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4 22:22:24

“看来噬魂术也是你搞的鬼。”秦天淡然道。

“你连这个都知道……”章大师听到这话不禁一愣。

秦天一掌将何雪柔打晕过去,随后朝章大师走去,微皱着眉。

“说吧,你是什么人,从哪里来,噬魂术地原书在何处。”

“呵呵,告诉你又有何用?虽然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但是你已经死到临头了!”章大师冷笑一声,拿起毛笔,竟凭空划出一道咒文。

地上的鬼婴顿时咆哮起来,双眼发着绿光,张开一口带黑红血渍的利牙,迅速朝秦天扑去。

章大师很有把握,只要是个人,但凡被咬到,不是被当场咬死,就是被这剧毒毒死。

“滚!”秦天淡然说了一声。

那扑上来的鬼婴顿时如同见了鬼一般,恐慌地停住了手,迅速躲到一旁镜子背后,只有一双闪着绿光的眼睛,恐惧地朝秦天偷窥着。

“嗯?怎么回事?你躲那里干什么?”章大师看到这一幕不禁恼怒起来,“去啊!去咬死他啊!”

可那鬼婴不但没有上前,还发出了凄厉的哭声。

声音中明显能听出那么一丝悲惨与恐惧。

“区区一只下级食尸鬼而已。”秦天不屑地笑了两声,“若是你能唤出尸鬼大君,说不定还能让我用手来对付。”

“尸鬼大君?你在说什么?你刚刚对我的鬼婴做了什么!”章大师稍微皱起眉头。

他现在也隐约能感觉到这人有点不正常了。

首先是知道自己这些术式的人就没几个。

其次更是把他手下的鬼婴也给吓成了这样。

但他的身上并没有任何修炼者的气息,完全就是个普通人。

“来,说吧,从哪里学会的噬魂术?又要用这噬魂术干什么?”秦天问道。

“别嚣张!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章大师咬破手指,重新在空气中划了一道血咒。

一旁鬼婴的眼睛从绿色变成了红色,身上的腐烂气味,比刚刚浓了不知道多少倍。

同时,无数的触手也从背上的皮肤慢慢扎了出来。

看到这一幕。

秦天也不禁皱起眉头。

“你竟和这种程度的食尸鬼签下魂约,看来落没的不只是武道,还有术士啊。”

他无奈地悲叹了一句。

鬼也是分等级的。

从低往高,分别是亡灵,食尸鬼,鬼魅,鬼兵,鬼将,鬼王,鬼公,尸鬼大君,鬼姬,鬼皇,鬼帝。

面前这个术士,竟和一只食尸鬼签下血的契约。

简直是让秦天惊诧得想笑。

这简直就跟人和苍蝇结义成兄弟一般。

“死到临头了还在笑!”章大师咬了咬牙,又划出几道符咒。

很快,鬼婴便朝秦天奔去。

这次秦天并没有说滚,而是单手伸出,竟直接掐住了鬼婴的脖子。

鬼婴挣扎着,发出凄厉的吼声,可丝毫动弹不得,反而是身上的黑雾在慢慢散去,不停地融成黑色的血流下。

“什么!”章大师愣了一下。

随后也捂住了脖子,面色痛苦,看着秦天的眼神越发恐惧了起来。

秦天笑着看向了章大师。

他很清楚,和鬼婴签下血契约后,两者将共享感官以及生命。

秦天施加在鬼婴身上的痛苦,这章大师也能感觉到。

“你……住手……”章大师脸上青筋暴突,此时的他已经知道了。

面前这个人,不是等闲之辈。

竟能徒手接触鬼婴而不被尸气感染!

“我再问一次,从哪里学来的噬魂术?到底想对这蠢女人干什么?”秦天冷漠问道,手上的力气,也更加大了一点。

“我说……不要杀我……”

章大师竟单膝跪了下来,一只手拼命地朝前伸着。

“有人想要何小姐的身体做容器,我只是参与其中一部分而已,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不要杀我……”

“身体做容器?”秦天微微皱起眉头,“是谁要做?”

