心中把苏还真骂了不知多少遍了,这个惹祸精,可是面对长刀门却也不知如何是好。

齐宣刚、凌华苍等人看在眼中心中却是大喜,有人先出手,总比自己出头要强。

苏荣昌、苏荣成面上也是一片苦涩,只觉身上压了万斤巨石,整个人似乎都要垮了,这下招惹了惹不起的人了,如何是好?看向苏还真的目光都是恨不得把苏还真立刻五花大绑杀了给田家赔罪。

苏荣成大声道:“长刀门的前辈,杀人一事是苏还真那小贼一人所为,我苏家也是受害者,你们报仇合情合理,但冤有头债有主,与我苏家其他人无干,请不要为难我苏家其他人!”

苏荣昌也立刻附和道:“是啊,前辈,杀人是苏还真一人所为,请不要为难我苏家其他人!”

牛南天连声冷笑,目光满是讥屑。

看热闹的人全都默然无语,只是看向苏氏兄弟目光全是鄙视。

莫一言莫大师站在苏熙年身侧,鼻子重重的哼了一声,怒斥道:“无耻之尤!”

这时,一声轻咳,如雷音贯耳,传遍每个人耳里,众人一惊,只见一位红光满面,身材矮胖的老者走出人群,原来是城主府大管事,陈四喜。

陈四喜目光在众人脸上一一扫过,然后笑了笑,这才慢慢的道:“诸位,苏小友杀人一事,老夫全程看在眼里,老夫说句公道话,”说完,停顿片刻,又环视了众人一圈,尤其在长刀门牛南天、周万旗和田修元三人身上停留了少许,这才道:“田小公子之死不能完全怪在苏小友身上,这田小公子挑衅在先,羞辱了苏小友,苏小友也曾好言相劝了,然后不得已才用符箓杀的人,我辈武者何时能忍受他人侮辱啊,对吧,在场诸位都看在眼里,不知我这般说法,诸位是否同意。”

这……

现场众人又是一阵吸气声,你看我我看你,各自揣测这位陈大管事的意图,这是城主府要保苏还真?是了,苏还真虽是剑宗的弃徒,但城主卫林武也是剑宗的人,要是城主卫林武介入的话,那苏还真应该能保得住,这年头,谁有理,归根到底还是实力决定的,长刀门再厉害也抵不过剑宗一个指头。

众人看了看一旁面无表情的苏还真,又看了看大管事陈四喜,暗自咽了咽吐沫,便七嘴八舌讨论起来,有的说这事吧,不能怪苏还真,这田七该死,羞辱苏还真在先,换我也会出手……,有的则是苏还真虽然有理,但杀人似乎有些欠妥……各种议论声此起彼伏。

牛南天看着连连冷笑,道:“陈管事是吧,我听说卫城主是剑宗的人,这苏还真也是剑宗的人,你们这是成心要包庇罪犯啊。”

田修元更是怒不可遏,怒声道:“陈大管事,我敬您是城主府管事,但你不能这般偏袒苏家小儿,还血口喷人,我儿虽有语言失当,那也不是苏家小儿行凶杀人的理由!”

陈四喜眸光看着田修元,冷冷的道:“令公子平素什么样的为人,大家有目共睹,今日是苏公子出手,明日就不知道是哪位替天行道了!只能说这世道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田修元牙齿咬得咯咯响,双眼快要喷出火来,周万旗见状不妙,连忙给田修元使眼色,一边道:“陈管事,你能代替卫城主嘛?”

陈四喜看着周万旗,面色平静的道:“今日这个场合,我便是代表城主!”

田修元看着陈四喜又看了看苏还真,连声大吼道:“好好好,这事一定会有公断,走着瞧吧!两位长老,我们走。”

说完便不顾其他人,接过下人早已收拾好的田七的碎尸块,用长盒装好,手捧长盒头也不回的往外行去,牛南天哼了一声也直接跟了上去,然后便是周万旗和一众抬着礼箱的护卫们,个个慌不跌的夺路而去。

一场喜事变杀人闹剧,观礼的众人一看场面都这样了,也没法再待下去,于是纷纷告辞离去,张家少主张元止临走前还特意走到苏还真身前,冲苏还真伸了伸大拇指,赞叹道:“苏兄弟果然名不虚传,这田七恶贯满盈,罪有应得,苏兄弟替天行道,真是大快人心,改日有空去春晖楼,我等一醉方休!对了,这是春晖楼的贵宾卡,苏兄弟当有一张!”。

苏还真点了点头,笑了笑,也没客气便直接接过贵宾卡,道:“多谢张兄厚爱,有空定一醉方休。”

等众人走完,陈四喜走到苏还真身旁,拍了拍苏还真肩头,笑意盈盈,道:“真是痛快,没丢咱们剑宗人的脸面!”

