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4 23:32:55

“别装了,我知道你没事,坐起来吧,我们聊聊。”林凡踹了一下病床,平淡的看向躺在病床上的男子说道。

林凡离开小饭店,就打电话给刘华龙让他查一下张子辽。

这一查,竟然发现张子辽和李东胜有关联。

听到李东胜,林凡就知道这一定是李东胜的阴谋,就让刘华龙又查了一下张子辽和杨文旭的打架地点。

这下更巧,和张子辽一起打架的人,竟然是王彪的人。

王彪一问,他们就把所有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知道王彪嘛?”见张子辽不愿睁眼,林凡再次说道:“你们的事,王彪的小弟都说了。

他们配合你演一出戏,杨文旭那一椅子,根本就不重,最多让你痛上一阵,留点皮外伤。”

“你是谁?”张子辽睁开眼睛,瞥了一眼林凡。

“你的财神爷。”林凡平淡道。

“你是来送五十万的?”张子辽身体动了一下,好奇的问道。

“你的格局只有五十万的话,你们张家的地砖厂,也就只能是地砖厂。”林凡走到饮水机前接了一杯水,喝了一口说道。

“你什么意思?”张子辽坐了起来,紧张的问道。

“我的意思很明确,我想把你们家的地砖厂变成地砖公司。”林凡干脆利落的说道。

“你到底是谁!”张子辽彻底的坐了起来。

“如果你没有这个权利,立刻打电话给你的老爸,机会只有一次。”林凡转过身,看向窗外。

林凡让刘华龙调查张子辽,发现他家是开地砖厂的,生产的地砖质量不错。张家一直和李东胜合作,可李东胜是个奸商,拿了张家好几批货,都没有打款。

“我爸就在外面,马上就过来。”张子辽放下手机,警惕的看着林凡说:“现在,你能告诉我,你是谁了吧。”

“不能。”林凡冷冷的说道。

“谁找我?”林凡话音刚落,就听到一个老者的声音传来。

“张谦,上上签地板厂的厂长,56岁,两个女儿,一个儿子。主要生产装修地砖,墙砖。

可惜新品不多,又没钱采购新的制砖设备,厂子濒临倒闭的状态。”林凡转过身,一脸严肃的看着张谦。

“你是谁?”张谦上下打量一番林凡,惊叹道。

“我是来投资你们厂的。”林凡浅笑道:“第一批投资五百万,注册公司,扩大厂房,引进最先进的设备。

公司主打地砖,墙砖,样式要最新,资金不够,我还会投入第二批,第三批资金。”

“投资我们厂的!”张子辽激动的从床上跳了下来,兴奋的来到林凡面前。

见张子辽跳下来,张谦刚想去阻止,可惜已经晚了。

“没事,都有投资了,还装个屁啊!”张子辽也意识到露馅了,但此刻也不在乎这些了。

“你真的愿意投资?”张谦再次打量了一番林凡,感觉这个人怎么也不像是有钱人。

倒是像,杨家的人来骗他的!

“当然,不过我要上上签的百分之五十的股份。”林凡坚定的说道。

“百分之五十,一半公司!”张子辽瞬间急了,他们虽然是小厂,但也有两千万左右的固定资产。林凡只是投资五百万,就想拿走公司的一半。

“我已经找好了销路,还是最大的销路,龙飞建筑有限公司。”林凡自信的说道。

林凡坚信,只要他们不是傻子,就知道龙飞建筑有限公司是一块怎样的肥肉。只要他们咬住了这块肉,腾飞指日可待。

“龙飞,爸,是那个买下北区整片地皮的龙飞!”张子辽激动地手舞足蹈,若不是林凡在场,他都能跳起来了。

张谦表现的比他稳重的多,毕竟是老江湖了,怎么会因为林凡一句话,就真的相信林凡能为他们牵线龙飞有限公司。

“龙飞可是大公司,不是谁想牵线就能牵线的。”张谦目光一直扫视着林凡,感觉林凡就是个普通人,不可能认识龙飞的人。

他之所以没有动怒赶走林凡,完全是因为他的年龄。

“这是龙飞公司刘华龙的名片,不信的话,可以拨过去看看。”林凡掏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

张谦接过名片,仔细看了看,还真的是刘华龙的名片。

张谦看了一眼林凡,就拨打了名片上的号码。

很快,手机通了。张谦很是恭敬的说着。

“真的?独家!”听到刘华龙真的会和他合作,还是独家合作的时候,张谦差点兴奋的昏过去。

“同意我投资嘛?”见张谦挂断电话,林凡笑着问道。

“同意,同意,当然同意!”张谦万分激动的说道。

“账号给我。”林凡说道。

“好。”张谦愣了一下,随后急忙将账号给了林凡。

林凡将五百万打了过去,看向张子辽说:“杨家的事就算了,那五十万,我会让李东胜给你。”

“当然,当然!”张子辽急忙客气的说道。

“先注册公司,注册好之后,将我的股份合同给我,这是我的号码。”林凡拿起病床前的纸笔,写下他的号码,就转身离开了病房!

