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4 22:27:09

场面已经不可控制。

冲上来的那些刀徒们,刚才都看清了,那个人就是费不腻。

结果眨眼间,他连人带衣服,竟然都变成了碎沫!

“呕~”

有些人忍受不了这种场面,直接吐了出来。

一个人,被杀得如此彻底,简直超乎想象,都不用收尸,拿水冲一下就好了。

那些刀徒们,此是都纷纷被吓得退开,我的妈,这家伙根本不是人,还是闪远点,省得自己也不明不白地成了碎沫!

而那些老板们,大多都吓得摊软在地。

他们当中,有些人爬到了高位,其实也是做了许多狠毒的事情,可那样,他们都觉得自己够狠,能横着走了。

而现在,他们都被吓得像个女人,许多尖叫声,都是男的叫出来的。

而女人们,早就傻在那儿了。

范暄就是其中之一,人混身发抖,一动不动,拿手擦了下脸上的东西,放到眼前看了一眼。

反应很平静,这大概已经超出了她神经承受的范围!

无视这些混乱,宁臣整理衣服,走到范暄前面停下。

“麻烦你通知一下费家,让他们把费不腻应出的钱,双倍送来!”

听到这话,范暄惊了一下!

这个家伙,人都被他杀了,居然还要他的家人把钱送来?

他简直就是个魔鬼!

原本范暄还想着,利用费不腻这条线,牵上费家这尊大佛,而现在,费不腻死了,线也断掉。

关建是,范暄跟费家,根本就不熟!

更别说费不腻是因为自己才死的,费家要是知道了,连自己也不会放过!

而宁臣,又步步紧逼,还要在预定工期的基础上,对折一半时间,完成宁府的重建工作!

瞬间!

夹在中间的范暄,感觉天一下子就塌了。

没有人再敢质疑宁臣刚才说的话。

那些老板们,有些人是因为看中费不腻的背景,所以才听从范暄的怂勇,过来投资盖这座庙的。

可是现在,费不腻死了,再投资也没有意义,但有宁臣的话在,还要让他们多出双倍的资金。

而且这钱还是白给,他们都觉得自己血亏。

有一个老板,直接走过来,指着范暄破口大吗:“溅人,都是你害的,我的钱还要多出不说,还特么的得罪了宁臣!”

又有一个老板走过来:“你要是识数,今晚洗干净了,到我这儿来,说不定我还能帮帮你!”

接着,更多的被范暄忽悠过来投资的人,都对她表达了自己的愤怒。

没有了费不腻,她什么都不是!

骂归骂,宁臣刚才也说了,有一个算一个,不仅要出资,而且还要让宁府重新建起来,谁也逃不掉。

而因为范暄的决策失误,已经失去了威信,大家当然是再重新选举一个话事人出来,主持这场宁府重建工程。

至于范暄,她爱干嘛干嘛去。

……

坐进车里!

红叶欲言又止。

宁臣注意到她犹犹豫豫,便骂道:“有屁快放!”

红叶一咬牙:“苏城陈家,快要完了!”

宁臣看着窗外,车水马龙,路人行色匆匆,男女老幼,从车窗格出来的框中出现又消失。

很奇怪,这让宁臣感觉,这相框,是一个大屏幕,而外面走过的每一个人,他们所在的阶段,让宁臣觉得,就是自己这一生!

人虽是独立的,但不应该是孤独的。

对于红叶的话,宁臣并未作回应。

而远在百里之外的苏城。

陈家正在遭受剧变。

当初陈家崛起,自然得罪了不少人。

其中有一个人——齐飞沉。

十五年前,曾在陈家与齐家的商战当中,齐家家破人亡,就剩下当时只有十岁的齐飞沉。

如今,他只身回到苏城,悍然向陈家下了通告——把陈家三分之二的财产,归到齐飞沉名下,同时,把陈若兰嫁给他,还要替他的父母家人,在原本齐府的地上,立起铜象。

否则,他将杀光陈家的男人。

而他之所以敢这么嚣张,是因为在他的背后,有一个大投资人做靠山,这个靠山,陈家不敢得罪。

齐飞沉的话已经放在这里,现在该是陈家做选择的时候了。

陈家的几个核心,此时正坐在集团的会议室里,开始商量对策。

“如果是其他人,或许我们还能动用关系去摆平。”