苏还真这才恍然,连忙躬身行礼道:“今天真是侥幸,多谢前辈仗义直言,不然真不知道该如何收场了。”

陈四喜笑道:“一家人,说什么客气话,这大仁王朝毕竟是咱们剑宗的地盘,所以道理便自然是咱剑宗的道理,他们还能反了天不成!卫城主闭关前曾特意交待,一定要多关注苏师弟,老夫一直苦于没机会与苏师弟相识啊。”

苏还真面露苦涩,道:“晚辈于今已是废人,如何当得起前辈这一声师弟称呼,折煞晚辈了。”

陈四喜浑不在意,手掌轻轻搭在苏还真肩头,轻叹一声道:“真是天妒英才啊,往日已逝,已不可追,苏师弟不要恢心,未来谁也说不准,我看你这符法运用颇为不俗,以后多练练,没准可以再拓展一方新天地。”

苏还真苦笑不已,在陈四喜不断的安慰下,送走了陈四喜,临别前陈四喜留下了一张传讯符道:“苏师弟,这是我的传讯符,如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可传讯我,我解决不了的,可以上报给卫师兄。你不用担心,等卫师兄出关,我看田家和长刀门谁敢造次!记得有时间一定要来城主府找老哥我喝酒!”

苏启泰带着苏荣昌、苏荣成等人去了议事大厅去商议如何应对长刀门和田家的威胁去了,而苏熙年则是带着莫大师和苏还真回到自家的小院。

苏还真杀田七的事早已传遍苏家了,郑双双看着苏熙年父子,有欣慰也有忧心,最后也只能是一阵叹息,惹上了长刀门,这祸闯的……但事已至此,已没任何回旋余地了。

几人落座,丫环荷叶赶紧上来上茶。

苏还真起身对着莫大师郑重行了一礼,道:“今日多谢莫大师挺身相助,晚辈感激不尽!”

第三十一章 杀人要偿命

田家家主田修元把一切看在眼中,全身有些轻微的颤抖,目光中充满着难以置信,连牛长老居然也拿不下这苏还真,今天怕是报不了仇了,只得苦着脸慢慢的迎上去,温声道:“牛长老,不要紧吧?”

原来这汉子姓牛,是千山郡、横山郡与高阳郡三郡交界处的一家小宗门——长刀门的三长老牛南天,这长刀门按南域实力等级划分只能算得上是五等势力,门主简虎,据说修为达到聚元境九重,甚至有传说门主简虎已经踏入真元境,门中五位长老一身修为都是聚元境。

这实力在整个南域算不得什么,但在大仁王朝不算太弱小,尤其是在王朝所辖的偏远三郡千山郡、横山郡、高阳郡算是顶级势力了。

只是不知道这长刀门和田家有什么关系,居然有两位聚元境的长老一同呆在田家。

牛南天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又从自己的百物袋里取出一粒丹药来,塞进嘴里,脸色非常不好看,败在一个废了的少年手里,这太丢脸了。

另一边扶着他的汉子是五长老周万旗,看着牛南天不忿的神情,连忙对牛南天目露关切,轻声道:“三师兄,忍……”

牛南天啐了一口,恨声道:“这小子身上好东西不少,马上传讯给大长老,请他老人家定夺!”