“这,这我不能说……”章大师谈及这个,表情竟变得比刚刚更加恐慌,豆大的汗珠挂满额头。

“说!”秦天怒道。

“不要,我不能……求你不要……”

章大师的脸变得扭曲起来,皮肤下的血管竟都在慢慢变黑。

而秦天手中的鬼婴,竟也在此时,重新化作无数黑雾,直冲章大师,将章大师包裹成一团。

黑雾中,只传来他恐惧且痛苦的吼叫声。

“等下!不要杀我!师尊!不要杀我!”

不过七八秒,这痛苦的吼叫声便停止了,黑雾散去。

地上只剩下一团血水。

秦天看着这场景,稍微皱了下眉头。

一旁的黑暗处,还有人在。

正当他撇过头想看看时。

走廊上却传来好多道脚步声。

门打开了。

站在秦天面前的,正是李明昊和何家的众亲戚。

几人刚刚在大厅里都听到了惨叫声,于是都赶了过来。

“发生什么事情了?刚刚那声音怎么回事?”何武隆瞪着眼睛看着略显阴森的房间问道。

“没什么。”秦天淡然回答道。

李明昊二话不说,就朝房间里走去,很快便发现地上的一滩血水。

顿时。

瞪大了眼睛,眼里带着愤怒,手都情不自禁地颤抖了起来。

他很清楚,这谈血水,是章大师的。

“你!你这混蛋难道!”李明昊看向了秦天,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

“没错,就是那个难道。”秦天和李明昊对视着。

“你竟然敢……你知道做了这种事情的后果吗?我们李家绝对不会饶了你的!”李明昊终于是恶狠狠地说道。

这极度愤怒的表情没吓到秦天,倒是把旁边的何家人都给吓了一跳。

“李少,您怎么了?”

“你们住口!”李明昊朝他们低吼一声,忍着心底的怒气,转而又看向秦天。

可随即竟又笑了出来,走到秦天的耳边,“不错,章大师都败在你手上,看来你不简单,我给你个机会,当我们李家的狗!”

秦天看了他好一会儿,也轻蔑地朝他耳边低语。

“我也给你个机会,回去警告你背后的人,三天内把噬魂术的原书送给我,否则,我会让你们的下场比这章大师更惨。”

秦天说完便推着转身离去。

留下李明昊站在原地。

李明昊双手握成拳头,指甲嵌在肉里,几秒后才算是平静了下来,走进了那房间。

“李少,您没事吧?”何新宇赶紧也想进去安慰,毕竟这李少可是他们家绝对不敢去招惹的。

李明昊却用冰冷的眼神看了他们一眼:“你们待在外面,绝对不许进来。”

“哎?是……”一帮人你看我我看你,都不知道李少想干什么,只得待在原地。

门关上。

李明昊的手轻轻一挥,镜子前的蜡烛竟全部灭掉。

随着一阵脚步声。

某个佝偻的身影竟缓缓从角落里走来。

手里端着一盏蜡烛,出现在了李明昊身边。

直到走近了,才看清他的面孔。

是一个诡异的老头!

全身的皮肤褶皱得如同腐烂了一般,脸上只剩下两个空洞的眼窝。

李明昊看了他一眼,并没有一丝惊讶。

只用冰冷的声音提问。

“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人到底干了什么?”

“李少,还请您息怒。”老头走了出来,。

“废话少说!”李明昊低吼一声。

老头顿时退后两步。

这才略带恐惧地说道。

“我这孙女,大概是已经知道我们的目的了……所以才找了这么个人结婚,刚刚,章大师根本没有一点点反抗的机会,不过还好,他没发现我也在。”

李明昊愣了一下,随后咬着牙狠笑了出来。

“何雪柔,找了个不错的丈夫啊!是我小看你了!”

……

而在外面。

何雨薇赶紧跟上了秦天,坐到了车上。

“姐夫,刚刚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何雨薇坐在副驾驶上问道。

秦天没急着开车,只把手放在方向盘上。

随后转过头,认真说道。

“雨薇,你爷爷还在世吗?”