“钱真的到账了?”林凡走后,张子辽抢过张谦的手机,激动的说:“真的到账了,没有拿到合同,他竟然就先打钱过来!”

“此人不凡,日后定成大器!”张谦也没想到,林凡什么都没看到,竟然就敢打钱。

而且听刘华龙的语气,林凡身份一定不普通。身份如此尊贵,还没有架子,日后成就怎么会小!

杨冰雨和林凡分开之后,就拨打了李东胜的号码?

她深知找李东胜会是什么下场,但为了杨文旭,她只能如此。

“来,喝一杯。”李东胜看着美貌动人的杨冰雨,内心就仿佛有无数只爪子在挠,让他十分的难耐,恨不得立刻把杨冰雨吃到嘴里。

“我,我今天是……”杨冰雨双手不停的搓着衣角,虽然她已经下定了决心,可是真的要面对的时候,她还是犹豫。

“我知道,为了你弟弟而来。只要你今晚从了我,这事我摆平。”李东胜举着酒杯,迫不及待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杨冰雨小手一顿,狐疑的看向李东胜。她从来到现在,一直都没有说她弟弟,他是如何知道的!

“我不但知道你弟弟的事,还知道你去找过林凡。”李东胜坏笑着说:“自从上次一别,你就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脑海里。你的一举一动,我都想知道,都想了解。”

李东胜可是江湖老手,就算他说漏了嘴,想要圆谎,还不是信手捏来。

听了李东胜的解释,杨冰雨只感觉恶心,却没有了猜疑。

“我要一百五十万!”杨冰雨冷冷的说道。

“你弟不是欠五十万嘛?你怎么要一百五十万!”听到一百五十万,李东胜瞬间怒了。

“我还是少女之身,难道不值一百五十万?”杨冰雨没有害怕,依旧冷冷的说道。

“值,当然值!”听到少女之身,李东胜再次漏出恶心的坏笑。

杨冰雨如此美貌,身体如此傲人有料,还是少女之身,这一百五十万,发的值!

“钱我可以出,但有一点我必须事先声明。”李东胜贪婪的看着杨冰雨的身体说:“待会给我玩出点花样,别特么的跟死猪似的。如果只知道躺着,老子可不给钱!”

“好!”杨冰雨擦去眼角的泪水,轻轻的点了点头。

“哈哈,好!”李东胜开心的举起杯子说:“喝了它!”

杨冰雨看了一眼杯子,伸手接了过来。看着杯中红色的液体,她内心很清楚,这不是一杯普通的红酒。

杨冰雨小脸一抬,眼睛一闭,一口将杯中的液体喝了下去!

第15章 牺牲自己

“别装了,我知道你没事,坐起来吧,我们聊聊。”林凡踹了一下病床,平淡的看向躺在病床上的男子说道。

林凡离开小饭店,就打电话给刘华龙让他查一下张子辽。

这一查,竟然发现张子辽和李东胜有关联。

听到李东胜,林凡就知道这一定是李东胜的阴谋,就让刘华龙又查了一下张子辽和杨文旭的打架地点。

这下更巧,和张子辽一起打架的人,竟然是王彪的人。

王彪一问,他们就把所有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知道王彪嘛?”见张子辽不愿睁眼,林凡再次说道:“你们的事,王彪的小弟都说了。

他们配合你演一出戏,杨文旭那一椅子,根本就不重,最多让你痛上一阵,留点皮外伤。”

“你是谁?”张子辽睁开眼睛,瞥了一眼林凡。

“你的财神爷。”林凡平淡道。

“你是来送五十万的?”张子辽身体动了一下,好奇的问道。

“你的格局只有五十万的话,你们张家的地砖厂,也就只能是地砖厂。”林凡走到饮水机前接了一杯水,喝了一口说道。

“你什么意思?”张子辽坐了起来,紧张的问道。

“我的意思很明确,我想把你们家的地砖厂变成地砖公司。”林凡干脆利落的说道。

“你到底是谁!”张子辽彻底的坐了起来。

“如果你没有这个权利,立刻打电话给你的老爸,机会只有一次。”林凡转过身,看向窗外。

林凡让刘华龙调查张子辽,发现他家是开地砖厂的,生产的地砖质量不错。张家一直和李东胜合作,可李东胜是个奸商,拿了张家好几批货,都没有打款。

“我爸就在外面,马上就过来。”张子辽放下手机,警惕的看着林凡说:“现在,你能告诉我,你是谁了吧。”

“不能。”林凡冷冷的说道。

“谁找我?”林凡话音刚落,就听到一个老者的声音传来。

“张谦,上上签地板厂的厂长,56岁,两个女儿,一个儿子。主要生产装修地砖,墙砖。

可惜新品不多,又没钱采购新的制砖设备,厂子濒临倒闭的状态。”林凡转过身,一脸严肃的看着张谦。

“你是谁?”张谦上下打量一番林凡,惊叹道。

“我是来投资你们厂的。”林凡浅笑道:“第一批投资五百万,注册公司,扩大厂房,引进最先进的设备。

公司主打地砖,墙砖,样式要最新,资金不够,我还会投入第二批,第三批资金。”

“投资我们厂的!”张子辽激动的从床上跳了下来,兴奋的来到林凡面前。

见张子辽跳下来,张谦刚想去阻止,可惜已经晚了。

“没事,都有投资了,还装个屁啊!”张子辽也意识到露馅了,但此刻也不在乎这些了。

“你真的愿意投资?”张谦再次打量了一番林凡,感觉这个人怎么也不像是有钱人。

倒是像,杨家的人来骗他的!