陈天啸说道:“可齐飞沉背后这尊大佛,什么都不缺,他就缺一个齐飞沉,咱们根本没办法得罪。”

这几天,忙着处理父亲善后的事情,再加上被宁臣一激刺,陈天啸老了许多。

现在连走路,都要陈若兰扶着。

虽说想要让出家主的位置,可以这关头,他如果让出来,那无疑就是在向所有人说明,自己是真的无能。

虽然是真的,但自己不能承认!

“那怎么办?”陈天营激动道:“我儿子在他手里,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难道陈家的这点财产,能比我儿子的命还重要?”

“要我说,应该让若兰去找齐飞沉,把弟弟要回来!”陈天营老婆,潘舒暗示道。

这话有人同意,有人不同意!

“怎么能这样呢?”陈若兰母亲娄念反对道:“你明明知道姓齐的在打我家若兰主意,还要让她过去,那不是羊入虎口吗?”

“除了她谁能去?”潘舒也大叫起来:“我儿子的命就不是命了?再说了,齐飞沉只是让若兰嫁给她,反正养着她,不就是为了有这么一天,能帮上陈家的忙吗?”

大族女儿,所有人的潜意识里面,都认为是用来作联姻工具的。

是要找到靠山,拯救大家于水火之中。

而现在,陈家就遇到了这样的麻烦,陈若兰自然而然地,就被推了出来。

娄念说道:“陈家又不是兰兰这一个女儿!”

这话一出,其他人可就不乐意了。

“姓齐的要的是若兰。”

“我家小艺才十五岁,你是魔鬼吗?”

“阿香已经订婚了!”

“我们是外家,这种事情,就用不着我们参与了吧?”

七嘴八舌,都躲得干干净净!

“唉,如果,宁臣没与我们断绝关系,那就好了!”

陈天啸长叹一声,悲凉道!

第34章陈家遇到问题

场面已经不可控制。

冲上来的那些刀徒们,刚才都看清了,那个人就是费不腻。

结果眨眼间,他连人带衣服,竟然都变成了碎沫!

“呕~”

有些人忍受不了这种场面,直接吐了出来。

一个人,被杀得如此彻底,简直超乎想象,都不用收尸,拿水冲一下就好了。

那些刀徒们,此是都纷纷被吓得退开,我的妈,这家伙根本不是人,还是闪远点,省得自己也不明不白地成了碎沫!

而那些老板们,大多都吓得摊软在地。

他们当中,有些人爬到了高位,其实也是做了许多狠毒的事情,可那样,他们都觉得自己够狠,能横着走了。

而现在,他们都被吓得像个女人,许多尖叫声,都是男的叫出来的。

而女人们,早就傻在那儿了。

范暄就是其中之一,人混身发抖,一动不动,拿手擦了下脸上的东西,放到眼前看了一眼。

反应很平静,这大概已经超出了她神经承受的范围!

无视这些混乱,宁臣整理衣服,走到范暄前面停下。

“麻烦你通知一下费家,让他们把费不腻应出的钱,双倍送来!”

听到这话,范暄惊了一下!

这个家伙,人都被他杀了,居然还要他的家人把钱送来?

他简直就是个魔鬼!

原本范暄还想着,利用费不腻这条线,牵上费家这尊大佛,而现在,费不腻死了,线也断掉。

关建是,范暄跟费家,根本就不熟!

更别说费不腻是因为自己才死的,费家要是知道了,连自己也不会放过!

而宁臣,又步步紧逼,还要在预定工期的基础上,对折一半时间,完成宁府的重建工作!

瞬间!

夹在中间的范暄,感觉天一下子就塌了。

没有人再敢质疑宁臣刚才说的话。

那些老板们,有些人是因为看中费不腻的背景,所以才听从范暄的怂勇,过来投资盖这座庙的。

可是现在,费不腻死了,再投资也没有意义,但有宁臣的话在,还要让他们多出双倍的资金。

而且这钱还是白给,他们都觉得自己血亏。

有一个老板,直接走过来,指着范暄破口大吗:“溅人,都是你害的,我的钱还要多出不说,还特么的得罪了宁臣!”