周万旗点头,从百物袋里拿出传讯符,对着传讯符说了几句。

等周万旗传讯完毕,牛南天对着田修元道:“田公子受难是我们的疏忽,只是这小子邪性得很,这事我们已禀告门中,你也要赶紧告诉田大丹师,让他也想办法吧。”

田修元还能怎么办?只得点头,“这等大仇我肯定会马上转告家父!牛长老还请赶紧疗伤。”

那边齐宣刚、凌华苍看向苏还真的目光无比凝重,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其实早已经翻江倒海,不断暗自庆幸,还好自己家族没有抢先出手,要不然先倒霉的便是自家人了,不过,苏还真杀了田七,这田家岂肯善罢甘休,这田家实力有些诡异得很,这洗玉城热闹了。

齐宣刚干笑了几声,对着一旁的苏启泰道:“苏家主,想不到苏公子这般英雄了得,连聚元境三重巅峰的高手都能击败,这洗玉城今后怕是无人能敌了!”

苏启泰依然是面沉似水,丝毫没有高兴的意思,几步走到田修元和牛南天近前,深施一礼,挤出点笑容道:“不知这位道友怎么称呼?这是我苏家疗伤的丹药,还真这小辈不懂事,我苏家一定会严惩,请这位道友大人有大量,不要跟小孩子一般见识。”

说完把早已拿在手里的丹药递给牛南天。

牛南天冷着脸,没有吭声,倒是周万旗连忙还了一礼,接过丹药道:“苏族长客气了,我和三师兄来自长刀门,近日来田府作客,只是贵府公子杀人一事,无论如何还需给我们一个满意的交待。”

苏启泰心中“咯噔”一声,泛起无边苦意,暗道完了,这长刀门的实力在三郡中那是数一数二的大门派了,门主简虎据说是真元境的高人,小小苏家哪里得罪得起啊,一个不好,苏家要全部栽了也有可能,当下只得赔着笑脸道:“原来是长刀门的长老,失敬失敬,这交待一事,待我们商量商量,再作回答如何?”

周万旗也跟着笑了笑,不置可否,田修元目中全是阴狠之色,看着苏启泰,“杀人偿命,我会禀告家父的,你苏家等着承担家父的怒火吧。”

苏启泰脸色难看至极,心中把苏还真骂了不知多少遍了,这个惹祸精,可是面对长刀门却也不知如何是好。

齐宣刚、凌华苍等人看在眼中心中却是大喜,有人先出手,总比自己出头要强。

苏荣昌、苏荣成面上也是一片苦涩,只觉身上压了万斤巨石,整个人似乎都要垮了,这下招惹了惹不起的人了,如何是好?看向苏还真的目光都是恨不得把苏还真立刻五花大绑杀了给田家赔罪。

苏荣成大声道:“长刀门的前辈,杀人一事是苏还真那小贼一人所为,我苏家也是受害者,你们报仇合情合理,但冤有头债有主,与我苏家其他人无干,请不要为难我苏家其他人!”

苏荣昌也立刻附和道:“是啊,前辈,杀人是苏还真一人所为,请不要为难我苏家其他人!”

牛南天连声冷笑,目光满是讥屑。

看热闹的人全都默然无语,只是看向苏氏兄弟目光全是鄙视。

莫一言莫大师站在苏熙年身侧,鼻子重重的哼了一声,怒斥道:“无耻之尤!”

这时,一声轻咳,如雷音贯耳,传遍每个人耳里,众人一惊,只见一位红光满面,身材矮胖的老者走出人群,原来是城主府大管事,陈四喜。

陈四喜目光在众人脸上一一扫过,然后笑了笑,这才慢慢的道:“诸位,苏小友杀人一事,老夫全程看在眼里,老夫说句公道话,”说完,停顿片刻,又环视了众人一圈,尤其在长刀门牛南天、周万旗和田修元三人身上停留了少许,这才道:“田小公子之死不能完全怪在苏小友身上,这田小公子挑衅在先,羞辱了苏小友,苏小友也曾好言相劝了,然后不得已才用符箓杀的人,我辈武者何时能忍受他人侮辱啊,对吧,在场诸位都看在眼里,不知我这般说法,诸位是否同意。”

这……

现场众人又是一阵吸气声,你看我我看你,各自揣测这位陈大管事的意图,这是城主府要保苏还真?是了,苏还真虽是剑宗的弃徒,但城主卫林武也是剑宗的人,要是城主卫林武介入的话,那苏还真应该能保得住,这年头,谁有理,归根到底还是实力决定的,长刀门再厉害也抵不过剑宗一个指头。