何雨薇一听这话,愣住了。

顿时。

本能的恐惧从眼睛里流露了出来。

第十九章 阴森森的一家人

“看来噬魂术也是你搞的鬼。”秦天淡然道。

“你连这个都知道……”章大师听到这话不禁一愣。

秦天一掌将何雪柔打晕过去,随后朝章大师走去,微皱着眉。

“说吧,你是什么人,从哪里来,噬魂术地原书在何处。”

“呵呵,告诉你又有何用?虽然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但是你已经死到临头了!”章大师冷笑一声,拿起毛笔,竟凭空划出一道咒文。

地上的鬼婴顿时咆哮起来,双眼发着绿光,张开一口带黑红血渍的利牙,迅速朝秦天扑去。

章大师很有把握,只要是个人,但凡被咬到,不是被当场咬死,就是被这剧毒毒死。

“滚!”秦天淡然说了一声。

那扑上来的鬼婴顿时如同见了鬼一般,恐慌地停住了手,迅速躲到一旁镜子背后,只有一双闪着绿光的眼睛,恐惧地朝秦天偷窥着。

“嗯?怎么回事?你躲那里干什么?”章大师看到这一幕不禁恼怒起来,“去啊!去咬死他啊!”

可那鬼婴不但没有上前,还发出了凄厉的哭声。

声音中明显能听出那么一丝悲惨与恐惧。

“区区一只下级食尸鬼而已。”秦天不屑地笑了两声,“若是你能唤出尸鬼大君,说不定还能让我用手来对付。”

“尸鬼大君?你在说什么?你刚刚对我的鬼婴做了什么!”章大师稍微皱起眉头。

他现在也隐约能感觉到这人有点不正常了。

首先是知道自己这些术式的人就没几个。

其次更是把他手下的鬼婴也给吓成了这样。

但他的身上并没有任何修炼者的气息,完全就是个普通人。

“来,说吧,从哪里学会的噬魂术?又要用这噬魂术干什么?”秦天问道。

“别嚣张!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章大师咬破手指,重新在空气中划了一道血咒。

一旁鬼婴的眼睛从绿色变成了红色,身上的腐烂气味,比刚刚浓了不知道多少倍。

同时,无数的触手也从背上的皮肤慢慢扎了出来。

看到这一幕。

秦天也不禁皱起眉头。

“你竟和这种程度的食尸鬼签下魂约,看来落没的不只是武道,还有术士啊。”

他无奈地悲叹了一句。

鬼也是分等级的。

从低往高,分别是亡灵,食尸鬼,鬼魅,鬼兵,鬼将,鬼王,鬼公,尸鬼大君,鬼姬,鬼皇,鬼帝。

面前这个术士,竟和一只食尸鬼签下血的契约。

简直是让秦天惊诧得想笑。

这简直就跟人和苍蝇结义成兄弟一般。

“死到临头了还在笑!”章大师咬了咬牙,又划出几道符咒。

很快,鬼婴便朝秦天奔去。

这次秦天并没有说滚,而是单手伸出,竟直接掐住了鬼婴的脖子。

鬼婴挣扎着,发出凄厉的吼声,可丝毫动弹不得,反而是身上的黑雾在慢慢散去,不停地融成黑色的血流下。

“什么!”章大师愣了一下。

随后也捂住了脖子,面色痛苦,看着秦天的眼神越发恐惧了起来。

秦天笑着看向了章大师。

他很清楚,和鬼婴签下血契约后,两者将共享感官以及生命。

秦天施加在鬼婴身上的痛苦,这章大师也能感觉到。

“你……住手……”章大师脸上青筋暴突,此时的他已经知道了。

面前这个人,不是等闲之辈。

竟能徒手接触鬼婴而不被尸气感染!

“我再问一次,从哪里学来的噬魂术?到底想对这蠢女人干什么?”秦天冷漠问道,手上的力气,也更加大了一点。

“我说……不要杀我……”

章大师竟单膝跪了下来,一只手拼命地朝前伸着。

“有人想要何小姐的身体做容器,我只是参与其中一部分而已,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不要杀我……”

“身体做容器?”秦天微微皱起眉头,“是谁要做?”