又有一个老板走过来:“你要是识数,今晚洗干净了,到我这儿来,说不定我还能帮帮你!”

接着,更多的被范暄忽悠过来投资的人,都对她表达了自己的愤怒。

没有了费不腻,她什么都不是!

骂归骂,宁臣刚才也说了,有一个算一个,不仅要出资,而且还要让宁府重新建起来,谁也逃不掉。

而因为范暄的决策失误,已经失去了威信,大家当然是再重新选举一个话事人出来,主持这场宁府重建工程。

至于范暄,她爱干嘛干嘛去。

……

坐进车里!

红叶欲言又止。

宁臣注意到她犹犹豫豫,便骂道:“有屁快放!”

红叶一咬牙:“苏城陈家,快要完了!”

宁臣看着窗外,车水马龙,路人行色匆匆,男女老幼,从车窗格出来的框中出现又消失。

很奇怪,这让宁臣感觉,这相框,是一个大屏幕,而外面走过的每一个人,他们所在的阶段,让宁臣觉得,就是自己这一生!

人虽是独立的,但不应该是孤独的。

对于红叶的话,宁臣并未作回应。

而远在百里之外的苏城。

陈家正在遭受剧变。

当初陈家崛起,自然得罪了不少人。

其中有一个人——齐飞沉。

十五年前,曾在陈家与齐家的商战当中,齐家家破人亡,就剩下当时只有十岁的齐飞沉。

如今,他只身回到苏城,悍然向陈家下了通告——把陈家三分之二的财产,归到齐飞沉名下,同时,把陈若兰嫁给他,还要替他的父母家人,在原本齐府的地上,立起铜象。

否则,他将杀光陈家的男人。

而他之所以敢这么嚣张,是因为在他的背后,有一个大投资人做靠山,这个靠山,陈家不敢得罪。

齐飞沉的话已经放在这里,现在该是陈家做选择的时候了。

陈家的几个核心,此时正坐在集团的会议室里,开始商量对策。

“如果是其他人,或许我们还能动用关系去摆平。”

陈天啸说道:“可齐飞沉背后这尊大佛,什么都不缺,他就缺一个齐飞沉,咱们根本没办法得罪。”

这几天,忙着处理父亲善后的事情,再加上被宁臣一激刺,陈天啸老了许多。

现在连走路,都要陈若兰扶着。

虽说想要让出家主的位置,可以这关头,他如果让出来,那无疑就是在向所有人说明,自己是真的无能。

虽然是真的,但自己不能承认!

“那怎么办?”陈天营激动道:“我儿子在他手里,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难道陈家的这点财产,能比我儿子的命还重要?”

“要我说,应该让若兰去找齐飞沉,把弟弟要回来!”陈天营老婆,潘舒暗示道。

这话有人同意,有人不同意!

“怎么能这样呢?”陈若兰母亲娄念反对道:“你明明知道姓齐的在打我家若兰主意,还要让她过去,那不是羊入虎口吗?”

“除了她谁能去?”潘舒也大叫起来:“我儿子的命就不是命了?再说了,齐飞沉只是让若兰嫁给她,反正养着她,不就是为了有这么一天,能帮上陈家的忙吗?”

大族女儿,所有人的潜意识里面,都认为是用来作联姻工具的。

是要找到靠山,拯救大家于水火之中。

而现在,陈家就遇到了这样的麻烦,陈若兰自然而然地,就被推了出来。

娄念说道:“陈家又不是兰兰这一个女儿!”

这话一出,其他人可就不乐意了。

“姓齐的要的是若兰。”

“我家小艺才十五岁,你是魔鬼吗?”

“阿香已经订婚了!”

“我们是外家,这种事情,就用不着我们参与了吧?”

七嘴八舌,都躲得干干净净!

“唉,如果,宁臣没与我们断绝关系,那就好了!”

陈天啸长叹一声,悲凉道!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