“当然,不过我要上上签的百分之五十的股份。”林凡坚定的说道。

“百分之五十,一半公司!”张子辽瞬间急了,他们虽然是小厂,但也有两千万左右的固定资产。林凡只是投资五百万,就想拿走公司的一半。

“我已经找好了销路,还是最大的销路,龙飞建筑有限公司。”林凡自信的说道。

林凡坚信,只要他们不是傻子,就知道龙飞建筑有限公司是一块怎样的肥肉。只要他们咬住了这块肉,腾飞指日可待。

“龙飞,爸,是那个买下北区整片地皮的龙飞!”张子辽激动地手舞足蹈,若不是林凡在场,他都能跳起来了。

张谦表现的比他稳重的多,毕竟是老江湖了,怎么会因为林凡一句话,就真的相信林凡能为他们牵线龙飞有限公司。

“龙飞可是大公司,不是谁想牵线就能牵线的。”张谦目光一直扫视着林凡,感觉林凡就是个普通人,不可能认识龙飞的人。

他之所以没有动怒赶走林凡,完全是因为他的年龄。

“这是龙飞公司刘华龙的名片,不信的话,可以拨过去看看。”林凡掏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

张谦接过名片,仔细看了看,还真的是刘华龙的名片。

张谦看了一眼林凡,就拨打了名片上的号码。

很快,手机通了。张谦很是恭敬的说着。

“真的?独家!”听到刘华龙真的会和他合作,还是独家合作的时候,张谦差点兴奋的昏过去。

“同意我投资嘛?”见张谦挂断电话,林凡笑着问道。

“同意,同意,当然同意!”张谦万分激动的说道。

“账号给我。”林凡说道。

“好。”张谦愣了一下,随后急忙将账号给了林凡。

林凡将五百万打了过去,看向张子辽说:“杨家的事就算了,那五十万,我会让李东胜给你。”

“当然,当然!”张子辽急忙客气的说道。

“先注册公司,注册好之后,将我的股份合同给我,这是我的号码。”林凡拿起病床前的纸笔,写下他的号码,就转身离开了病房!

“钱真的到账了?”林凡走后,张子辽抢过张谦的手机,激动的说:“真的到账了,没有拿到合同,他竟然就先打钱过来!”

“此人不凡,日后定成大器!”张谦也没想到,林凡什么都没看到,竟然就敢打钱。

而且听刘华龙的语气,林凡身份一定不普通。身份如此尊贵,还没有架子,日后成就怎么会小!

杨冰雨和林凡分开之后,就拨打了李东胜的号码?

她深知找李东胜会是什么下场,但为了杨文旭,她只能如此。

“来,喝一杯。”李东胜看着美貌动人的杨冰雨,内心就仿佛有无数只爪子在挠,让他十分的难耐,恨不得立刻把杨冰雨吃到嘴里。

“我,我今天是……”杨冰雨双手不停的搓着衣角,虽然她已经下定了决心,可是真的要面对的时候,她还是犹豫。

“我知道,为了你弟弟而来。只要你今晚从了我,这事我摆平。”李东胜举着酒杯,迫不及待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杨冰雨小手一顿,狐疑的看向李东胜。她从来到现在,一直都没有说她弟弟,他是如何知道的!

“我不但知道你弟弟的事,还知道你去找过林凡。”李东胜坏笑着说:“自从上次一别,你就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脑海里。你的一举一动,我都想知道,都想了解。”

李东胜可是江湖老手,就算他说漏了嘴,想要圆谎,还不是信手捏来。

听了李东胜的解释,杨冰雨只感觉恶心,却没有了猜疑。

“我要一百五十万!”杨冰雨冷冷的说道。

“你弟不是欠五十万嘛?你怎么要一百五十万!”听到一百五十万,李东胜瞬间怒了。

“我还是少女之身,难道不值一百五十万?”杨冰雨没有害怕,依旧冷冷的说道。

“值,当然值!”听到少女之身,李东胜再次漏出恶心的坏笑。

杨冰雨如此美貌,身体如此傲人有料,还是少女之身,这一百五十万,发的值!

“钱我可以出,但有一点我必须事先声明。”李东胜贪婪的看着杨冰雨的身体说:“待会给我玩出点花样,别特么的跟死猪似的。如果只知道躺着,老子可不给钱!”

“好!”杨冰雨擦去眼角的泪水,轻轻的点了点头。

“哈哈,好!”李东胜开心的举起杯子说:“喝了它!”

杨冰雨看了一眼杯子,伸手接了过来。看着杯中红色的液体,她内心很清楚,这不是一杯普通的红酒。

杨冰雨小脸一抬,眼睛一闭,一口将杯中的液体喝了下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