“这,这我不能说……”章大师谈及这个,表情竟变得比刚刚更加恐慌,豆大的汗珠挂满额头。

“说!”秦天怒道。

“不要,我不能……求你不要……”

章大师的脸变得扭曲起来,皮肤下的血管竟都在慢慢变黑。

而秦天手中的鬼婴,竟也在此时,重新化作无数黑雾,直冲章大师,将章大师包裹成一团。

黑雾中,只传来他恐惧且痛苦的吼叫声。

“等下!不要杀我!师尊!不要杀我!”

不过七八秒,这痛苦的吼叫声便停止了,黑雾散去。

地上只剩下一团血水。

秦天看着这场景,稍微皱了下眉头。

一旁的黑暗处,还有人在。

正当他撇过头想看看时。

走廊上却传来好多道脚步声。

门打开了。

站在秦天面前的,正是李明昊和何家的众亲戚。

几人刚刚在大厅里都听到了惨叫声,于是都赶了过来。

“发生什么事情了?刚刚那声音怎么回事?”何武隆瞪着眼睛看着略显阴森的房间问道。

“没什么。”秦天淡然回答道。

李明昊二话不说,就朝房间里走去,很快便发现地上的一滩血水。

顿时。

瞪大了眼睛,眼里带着愤怒,手都情不自禁地颤抖了起来。

他很清楚,这谈血水,是章大师的。

“你!你这混蛋难道!”李明昊看向了秦天,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

“没错,就是那个难道。”秦天和李明昊对视着。

“你竟然敢……你知道做了这种事情的后果吗?我们李家绝对不会饶了你的!”李明昊终于是恶狠狠地说道。

这极度愤怒的表情没吓到秦天,倒是把旁边的何家人都给吓了一跳。

“李少,您怎么了?”

“你们住口!”李明昊朝他们低吼一声,忍着心底的怒气,转而又看向秦天。

可随即竟又笑了出来,走到秦天的耳边,“不错,章大师都败在你手上,看来你不简单,我给你个机会,当我们李家的狗!”

秦天看了他好一会儿,也轻蔑地朝他耳边低语。

“我也给你个机会,回去警告你背后的人,三天内把噬魂术的原书送给我,否则,我会让你们的下场比这章大师更惨。”

秦天说完便推着转身离去。

留下李明昊站在原地。

李明昊双手握成拳头,指甲嵌在肉里,几秒后才算是平静了下来,走进了那房间。

“李少,您没事吧?”何新宇赶紧也想进去安慰,毕竟这李少可是他们家绝对不敢去招惹的。

李明昊却用冰冷的眼神看了他们一眼:“你们待在外面,绝对不许进来。”

“哎?是……”一帮人你看我我看你,都不知道李少想干什么,只得待在原地。

门关上。

李明昊的手轻轻一挥,镜子前的蜡烛竟全部灭掉。

随着一阵脚步声。

某个佝偻的身影竟缓缓从角落里走来。

手里端着一盏蜡烛,出现在了李明昊身边。

直到走近了,才看清他的面孔。

是一个诡异的老头!

全身的皮肤褶皱得如同腐烂了一般,脸上只剩下两个空洞的眼窝。

李明昊看了他一眼,并没有一丝惊讶。

只用冰冷的声音提问。

“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人到底干了什么?”

“李少,还请您息怒。”老头走了出来,。

“废话少说!”李明昊低吼一声。

老头顿时退后两步。

这才略带恐惧地说道。

“我这孙女,大概是已经知道我们的目的了……所以才找了这么个人结婚,刚刚,章大师根本没有一点点反抗的机会,不过还好,他没发现我也在。”

李明昊愣了一下,随后咬着牙狠笑了出来。

“何雪柔,找了个不错的丈夫啊!是我小看你了!”

……

而在外面。

何雨薇赶紧跟上了秦天,坐到了车上。

“姐夫,刚刚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何雨薇坐在副驾驶上问道。

秦天没急着开车,只把手放在方向盘上。

随后转过头,认真说道。

“雨薇,你爷爷还在世吗?”

何雨薇一听这话,愣住了。

顿时。

本能的恐惧从眼睛里流露了出来。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