众人看了看一旁面无表情的苏还真,又看了看大管事陈四喜,暗自咽了咽吐沫,便七嘴八舌讨论起来,有的说这事吧,不能怪苏还真,这田七该死,羞辱苏还真在先,换我也会出手……,有的则是苏还真虽然有理,但杀人似乎有些欠妥……各种议论声此起彼伏。

牛南天看着连连冷笑,道:“陈管事是吧,我听说卫城主是剑宗的人,这苏还真也是剑宗的人,你们这是成心要包庇罪犯啊。”

田修元更是怒不可遏,怒声道:“陈大管事,我敬您是城主府管事,但你不能这般偏袒苏家小儿,还血口喷人,我儿虽有语言失当,那也不是苏家小儿行凶杀人的理由!”

陈四喜眸光看着田修元,冷冷的道:“令公子平素什么样的为人,大家有目共睹,今日是苏公子出手,明日就不知道是哪位替天行道了!只能说这世道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田修元牙齿咬得咯咯响,双眼快要喷出火来,周万旗见状不妙,连忙给田修元使眼色,一边道:“陈管事,你能代替卫城主嘛?”

陈四喜看着周万旗,面色平静的道:“今日这个场合,我便是代表城主!”

田修元看着陈四喜又看了看苏还真,连声大吼道:“好好好,这事一定会有公断,走着瞧吧!两位长老,我们走。”

说完便不顾其他人,接过下人早已收拾好的田七的碎尸块,用长盒装好,手捧长盒头也不回的往外行去,牛南天哼了一声也直接跟了上去,然后便是周万旗和一众抬着礼箱的护卫们,个个慌不跌的夺路而去。

一场喜事变杀人闹剧,观礼的众人一看场面都这样了,也没法再待下去,于是纷纷告辞离去,张家少主张元止临走前还特意走到苏还真身前,冲苏还真伸了伸大拇指,赞叹道:“苏兄弟果然名不虚传,这田七恶贯满盈,罪有应得,苏兄弟替天行道,真是大快人心,改日有空去春晖楼,我等一醉方休!对了,这是春晖楼的贵宾卡,苏兄弟当有一张!”。

苏还真点了点头,笑了笑,也没客气便直接接过贵宾卡,道:“多谢张兄厚爱,有空定一醉方休。”

等众人走完,陈四喜走到苏还真身旁,拍了拍苏还真肩头,笑意盈盈,道:“真是痛快,没丢咱们剑宗人的脸面!”

苏还真这才恍然,连忙躬身行礼道:“今天真是侥幸,多谢前辈仗义直言,不然真不知道该如何收场了。”

陈四喜笑道:“一家人,说什么客气话,这大仁王朝毕竟是咱们剑宗的地盘,所以道理便自然是咱剑宗的道理,他们还能反了天不成!卫城主闭关前曾特意交待,一定要多关注苏师弟,老夫一直苦于没机会与苏师弟相识啊。”

苏还真面露苦涩,道:“晚辈于今已是废人,如何当得起前辈这一声师弟称呼,折煞晚辈了。”

陈四喜浑不在意,手掌轻轻搭在苏还真肩头,轻叹一声道:“真是天妒英才啊,往日已逝,已不可追,苏师弟不要恢心,未来谁也说不准,我看你这符法运用颇为不俗,以后多练练,没准可以再拓展一方新天地。”

苏还真苦笑不已,在陈四喜不断的安慰下,送走了陈四喜,临别前陈四喜留下了一张传讯符道:“苏师弟,这是我的传讯符,如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可传讯我,我解决不了的,可以上报给卫师兄。你不用担心,等卫师兄出关,我看田家和长刀门谁敢造次!记得有时间一定要来城主府找老哥我喝酒!”

苏启泰带着苏荣昌、苏荣成等人去了议事大厅去商议如何应对长刀门和田家的威胁去了,而苏熙年则是带着莫大师和苏还真回到自家的小院。

苏还真杀田七的事早已传遍苏家了,郑双双看着苏熙年父子,有欣慰也有忧心,最后也只能是一阵叹息,惹上了长刀门,这祸闯的……但事已至此,已没任何回旋余地了。

几人落座,丫环荷叶赶紧上来上茶。

苏还真起身对着莫大师郑重行了一礼,道:“今日多谢莫大师挺身相助,晚辈感激不尽!”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